《陰陽道典》全文閱讀

作者:胖亦有道  陰陽道典最新章節  陰陽道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陰陽道典最新章節號外新書《銀河後裔》開始上傳(18-09-29)      結束&開始一些想說的是話(18-09-29)      第1364章 隨緣(全書完)(18-09-29)     

第1320章 驚

  邪笑聲中,滾滾紫氣自極樂身上狂湧而出,包裹著極樂凝定成形,眨眼的功夫將其化為一尊紫黑色的魔佛。
  慈笑的佛臉在紫黑色的襯托下顯得格外陰森,一雙金光閃爍的佛目更讓陰森多了濃濃的邪意。可最駭人還是魔佛身上散發著的不祥之氣,道士很清楚那正是九厄靈根的極厄劫力,如果這不是三元境而是其他地方,魔佛身周的空間早已開始崩解了,絕不會像現在這樣平靜。
  道士的頭皮一陣陣發麻,正因了解所以他才比別人更加恐懼。九厄之力的恐怖他太清楚了,那可是連道衍明都難以抵擋的力量,還需借助絕仙劍才能壓製。如今木劍雖殘可上麵的九厄劫力卻仍有不少,此時一經催發再加上極樂本身魔佛邪法,隻憑他現在這種狀態根本無力抵抗。
  沒有猶豫,道士當即轉身向自己的天道化身衝去,同時雙手印訣連變,口中道喝不斷。
  “諸天萬法,道臨我身;天地玄黃,聽我號令...”
  一晃間來到化身麵前,隨手轟開再次衝來的紅月,道士和化身各出一指點在了對方的眉心。
  “兩儀不分,我即為天!合!”
  最後一次出口,場中頓時隻餘一個道士,外表看沒有變化,可身上的氣息卻縹緲間透著不容褻瀆的威嚴。
  這一刻,九厄魔佛也恰好襲到,道士轉身沒有出手,隻輕飄飄的一聲低喝,雙眸星海浮沉。
  “止!”
  魔佛的猛勢戛然而止,仿佛撞在了一麵看不見的牆壁上,首當其衝的佛掌寸寸爆碎,齊肘時才停了下來。
  “天道之力!”
  極樂的忍怒聲傳來,道士麵無表情不為所動,張嘴又是一字出口。
  “戈!”
  瞬間,魔佛周圍憑空生出無數刀兵,每一劍兵刃都是道則所聚,表麵流光四溢散發著恐怖的氣息。
  “斬!”
  一聲令下,刀兵齊動,魔佛金目紫氣一現,重聚而出的佛掌合十做了個怪異的蓮花寶印。
  “魔佛寶蓮,極樂眾生!”
  低喝聲中,極樂身周一瞬間生出無數虛影,蒙蒙然的三元境頓時成了一片花花世界,有山有水有草有人,小鳥小獸追逐嬉戲,儼然一副祥和的極樂世界模樣。
  而刀兵殺入其中的那一刻也產生了變化,每一件道則凝聚的兵刃都化成了一個個或人或獸的生靈,被極樂世界的原住民糾纏引誘漸漸迷失了方向,駐足不前不再以極樂為敵。
  不僅如此,極樂創造的這片世界簡直跟真的一樣,那些道則兵刃被阻住後並非結束,而僅僅是一個開始。化成生靈的他們漸漸融入了原住民中,或恩怨情仇快意江湖,或娶妻生子繁衍後代,無論前者還是後者最後的矛頭都反戈向了道士,一個個從極樂世界中衝出再次化為道則兵刃,蜂擁向道士這個“大敵”。
  這一切看似很慢,實際上隻發生在一瞬間,對極樂世界中的人來說或許過了千年萬年,可對道士和極樂來說也不過一次眨眼。
  沒有理反戈的道則兵刃,道士一雙星海浮沉的神眸定定的看著那片極樂世界。此時的他與天道之力相合,人性和情緒被壓製到了極點,理性和思維則提升到了近乎於天的程度,天道之力本就讓他不斷的產生著種種明悟,眼前的眾生幻象則讓他有了另一番玄而又玄的感悟。
  “輪回。”
  兩個字平平淡淡的出口,可引起的異象卻驚天動地。
  眼見將要及身的道則兵刃瞬間潰散,化為天地間最本源的能量浮動在道士身周,而後又化為三份各踞一方,三者彼此交融開始緩緩旋轉,越轉越快直至看不清後化為一個飛輪立於道士身後,飛輪的中心慢慢的浮現出一明一暗兩團飄忽不定的氤氳。
  “什麼?!”
  極樂大驚。
  “三氣...陰陽...巧合嗎?!”
  三元境深處,道衍玄也大為震動。
  道士借天道之力明悟一絲輪回之理並不奇怪,但能解萬物為本初三氣,甚至還能逆衍三氣萌生陰陽兩道,這就實在太叫人意外了。
  能解離三氣就是準聖,能使三氣交融逆衍陰陽就是聖人,能讓陰陽兩道穩定下來便有望證道神境,而能使陰陽交泰往複不息者便是真神,那時的修士便算真超脫了,無我無天無道無法,千變萬化一念亨通。
  當然,神境的種種隻是眾人臆測,為神者偶有傳法可從未有人提及過神境到底如何模樣,所有的描述都是仙修們根據他們的行止推斷而出。尤其在大劫降臨之後,有一種傳言說此劫難乃真神引發,這種言論難辨真假但多少都會有些動搖人心,再加上三十六重天久不見神跡,古時的諸神都於不知不覺中悄然消失了,這使得很多人隱隱感覺真神或許並非那麼全知全能,他們也有自己的極限。
  神境如何不關現在的事,道衍玄在意的隻有道士的表現。
  雖不穩定,但能逆衍陰陽,這已經證明道士此時的境界。即便隻是靠外力和運氣偶然為之,可是能成功本身就足以震驚天下,也足以證明道士的潛力。
  要知道,當年三元道人臨終前也不過比他略勝一籌,能讓陰陽兩道徹底穩定下來,有證道神境的資格。
  可惜...
  “根基太淺啊!”
  道衍玄深深一歎,遠方的道士也應聲發生了異變。
  隻見他背後的飛輪忽然開始紊亂起來,第一波震動時便震散了一明一暗的兩團氤氳,隨後震動越來越強直至整個飛輪開始龜裂,一聲聽不到的巨響之後粉碎成一道道狂亂的天道之力四散而飛,整個三元境都隨之震蕩了一下,呼吸般的節奏被打亂了一瞬。
  “可惜了,如果底子再厚點...”
  道衍玄充滿了惋惜,道士的這番經曆是多少人都求不來的機緣,奈何道士道行尚潛底蘊太薄,機緣在前卻無力抓住,直教他這旁觀者比其本人還要遺憾。
  “不過也不錯了,能經曆一次就是好事,努力修行總歸是有機會的。”
  喃喃了一句,道衍玄傳音道士一聲輕喝。
  “醒來!”
  正發懵的道士頓時驚醒,抬眼便瞧見一片烏黑在向自己壓來,正是極樂那紫黑色的魔佛巨掌。
  “死!”
  極樂的邪笑中透著無盡的快意,剛才他真著實嚇了一跳,還好道士是誤打誤撞,否則他現在隻能想法子趕緊逃了。
  “死你
  媽!”
  道士怒罵,心念一提想要催動天道之力反擊,可是天道之力不但未如他意反而還在急速的消散中,道士頓時驚得毛都炸起來了。
  “怎麼回事?!”
  “收心,斂意,壓製人性!天道無情,你以有情心禦無情力,怎可能禦得動!”
  道衍玄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道士頓時明白了過來,暗罵自己糊塗。
  閃身疾退,可腳步剛動又止了下來。他身後就是通往道衍玄所在的捷徑,如果退開極樂便可趁虛而入,那時麻煩可就大了!
  極力克製著自己冷靜,道士一邊以法術轟擊著佛掌拖延它的速度,一邊默運道衍玄傳授的淨性秘法努力讓自己重歸方才那種空明之境。可人到此時有幾個能不慌張,眼見佛掌越來越近道士極力克製的心還是忍不住的生出一絲波瀾。
  這絲波瀾平時不算什麼,可此時卻鴻溝一樣的擋在他麵前讓他遲遲無法進入那種空明之鏡,無奈之下他隻能拚命的積蓄道則布於身前,準備硬接一擊再謀對策。
  噗~~~!
  一口濃霧猛噴而出,那不是鮮血,而是道身代替了鮮血的道元。
  腦子嗡鳴陣陣,渾身裂紋處處道元止不住的噴湧而出,道士不知道那一掌自己是怎麼挨下來的,他隻知道自己還沒死。
  “真叫人意外啊,不過我喜歡!能蹂躪你兩次,沒有比這更讓我興奮的了!”
  極樂變態的笑聲讓道士心火氣直竄,但旋即便被壓下。
  晃晃腦袋,道士繼續默運秘法,壓抑著發自靈魂的劇痛努力讓自己遁入空明,唯有借助天道之力才能將此時的極樂擊潰。
  可極樂哪能給他機會,邪笑聲中佛掌微微一收後再次壓來,勢頭比剛才還要勁猛。
  “掙紮吧,再讓我意外一次吧!我倒要看看這一掌你還接不接得住!”
  道士一言不發,視佛掌如無物,收心斂意不斷的淨澈心神,同時嚐試著引動天道之力。
  天道之力蠢蠢欲動,可就是如最頑劣的孩童般不肯聽話。眼見佛掌再次殺到,無奈之下他隻能咬著牙準備再硬接一次,誰料香風撲鼻,一道火紅的身影擋在了他的身前。
  “爹爹,不要!”
  佛掌戛然而止,可勁猛的掌風仍讓紅月噴血倒飛跌撞在道士懷中,擦了擦嘴角瞥了眼錯愕的道士,她直起身來再次直麵魔佛。
  “你在做什麼?”
  極樂的聲音很平靜,可麵的隱怒誰都能聽得出來。
  紅月身子一顫,隨後仍執拗的懇求道:“爹爹,女兒的心思您知道,如今他身負重傷已經無力阻擋您的腳步,女兒懇求您放他一馬將她交於女兒處置,希望您能夠答應!”
  “他將我放逐虛空讓我受盡屈辱,現在眼見大仇得報,你卻讓我放了他,月兒,你對得起我嗎?!”
  極樂的質問讓紅月深深的低下頭去,但片刻後又緊咬著嘴唇抬了起來。
  

Snap Time:2018-11-21 20:29:28  ExecTime: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