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道典》全文閱讀

作者:胖亦有道  陰陽道典最新章節  陰陽道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陰陽道典最新章節號外新書《銀河後裔》開始上傳(18-09-29)      結束&開始一些想說的是話(18-09-29)      第1364章 隨緣(全書完)(18-09-29)     

第1267章 一頭霧水

  “哈哈,葉老弟莫慌,我開玩笑的!”
  郝大力大笑著拍了拍葉之塵的後背。
  吃不準真假,葉之塵皺眉道:“前輩,我不是...”
  “我知道我知道!”
  不等他說完郝大力便抬手打住,眨了眨眼嘿嘿笑道:“別介意,我就是想試試。素問無情劍聖冷麵無情,無論何時都鎮定自若從不慌亂,我就是想看看能不能嚇著你一下。”
  葉之塵哭笑不得,眼中流出一抹無奈。
  歎了口氣,郝大力道:“我的兒子我知道,跟我一樣都走剛猛的路子,天生不是學劍的料,不像方家小子有福分能學葉老弟的劍。也就老二還行,可惜他就喜歡擺弄些醫醫藥藥的東西,我教他他都不聽。還好老夫不止一個兒子,也懶得管他了。”
  嘴上這麼說,可郝大力臉上的驕傲葉之塵哪能看不出來?
  郝宏壯的醫術連他都歎為觀止,就是手段特別了點。
  “我過來其實是有件事想問問葉老弟,關於今後,葉老弟可有想法?”沉默片刻,郝大力開口問道。
  葉之塵眼神一閃:“前輩是想...”
  “別前輩前輩的,論修為我比你高些,動起手來咱倆誰勝誰負還不知道呢,我托大叫你聲老弟,你就別那麼生分了。”
  說完頓了頓,郝大力低聲道:“我郝大力不怎麼講道理,但最講義氣,我郝家經商千餘載不衰的要訣就是信與義兩個字。我拖家帶口投奔止戈林,木童接納了我們便是於我郝家有恩,我答應木童會竭盡所能的幫他守住止戈林,我就不會食言。隻是人力終有不及之時,有些事情是強求不得的。我粗算了一下,外麵圍著的至少有四十萬人馬,麵有十萬左右的金甲衛以及至少兩個飛升期的金甲將,而止戈林能派得上用場的加起來攏共也就七八萬,這麵還有小一半是我郝家子弟和活死人一族的朋友。止戈林這地方又無地利可仗,隻憑這麼點人加上止戈林的護宗大陣,我實在是看不到守住的希望。所以守歸守,咱們還是得先想好退路再說。”
  葉之塵也皺起了眉頭:“木道友那邊怎麼說?”
  “還是那句話,要等李初一出現,不見著人絕不離開。”郝大力一臉無奈。
  他跟木童商量了幾次都沒有結果,也不知道木童哪來的信心,都被幾十萬衍軍給圍上了竟然還坐得住,一門心思的要繼續等下去。
  提到李初一,葉之塵神情一黯。
  雖然隻是匆匆一麵,可李初一出了問題是誰都看得出來的。
  與小二黑一樣,他很懷疑現在的李初一就算接到了消息也不會找過來。
  他現在連人都不認得了,接到消息後又怎麼可能相信自己這些“陌生人”等在這不是要害他而是要幫他呢?
  如果隻有自己一個人,葉之塵會等,會跟木童等到最後不得不離開的時候再走,可他不是。他身邊還有沐雪晴,還有司徒隱雲嬌兒等等十幾個同伴,他的決定不光要為自己考慮,還要對這些人負責。
  “郝兄欲往何地?”葉之塵問道。
  “葉老弟以為呢?”郝大力不答反問。
  琢磨了一下,葉之塵說道:“遇到幼瀟之前,原本我們是想去極西生死一線暫避的,等悟出煉化仙氣之法再出來走動。後來碰到了綠前輩和幼瀟,綠前輩邀請我們去是十萬大山暫居,她在十萬大山修行多年與妖族各部都很熟絡,百足部的大掌祭更是與她姐妹相稱,是以她可以保證我們的安全。如果要走,我們的選擇也不過這兩處,郝兄若是有意葉某可去與綠前輩說項,看看能不能把這的人全部帶去妖族。”
  “綠前輩啊...”
  郝大力咂咂嘴。
  當年客居郝家時就感覺此人不凡,誰能想到此人竟是人世間的一位狠角兒,讓大衍恨得咬牙切齒不說還與天一道尊有極深的關係,此時回想不禁有種有眼不識泰山之感。
  半天,郝大力說道:“生死一線太危險,鬼族可不是那麼好相與的。妖族雖然不錯但也不保險,你們人少還可以,止戈林老老少少都算上得有十幾萬人,這麼多人同去妖族很難說會不會生是非。”
  “那郝兄的意思呢?”葉之塵問道,他感覺郝大力已經有了選擇。
  佯做無意的瞥了瞥四周,見無人注意這後,郝大力微微近前低聲道:“禁區。”
  “禁區?”
  葉之塵一愣,旋即反應過來
  “你是說...?!”
  抬手打住不讓他說完,郝大力輕輕點了點頭。
  “太危險了,這麼多人進去活不了多少,簡直是送死!”
  葉之塵眉頭緊皺,看郝大力的眼神就跟看一個瘋子一樣。
  人界的秘境都是禁區,比如萬古雨林,比如玄冰寒獄,這些地方各有古怪誰進去都不敢保證安全,像三生林那種相對安全的秘境也是耗費了太虛宮多少年的時間付出了多少血的代價後才一點點探查清楚地,而且活動的範圍僅限於外圍,中心的禁地可沒人敢擅自靠近。
  郝大力的想法是不錯,依靠秘地的險惡阻擋衍軍的腳步,可問題是自己得先能活下來才行。況且各個秘境幾乎都是無法耕種的,自己這些可以辟穀的修士無所謂,那些無法辟穀的修士和尚未修行的孩童怎麼辦,那些附庸郝家的凡人又怎麼辦?不被秘境害死不也得被活活餓死?
  “郝兄,三思啊!”葉之塵勸道。
  他懷疑郝大力是不是被逼急了才行此昏招,又或是決心舍棄那些負累先把能保住的人保住再說。
  郝大力微微一笑,壓低聲音道:“你說的這些我哪能不知道,我是認真的琢磨了很久後才決定的,而且這個主意不是我們想出來的,而是小二黑!”
  “它?”
  葉之塵一怔,郝大力輕輕的點了點頭。
  探出神念傳音葉之塵,將當日小二黑的話複述了一遍,末了郝大力低聲道:“我與老大老二商量過,感覺可行。隻要我們能穿過籠罩在玄冰寒獄入口周圍的那層冰霜迷陣,並且不去觸動入口的封禁的話,那些守護者應該不會傷害我們的。”
  “我記得曆次寒獄開啟都需要一枚通行令才行,沒有通行令那些守護者怎麼可能無動於衷?”
  郝大力聞言冷冷一笑。
  “這你就有所不知了,四尊令根本不是守陣人發放的,而是漠北四宗!當初四宗挑頭組織人馬深入寒獄二層探尋,並且在那建了一座供人歇腳的營地。錢財人力出大頭的是我們這種中立家族和附庸他們的小族,四宗和其親信們則隻拿了小頭,並且隻做了一件事依托那片營地布置了一個覆蓋前兩層九成以上地域的大陣,以四尊令為引讓遇險的弟子可以隨時遁出,保住一條性命。”
  “四宗有這能耐?”葉之塵一驚。
  就連太虛宮也隻敢在三生林外動手腳,三生林內碰都不敢碰,誰敢亂來禁區內的四位守陣人可不會輕饒了他。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時間太早,當時還沒我們郝家呢,所以我們也隻是聽說。不過...”
  嗤笑一聲,郝大力不屑道:“我還聽人說這是四宗給自己臉上貼金,那個陣法並非出自四宗而是出自守陣人,是守陣人不忍心見那麼多優秀的後背死在麵,這才依托寒獄大陣創出了這樣一個接引陣法,四宗隻不過是代為管理。而四尊令雖然有限但原本也沒那麼稀缺,之所以這樣全因四宗刻意壓製。因為沒違反約定所以守陣人也不管他們,時間一久這麵的真相就在四宗的謊言中漸漸被掩蓋了下來,如今漠北大多數人都以為是四宗創造了那個陣法,四尊令也順理成章的成了四宗的恩賜,能不能獲此機緣全都得看四宗的臉色。”
  葉之塵點點頭,這才合理。
  倘若四宗能對秘境的大陣動手腳,那就不該屈居太虛宮之下這麼多年了。
  “所以,有極大的可能守陣人是不會介意我們留在那的,隻要我們不去觸碰他們的禁忌就好。此外,小二黑說它跟玄冰寒獄封著的那位關係不淺,真要有什麼麻煩那位說不定能看在它的麵子上幫襯我們一把。因此,我們幾次商量之後都感覺玄冰寒獄是個不錯的選擇,隻要能在那定居下來,別說大衍這幾十萬人,就是傾巢而出咱們又有何懼?”
  有小二黑作保,葉之塵有些意動,對於小狗崽子他比郝大力要了解得更多一些。
  他知道小二黑是麵那位大妖的子嗣,他甚至匆匆一瞥過那位大妖的厲害。
  當日他能準確的從虛空破入寒獄入口正是得了那位大妖的幫助,若非那一爪子擊穿了禁錮的的空間,並且在虛空中留下了痕跡,憑他當時的道行就算找到了寒獄所在也未必撼動得了那片空間的壁障。
  低頭沉思,葉之塵正猶豫著,忽然遠處示警聲傳來,他趕忙抬頭望去,隻見報信的修士急速奔來。
  “葉峰主,郝家主,衍軍又有異動!”
  “這麼快?”兩人趕忙飛身而起。
  本以為受創的衍軍還得花費些功夫調兵遣將,誰料這麼快又打了過來。
  “來了多少人,哪邊最急?”葉之塵急速問道。
  “回葉峰主,沒人攻來,隻是...在下也不確定,還請二位移步前線親自查看一番為好!”
  見報信弟子欲言又止,兩人對望一眼均感狐疑,加快速度來到最近的林邊,放眼一望頓時就明白了那弟子為何如此古怪了。
  “他們...這是要撤了?”
  旁邊,司徒隱靠近過來,望著剛安下不久的營寨重新拔起,滿眼的驚疑不定。
  其他人也是如此,愣愣的看著拔營收兵的大衍一頭霧水,不明白對方唱的這是哪一出。
  千迢迢的過來,這才打了幾場,連總攻都沒發動就準備撤軍了,如此虎頭蛇尾,大衍這是想幹什麼?
  

Snap Time:2018-11-22 04:00:35  ExecTime:0.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