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道典》全文閱讀

作者:胖亦有道  陰陽道典最新章節  陰陽道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陰陽道典最新章節號外新書《銀河後裔》開始上傳(18-09-29)      結束&開始一些想說的是話(18-09-29)      第1364章 隨緣(全書完)(18-09-29)     

第1259章 衍軍之威

  當三生林大亂的時候,大衍的第一批兵馬已經進入了蒼莽荒地。當葉之塵等人來到漠北時,大衍的兩路先鋒已經與不武穀和止戈林交上了手。
  相比正邪兩道引導的戰爭,大衍的軍隊顯然要正規太多了。甚至正邪兩道引導的根本就稱不上戰爭,而是混戰,是廝殺,大衍現在所展現的才是真正的戰爭。
  同樣是混戰,大衍卻亂中有序,各部職司分明,各種戰陣配合下殺得止戈林和不武穀苦不堪言。
  不是他們不強,論個人實力他們每個人都比大部分的衍兵要強得多,單打獨鬥的話要要不了幾時就能斬殺對手於腳下,一些高手甚至能以一敵百。可現在不是單打獨鬥,而是戰爭,以一敵百的傳說在大衍的戰陣前根本就是個笑話。
  很多高手在疊浪般的圍剿中血染大地,就連一個渡劫期的大能都在數千衍兵的圍攻下飲恨而亡。
  臨死前他足足取了上千條人命,一掌下去能清出一片血肉橫飛的空地,就跟拍螞蟻似的。奈何大衍的先鋒人數足足兩萬有餘,他根本殺之不盡,想要退走時卻已被戰陣重重圍住,上天無路入地無門,想要遁走虛空卻被專職陣法的衍兵以法陣鎖住,最後隻能被生生耗死在戰陣中,自爆了兩劫的道胎又帶走了幾百條人命。
  正應了那句話,蟻多咬死象,無仙祖護佑卻占據了人界最大地盤的大衍充分發揮了這一優勢,將人海戰術研究到了極點。
  很多人都知道,大衍的大部分士兵其實並不算真正的修士,他們隻是有些修行資質的普通人,被大衍以各種丹藥強行拔升到現在的修為。
  對其他人來講這個方法是很難接受的,每個修士都明白一個道理,催升修為的丹藥能不用就不用,尤其是修為尚低的時候,靠丹藥強行拔升修為不但會讓自己的境界不穩而且還會傷害根基,嚴重的會就此止步永生再無寸進。
  可這些人不一樣,他們最初隻是有點資質但潛力不大的普通人,無門無勢資質又平庸,根本沒有接觸仙路的機會。可大衍賜予了他們這個機會,凡入伍者經過簡單的操練,沒有被淘汰的人就會被傳授一門最基礎的入門功法。那功法放在很多散修眼都不值一提,可對他們來說卻如獲至寶,是很多人做夢也求不來的福緣。
  修行,凝練氣感,待得氣蘊丹田凝而不散,他們便成為了一名修士眼不值一提、可凡人眼中卻尊貴無比的練氣境修士。按正常情況,到了這個時候他們本該繼續苦修以求築基,可資質擺在那,大衍也沒那個功夫去等他們慢慢成長,所以強行催升修為的法門便成了必要的手段,最容易實現目標的丹藥則成了重中之重。
  經過一萬多年來的改進與發展,大衍已經建立起了一套相當完善的兵員培養體係,根據士兵的潛力和資質分門別類後賜予相應的丹藥,力求將每一個人的潛力拔升到極限。
  這種手段為很多正統修士所不齒,揠苗助長出來的修為空有境界,可無論是法力還是戰力都極為虛浮,遠不如正常苦修而來的實力。但不齒歸不齒,卻無人敢嘲笑大衍的做法。
  通過這種手段,大衍培養出數以萬計的修士大軍,配合著戰陣以及各種簡化後的禁製法陣以及精心改良出的兵刃鎧甲,大衍在三麵皆敵的情況下屹立萬年而不衰,沒有任何人敢去冒犯大衍的國威。
  甚至有些人嘴上的不齒根本就是嫉妒,因為這種手段他們想學也學不來。
  再普通的丹藥也需要靈材來煉製,再不值錢的靈材也不是金銀俗物可以輕易換得的。大衍所煉製的丹藥又非粗製濫造,對應修為境界與資質潛力的高低逐級分品,品級越高需要的靈材越珍貴,有些甚至連靈石都難以換到。
  撇開極品不談,就拿給普通士兵用的最下等的靈丹來說,煉製的方法並不算複雜,所需的靈材也並不珍貴,連很多窮困潦倒的散修都能買得起,可問題是量。要知道大衍招兵向來都以萬計,去掉淘汰者那也是將近一萬顆靈丹。
  莫說靈丹,就是一萬顆大白菜湊一起的價格都能驚住不少人了,一萬顆靈丹的價值怎能不讓人咋舌?
  一次兩次或許可以,但長此以往沒有任何一方勢力能負擔得起。隻有大衍,坐擁人界最廣博最富饒的土地,有足夠的人口和資源來支撐這種消耗,是以很多勢力嫉妒得眼都紅了卻無可奈何,隻能老老實實的搜羅璞玉招攬高手,老老實實的培養正統的精英。
  而結果就是,大衍在一片不齒中越發強盛,而其他人若不臣服的話就隻能抱團取暖瑟瑟發抖。
  就如現在,一個苦修數百年才功至二劫的大能,卻被幾千填鴨子填出來的衍兵以命換命的圍攻致死,雖然他臨死前拉了上千條人命陪葬,可捫心自問這真的值嗎?
  顯然是不值的。
  “少爺?”
  蘇全臉色凝重的看向郝宏偉,眼神閃爍著退意。
  郝家寄身止戈林內,如今止戈林有難自然不能袖手旁觀,郝家派了郝宏偉帶著不少的郝家子弟前來助陣,而他則主動提請隨護左右,確保郝宏偉的安全。
  雖然隻是先鋒軍的試探,但蘇全早就料到了這會是場苦戰,隻是他怎麼也沒想到雙方之間的差距會這麼大。不是修為的問題也不是氣勢的問題,而是戰術戰法。
  大衍人數雖多,但論實力還是止戈林這邊要強一些。可是止戈林卻空有力而使不出,在大衍配合默契的戰陣麵前過往的經驗心得根本無用,氣勢如虹的頂上去要不了多久便被分割包圍。
  有高手在的或許還能依仗個人武力帶人強行殺出來,沒有高手在的幾乎都淹沒在了大衍的人潮當中。而高手自身也沒有絕對的保障,就如剛才隕落的那位渡劫大能,此次前來本是壓陣的,見本方節節敗退才怒而出手。
  本想將止戈林的人收攏後帶出來,結果自己也深陷其中,人沒救成自己反落了個身死的下場,這場戰鬥的勝負已成定局。
  而郝家這邊雖然也有人陷在麵,可大部分人馬仍在後方壓陣,雖然於心不忍,可與其火上添油的白白送命,還不如舍棄掉那些被困的子弟趕緊撤退,將剩下的人連同此番試探的詳細情況一並帶回去才是上策。
  想到試探,蘇全就忍不住口中泛苦。
  本想給大衍一個迎頭痛擊讓其不敢那麼肆無忌憚,結果被痛擊的反倒是自己這邊,而對手則僅僅是大衍的一路先鋒。這種結果山一樣的堵在蘇全心讓他喘不過氣,他很難想象大衍的中軍開拔過來的時候,止戈林會麵臨何等慘烈的結局,依托止戈林的郝家還能有未來嗎?
  他想到的郝宏偉自然也想到了,大胖子多精明的人,他早就想走了。
  第一波交戰自己這邊兩個浪花都沒翻起來就被對手給淹沒了,那時他的眼皮子就直抽抽,真想帶著自己的人轉身就走。奈何這的統帥不是他而是止戈林的一位長老,據說在三開洞的地位相當不低,他不發話郝宏偉哪敢走,想要勸卻又因對方須發皆張的憤怒樣子沒敢開口,生怕讓郝家落個“畏戰不前”“臨陣脫逃”之類的罪名。
  可現在不走不行了,這麼下去他們都得死在這兒不可。就算拚到最後能落個同歸於盡的結果,可那又有何用?
  對麵的隻是大衍的前軍的開路先鋒,前軍的主力和更恐怖的中軍都還沒出現呢,這些人死光了也傷不了人家的筋骨,頂多就是前軍的主將能有點肉疼,可止戈林不行,以命換命的消耗戰止戈林承受不起,必須得另想法子才行。
  衝蘇全點了點頭示意自己曉得,郝宏偉咬了咬牙去到那位姓龔的長老麵前。
  不知道兩人說了些什麼,可隱隱傳來的爭執聲和龔長老比炭還黑的臉讓蘇全才到了結果,眉頭狠狠一皺複又鬆開,滿心無奈的歎了口氣。
  果然,不多時郝宏偉黑著臉返身回來,眼中道不盡的譏諷和怒火。
  見蘇全抬眼望來,他粗粗的噴了幾下鼻息:“那白癡說要死戰不退,誓要打出止戈林的威風,讓大衍知道咱們的決心。我呸!去他嗎的,這白癡腦子被驢坐過吧?”
  蘇全苦笑,輕輕搖頭什麼也沒說。
  龔長老的心思他能猜到一些,不僅僅是為了尊嚴麵子之類的虛名,同樣也是擔心撤退給雙方造成的影響。
  大衍會認為止戈林土雞瓦狗不堪一擊,行軍的速度定然會比現在快上很多,而止戈林肯定人心惶惶,說不定不等大衍攻伐便自己散了架子。
  龔長老是想用這些人的死來給雙方一個警醒,震懾大衍讓其知道止戈林彪悍與決心,同時也警醒止戈林諸修大衍的強大,並以自己的死激勵生者激發拚盡性命的決心。
  此外還有一點,便是自己這些人。
  郝家畢竟新晉加入,木童相信郝家,可他的手下們卻不能不替主子慮憂。
  萬一郝家迫於大衍的壓力倒戈投誠了怎麼辦,這一點他們不能不想。可若是自己這些人死在這,其中還包括郝家四少爺郝宏偉,那郝家就再也不會輕起他念。即便還是想離開至少也不會投誠大衍,止戈林就少了一份窩倒戈的危險。
  這些道理蘇全懂,郝宏偉自然也懂,所以才會如此氣憤。
  隻不過再氣憤也沒用,龔長老不發話,郝家敢走就鐵定落個“臨陣脫逃”的罪名,甚至“通敵”“叛徒”之類的惡名也有可能。
  蘇全無奈,也無解決的辦法,身後這些郝家兒郎今日怕是都得死在這了,但郝宏偉不行。
  默默調整著狀態,蘇全雙眸神光隱隱。
  等下決戰,他無論如何都要將郝宏偉救走,不讓家主再次蒙受喪子之痛。
  

Snap Time:2018-11-22 04:58:03  ExecTime:0.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