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道典》全文閱讀

作者:胖亦有道  陰陽道典最新章節  陰陽道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陰陽道典最新章節號外新書《銀河後裔》開始上傳(18-09-29)      結束&開始一些想說的是話(18-09-29)      第1364章 隨緣(全書完)(18-09-29)     

第1253章 一絲迷茫

  這一次,眾人總算知道了蒼雷是如何消失的。
  就像一個充滿氣的皮球破了一個洞,洞口正是李初一所按之處,雲景的整個身子皺縮成一團順著那隻手沒入李初一體內,從頭到尾連掙紮都沒有,也沒有任何痕跡留下。
  詭異的場景無人不敢錯愕,就連靈仙都有些驚疑不定,鬧不明白這小子怎麼突然厲害了起來。
  但隨後,怒火便騰了上來。
  “混蛋!小人!你他嗎竟然吃獨食!!”
  雖然沒打算實行,但他總歸是跟李初一約定過兩個偽仙如何分配。現在李初一一聲不吭的就將兩個偽仙統統收走,他忙活了半天連個毛都沒撈著,這就跟殷勤了一頓眼瞅著即將到手的姑娘卻被別人嚐了鮮一樣,脫了一半的褲子的他怎能不怒,破口就罵了出來。
  要知道就算算上小雨,在場的人加起來也不如一個偽仙的價值高,修成仙體仙魂的偽仙不但能供給他難以想象的願力,還可以在他療傷期間保護他的安全。
  現在倒好,全打了水漂,他沒當場動手就已經是好修養了,當然了對李初一的忌憚才是真正的主因,但這並不妨礙他發怒。
  可下一刻,他就怒不起來了。
  吸收掉雲景仙祖,李初一本是呆立原地不知在想些什麼,被他一罵登時扭頭往來,兩顆幽幽的眸子一眼便讓靈仙心底發毛。
  “他的眼神怎麼這麼古怪?”
  空洞的眼神靈仙見得多了,可李初一的卻與眾不同。
  其他人眼神空洞不是失神就是死了,而李初一不然,那空洞的深淵仿佛在醞釀著什麼,隻是枷鎖太厚表露不出來,隻有靈覺敏銳之人才能察覺到它的存在。
  隻是,這個“它”,會是什麼呢?
  沒等靈仙探究清楚,李初一便消失在了原地。靈仙驚叫一聲飛身疾退,白霧凝縮成一個點避開了李初一抓來的一擊。
  “你竟然想殺我?!”
  靈仙驚怒交加,他想做的事李初一全都搶先幹了,不但獨吞了兩個偽仙,竟然連他也不想放過。
  一擊為中,李初一並未追擊,在原地呆立半天後才緩緩轉頭,空洞的眼神再次盯住靈仙。
  這一次靈仙也察覺出不對頭了,就如蒼雷所感覺的一樣,他也感覺此刻的李初一像是換了一個人,並非失神那麼簡單。
  “真有東西在醞釀?”
  靈仙驚疑不定,見李初一再次襲來不退反進。他要想法子弄清這個小子,本能的直覺告訴他不論那個東西是什麼都絕對不能讓其出來。
  可是,隻一次交手靈仙便慘叫飛退,剛剛有些恢複的身軀再遭重創,隻一個接觸便被李初一吸去近半。
  “怎麼可能!”
  靈仙震驚不已。
  要知道三十六重天中願力仙雖然稀少,也無證道聖境的混元仙存在,可若論難纏的程度願力仙絕對名列前茅。與眾不同的成仙之路使得願力仙進境極難,但也成就了他們近乎不滅的奇異仙體。
  願力凝聚而成的仙體介於虛實之間,尋常手段很難傷到根本,即便有人能將其重傷垂死也極難將其抹殺。隻要還有一個信徒存在,隻要還有願力供給,願力仙就永遠不會消失,隻要積累足夠願力仙便能從信徒的虔信之念再次重生。
  而靈仙這種純粹由與願力中誕生的願力仙更是如此,天生便超脫出生靈的範疇,不在生與死的桎梏當中。他的存在完全依賴於信徒的願力,隻要願力不散他便不亡。
  不僅如此,到了他這等境界所能寄生的不僅僅是信徒的願力,甚至還可以寄生於其他人的念頭當中。
  方才雲景見了鬼一樣的驅之不散正是因此,他悄然間已在雲景心底留下了深深的影子,如夢魘執念般難以抹消,所以他才能如影隨形的黏著雲景,任其怎麼轟殺都毫發無傷。
  可現在不同,李初一不僅傷到了他,而且還抹殺掉了他的一部分存在。那不僅僅是願力的虧缺,還有他的道果和仙體。
  就像人斷手斷腳一樣,他此刻就有這種感覺。
  身體的一部分消失掉了,想要重生需要花費大量的精力和時間,而他現在在乎的不是這個,他在乎的是李初一真的能殺掉他。
  死?
  這個字對靈仙來說是那麼的陌生,唯有在躲入陰陽扣前的最後那一戰才感受到了一次,時隔這麼多年竟在這又感受到了一次。
  什麼弄醒李初一,這些統統拋在腦後,被他碰一下就損了小半的仙體,誰知道探入他的識海是死是生。
  見李初一緊追不放,靈仙不敢多留,隨便找了個還未愈合的空間裂隙便想遁走,可腳步卻在裂隙前硬生生的止了下來。
  一股肉眼難辨,甚至連神識都極難探查到的詭異力量將裂隙牢牢的封堵住,若非他靈覺敏銳及時停步,現在的下場怕是極為難看了。
  “生死流轉,擬化輪回不息,這是...日月咒!三元前輩的日月咒,你怎麼可能使得出?!“
  靈仙失聲驚叫。
  日月咒,三元道人最得意的幾種神通之一,據說陰陽扣內的天道輪回就是此術所構。此術對境界的要求極其嚴苛,並不是知道法門就能施展得出的,道行不夠隻會遭到反噬,九死一生。
  此術若出自三元道人的四個徒弟之手並不奇怪,就算出自道士之手也不無可能,唯獨李初一絕不應該。靈仙能看出李初一的道行離此神通差的不是一星半點,莫說神通他就連自己體內的死氣都處理不好,又怎麼可能契陰陽融生死化生出這等輪回之力呢?
  可事實就在眼前,容不得他不信。
  李初一也沒有想回答他的意思,攔住他後抬腳一步就出現在他的麵前,仍是那般的樣子,兩眼空洞抬手似緩實急的抓了過來。
  “該死,你是誰?你絕對不是那小子,你究竟是誰?!”
  靈仙疾退,大聲質問。
  他不相信此刻的李初一是其本人,肯定是有人用某種隱秘的手段奪了他的舍,隻有這樣才能解釋現在所發生的一切。
  “是了,肯定是這樣!玄、心、清、明,你...您是哪一位?”
  猜到了真相,靈仙退意更甚。
  三元道人的四個徒弟哪一個都不是善茬,無論誰來了他今天都不會有好果子吃。
  奈何想逃逃不掉,他隻能以最恭敬的語氣出言詢問,希冀著能博得好感討得一命,以他現在的狀態他可不敢跟這四人硬碰硬,哪怕眼前的隻是一具奪舍的分身。
  李初一仍不作答,一言不發的繼續追擊,靈仙恨得牙根直癢,幾次想要破口大罵終是都忍了下來。
  無奈中忽然靈光一現,一道神念便傳向小雨。
  如果李初一並未被完全奪舍,腦海還有自我存在,那便還有喚醒的可能。在場的人中小雨或許並非最好的選擇,可靈仙隻知道她,也隻能控製她。
  能成功最好,若是無用,那也是死道友不死貧道。雖然有些可惜,但信徒沒了可以再找,自己的命沒了可就真的沒了。
  沉浸中的小雨接到“神意”,想都沒想直接執行。
  “小雨!!”
  猝不及防的陸橫被她掙脫了出去,眼見女兒直奔李初一而去,他的心頓時驚恐到了極點,腳下重重一踏閃身便追了過去,可詭異的是他竟然沒追上。
  就如先前一般,小雨掙脫出去後瞬間出現在了靈仙麵前,根本不給他阻攔的功夫。
  將人往前一推嚴嚴實實的擋住自己,毫不理會發狂的陸橫,靈仙陰翳翳的開口。
  “小子,你還有神智的話就仔細看清楚,好好看看她是誰!你要殺我就等於殺她,她死我不死,我死她難活,你可想清楚了!”
  不知是認出了小雨還是被靈仙的話所觸動,李初一竟然真的停了下來,空洞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緊盯著小雨。
  陸橫見狀心頭一緩,剛想靠近卻見睚眥劍的劍氣斬了過來。
  與之前不同,這次的劍氣威力十足,所過之處空間破碎,如黑色的荊棘般縱貫長空。
  不僅如此,恐怖的死氣也一路肆虐,兩個離得稍近的太虛弟子吭都沒吭一聲墜向地麵,人早已氣絕。
  陸橫哪敢硬接,慌忙的躲向一邊,而李初一似乎隻是想逼開他,劍氣中並無其他變化,也無後手繼續追擊。
  看著小雨,李初一的眼神忽然波動了一下,出現的並非清明,而是一絲迷茫。
  低頭看見自己的手,眼中的迷茫更濃,似乎不認識自己了一樣,翻來覆去看個不停。
  擦了把冷汗,陸橫沒敢再靠近,生怕觸怒李初一。
  靈仙也暗暗鬆了口氣,心中慶幸自己賭對了,李初一真的還有自我的神智殘留。
  他不在乎李初一能不能醒過來,他隻是想先穩住這條瘋狗讓其不再亂咬人,眼見李初一盯著自己的手看個不停,靈仙悄悄的向後退去。
  結果剛一動,李初一便猛然抬頭,眼睛死死的盯著他。
  心狠狠的哆嗦了一下,靈仙趕忙道:“你可別亂來,別忘了你殺我就等於殺她!”
  不說還好,如此一說李初一頓時再次欺近前來,手一探抓的不是靈仙,而是小雨。
  不是自己就行,靈仙想都不想的將小雨主動丟了過去,自己則慌忙後退,惟恐跑的慢了會被這怪物重新盯上。
  “不要!”
  陸橫絕望的悲吼,但旋即吼聲就被卡死在了嗓子眼。
  

Snap Time:2018-11-21 05:37:27  ExecTime: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