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道典》全文閱讀

作者:胖亦有道  陰陽道典最新章節  陰陽道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陰陽道典最新章節號外新書《銀河後裔》開始上傳(18-09-29)      結束&開始一些想說的是話(18-09-29)      第1364章 隨緣(全書完)(18-09-29)     

第1232章 賭注

  “咦,你竟然能發現我?”
  一個雄雌難辨的磁性聲音在耳邊響起,距離近得就如耳語一般。
  李初一臉色一沉,睚眥劍毫不猶豫的斬向聲音來處,同時扭身後撤,結果卻什麼也沒發現,隻有睚眥劍空揮而過的破風聲。
  四個守護者見狀也變了顏色,李初一顯然有的放矢,不可能會用這麼幼稚的手段欺詐他們。
  各自取出一枚水晶符握在手中,四人口中念念有詞,水晶符開始蕩起蒙蒙的柔光,但除此之外再無任何其他的變化。
  “沒反應?”
  一人說道,其餘三人聞言不喜反驚,臉色滴水般的陰沉。
  “先不管他了,快去陣基催動大陣!那魔頭定是跑出來了,三生陣生機缺失才沒有引起反擊!”
  為首的老者發話,其餘三人毫不猶豫,各自向著自己鎮守的陣基極奔而去。
  轉眼間,原處隻剩下李初一一人,還有一個看不見的老鬼。李初一的戒備不降反升,執著睚眥劍擺出最利於進攻的起手架勢,一雙道眼一眨不眨的反複巡視著周圍,那個聲音他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靈仙的,方才讓他汗毛倒豎的東西正是靈仙無疑。
  巡視良久,陰陽道眼內仍沒有任何發現,略一思忖李初一準備開口搭話,結果靈仙的聲音先一步再次在耳邊響起。
  “你的身上有股我很討厭的臭味,是李在天的,你與他什麼關係?”
  言罷不等李初一搭話,靈仙緊接著自問自答道:“先不要說,讓我猜猜。你,是他的兒子對不對?”
  李初一一言不發,麵無表情的找尋著靈仙的蹤跡。
  靈仙卻像是確認了什麼,輕輕的“哦”了一聲:“我知道了,你不是他的兒子,而是他的徒弟!”
  李初一不在沉默,沉聲開口道:“沒錯,我是他的徒弟。我這次來是有要事相商,還望前輩現身一見,你我當麵詳談!”
  “現身?,小鬼,你傻了不成?你來找我不會不知道我是什麼情況吧,莫非你是在譏諷我不成?”
  靈仙有些著惱,李初一頓時感覺識海重重一震,若非經文護守他的識海必然重傷。
  暗緊牙關沒有痛呼出聲,李初一臉色不變的站在原地,風輕雲淡的仿佛什麼也沒發生過一樣。麵對靈仙這種老鬼,最重要的就是不能露怯,本身就不是一個層次的存在,若是現在便落了下風,那剩下的事也根本沒法談了。
  神識衝擊隻持續了片刻便停歇了下來,少傾,靈仙的聲音再次響起,這一次比方才冷漠了許多。
  “說說看,你想談什麼。不過開口之前我要提醒你,之前我有三次脫身的機會都是被你師父破壞掉的,我與他是解不開的死仇,是以不論你想求我什麼我都不會答應的,說與不說你自己看著辦。”
  半點受打擊的跡象都沒有,李初一聞言反而笑了起來。
  靈仙被他笑得很不舒服,更讓他不舒服的是一個小雜毛敢如此笑他而他卻毫無懲戒之法。
  見他笑個沒完實在忍不住,寒聲開口問道:“小子,你笑什麼?!”
  “我笑什麼你不知道嗎?”
  摸了摸笑出的眼淚,李初一譏諷道:“我一直以為你們這些外界的真神仙會跟三界的不一樣,沒想到也沒什麼分別。明明很想知道我來找你做什麼,可你卻死鴨子嘴硬。拜托,您老都是神仙了,而且還是什麼願力仙,咱就不能真誠點嗎?您老都落得這步田地了,除了拿神念嚇唬嚇唬人也沒別的招了,您還有什麼架子可端的?”
  “混賬!小子,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殺了你!”
  靈仙大怒,李初一卻哂笑著搖了搖頭。
  “不信!”
  識海頓時又震蕩起來,李初一頭腦發沉煩悶欲嘔,可臉上不動聲色的一直掛著嗤笑,有意無意的瞥了眼周圍。
  “您老要殺趕緊的,那四個老家夥已經開始催動大陣了,再拖下去您就隻能回下麵呆著了,到時候可別說我沒給你機會。”
  “你!”
  靈仙也是無奈,趁著封印減弱才遁出一絲神念來喘口氣,不成想竟碰到了這麼一個怪胎。嚴格來說其實李初一也不算怪胎,三元門下的修士向來對精神類的攻擊手段抵抗力極強,比較讓他驚訝的是李初一以其現在的道行就能抵抗住他的精神風暴,更詭異的是他到現在也沒看出來這小子到底是死人還是活人。
  莫非生死同修?
  那樣的話這小子心也太大了吧?
  無可奈何,靈仙隻能停手,語氣恨恨的道:“你知道我有心無力,有膽量就來封禁找我,看看你是死還是活!”
  “拜托,您老是神仙,能不能別像個普通人一樣撒潑罵街撂狠話,你這樣讓我很失望的你知道嗎?”
  暗暗鬆了口氣,李初一故作姿態的撇撇嘴,末了嘴角掛起一抹壞笑。
  “靈仙大人啊,我想跟你打個賭,你敢不敢?”
  感覺到大陣的壓製漸漸增強,靈仙煩躁的道:“有話就說,弄什麼玄虛!”
  李初一不以為意,歪著腦袋輕笑道:“你就說敢不敢吧!”
  靈仙氣結,沒好氣的道:“說吧,賭什麼!”
  “我賭你等下會求我進去找你,而且不但不會殺我還會以大禮相待,你信是不信?”
  “放屁!胡言亂語!”
  靈仙氣笑了。
  以大禮相待,而且還是“求”?!
  他瘋了才會這麼幹!
  冷笑幾聲,靈仙說道:“行,我跟你賭!先說好,你輸了的話怎麼辦?”
  搖搖手指,李初一滿臉自信:“我不會輸的,輸的隻會是你。不過打賭嘛,雙方總得有點賭注,這樣吧,如果我輸了我就答應你一件事,什麼樣的事都行,不論多苛刻,哪怕讓我死或者給這絲神念當奪舍的肉身都行!相反,如果你輸了,你也要答應我一件事,跟我一樣也是什麼樣的事都必須辦到,不可反悔。如果同意,你我以魂誓為證,誰若食言就道心崩潰魂飛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靈仙啞然失笑:“小鬼,你認為魂誓束縛得住我嗎?”
  李初一不以為意,擺擺手道:“無妨,我知道以你的道行魂誓的反噬已經很難磨滅掉你了,但它能讓你受傷。而你現在的狀態若是再被魂誓反噬,那結果我想你應該比我更清楚。況且,我也沒想著要拿魂誓威脅你,魂誓威脅最大的是我而不是你,這隻是我給你的一個保證,是我在展現我的誠意和決心,現在隻看你敢不敢應了!”
  李初一如此篤定,靈仙怎能不犯嘀咕。可話都說到這份兒上了,這個賭局看起來又對他百利而無一害,甚至於他現在已經贏定了,他有什麼理由不答應呢?
  等下不論李初一說什麼他都一口否決,什麼“求”什麼“大禮相待”,主動權在他而非李初一,他怎麼可能會輸?
  憑白多了這麼一個傀儡,靈仙很懷疑這小子是不是個傻子。他就不信這小子能讓他改口,無論如何這都是不可能的!
  “行,我跟你賭!”
  李初一笑的點點頭,手中掐訣神魂立誓,末了指尖凝出一點星光飄到身前。
  與此同時,他的身前也憑空顯現出一點星光,二者交融微微一閃後消失不見,而李初一隱約感覺到神魂一沉,像是有什麼東西墜在了上麵。
  “說吧,我看看你怎麼讓我求你!”
  靈仙的聲音老神在在,一副十拿九穩的樣子。
  李初一則微微一笑,開口輕聲道:“隻要你求我,我就放你出來。”
  “什麼?!”
  掩不住的震驚,靈仙近乎於狂吼,聲音滿是不可置信。
  李初一笑容更盛了,淡淡的望了眼四周。
  “你還有十息的時間,十息後三生陣徹底催發,你這抹神念不退回去就會被磨滅幹淨,而我則會離開這,再也不會回來了。”
  “你...你真的肯放我出來?”靈仙仍是不可置信。
  李初一一副懶得搭理的樣子,耷拉著眼皮淡聲道:“還有七息。”
  “你師父知道你要做什麼嗎?你不怕他打死你?”
  “還有五息,你要抓緊了。”
  “說說條件,你想讓我做什麼!”
  “很簡單,跟在我身邊保護我的安全,期限十年,還有三息。”
  “你想做什麼?”
  “還有兩息。”
  “可以,我同意了,放我出來!”
  “還有一息。”
  “我...”
  一咬牙,靈仙大聲道:“求你!我求你進來放了我!我不殺你,你是我靈仙的上賓!”
  哈哈大笑,趕在瘋長的草木淹沒過來前閃身衝入陣眼當中,身形一虛,李初一消失不見。
  在他消失的同時,整片禁區已經徹底被瘋長的草木淹沒,每根枝條都跟遊蛇一樣蜿蜒蠕動,每片葉子像是蛇口般不斷的吞噬著周圍的一切。不論是無形的靈氣還是實質的土石,甚至就連它們自己的枝莖也不放過,禁區內的一切都在消亡與新生中不斷反複。
  吞噬後反吐出的靈氣不比以前濃鬱但卻比以前更加的純淨,新生出的草木泥土也是如此,明明一派毀天滅地的場景卻給人一種心曠神怡的新鮮感,像是整片天地都被淨化過一樣,到處充滿著泌人的芬芳。
  如此場景讓剛剛趕到的小雨頓在當場,小靈參和烏烏更是瑟瑟發抖的躲在遠方。
  身為木靈,沒有人能比它倆更深切的感受到禁地此刻的恐怖了。
  那些新生的草木是純淨,但它們同樣也沒有靈魂。從本質上來講它們根本不是草木,它們隻是生機凝聚出的一個個實體,空有草木之形而已。
  

Snap Time:2018-11-21 20:05:08  ExecTime:0.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