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道典》全文閱讀

作者:胖亦有道  陰陽道典最新章節  陰陽道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陰陽道典最新章節號外新書《銀河後裔》開始上傳(18-09-29)      結束&開始一些想說的是話(18-09-29)      第1364章 隨緣(全書完)(18-09-29)     

第1225章 同門不同傳

  什麼鬼?
  李初一驚疑不定,他實在不敢相信這老家夥竟然同意了!
  關久了關傻了,還是關久了關成大善人了?
  瞌睡遞枕頭,深冬送暖爐,天下間還真有這種好人不成?
  其實葬王的心思並不難猜,他隻是不知道內情。
  在葬王想來,李初一隻要想實施他的複仇大計,他就一定會再找回來。
  自己可沒有騙他,封在三界各處的那些老怪物哪一個都不是好相與的,當初三元道人將他們救下後封印起來除了保護他們安心養傷不被外人打擾外,也不無防備的意思。李初一這點道行去跟他們打交道,十有八九會自食惡果。就算麵真有一兩個和善之輩,可剩下的難保不會順手滅了他,到時候他就會發現三界中唯一能幫他也最有立場幫他的就是自己,不哭爹喊娘的求過來才怪呢。
  更重要的是,李初一的肉身太詭異,他拖得起,葬王可拖不起。
  萬一時間久了被這小子壞了自己的根基,那到時候他肯幫忙自己也難說有沒有足夠的底蘊死而複生,這種惡果葬王是萬萬不會去賭的。
  自己為那臨門一腳默默積蓄了這麼多年,也不差這一時半會的功夫了,反正這小子肯定不會先鬆口,那索性先尋個理由將這尊瘟神送走再說,而且其間還可以順手送個人情,葬王自然樂意為之。
  可李初一不知道這些,腦子翻來覆去的猜測著葬王在圖謀些什麼。可是猜來猜去,除了這一身自己厭惡至極而對方垂涎欲滴的死氣外,他實在想不出自己還有什麼可圖謀的。
  撓撓腦袋,小胖子試探的問道:“你,說的是真的?”
  葬王輕輕一笑:“自然是真。”
  “沒騙我?”小胖子挑起一條眉頭。
  葬王氣結,沒好氣的道:“不信算了,隻當我沒說過,你就在這跟我耗著行了。等道衍明的本尊掙脫出來,看是你哭還是我哭!”
  小胖子頓時閉嘴,略一猶豫後暗暗咬了咬牙。
  “那好,我信你一回!”
  葬王剛鬆口氣,卻聽他緊接著道:“不過我還有個條件,你必須答應我才行!”
  “我......”
  如果可以,葬王真想一巴掌拍死這個得寸進尺的東西,天下間還有比他更膽大包天加不要臉的人嗎?
  “說!”
  忍著火氣,葬王冷冷的扔出一個字。
  小胖子倒沒害怕,隻是臉色有些訕訕的很是尷尬。
  “那個...老髒,啊不,葬大叔啊,這個...”
  “吞吞吐吐,再不說你就別說了!”
  “行,我說,我說還不行嘛!”
  撇撇嘴,小胖子堆起笑臉:“葬大叔啊,我第一次自己進虛空,不認識路,你看看你有沒有地圖啥的給我一份,要不你放我出去我也找不回人界啊!”
  “......”
  良久的沉默。
  巨目極是複雜的看著李初一,麵各種神色連翩而過,最後隻餘下哭笑不得。
  “你是說,你不懂虛空尋徑之法,就敢一個人隻身渡入虛空?”
  “啊!”
  小胖子大咧咧的點點頭,複又一臉的委屈。
  “當時情況緊急,我也是沒辦法了才遁入虛空的。等遁進來後我才想起來我不認路,所以...”
  “那你怎麼找到我的?以你的道行隻憑陰陽道眼應該是看不穿我這的虛實,你怎麼可能兩次都能找進來?”葬王滿目疑惑。
  “我也不知道啊!”
  小胖子無奈的攤攤手:“第一次真實意外,這一次其實也算是意外。我進來的地方有人守著,我不敢從那回去,所以隻能一路摸索著想找出另一個位置能破回人界,結果一路找一路沒有,眼倒是好幾次都差點沒給閃瞎了。就這樣找著找著就找到你這了,當時我還以為是我眼花了看錯了,後來仔細看了半天才發現你這有些不正常,過來試探了一下結果就被吸進來了,所以就這麼來了。”
  見巨目中疑雲滿布,小胖子以為葬王不信,趕忙拍著胸口道:“我李初一以我自己和我師父的名譽起誓,我跟你說的都是真的,絕對沒騙你!你在這呆久了都不知道,外麵誰不知道我和我師父的信譽最好了,從來不騙人,招牌上寫的都是‘童叟無欺’!結果我倆就應了那句老話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我師父慘死在那個老東西手下,我自己也被那老東西害得人不人鬼不鬼的,真是...唉!”
  小胖子麵色悲傷,可葬王疑惑的卻不是這些。
  本以為李初一是尋到了某種法子才找到自己這的,可現在聽他這一說根本不是,兩次幾乎都可以說是撞大運撞進來的,這種幾率任誰聽了都得懷疑。
  “你修的什麼功法,嗎?”葬王問道。
  搖搖頭,小胖子無奈的道:“我師父傳授過我,可惜我與此道無緣始終不得入門,所以我隻修了和我師父自創的...”
  “?三元道人的?!”
  葬王大驚,李初一也嚇了一跳,怔怔然點了點頭,疑惑的問道:“對啊,就是祖師爺留下的...”
  “此功從何而來?”
  話未說完便被再次打斷,李初一也不著惱,如實相告道:“當然是道衍明那老不死的了!那老東西傳給了我師父和,我師父又傳給了我,你不也是他的徒弟嗎,有什麼奇怪的嗎?”
  “我...沒有修習過。”
  良久,葬王複雜的道。
  “你沒修過?那老東西沒傳給過你?!”
  李初一大驚,葬王的眼神更複雜了。
  “我知道和的厲害,可老東西說我資質不夠,強行修習隻會傷了根基,所以隻傳了我半部,而則一字未傳。作為替代,他搜羅來了和三部妙法交於我參悟,所以我才會兩次重修兼通人妖鬼三道法門。原本我是想借陰陽道眼之力試著將這三部妙法融合為一,使我體內的三種力量形成循環逐步融合,結果偶然間我發現了老東西的真正意圖。我懷疑陰陽道眼中有那老東西留下的暗記,所以我剜去了雙眼逃了出去,本是想覓地療傷潛心修行,待修有所成後再去報仇,誰料還是被那老東西發現了蹤跡,設計將我與玄、心、清三人共聚一地,最後的結果你也看到了,唉......”
  葬王深深一歎,李初一也跟著深深一歎。
  原來那老東西是見人下菜碟,傳給葬王的東西和傳給道士的並不一樣。
  這算不算偏愛?
  李初一不知道,但心麵他認為這更像一種實驗,目的隻有一個,就是培養出適合他奪取陰陽扣的奪舍之身。
  或許老東西發現了三部奇經蘊養出來的肉身並不能讓他滿意,所以才動了念頭傳下十篇。畢竟雖然晦澀但修行不成反被傷這種事李初一還是不相信的,道士不讓他外傳也僅僅是因為三界天道的威脅。
  即便真的對資質有要求,那也不該是葬王。兩次轉世兩次重修,人不但沒廢反倒均有所成,天下間唯一一個兼具人妖鬼三種截然不同的力量的人,這可不僅僅是資質的問題了,更需要莫大的運氣。
  這種人要是都不夠格修習,那世上估計也沒人有這個資格了。道士雖然也逆天至極,可跟葬王比起來,李初一還是認為道士略遜一籌,隻不過他嘴上絕對不會承認罷了。
  “李初一,...能借我一觀嗎?我願以三部奇經作為交換,還有我其他的畢生所學,我不相信老東西的話,我不相信我的資質會不夠格,這一直是我心中的一根刺,可否讓我了了這樁心結?”
  葬王的聲音近乎乞求,李初一先前便有預感,此時聞言深深一歎,心有些同情這位叱吒風雲的大能了。
  對於葬王這種人來說,沒有什麼比否定他的才能更讓他難以釋懷的了。
  可同情歸同情,經文還是不能外傳的。倒不是因為別的原因,李初一隻是擔心葬王會從悟出他渴望已久的陰陽調和之理,到時候不需要他的幫助便能自己重生脫困,那他可真就沒地方哭去了。
  不是不能傳,隻是在完全信任他之前,李初一是絕對不會透漏一個字的。
  吃虧吃多了,對誰都得防著點,更何況這種老鬼呢,李初一斷不會犯這種錯誤。
  “抱歉。”
  李初一輕輕的搖了搖頭。
  不用他開口,看他的臉色葬王便已經知道了答案,滿心遺憾,但也是無可奈何。
  畢竟,這個答案其實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即便師出同門,功法也是各自最隱秘最忌諱的東西,別說李初一現在不信任他,就是信任他對方也未必會將功法告知。
  將自己的底牌拱手於人,同時也將自己的弱點示於他人知曉,這種事換成他自己也不會同意,他並不感到意外。
  “無需道歉,是我孟浪了。”
  強做笑聲,葬王輕聲回道。
  李初一微微頜首,什麼話也沒說。
  “等下你不要抵抗,我會將法門傳入你的識海當中。你不善衍道,尋星問路之法傳於你也是無用,我會傳給你一份歸納好的虛空圖,麵有我自己添加的標記。雖然時間太久與現在會有所差別,但差異之處應該不會太大,配合你的陰陽道眼,三界虛空的大半區域你都可以來去自如。”
  說著,一道磅但並無危險感的神識掃了過來,李初一本能的抗拒了一下,旋即便壓製下去放開腦海,任這道神識渡入識海當中。
  瞬間,一段段口訣和一幅幅畫麵在腦海中急速的翻騰起來,他趕忙凝神細辨,人在不知不覺中陷入了入定之中。
  

Snap Time:2018-11-21 06:08:09  ExecTime:0.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