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道典》全文閱讀

作者:胖亦有道  陰陽道典最新章節  陰陽道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陰陽道典最新章節號外新書《銀河後裔》開始上傳(18-09-29)      結束&開始一些想說的是話(18-09-29)      第1364章 隨緣(全書完)(18-09-29)     

第1168章 鈴音

  似乎感覺到了他的大不敬,天空中的黑雲猛然亮了起來,火紅色的光芒如同劫雲被點著了一樣,事實上也正是如此。
  空氣驟然灼熱起來,抬頭望天會發現天空被燒出了一個大洞,大塊大塊岩漿一樣的天火墜落下來,刺耳的音嘯讓本就驚人的威勢更加駭人。
  當天火墜落到天罡禦雷陣的雷電密網上時,雷網頓時深深的往下一凹,眼看著即將破裂時才堪堪將天火湮滅殆盡,可還沒等雷網完全恢複成原狀,後麵的天火又接踵而來。
  一時間,天空雷火交鳴,往日繁華的大衍皇都在此時宛如人間煉獄一樣。沒人知道頭頂的雷網能抵禦到幾時,有人想逃離這,可天道臨世的磅威壓讓他們站都站不起來,隻能跪伏在地瑟瑟發抖,心若死灰的聽天由命。
  宇文太洛臉色一沉,先前的狂傲之氣在此時微微有所收斂。天罰不是天劫,即便有所準備他還是被這沒有極限的滅世之威深深的驚到了,遂不敢耽擱,不理沐方禮的痛罵和其他人的苦苦哀求,集中精神著手煉化李初一。
  借著通天大陣之利,他的氣息漸漸跟李初一融合在一起,神識也與對方的識海共鳴一片,隻是識海深處的神魂卻讓他大為皺眉。
  煉化不了。
  他不知道為什麼。
  按理說有大陣相助,自身的修為又遠勝李初一,煉化對方的神魂縱然有困難也不該像現在這樣毫無建樹。與此同時他還發現了一個意料之外的情況,他的肉身和識海已經跟對方交融在了一起,正常情況下應該此消彼長,李初一的道果應該漸漸渡到他身上才對,可現實卻是他沒有掠取到半點好處,反倒自身的道果不知不覺中少了一些。
  想起李初一出生之時,宇文太洛心中一驚。雖然過程不同,但現在發生的跟那時何其相似!
  可是不對啊!
  運行秘術的明明是他,李初一隻是個沒了知覺任他魚肉的魚腩,可為何結果卻是反過來的呢?
  莫非是命格所致?
  眼神一亮,宇文太洛感覺自己猜到了真相。
  逆天改命一萬多年來隻成功了一次半,一次是沐家老祖沐啟明替大衍開國祖皇宇文無忌施為,另外半次則是宇文天浩一世兩分。此法太過神秘玄奧,沐啟明沒有留下絲毫記錄,整個過程都是後人依據前任口述的隻言片語結合推衍出來的,宇文太洛所謂的完善隻是相對宇文太浩而言,他也沒有十分的把握能確定成功。
  想通關節,宇文太洛衝文老遞了個眼色,周圍頓時傳來幾聲臨死的慘叫,幾位皇族子嗣一瞬間化為了屍灰堆落地上,而宇文太洛則精神一振,道果流逝的勢頭也戛然而止。
  “果然!”
  宇文太洛心神大定,他徹底驗證了自己的猜想。
  奪人命緣不像是吸人法力,並不是對方不反抗你就能奪走的。這麵不僅牽扯到道行的比拚,更是命運與命運之間的較量。這就好比一個人要殺另一個昏睡的人,雖然所有的有利條件都在自己這邊,無奈自己的運氣不如對方,沒等動手就腳下一滑摔倒在地將對方驚醒了,再倒黴點的摔倒時刀尖朝上,沒殺成人反倒把自己給捅死了。
  這種玄之又玄的東西無法靠後天修煉增補,高低與否全看先天所賜。雖然能蘊養一個人的氣運,可氣運隻是命運的一部分,是命格衍生的後天外力,奪人命緣則是赤膊相爭,拚到最後還是要拚命格高低。
  況且,李初一的氣運也不差。比起他後天蘊養而成的皇道氣運,對方天生便有大氣運傍身。
  既然一己之力不夠,那集眾人之力便可。預謀已久的宇文太洛早早就準備好了滿地的“靈丹”,現在見有效果他哪會猶豫,周圍的慘叫聲頓時連連響起,一堆堆的屍灰不斷出現。
  周圍的宇文子嗣們全都心寒徹骨,看著宇文太洛像是在看一個怪物,想反抗卻受製於人,半點都掙紮不得,最後隻能屈辱的卷伏在地,驚恐莫名的猜測著下一個會不會輪到自己。
  他們很絕望,因為這是一個連自殺都不能的死局。
  不是說他們不能自盡,而是自盡和被大陣吸幹的結果都是一樣的,終是會化為宇文太洛需要的力量增補其身。
  源源不斷的力量充斥進體內,宇文太洛精神大振,他能明顯感覺到李初一的道果正在流向他這邊,亢奮的怪笑幾聲,手上的力道又加大了幾分。
  神魂一時間融合不了不打緊,隻要先將李初一的道果奪走,隻剩下孤魂的他還能翻了天不成?
  還有那雙陰陽瞳,那雙眼睛也是道果的一部分,隻要能將道果完全掠盡,那雙眼睛自然便屬於他了。
  有了那雙眼睛,他便可以讓大陣的威力更增數倍,而且日後化凡為仙也定會更快,那時他便是大衍開國以來,不,是整個宇文皇族誕生以來第一位成仙之人!
  長生不死的仙皇,宇文太洛想想都興奮的微微顫栗。
  而李初一這邊,昏迷中的他無思無夢,隻有經文的詠誦聲在腦海中輕輕回蕩。
  隨著宇文太洛越吞越疾,經文的詠誦聲也在緩緩衰弱,直至最後幾不可聞時,一道清脆的鈴音忽然出現,不大的聲音卻如炸雷一樣震動了整個神魂,他一個激靈頓時驚醒過來。
  不僅僅是他,在場的所有人都聽到了一聲鈴音,近在咫尺的宇文太洛臉色潮紅嘴角溢出一絲血跡,低頭看向李初一的胸口,一枚小巧的金鈴映入了他的眼簾。
  “這是...?!”
  沒等他想明白,腳下的地麵忽然震動起來,整座陵山都在發出悲鳴一樣的悶響,他們所在的空陵和旁邊的瀅後陵同時恍惚起來,像是氣泡被戳破了一樣瞬間消失在原地,再出現時竟是在皇宮深處。
  “怎麼回事!還沒到時候,為何將大陣挪移!!”宇文太洛扭頭怒問。
  文老臉色極為難看的道:“我皇,不是我們挪移的,你看上麵!”
  抬頭一望,宇文太洛眼神一滯。隻見瀅後陵翻了個個兒倒懸在他們頭頂,不待眾人反應便狠狠的壓落下來。
  “快...嗯?!”
  本想催動通天陣將其擊散,誰知瀅後陵壓落後並未造成任何損失,仿佛幻影一樣的透體而過與腳下的空陵融為一體,茫然四顧,每個人都感覺方才所見像是一場夢一樣。
  隻是,是夢嗎?
  看看周圍,宇文太洛心一沉。他不知道此中有何貓膩,但他們現在所在的位置卻讓他有種不妙的感覺。
  小橋流水,芳草依依,水榭上“靈亭”三個大字刺痛了他的眼睛。
  這不是他所定的定天殿後殿,而是為沐雪靈所建的瀅苑!
  為什麼?
  宇文太洛想不通,事態的發展第一次超出了他的掌控。
  “怎麼來這兒了?”
  李初一也納悶兒的望著四周,熟不知他醒來的同時宇文太洛的壓力陡增,融合的方向再次逆轉,宇文太洛的道果源源不斷的向著李初一渡去,而且速度越來越快。
  心中怒極,勁力一催想要再次將人弄昏,可李初一的胸口忽然鈴音大作,小巧的金鈴自行浮起在他們中間,輕輕一晃便讓他識海大震,這次連雙耳都溢出了一抹血跡。
  沒想到娘親留下的金鈴這般厲害,李初一傻乎乎的看著宇文太洛,卻見後者怒容滿麵的一把抓來。
  “敢傷朕,好膽!”
  金鈴是沐雪靈留給他的遺物,李初一哪能任對方損毀,情急之下便想拔劍,可下一刻他便僵在了當場。
  一隻纖纖素手自金鈴上緩緩探出,在宇文太洛即將抓到前堪堪與其對了一掌。沒有聲音傳出,可在場的人都感覺腦子一懵,宇文太洛悶哼一聲向後跌退,可左手卻如長在李初一腦袋上似的將他給拉了回來,狼狽的半跪在地。
  “什麼...呃...!!!”
  怒斥聲憋在喉嚨,宇文太洛不可置信的看著那隻手。
  隻見對過一掌後那隻素手也吃痛一縮,可旋即便再次用力探出,不是要追擊,而是像要努力掙紮出來一樣。
  金鈴周圍頓時幻起一片蒙光,光線被扭曲成了各種幻象,待蒙光的範圍上下延伸成一個人形後,素手用力一掙,幾道漣漪過後蒙光頓時鏡子一般破碎開來,一個婀娜的身影伴隨著碎片出現在兩人眼前。
  “你...你...!!!”
  宇文太洛怔住了,半天沒說出句整話,表情跟見了鬼一樣。
  李初一也是如此,看著婀娜的背影分外眼熟,他的臉上滿是不可置信。
  “娘?”
  良久,他小心翼翼的喚了一聲,一個字道不出的緊張。
  女子聞言輕靈轉身,幾乎跟沐雪晴一模一樣的臉上泛起一抹驚喜,而後化為溫暖的微笑,雙眼含淚的俯下身子,一把將李初一抱入懷。
  “孩子,我的孩子,我終於見到你了!”
  李初一傻傻的被她抱在懷中,心很激動,可更多的是狐疑。
  不說這人出場的方式,單是他從她身上感覺不到一絲人氣這一點就讓他滿心疑竇,暗暗猜測這會不會又是宇文太洛的一個局。
  “你真是我娘?你是沐雪靈?”
  紅著眼睛,女子拚命的點著頭,想要跟李初一說些什麼卻忽然看到李初一頭頂的那隻手,臉上的溫柔頓時轉為怒氣,扭過頭冷冷的看著宇文太洛。
  “這麼久了還絲毫都不悔改,宇文太洛,你太毒了!”
  看著那雙無法忘記的明眸,宇文太洛終於回過神來,絲毫不為女子的話生氣,而是一臉無盡的狂喜。
  

Snap Time:2018-11-22 04:07:19  ExecTime:0.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