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道典》全文閱讀

作者:胖亦有道  陰陽道典最新章節  陰陽道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陰陽道典最新章節號外新書《銀河後裔》開始上傳(18-09-29)      結束&開始一些想說的是話(18-09-29)      第1364章 隨緣(全書完)(18-09-29)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名與命

  “放屁!小爺叫李初一!小爺就叫李初一!!!”
  沐家,李初一在自己的巨宅跳著腳嚷嚷著,沐方禮剛跟他開始商量他就炸了。
  老頭竟然想改他的名字,瘋了嗎?!
  “我就算不是你的外公也是你的長輩,你竟然敢罵我!”
  沐方禮也氣了個半死,鼓著腮幫子直瞪眼。
  臭小子敢罵他放屁?!
  這要是換個人來,他早就一巴掌給他拍成蒜泥了!
  “許你亂給我改名還不許我罵兩嘴了?老頭,我答應的是認你這個姥爺,我可沒答應把姓名都給改了!還沐初一,什麼破名字,你咋不叫我沐出息呢!我跟你說,這事兒不行,沒門兒!我的名字可是我師父親自給我起的,我可是他半個兒子,你改動我名字一下試試,你看他回頭找不找你算賬,哼!”
  說完,小胖子兩手叉腰梗著脖子,氣哼哼的看著老頭。
  沐方禮也有點頭大。
  天一道尊的問題他自然是考慮過的,可是列入沐家族譜就必須改名換姓,他已經做出讓步不讓李初一排字輩了,隻是把姓氏換一下,結果臭小子連想都沒想就給拒絕了,一點商量的餘地都沒有。
  他知不知道外麵有多少人想破腦袋的都想跟著他們姓沐?
  打又舍不得打,沐方禮無奈,隻能虎著個臉跟小胖子大眼瞪小眼,誰都不肯先讓一步。
  良久,沐方禮首先敗下陣來,歎了口氣道:“那這樣,你還叫李初一,隻不過認親宴上和沐家的族譜要記成沐初一,這樣才能給沐家的諸位族老和大衍的各位貴賓一個交代。你不改名就入了沐家的族譜,這件事怎麼也是無法交代的,沐家也會因此而遭人恥笑的,你看如何?”
  “不如何!我李初一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從來都不騙人!”
  一番話說得大義凜然的磕絆都沒打一下,頭頂的小二黑聽得緊捂著臉,生怕笑出聲來。
  沐方禮顯然也對李初一的過往有所耳聞,聞言老眼直翻牙關暗緊,好半天才氣呼呼的道:“不改不行,必須改!你不改就入不了沐家的族譜,成不了沐家的人你就沒有能讓宇文太洛忌憚的身份!孩子,我不是為難你,但我確實是在保護你,你自己想想是你的命重要還是你的名字重要?”
  “都重要!”
  “不行,隻能選一個!”
  “那就名字!名在人在,名亡人亡!”
  “你命都沒了,還死抱著個名字有什麼用?能當飯吃啊?”
  “反正就是不行!”
  抬手打住沐方禮的話,李初一猶豫了一下道:“老頭,我知道你是為我好,但名字是我師父給我取的,亂改可就等於負了他的養育之恩啊!但你的話也不是沒道理,小命還是真重要的。所以呢你我各退一步,你看怎麼樣?”
  沐方禮眼睛一亮:“說,怎麼各退一步?”
  大手一揮,小胖子神采奕奕的道:“我有名有姓但是沒字,現在你說必須烙上沐家的字跡,那就直接補在我的字中好了!以後呢,我就姓李名初一字沐家,平時呢我就叫李初一,碰見需要擺身份的時候呢我就叫李沐家,你看怎麼樣?嘿,還別說,李沐家這仨字兒念著還挺順口,比你那個什麼沐初一好聽多了!”
  “順口順口!!”
  沐方禮猛然起身。
  “阿東!阿東呢!快,取我混元精鐵鞭來,我要打死這個逆子!!!”
  “哎哎哎,老頭咱有話好好說,別動手!商量的個事兒,你我去你道士的,你來真的?!小二黑,給我咬草,你個狗東西別跑啊!李斯年,李斯年呢!快來,你盡忠的時候了!!”
  門外,沐東和李斯年幾人或坐或站,見小二黑出來後紛紛遞了個詢問的眼神。
  “別管他,大白豬跟他猴爺爺一起發瘋呢,離門遠點,小心濺一身血!”
  “猴爺爺”的稱呼讓沐東的眼角跳了跳,李斯年聞言則不遠反近,扒在門框子上聽得兩眼放光,嘴不停念叨著“使勁打”“讓你坑我”“報應”之類的字眼,看得方峻楠和柳明秀哭笑不得。
  好半天,屋內靜了下來。
  鼻青臉腫的小胖子眯著腫眼惡狠狠的瞪著沐方禮,沐老頭也不好過,沒注意挨了李初一幾記老拳竟然讓他筋骨隱隱生痛。
  看著李初一,沐方禮真的驚訝了。
  耳聞不如目見,之前聽過不少消息說李初一如何妖孽如何厲害的,他一直以為都是濫美之詞。可今日一見,他才知道那些消息並非言過其實,甚至還有些誇細了。
  這是人嗎?
  這簡直是一頭洪荒妖獸啊!
  單就肉身蠻力來說自己竟然比不過他,而且他的肉身結實的根本不像個人,恢複能力還快得詭異。這才多一會兒他臉上的青腫就快消幹淨了,自己可是加了幾分暗勁的,正常來講以他的修為沒個天的絕對消不了腫,這簡直太出乎意料了!
  “老頭,有本事你自封修為咱倆公平一戰,小爺打不哭你!仗著修為高欺負人你算什麼本事!”
  對於李初一的叫囂,沐方禮根本不予理會,一雙眼睛滿是好奇的上上下下仔細打量著他,一副要將他徹底看透的模樣。
  李初一頓時就毛了,要不
  istyle=‘color:#4876FF‘-----這是華麗的分割線--/i
  小說網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薦閱讀:
  istyle=‘color:#4876FF‘----這是華麗的分割線---/i
  是知道沐方禮是他外公他會以為這老頭是不是有病,某些方麵的口味跟紅月一樣的路數。
  看著沐方禮眼中的奇光,李初一心頭一顫,不由自主的催動道元,同時震蕩神魂將那絲混沌氣逼了出來護住己身。
  沐方禮一怔,李初一在他眼忽然蒙上了一層迷霧似的,無論他怎麼看都看不通透。心有所感望向他的眉心,可那朦朦朧朧的也是混沌一片,沐方禮好奇但不敢深究,怕控製不好傷著自己的外孫,心卻有所猜測,暗道這應該也是天一道尊傳給他的某種法寶或者神通。
  收回法力,沐方禮衝李初一招了招手。小胖子哪敢過去,滿臉警惕的使勁搖頭。
  “不打你了!”
  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沐方禮沉聲道:“不管你願意還是不願意,這件事就這麼定了。平日你叫李初一還是李初二的我都不管你,但是三天後的認親宴,你必須叫沐初一,沐家的族譜你必須要入!”
  “呸,稀罕,那就不入了唄!頭掉了碗大個疤,有本事宇文太洛就弄死我,我看他有沒有那個本事殺得了我!”
  “你你怎麼這麼強!”
  “還不是隨你!我師父說這叫隔代遺傳,是什麼隱形雞鴨還是顯形雞鴨的我也沒弄懂,反正就是你害的,要不我肯定隨我娘,溫柔著呢!”
  “什麼雞鴨貓狗的,我在跟你說正經事,別跟我胡鬧!”
  “怎麼不正經了?我說的也是正經事!”
  拔出睚眥劍往地上一插,左手五指成爪各懸一張道符,指尖五行齊全各聚一團氤氳,道符繞著指尖周圍上下翻飛劃出一道道玄妙的軌跡。
  “看見了嗎?”
  李初一正色道:“劍是我師父給的,也是他幫我開的光。知道開光用的是什麼嗎?真龍之血!不是蛟龍,是傳說中的五爪真龍,老頭你活得是久,但真龍之血估計你這輩子都沒見過吧?”
  說著左手一伸,道符頓時結成了一個符陣,上麵散發著一陣陣危險的氣息。
  “還有道法,也是我師父傳給我的,要不是我資質魯鈍,你們垂涎欲滴他老人家也早就傾囊相授了,還有其他的本事全部都是,隻要我能學會的他從不吝惜!我是個野孩子,繈褓之中被他撿了回去,是他救了我的命!他把我養大,傳了我一身本事,我跟著他浪跡天涯日子雖然過得沒有你們舒坦但也不差,最重要的是跟著他我過的很開心很幸福,我從來不認為自己是個沒爹沒娘的孤兒,因為他就是我的爹娘!”
  沐方禮默然,他知道李初一要表達什麼了。
  李初一還不算完,斂去法術拔劍玩了個劍花,隨後腳踏遊龍劍步遊走了一圈,一招招的劍法吞吐不定。
  站穩身形,他沉聲道:“看見了嗎?這是,不是市麵上的殘缺貨,而是的全篇!這套劍法是我葉叔傳給我的,天下間也隻有他有的全篇,本來他是密不外傳的,但得知我娘是沐雪靈後他毫不猶豫的傳給了我,並且一直悉心照料我在太虛宮的生活。當初我被拜鬼宗的人重傷差點身死,是我師父及時趕到救了我一命,而我葉叔則替我報了仇。單人仗劍獨闖拜鬼宗,這件事在你眼或許不算什麼,因為你也能辦到,而且比他辦得要輕鬆得多。但是,你做了嗎?我師父忙一時間抽不開空閑,全天下隻有我葉叔替我出頭了,老頭,你那時又在幹什麼?別跟我說你那時不知道我的身份,宇文太洛都知道了,你不可能不知道!”
  沐方禮更加沉默了。
  收劍入鞘,李初一冷聲道:“我可以姓李,也可以姓葉,但除此之外我不可能拜入他人門庭!認你是衝著我娘,畢竟你是我娘的父親,我娘的死因你也確實不知內因,所以衝著血脈親情我認了你。但你要知道,我認的是你不是沐家,整個沐家除了你和你們不認的晴姨之外,餘者跟我沒有絲毫關係!我承認我是想借著你們沐家的勢力行些方便,為此我也願意歸入你們沐家族係成為你們的一員,但你要明白咱們這是交換,我沒哭著喊著上杆子的求著你!”
  “你讓我認親,可以!可你讓我改名換姓易改門庭,對不起,沒門兒,你死了這條心吧!老頭,不是我說大話,我師父是天一道尊,那個把你們沐家打得哭爹喊娘搶走了師娘讓你們連個屁都不敢放的男人,你們可以看不起我葉叔但你們絕對不敢看不起他!如今我李初一進你們沐家,,咱們還不知道誰更占便宜呢!”
  沐方禮沉默著,張了張嘴卻終是什麼也沒說。
  這時,沐東忽然敲門而入,見兩人氣氛有些不對沒敢多問,躬身稟告道:“老家主,小少爺,宮派人來了,說是要宣小少爺進宮。”
  “不見,讓他滾!”沐方禮正在火頭上呢,聞言張嘴就罵。
  李初一眉頭一挑好奇的問道:“文老?”
  沐東搖頭:“不是,他不敢。是他的一個手下,監察司的司馬王大川。”
  “監察司的王大川這名怎麼有些耳熟?”
  摩搓著下巴琢磨了一會兒,李初一忽然眼睛一亮,終於想起在哪兒聽說過這人來了。
  這人,不就是讓於浩連吃幾次閉門羹的王大人嘛!
  

Snap Time:2018-11-21 20:49:21  ExecTime:0.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