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道典》全文閱讀

作者:胖亦有道  陰陽道典最新章節  陰陽道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陰陽道典最新章節號外新書《銀河後裔》開始上傳(18-09-29)      結束&開始一些想說的是話(18-09-29)      第1364章 隨緣(全書完)(18-09-29)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好戲

  “你敢!”
  怒吼的不是百劫道人,而是默主。
  眼見自己的屬下竟然要被人搜魂,身為主子的他哪能忍,顧不得百劫道人在旁,他一晃來到近前舉掌便打,竟是要把李初一直接斃於掌下。
  “袁俅,住手!”
  百劫道人嚇了一跳,敢忙出手攔截,在拍中的前一刻險之又險的將默主的怒掌給擋了開去,可散逸的勁力還是打在了李初一的身上讓他口噴鮮血倒飛了出去。
  小二黑趕忙追了過去將他接住,三尾齊出擋在了身前,尾巴上烈焰熊熊防備著默主再次來襲。
  默主還想再追,可是卻被百劫道人擋了回去。
  “老祖,是他欺人太甚,你為何要攔我!”
  “我說過了,不要傷人,你沒聽見嗎?!”
  百劫老祖動了真火,默主也不敢放肆,站在原地恨恨的看著李初一,眼中殺氣凜然。
  “老祖,我知道你寵他,但你也說了他已經越界了,現在他搜的是我默堂弟子的魂,打的是咱們太虛宮的臉,弟子鬥膽問您一句,您老就準備這麼看著他瞎胡鬧,把太虛宮的顏麵踩在腳下嗎?”
  默主言之有理,旁邊還有這麼多弟子看著,百劫道人頓感頭疼萬分。
  “初一,把人放了!”
  李初一哪肯定,嘴角的血跡擦也不擦,毫不避讓的回瞪著默主冷笑道:“原來你叫袁俅,這名字不咋地啊,你怎麼不叫圓圈呢?”
  默主大怒:“小畜生,有種你在說一句試試!”
  “怎麼,我說的不對嗎?好好的名字不讓人叫,整天讓下麵的人‘默主大人’‘默主大人’的喊著,弄的我還以為你姓墨呢,我說你也太虛榮了吧?”
  默主臉色一變,眼中殺氣更盛,李初一這句話還真戳中了他的心事。
  出於對權利的迷戀,他很不喜歡別人直呼他的名字。跟掌門老祖及各峰峰主不同,默堂之主的地位雖然不低,算是太虛宮的太上長老一列,可稱呼出來卻跟其他長老沒什麼區別,“袁長老”三個字體現不出他的身份。
  所以平日,百劫道人這種長輩和掌門峰主等平輩外,其他人他一律要求以“默主”二字稱之,以顯其身份不同。他的這種虛榮心其他人都知道,但沒有人跟他計較,隻是知道是一回事說出來又是另一回事,今天被李初一一口叫破,還是當著百劫道人和這麼多默堂弟子的麵,他的尷尬可想而知。
  眼見胡瓊兒的神識波動越來越混亂,擔心李初一真的破開她的心防,他冷哼一聲再次向百劫道人拱手。
  “老祖,胡瓊兒乃是默堂一員幹將,往日為太虛宮立下了不少汗馬功勞,今日受此大辱還望老祖主持公道,不要讓眾弟子寒了心!”
  百劫道人也知道這是關乎到太虛宮顏麵的事,更進一步說還關係到他自身的威信。如果真的讓李初一搜了魂,那下麵的弟子明麵上不敢亂說,可背地會怎麼議論他不用想也知道。
  毫無征兆的閃身到李初一身前,百劫道人伸手便要將胡瓊兒奪過來,可李初一的輕笑聲卻讓他的手僵在了原地。
  “老爺子,我的道胎神兵可在她的識海,你要是強來的話可別怪我一個哆嗦把她的識海攪成漿糊!”
  “小混蛋!老夫打死你你信不信!”
  “嘿嘿,不信!咦?成了!”
  接到蝶夢的傳音,李初一眼神一閃,腦海中頓時出現了一幕幕畫麵。
  片刻後,他的臉皮漸漸僵硬,驚疑不定的瞅了瞅默主,末了有些同情的看了眼馬修文。
  百劫道人暗歎一聲,知道他已經得手了,虎著個臉重重的冷哼了一聲道:“搜完了就趕緊放人,然後跟我回去領受責罰,今天的事你別想輕易逃過!”
  “逃?誰說要逃了?放心,今天我不但不會逃,而且還得給你們看一出好戲!蝶夢姐,把咱們搜到的放給他們看!”
  默主在看到李初一那個眼神後就臉色難看到了極點,現在又聽對方要公之於眾,他再也按捺不住了,身形一動驟然發難。
  早有所料的李初一閃身躲到了百劫道人身後,百劫道人則出手將默主給攔了下來。看看李初一又看看默主,見兩人的神色都有些不對頭,他不禁有些狐疑。
  “你要幹什麼?”
  “不幹什麼,給你看場好戲!”
  傳音蝶夢,早有準備的蝶夢抬手放出一團白霧,霧氣翻湧了幾下後聚合成一幅幅幻象,眾人看了幾眼後頓時嘩然。
  幻象的場景各不相同,麵的人卻大多時候隻有兩個人,一個是他們敬仰的默主大人,另一個則是胡瓊兒自己。
  幻象的內容並沒有多複雜,大部分都是默主再給胡瓊兒單獨安排某些秘密任務,比如暗殺,比如刺探情報,其中還有一些是關於如何打壓陸橫的,包括如何以假情報陷害餘瑤借此緊抓著她不放的都赫然在目。
  門派的暗鬥在場的多多少少都有耳聞,平日他們做的也都是這些見不得光的事情,所以這些消息並不值得他們如何震驚。
  他們真正震驚的是這兩個人的狀態,絕大部分的幻象胡瓊兒都一絲不掛,而不苟言笑的默主大人則...還是不要細表為好。
  本來堂堂默主給一個小隊的副隊長親自安排秘密任務就有些不合理,硬要解釋的話勉強可以理解為胡瓊兒是默主親自安插在內部的眼線。可這事兒牽扯到苟合那可就不一樣了,有些消息靈通的直接看向了馬修文,後者則早已僵立當場,捂著斷臂的手不知不覺的扣進了傷口之內。
  本來嘛,男歡女愛天之常倫,修士之間又有雙修之法,所以偶爾“切磋”一下也算正常。可問題是這事兒的兩位當事人身份實在太特殊了,李初一又太陰損,當著這麼多人的麵給公布了出來,想想平日不苟言笑的默主大人,再看看幻象放浪形骸的中年男子,一群人總算知道默主先前的反應為什麼那麼大了,他怕的不是李初一搜魂,他怕的是這些東西被李初一給搜出來。
  在場的不乏老人,很多人很早就知道胡瓊兒這個人,知道她資質不俗,修為一日千僅僅兩百餘載便功至三劫,比起洪易於浩這種妖孽比不了,但比起其他人來也算是個不大不小的天才人物。
  可今日一見他們才知道,高的不是胡瓊兒的天資,而是她的手段。她的修為竟然是靠著給人當爐鼎才飆升得那麼快的,再加上默主私下給她的諸多資源和法寶,她修行不快才怪了呢。
  爐鼎乃是雙修之法中的一種偏門,雙修之法本來講究的是陰陽調和互利互惠,可爐鼎之法卻是取大於予,甚至是隻取不予。所以爐鼎之法通常都被人稱為邪法,很多人知道但不屑於去用。即便某些急功近利者也不會主動去給人當爐鼎,平衡打破分出主次,作為爐鼎的自己一條小命可就捏在對方手上了,正常人沒幾個敢下這份狠心的。
  最重要的是,爐鼎雙修有一個極大的弊端。作為爐鼎的修士等於是在拿自己的潛力和根基去補益對方,即便能得到對方的反饋讓自身修為飆升,可根基受損潛力透支,強行拔升的修為又使得道心的境界跟不上,想要靠自己的修行再進一步千難萬難。比起靠靈丹妙藥催升修為的修士,爐鼎者的未來幾乎就是一條死胡同。
  一旦踏上這條路,想要進步的法子隻有一個,繼續給人當爐鼎,希冀著對方能善心大發反饋己身,幫著自己提升修為。
  胡瓊兒走的便是這條路,她心性如何暫且不說,敢為旁人所不敢為,她至少夠狠夠絕。
  同僚多年的馬修文這時候也終於想明白了,為何胡瓊兒渡心魔劫的時候消失了那麼久,而且還拒絕了自己給她護法的要求。她是去找默主了,沒有默主的親自護持,心魔劫下她必死無疑!
  “袁俅,這是怎麼回事!”
  百劫道人的臉色難看至極。
  本來是來教訓李初一這個混小子的,沒想到竟然曝出了這樣一段醜聞。
  得虧這是在宗門外,在場的除了李初一幾個外餘下的都是默堂的自己人,這些醜聞還可以封口壓下。如果今天這事兒是在宗門發生的,讓普通的弟子看到了,那默堂乃至整個太虛宮可就真的是顏麵掃地了。
  深吸了幾口氣,默主麵色一鬆淡聲道:“沒有怎麼回事,你情我願,我又沒有強迫,正常的雙修而已。老祖您別忘了,我是個修士,但我也是個男人。”
  “混蛋!”
  “啪”的一巴掌扇在默主的臉上,百劫道人怒道:“正常?這正常嗎?你雙修我不反對,你瞎胡搞我也懶得多問,可是你這是在幹什麼?拿自己的門人、拿太虛宮的弟子當爐鼎,她年輕不懂事不知輕重,你也不知輕重嗎?袁俅,我看你是越修越回去了!”
  “啪”的又是一巴掌扇過去,百劫道人厲聲道:“太虛宮門規第三條,不許奸淫擄掠!太虛宮門規第九條,不許殘害同門!太虛宮門規地五十二條,因材施教,不許揠苗助長!太虛宮警訓第十五條,色令智昏,切莫荒淫無度,縱欲者損人害己!袁俅,這些你可還記得?你都幹了些什麼!”
  吐了口血痰,袁俅擦擦腫脹的嘴角,仍是那副淡淡的樣子道:“老祖,你說的這些我都知道。可我也說了,你情我願,沒有強迫,試問我犯了門規哪一條?”
  “你說你犯了哪一條?袁俅,你身為默堂之主,也算是她的半個師父,‘殘害同門’‘揠苗助長’這兩條你哪一條跑得了?還有地五條‘違逆人倫’,你身為默堂之主,她的半個師父,你竟然敢跟她如此這般,袁俅,你還不知錯嗎?”
  說話的不是百劫道人,而是另有他人。
  默主瞳孔一縮扭頭望去,見來人真如自己所想後頓時眼睛一眯。
  “你怎麼來了?你來幹什麼?”
  陸橫站定身形,一雙虎目緊緊的盯著默主,聞言沒有作答,而是先向百劫道人恭恭敬敬的行了個禮,旋即才冷哼一聲。
  “我來,自然是清理門戶的!”
  宅男福利,你懂的!!!在線看:!!
  

Snap Time:2018-11-21 11:44:16  ExecTime:0.3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