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道典》全文閱讀

作者:胖亦有道  陰陽道典最新章節  陰陽道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陰陽道典最新章節號外新書《銀河後裔》開始上傳(18-09-29)      結束&開始一些想說的是話(18-09-29)      第1364章 隨緣(全書完)(18-09-29)     

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越界

  事實證明,聽老人的話沒錯。
  葉之塵沒有騙他,有些招式修為不到還是不要胡亂施展為好。
  方才一刻,眼見胡瓊兒即將被馬修文救走,李初一心急之下直接展開了遊龍劍步的“一息千”之法,幾近瞬移的極速差點沒把他的肉身當場扯碎了。
  也是今日連戰連捷,幾種法門使出來都取得了遠超預料的結果,興奮的同時他的心也不由自主的有些過於自信了,得虧他的肉身足夠結實,否則現在他已經是一攤爛肉了,更別提砍馬修文一條胳膊了。
  裝
  逼是要付出代價的。
  道士的話此時想來是那麼的發人深省,沒有資本的裝
  逼根本就是玩命。
  李初一有些後悔,可是看到馬修文的臉色後他又忽然開心起來。
  能把一個四劫大能嚇成這樣,他這次傷受的也算值了。
  肉身的傷勢在源源不絕的生機下急速回複著,可受傷的虛脫感卻不是一時半會兒便能消失的。
  暗暗咬了咬舌尖,李初一提著胡瓊兒停在原地默默的看著馬修文退遠,看起來像是滿不在乎的樣子,其實他是提不起勁追擊,在那兒默默調息呢。
  餘光掃了眼戰局,小二黑和蝶夢攻多守少,李斯年和言午許隻餘自保之力,他這邊的小勝根本影響不了敗局。
  沒辦法,小二黑和蝶夢再厲害也雙拳難敵四手,再加上要分心護著李斯年和言午許,被幾十個默子圍著能撐到現在已經很不易了,這還得多虧了小二黑那無人敢碰的神火和精金隕鐵般的妖身了。
  還好默堂這次過來的渡劫不多,除了廖桐外也就是十幾個,其中還分出了一多半比較厲害的去攔截黃良和獸群去了,餘下的幾個都是一劫二劫的修為,比起小二黑和蝶夢大有不如。
  但好漢架不住人多,僵持下去的結果隻會是被一網打盡。調息了片刻感覺恢複了些力氣,李初一看了眼被流螢困住的廖桐,閃身衝向了小二黑身邊。
  “黑子,走了!”
  “早就等你這句話了!”
  迫不及待的小二黑一個擺身逼退圍攻的人群,叼起李斯年和言午許便向李初一靠近,蝶夢灑出一片毒物攔在身後後也趕忙跟了上來,美麗的蝶翼上此時光鮮不再,嬌小的身子上透著幾絲萎靡。
  召回日暮納於丹田,廖桐的道胎神兵緊追而來,劍步連轉將其繞開,李初一飛身落在了小二黑背上。
  “平日狗騎人,今日人騎狗,黑子,拿出你吃奶的力氣來給我跑!駕!”
  說著,睚眥劍平拍在小二黑身上,李初一抓著一撮狗毛就跟騎馬一樣。
  “滾蛋,你才是狗!”
  小二黑氣得回罵了一句,餘光掃見有人逼近順嘴一口神火噴出,一肚子的火氣全都灑在了那人身上。
  不理結果如何,它轉過頭拔腿便跑。平日四條小短腿跑的就挺快,如今妖身龐大,一跑起來更是比奔雷還快,帶起一路的火光衝向遠方。
  “別讓他跑了!”
  廖桐大急,可流螢實在太多太難纏,他幾次抽身都被擋了下來,隻能吆喝著其他人趕忙跟上,這要是跑了默堂的臉今天可就丟大了。
  “哈哈,抓我?下輩子吧!”
  李初一狂笑,跟騎馬似的揚劍又拍了一記,可下一刻,他和其他人便統統渾身一僵。
  “下輩子,很近的。”
  一個略顯沙啞的男聲忽然響起,小二黑毫無征兆的定在了原地,背上的眾人順勢就要蹌出去,可一股無形之力縛住了他們讓他們也定在了原地,一衝一製兩股巨力匯集在體內憋得他們直欲吐血,幾張臉同時悶成了紫紅。
  “什麼東西也敢攔我!”
  被偷襲的小二黑大怒,一個呼吸間便擺脫出了那種束縛,經文聲中李初一也同時掙脫了出來,二話不說抬手便是一記“千厥”揮灑了過去。
  “咦?”
  偷襲者驚疑了一聲,似乎很驚訝他倆能掙脫出自己的掌控,眼見小二黑噴來一口烈焰後轉身向另一個方向繼續逃去,他並沒有追擊,而是在原地緩緩的現出了身形,看外表是一位儒雅的中年人,花發黑須一本正經的樣子有點像教書先生,唯獨雙眼長得有些陰鶩損了他的幾分文雅之氣。
  見到中年人出現,追擊的默子們微微一怔,待看到他腰間的暗藏天眼的玉牌後心神大震,不由自主的腳步一頓,齊聲高喝道:“參見默主大人!”
  默主不置可否的點點頭,一副不苟言笑的樣子。
  默子們見完禮之後忽然想起了自己該幹嘛,一個個臉色大變。
  現在根本不是行禮數的時候,默主麵前他們竟然停止了追擊放任李初一離去,這等失誤如果默主怪罪下來他們全都得遭殃,於是趕忙再次動身向著李初一拚命追去。
  可是,默主卻阻止了他們。
  “別追了。”
  默子們不解,卻見默主竟然含笑而立,眼睛遙望著李初一離去的方向。
  扭頭望去,又發現李初一不知何時也停了下來,他的身前站著一個身著綠衫的白發老頭,仔細一看他們頓時滿頭大汗,直接單膝跪伏下去。
  “參見百劫祖師!”
  百劫道人沒有說話,拉著個臉隻盯著李初一一人。
  李初一也不說話,絲毫不讓的回瞪著他,也是一臉的目無表情。
  好半天,百劫道人才重重的哼了一聲。
  “哼!臭小子,你倒是跑啊!”
  “我倒是想跑,可誰讓你在這兒攔著啊!”小胖子白眼一翻,同樣氣哼哼的道。
  百劫道人氣得直吹胡子,指著李初一道:“你個臭小子,回來了也不去看我,就知道整天瞎胡鬧,你到底想幹什麼!”
  “我想幹什麼你不知道嗎?”
  提溜起胡瓊兒,李初一怒道:“餘瑤的事早就說清楚了,你是知道的,可默堂的逼
  崽子們還是緊抓著她不放,最後還被這個賤人給逼走了,你說我想幹什麼?當然是先報仇然後再去找她了!”
  “荒唐!”
  百劫道人怒喝。
  “默堂乃是太虛宮的左膀右臂,不但是太虛宮的耳目,更在暗中護佑著太虛宮及天門山的平安!默堂既然去查餘瑤自然是有其緣由的,她師父都沒說什麼,你個臭小子有什麼資格在這兒替她鳴不平?還逼走,餘瑤那性子別人不知道你不知道嗎?她是那種三言兩語就能逼走的人嗎?”
  李初一目光一閃道:“也就是說,你也認為餘瑤的出走並不是因為風言風語那麼簡單,而是另有他由嘍?比如被某些人威脅了,或者某些人給她下了什麼不得不遵從的命令?”
  “胡說八道,我是那個意思嗎?你少在這兒妄自揣測,我看你就是被感情衝昏了頭了,這是賭氣!”
  “是不是賭氣,問過她就知道了。”
  指了指胡瓊兒,李初一冷聲道:“據我所知,餘瑤是跟她單獨密談過之後才出走的,她是餘瑤見的最後一個人,我要問問她當天到底都說了些什麼!”
  “那你問就是了,何必鬧到這步田地!你看看你都做了些什麼,攪得太虛宮雞犬不寧也就算了,還膽大包天的跑到這來,你知不知道為了救你這次來了多少人?你不但不心存感激竟然還出手傷人,你於心何忍?氣死我了,要不是看在你師父的麵子上,老夫今天真想一巴掌拍死你!”
  百劫道人越說越氣,一聲道袍鼓得獵獵作響。
  李初一絲毫不懼,聞言嗤笑一聲道:“老頭,你還記著我師父呢?那你也應該知道我師父的脾氣,今天的事兒我可都是謹遵他老人家的教誨來辦的。有仇報仇有怨報怨,他倆雖然不是主謀但卻是主凶,二十多年欺負餘瑤的人太多,我也懶得一一去找他們,所以挑倆主犯出來解解氣,這不算過分吧?算起來我還算仁慈的呢,換我師父過來非得挨個收拾一遍不可!”
  “你...!你個小混蛋!”
  百劫道人氣得直哆嗦,但李初一說的還真沒錯。這事兒要換成道士來,別說挨個收拾一遍,默堂直接除名都有可能。
  輕輕擺動著睚眥劍,李初一沉聲道:“老頭,你也別覺著生氣,這事兒要生氣也是我生氣,你別忘了是你不守承諾!當初我走的時候還特意去見過你,我都說了如果餘瑤願意的話我回來之後會帶她走,在那之前請你幫忙照拂一番,免得有小人欺負她。可是你呢?默堂刁難她的時候你幹什麼去了?我聽說默堂被你收了回去,你才是默堂的直屬上級,說實話,我都懷疑逼走餘瑤的是你而不是那邊那個未老先衰的傻缺了,是你不守承諾在先,你還好意思在這兒跟我吹胡子瞪眼嗎?”
  李初一身後,一大群人均聽得一腦門子冷汗。
  敢這麼跟百劫道人說話的也就他一個了,敢叫默主傻缺的也就他一人了,不論是不是有所憑持,他這股膽大包天的狂妄勁兒足以讓人側目。就算是沒禮貌,可沒禮貌到這份上,他也算是個“人才”了。
  默主的笑容冷了下來,都被罵了他還笑那就真成傻缺了。
  百劫道人也氣得要死,不過李初一走之前還真找過他,雖然言辭閃爍兜兜轉轉但意思確實是讓他照拂餘瑤,現在李初一說他不守承諾,也算得上有理有據。
  隻是...
  “不論如何,你也不該肆意傷人!太虛宮有太虛宮的規矩,容不得他人踐踏!我寵著你是看在你師父的麵子上,小打小鬧我可以容忍,但是今天這樣的胡鬧已經觸及了我的底線,初一,你越界了!”
  百劫道人徹底拉下了臉,李初一見狀哈哈一笑,一把揪住胡瓊兒的頭發提了起來。
  “越界就越界吧,真當小爺我在乎嗎!老頭,今天除非你殺了我,否則這仇,誰他嗎也別想攔著我報!”
  說著,丹田內的日暮順著神識刺入了胡瓊兒的眉心,小心破開著識海外圍的同時,不顧百劫道人難看的臉色,李初一冷聲道:“蝶夢,搜魂!”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
  

Snap Time:2018-11-22 04:01:17  ExecTime:0.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