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道典》全文閱讀

作者:胖亦有道  陰陽道典最新章節  陰陽道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陰陽道典最新章節號外新書《銀河後裔》開始上傳(18-09-29)      結束&開始一些想說的是話(18-09-29)      第1364章 隨緣(全書完)(18-09-29)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你勸我

  李初一愕然,好半天才使勁眨了眨眼。
  “你是說,鬼嬰虺的內丹就藏在我衝出來的那顆腦袋?”
  “對啊!”
  小二黑點點頭。
  “這也是它不敢追的原因,因為你發現了它的內丹所在。通常情況下每隻妖獸都隻有一顆內丹,鬼嬰虺也不例外,不過比起其他的蟲蛇之屬它多了兩顆腦袋,所以內丹被發現的幾率也小了三分之二。誰知道你運氣這麼好,一通亂闖竟然摸到了藏著內丹的那顆腦袋,內丹就是妖獸的命,就跟你們的丹田道果一樣,它哪能不怕?而轉移內丹需要時間,它怕你殺個回馬槍奪它道果所以才沒敢追過來,可惜了,隻差臨門一腳,你卻跑了,嘖嘖~!”
  小二黑的語氣充滿了遺憾,飛升期的妖獸內丹對誰都是一個莫大的誘惑。
  李初一卻不這麼想,狠狠拍了它幾巴掌道:“得之我幸,失之我命,為了一顆內丹讓小爺放著生路不走再去它腦子轉一圈,我才不幹呢!萬一逼得它自爆內丹同歸於盡,那可不就虧死了!”
  “可是,畢竟是一顆飛升期大妖的內丹啊!”
  小二黑搖頭晃腦的道,其他人的眼神也隱隱惋惜。
  李初一氣得直翻白眼,敢情拚命的是小爺不是他們!
  “閉嘴!”
  “一顆飛升......”
  “再說一句剁了你燉肉!”
  “......”
  被這麼一耽擱,身後的獸群追近了一大截,稍微拔升些高度就能看到身後煙塵滾滾,同時還能感受到幾股不亞於鬼嬰虺的恐怖氣息隱隱傳來。
  好在林邊將近,不出意外的話再有個把個時辰便能逃出雨林了,到時山高任鳥飛,就算後麵的獸群敢衝出來繼續追擊,他們也有很多種法子擺脫它們。
  隻是...
  “現在走還來得及。”
  冷不丁,李初一目不斜視的道。
  其他人紛紛一怔,旋即看向了黃良。
  手按劍柄,馬修文沉聲道:“他不能走!”
  言午許也看了李初一一眼,雖然沒有說什麼,但眼神卻讓李初一明白了他的意思,他也不想放過黃良。
  換成其他人,李初一才懶得管他們死活呢。但黃良畢竟於他有傳法之情,雖然是迫於形勢,可比起一言不發的馬修文來黃良無疑是雪中送炭,這份人情他還是要還的。
  看也不看馬修文一樣,他衝言午許道:“就算他現在走了也未必能活下來,你的仇也算是報了。”
  言午許默然片刻,緩緩的點了點頭。
  以他的實力即便黃良如今的狀態他也未必殺得了對方,李初一能殺,可是卻欠了黃良的人情。
  而放了黃良任其自生自滅則是個兩全的辦法,既還了人情,又替他報了仇。
  黃良傷勢之重大家都看在眼,換個安全的所在他或許能殘喘下來,可是在萬古雨林,尤其是現在萬古雨林,他獨自離開的結果十有八
  九都是必死無疑。
  九死一生的結果,活是他的命,死是他還債,自己又要依靠李初一,何樂而不為呢?
  隻是他同意了,馬修文卻萬萬不能同意的。
  “我說了,他不能走!”
  長劍出鞘,馬修文逼近黃良欲要將其製住,可身形剛動便臉色一半,仰身後撤避開了一道劍芒。
  “你幹什麼!”
  馬修文大怒,李初一竟然如此不明事理。
  小胖子納悶的看著他:“你不知道嗎?我要抓你啊?”
  言語間,地刺藤蔓再次衝天而起,層層疊疊的向著馬修文圍去。
  剛剛還並肩作戰,轉眼便回到了原點,馬修文不憋屈那是假的。麵對威力倍增的“地葬蒼生”他不敢大意,嚴防死守著任何角度的偷襲,心不禁又想起了那套報廢的飛劍。
  該死的,好寶貝都救了狗了!
  李初一也沒動真格的,馬修文不是胡瓊兒,想要拿下不是一時半會兒能做到的。況且現在他們還在逃命,身後烏壓壓的不知多少妖獸,他沒有那個時間去對付馬修文,隻要騷擾得對方沒機會製住黃良便好。
  “你走不走?”李初一問道。
  黃良猶豫了一下,苦笑道:“小友,就不能放老夫一馬嗎?”
  “我放了啊,這不讓你走了嘛!”
  “你明知道我現在離開必死無疑,讓我走就等於要殺我。”
  “那怎麼辦,難不成你還想讓我保你一輩子?拜托,你是個糟老頭子又不是個美女,小爺憑什麼為了你跟太虛宮反目?”
  “可你現在已經跟太虛宮反目了,你抓了默堂的人,太虛宮不會放過你的。不如這樣,你救老夫一命,咱們一起去大衍,我皇一直想請你過去,有老夫舉薦,我皇一定會重重賞賜於你的!”
  “你勸我?你沒病吧?傷著腦子了?”
  李初一看白癡一樣的看著他:“你們的狗皇帝千方百計的想抓小爺,小爺躲還來不及呢還跟你回去,你還敢說什麼舉薦,老頭,你以為你是誰?”
  黃良趕緊道:“小友誤會了,我皇求賢若渴,急切的想請小友你前去一敘,這才手段過激了些。其實如果小友應邀前往,根本就不會發生後麵這些事,太虛宮不會受到襲擊,我也仍是血陽峰忠心不二的三長老,你我今日也不會淪落到如此窘境,一切皆因小友你的一再拒絕啊!”
  李初一眉頭一豎:“去你道士的,合著一切還都是我的錯了唄?”
  黃良搖頭:“沒有誰對誰錯,老夫隻是在陳述一個事實而已。”
  李初一怒道:“事實個屁!什麼都不知道還在這充大頭蒜,你們狗皇帝的心思小爺最清楚了,說出來能嚇死你你信不?”
  自己的主子被人一口一個“狗皇帝”的叫著,黃良大感不滿,緊緊的皺起了眉頭。
  “小友,留點口德,人還是得有所敬畏才好!”
  李初一立馬飛出一口濃痰:“我呸!小爺敬天敬地敬師父敬娘親,就算敬條狗也敬不到你們狗皇帝!行了,別在這兒跟我廢話了,最後一次機會,你走不走?”
  “他走不了了!”
  黃良還未答話,馬修文先一步遠遠答腔。
  同時,李初一和黃良同時心有所感遙望遠方,出林的方向上,天際盡頭悄然出現了許多人影,粗略一掃便有數十,風馳電掣的向這邊趕來。
  “默堂的援軍!”
  李斯年也看清楚了,眼神不善的看向了馬修文,盤算著援軍到來前有沒有把握能將馬修文拿下。
  黃良臉色陰沉,權衡片刻後沉聲道:“小友,你真不跟我回大衍?”
  “你有命活下來再說吧,趕緊滾!”李初一不耐煩的擺擺手。
  深深吸了口氣,黃良衝著李初一抱了抱拳,隨後一言不發的換了個方向急速離去,極遠處的人影似乎也得到了消息,登時分出一部分人截了過去。
  “哼,他跑不了的!”馬修文冷冷的說道。
  李初一滿不在乎的看著他:“跑不了就跑不了吧,反正我放了他就是還個人情,其實我也挺想弄死他的。”
  深深的看了李初一一眼,馬修文沉聲道:“黃良的事暫且不說,李初一,如今我默堂後援將至,你快將胡師妹放了,此事我可以隱瞞不說,胡師妹我也會讓她不提半字,咱們今天的梁子就此揭過!至於你想問什麼,隻要能說的我倆定知無不言,咱們回到太虛宮坐下來慢慢說,你看如何?”
  李初一冷笑一聲:“,好一個知無不言!能說的才說,你這也算知無不言?”
  “默堂有默堂的規矩,我們不能壞了規矩!”
  “那是你們的規矩,不是我的!現在人在我手,就得按著我的規矩來!”
  提著“粽子”在空中甩了兩圈,看著馬修文隱怒至極的臉,李初一冷笑道:“趁著還有時間,我先問你幾個問題。小心哦,你的回答直接關係到我的手抓得緊不緊,萬一我心情不好手鬆了,再把你的小師妹給甩到了後麵的獸群去,那我可就拉不回來了。”
  “你...!”
  深吸一口氣壓下火氣,暗中傳音援軍加快速度,馬修文緩緩點頭:“你問!”
  “這才是聰明人!”
  遞了個滿意的眼神,李初一道:“我先問你個簡單的,我看你這麼著緊她,你是不是喜歡她啊?師兄師妹,你倆是道侶才是真的吧?”
  “你!”
  “我什麼我,不能說嗎?我手麻了,要鬆開了哦~!”
  “行,我說!”
  “別急,忘了跟你說了。”李初一笑眯眯的指了指肩頭的蝶夢,“我這位姐姐可是很善於辨別人心的,所以別以為你修為高就可以撒謊,你那點小心思是瞞不過我姐姐的,知道了嗎?”
  陰沉的看了眼蝶夢,馬修文輕聲道:“我與胡師妹不是道侶,也沒有兒女之情。”
  “假的。”
  話剛出口,蝶夢便冷冷的吐出了兩個字,李初一頓時目露凶光。
  “黑子,上火,小爺今天要烤叫花雞!”
  “來了!”
  “別!”
  馬修文和小二黑的聲音同時響起,可小二黑哪會理馬修文的阻攔,一口神火噴在了“粽子”上。在它精準的控製下火焰隻會讓麵的人炙熱難忍,並不會將整個“粽子”焚之一炬,半昏扮性的胡瓊兒頓時發出了慘叫,聲音隔著厚厚的泥土和藤蔓悶悶的傳了出來。
  馬修文大急,幾次想衝過來卻都被李初一給擋了回去,若不是顧忌身後的獸群他還真想停下來跟對方好好鬥一場,是勝是敗也省得這麼憋屈。
  “李初一,你別太過分了!”
  李初一老神在在的道:“我過分?過分的是你吧?我說了,別撒謊。”
  恨恨的看著李初一,馬修文心有些後悔。他隻是想試探下蝶夢的真假,沒想到李初一竟然這麼幹脆。
  “行,我說!我跟胡師妹不是道侶,但共事上百載,日久生情在所難免,我確實傾慕胡師妹,就是這樣,你趕緊讓它把火收了!”
  示意小二黑斂去火焰,李初一問道:“那她呢?”
  “這個...我不知道,應該跟我差不多吧。”馬修文說的很猶豫,臉色竟然露出一絲羞赧。
  李初一頓時嗤笑:“自己就是對狗男女還敢說別人,虧你們有臉汙蔑餘瑤,一對老悶騷!”
  羞赧盡去,馬修文的臉瞬間脹成了豬肝色。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
  

Snap Time:2018-11-22 04:00:07  ExecTime:0.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