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道典》全文閱讀

作者:胖亦有道  陰陽道典最新章節  陰陽道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陰陽道典最新章節號外新書《銀河後裔》開始上傳(18-09-29)      結束&開始一些想說的是話(18-09-29)      第1364章 隨緣(全書完)(18-09-29)     

第八百七十四章 驚聞

  “不說這個了。”
  良久,百劫道人擺擺手,奇怪的看著沐雪晴問道:“丫頭,什麼事這麼著急?我這剛接到你的傳訊你人就過來了,怎麼了,葉之塵那小子想通了,同意娶你了?”
  “老祖,你說什麼呢!”
  沐雪晴鬧了個大紅臉,不依的看著百劫道人,小‘女’兒作態渾沒有先前那種長輩模樣。
  “猜錯了?哦,我知道了,肯定是小倒黴蛋!是不是小‘混’球又鬧出了什麼‘亂’子,連葉之塵也收拾不了了,你這才來找我來了?”
  百劫道人以為猜到了真相,一臉晦氣的道:“那小‘混’蛋就是個災星,跟他師父一個德行,鬧出啥‘亂’子也不稀奇!也罷,誰讓我是他師叔呢,說吧,他又惹什麼禍了,吃沒吃虧?不要緊,惹什麼貨我都替他兜著,老夫這臉在天‘門’山還是好使的!”
  “瞧您說的,初一他雖然頑皮,但是個善良的孩子,哪能總惹禍啊!”
  提起自己的大外甥,沐雪晴滿臉慈笑,旋即想起了什麼,眨了眨眼俏皮的道:“再說了,他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哪能吃虧啊!就算真有什麼事,我這個小姨幫不上忙的葉大哥也就給處理了,對他啊,葉大哥可是比誰都著緊的呢!”
  “也是,葉之塵那臭小子別看整天板著個臉,護起犢子來還真沒幾個人比得上他,瞧把人家拜鬼宗鬧的,這陣子都沒拜鬼宗的人敢來天‘門’山走動了。”百劫道人哈哈大笑,感覺自己有些多慮了。
  玩笑一陣,沐雪晴臉‘色’一凝,正‘色’道:“老祖,今天我來找你事另有要事。這陣子我心緒不寧,總感覺有大事要發生,隻是暗地查了許久也沒有結果,掌‘門’師兄又忙著臥龍之會的事情脫不開身,我實在放心不下,隻能來找您通稟一聲了。”
  百劫道人聞言也臉‘色’一肅,沒有追問沐雪晴口中的大事,而是擔心的問道:“你的道心怎麼樣了?有沒有異狀?”
  沐雪晴心中一暖,搖頭微笑道:“老祖放心,我這是無意為之,並不算違反了誓言,道心未有異樣。”
  “這便好,你人沒事才是最重要的。”百劫道人鬆了口氣,疼惜的看著沐雪晴。
  很少有人知道,沐雪晴的修為其實不止於此,離開沐家時她便有接近渡劫的修為。隻是因為她自幼所修的乃大衍的密不外傳的鎮國奇術,為了離開沐家離開大衍,沐雪晴隻能以道心起誓自封此法,並且自斬一刀斬去了修出的大半道行,同時立誓除非重回大衍歸入沐家,否則此生此世絕不可再修此功。
  按照正常來說,沐雪晴早該渡劫,甚至是飛升了。可是這麼些年來她卻一直止步道胎難有寸進,一來是所修功法改變需從頭修起,二來則是自斬的那一刀多多少少已經傷到了根基,這才使得她修行進展異常緩慢。
  好在沐雪晴也不在意,能離開那個讓人傷心讓人窒息的地方,對她來說比什麼都重要。而太虛宮就像她第二個家,遠比真正的家還要讓她親近讓她有歸屬感。能在太虛宮無憂無慮的看著一個個年輕後輩慢慢成長,一點點的趕上並超越自己,沐雪晴感覺比什麼都快樂,是以自己的修為她並不怎麼放在心上。
  可是畢竟是她自幼修習的秘法,多年的苦修早就化成了她的本能,哪是說封就能封的幹淨的。因此很多時候她的預感都很準,遠比尋常修士要準的多,加上她為人待人溫和容易親近,是以她的修為雖然不高,可太虛宮卻很是受人敬重,即便修為遠比她高的渡劫飛升也不敢過於拿大,都是平輩論叫。
  當然了,這麵多多少少也與葉之塵有關係。她和葉之塵的糾葛是個不能說的秘密,不能說卻並不代表沒人知道,衝著葉之塵,也沒幾個人願意得罪她。
  而憑著這種本能的直覺,以往她替太虛宮化解過很多次危機,這無疑讓她更受人尊敬了幾分,而她自己也因為這種本能的直覺獲利甚多。
  就拿五羊墳塚一事來說,當初帶隊的並不是她而是另一位長老,可是冥冥中她有一種感覺,似乎才行有什麼事會與她有關,這才主動請纓要求帶隊曆練。
  到了大衍後,她又感覺東方有異,不顧原定的計劃,帶著一群年輕弟子直奔五陽城,直至在五羊墳塚碰到了道士和李初一。
  當時她隻認出了道士,並不知李初一與自己的關係。可後來一係列的事讓她暗暗慶幸自己的這種本能,靠著它她將自己失散多年的親外甥給帶回了太虛宮,帶到了自己的身邊。
  無獨有偶,這陣子她又心有所感,總感覺有什麼大事將至,心緒一直不得凝定。
  說是大事,但她知道百劫道人能聽出來,她說的大事絕非好事,而是一場大禍。
  本想去找陸橫,可臥龍之會陸橫已經忙的焦頭爛額,無奈之下她隻能來找百劫道人,看看百劫道人能不能有辦法查探一下。
  若非道誓製約,她真想推演一卦看個究竟,這次的惡感比以往都要強烈,甚至讓她有種莫名的恐慌。
  “這是我煉製的安神丹,吃了它。”
  遞過一顆靈氳隱隱的丹‘藥’,待沐雪晴服下後,百劫道人沉‘吟’片刻道:“事情我知道了,我會安排人手盯著的,能讓你這麼緊張的無非有二,要不是臥龍之會的那些‘貴客’有貓膩,就是大衍那邊又不準備安分了。”
  猶豫了一下,沐雪晴問道:“老祖,要不要我推衍一下?略作推算,道誓的反噬我應該還支撐得住的。”
  “別!”
  百劫道人趕忙攔下,氣惱的道:“你這丫頭,怎麼這麼不愛惜自己呢?我太虛宮是沒人了還是都死光了?哪用得著你拚命?你若是有個三長兩短,我怎麼向葉之塵‘交’代?此事就此作罷,你切記不可魯莽,回去好老老實實的呆著該幹嘛幹嘛,這些事不但不要‘插’手,連想都不要想,聽見了嗎?”
  雖然是斥責,但沐雪晴還是滿心溫暖。百劫道人是關心她才會如此,他將自己當成了一個親近的晚輩,而非一件工具,這正是她喜歡太虛宮的原因。
  相比冷冰冰的家族,那個‘逼’著她唯一的親姐姐離開心愛的人嫁給大衍的皇帝,最後還落了個連原因都鬧不清楚的慘死下場的冰冷之地,太虛宮顯然更像一個家,這有人味兒,這有親情。
  回想了下自己這些日子的暗查,沐雪晴低聲道:“老祖,我有一個猜測,我懷疑這事跟那個神秘的天字一號有關。”
  “你懷疑餘瑤?”百劫道人問道。
  沐雪晴搖頭:“不是,當初我就跟您說過,我的直覺告訴我餘瑤是清白的,她隻是天字一號推出來的一個煙幕,目的就是攪‘亂’我們的視線。”
  不置可否的點點頭,百劫道人又問道:“那你有沒有感覺出誰有問題?”
  “沒有。”沐雪晴歎了口氣,她的直覺不是萬能的,有些事可能連都推算不出,更遑論自封後殘留的一絲本能感應呢。
  沉默便可,她接著說道:“老祖,我雖然不知道那人是誰,但我有一個推測。結合著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我感覺大衍的目標恐怕是在臥龍之會上,而且極有可能是臥龍之會最重要的那場會武。據我所知除淩霄峰外,各峰的丹房都有損失,麵甚至還有咱們的殺手隕火天劫丹,若是那賊子將這些隕火天劫丹暗中埋伏在會武的會場,到時一旦爆開,後果不堪設想!”
  “嗯,你說的我也知道,所以陸橫才在這次大會上搞出了一個奪天擂。一來是借此‘激’發弟子們的上進心,二來則是為了分化目標,轉移暗子們的視線,看看能不能借此引得他們提前發動,從而尋出端倪。”
  聽到百劫道人的話,沐雪晴頓時恍然,微笑道:“原來老祖和掌‘門’師兄早有腹計,看來是雪晴多慮了。”
  誰知百劫道人臉‘色’卻沒有絲毫緩和,聞言肅然的看著她,輕聲說道:“你沒有多慮,我們也是出於無奈才出此下策。有些事你並不清楚,各峰的丹房都丟了隕火天劫丹你是知道的,可你不知道丟失的數量有多少。”
  沐雪晴一驚:“很多嗎?”
  百劫道人沉重的點點頭:“一共一百三十七顆,其中有兩顆還是極品。”
  “什麼?!這麼多?!怎麼可能?!”沐雪晴臉‘色’大變,這個數量遠遠超出了她的想象,一旦爆開的後果已經不是不堪設想了,毫無防備下轟平小半個天‘門’山都不是沒有可能。
  更何況麵還有兩顆極品,沐雪晴很清楚百劫道人口中極品指的隻有太虛宮才有掌握的完整版的隕火天劫丹。那可是能滅飛升的大殺器,竟然就這麼被人偷了卻一直無人發現,怎麼可能呢?!
  “你也知道,隕火天劫丹作為殺手,各峰均有儲備。而殺手之所以是殺手,原因便是其主要目的是用來威懾,輕易不會動用。一直以來,隕火天劫丹的封存都是有專‘門’的陣法和禁製的,就連丹房的主事想要開啟都極為麻煩,外人幾乎不存在竊取的可能。因此往常核對時,審核的弟子通常隻是隔著禁製檢查下封存‘藥’瓶的數量,根本不會打開來看看麵的丹‘藥’是否還在。而這次神劍峰丹房出事,我得知後特地派人重新核對了一番,結果開啟陣法一瞧,連我也嚇了一跳,很多隕火天劫丹不知去向,隻有一個看是完好的‘藥’瓶留在原處掩人耳目。”
  歎了口氣,百劫道人語氣略有緩和:“一百三十七是我推測的一個數字,成丹丟失的實際上一共有八十三顆。餘下的那一半則是丟失的靈材數量,那些都是煉製此丹的材料,若是有高手煉製,算上折損的話至少也能煉製出三十顆以上,而一百三十七則是我估算出的最有可能的結果。”
  “他們到底想幹什麼?難道他們真想炸平天‘門’山,直接抹平九峰中的某一峰嗎?”沐雪晴失神的喃喃自語。
  百劫道人冷笑幾聲道:“不管他們怎麼想的,肯定沒有好事便對了!”
  “這可怎麼辦...”沐雪晴慌了神,“這要是爆開的話...不行!老祖,我還是推演一番吧,不求推出幕後的賊子,隻要推算出這些靈丹的下落便可。正值臥龍之會之際,若是出了此等大事,那我太虛宮危矣啊!若是能化解太虛宮的一場大劫,我沐雪晴就算搭上一條命,那也算值了!”
  “胡說什麼呢!”百劫道人厲聲斥責,“你這丫頭,我說的話都白說了?你真當我太虛宮的人都死絕了,就剩你一個啊?”
  “可是老祖...!”
  “沒什麼可是的!”眼珠子一瞪,百劫道人直接打斷。
  拍了拍沐雪晴的肩膀,百劫道人語氣一緩安慰道:“丫頭,莫慌,天塌了有我們這些老家夥頂著,還沒到要你個小妮子拚命的時候。”
  “老祖...”
  沐雪晴又感動又心焦,剛要再言,卻被百劫道人不容置疑的眼神給瞪了回去。
  腰板一‘挺’,百劫道人凝望遠方,似乎凝望著深藏在水麵的黑手,冷笑幾聲道:“拿我的靈丹來炸我,算盤打的倒是巧妙,但未免也把我百劫,把我太虛宮看得太低了!我倒要看看他們究竟想幹什麼,有本事便試試看,看看我太虛宮是不是真像他想的那麼脆!”
  “丹,我們能煉。爆開了,老夫也能解!論道丹的造詣老夫還沒怕過誰,拿老夫的丹來對付老夫,哼哼,老夫怕你不成!”
  遠超於尋常飛升的龐大氣息悄然彌漫,沐雪晴感覺窒息的同時,也被百劫道人的強大和自信所感染,提著的心不由的放了下來,心充滿了安全感。
  沒錯,隕火天劫丹丟了又怎樣?
  太虛宮又不是吃素的,隕火天劫丹隻是太虛宮的諸多底蘊之一,綿延萬載的太虛宮若是被區區百餘顆靈丹給滅了,那也未免太可笑了。
  更何況太虛宮還有百劫老祖,還有其他兩位並不比百劫道人差的鎮派老祖,還有淩霄峰整整一峰的隱修高手,還有葉之塵等諸多大能!
  有這些人在,若是區區百多顆隕火天劫丹就能把太虛宮給滅了,沐雪晴自己都不信。
  

Snap Time:2018-11-21 06:27:51  ExecTime:0.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