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道典》全文閱讀

作者:胖亦有道  陰陽道典最新章節  陰陽道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陰陽道典最新章節號外新書《銀河後裔》開始上傳(18-09-29)      結束&開始一些想說的是話(18-09-29)      第1364章 隨緣(全書完)(18-09-29)     

第八百二十二章 父與女

  陸橫眉頭一擰:“胡說!小雨,你別替他打掩護,為父還不知道你嗎!這小子今天要不給我個說法,本座絕不饒他!”
  換成其他時候,李初一絕對梗著脖子嗆死他,有道士做後盾,他可不信這老頭敢把他怎麼樣。。。
  但是他不能,此事錯在他,‘亂’說話被人拿了把柄,他再禽獸也幹不出這事兒來。
  還好有小雨,小丫頭今天是鐵了心要護著他了。
  沒等他說話她便搶先開口,小臉通紅的嬌怒道:“誰說我護著他了,我說的是事實!要不是你把師姐給關起來了不讓我見,我哪能去找他!說起來我還要問你呢,他跟師姐關係很好,葉師叔為了這個串通司徒師叔把他關在了三生林,這事兒有沒有你的份兒?你不用說,肯定有,要不然連師兄怎麼可能不讓他走!要不是我情急生智想出了這麼個主意,他現在還離不開百草峰呢!”
  “什麼‘亂’七八糟的,還串通,有你這麼說話的嗎?你這丫頭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陸橫訓斥道,神‘色’卻很是無奈。
  小丫頭倔脾氣上來了,他也治不了,他的訓斥根本唬不住她。
  果然,小雨柳眉一豎怒聲道:“本來就是!要不是你冤枉師姐把她關起來了,又怎麼可能發生這些事!你說初一戲‘弄’我,你可曾想過這一切你才是始作俑者,都是你惹出來的!”
  牛啊!
  李初一心中狠狠豎了豎大拇指,這丫頭顛倒黑白的本事還真不錯,這鍋甩的都快趕上他了!
  有機會一定要介紹她給道士認識認識,將來天橋底下又能多出一位“才華橫溢”的說書人!
  陸橫眉頭深皺,已經被小雨成功的轉開了話題。
  看著小雨,他頓了片刻沉聲道:“你師姐的事我已經說的很清楚了,有證據但是不確鑿,現在還在查證中。我把她關起來不光是防著她,也是為了保護她。萬一她真的是被人陷害的,你就不怕陷害她的人再次加害於她嗎?你怎麼就聽不明白呢!”
  “我不管,我就知道你把師姐囚禁起來了,師姐她這些日子天天以淚洗麵,人都瘦了好幾圈了!爹,師姐是你從小養大的,她就跟我親姐姐一樣,你怎麼忍心如此待她呢?你可是親口說過,她是你半個‘女’兒啊!”
  “你...!”
  “我什麼我,我問你,假如被陷害的是我,你也會像對待師姐那樣把我也關起來嗎?就算你真的是要保護她,可是你曾想過她的感受嗎?”淚水滑落,小雨的聲音都有些發顫了。
  “胡說什麼呢,你是我‘女’兒,誰能陷害你,誰敢陷害你?!胡鬧!”
  訓斥了一句,陸橫臉‘色’稍緩,看了啜泣的‘女’兒一樣,猶豫了一下沉聲道:“丫頭,我問你,假如你師姐真的是...你就不怕放她出來她會害了太虛宮,害了你旁邊的這位李初一嗎?你忘了十幾年前他是怎麼被人抓走的嗎?”
  小雨使勁搖頭,堅定的道:“不可能,師姐絕對不可能是大衍的‘奸’細,絕對不可能!”
  “你怎麼知道!”
  “我就是知道!初一他也相信師姐是無辜的!作為當事人,初一的話不可能錯!”
  陸橫被氣笑了:“他?他說相信那就不是了?笑話!天底下哪有你這麼斷案的,你這是無理取鬧!”
  小胖子尷尬的要死,心想剛誇了小丫頭一句,怎麼一轉眼這丫頭又開始說胡話了呢。
  這理由找的,連傻子都知道她在強詞奪理。
  小雨可不管這些,再次發揮顛倒黑白的本事,強行轉移話題:“那你為什麼不讓我見師姐!”
  “你怎麼沒見!你沒見你能知道你師姐她以淚洗麵瘦脫了形?”
  “那是我自己偷跑進去的,還被你給抓了出來,你還把我的玄月靈隱‘玉’給沒收了,那是我娘留給我的,你憑什麼沒收!”
  提起娘親,小雨忽然沉默了下來,娘親的麵容她沒有親眼見過,她對娘親的記憶隻有畫像,以及陸橫的描述。雖然如此,可這絲毫不妨礙她對娘親的孺慕,她知道自己的娘親是一個很美很溫柔的‘女’人,如果娘親還在的話,一定不會讓爹爹如此頑固。
  陸橫也沉默了下來,愛妻的麵容在眼前劃過。妻子忽然暴斃,他查了這麼些年一直沒有結果,此事一直引為畢生之憾。愛妻生前為他傾注了一切,死後除了一卷卷畫像,最珍貴的便是留給小雨的那塊玄月靈隱了。
  說起來,此‘玉’還是大婚時他的師尊送給愛妻的,凡是有月光的地方,此‘玉’便能隱藏住持有者的氣息不被發現,即便飛升期的修士也難以察覺,哪怕持有者僅僅是個凡人。而且此‘玉’還是一件極品的護體法寶,可以在飛升期高手的全力轟擊下支撐足足十息以上而不破,如此法寶人界中罕見至極,愛妻留給小雨也是期盼著她能平安一生。
  但小雨喜歡這塊‘玉’並不是因為它的強大,她喜歡的原因僅僅隻是因為這是她娘親留給她的遺物。這些年來小雨身上的寶貝換了一件又一件,唯有這塊‘玉’始終沒換,一直被她貼身佩戴從未摘下。
  很多次,陸橫都發現‘女’兒摩挲著‘玉’佩悄悄流淚,往日古靈‘精’怪笑容常在的小丫頭此刻便會化為思念母親的可憐人。
  每當這時候,陸橫都會暗歎一聲,緩步走到‘女’兒身邊給她講些愛妻生前的趣事,而‘女’兒也很懂事,很快便會重展笑顏,哪怕那隻是強作歡顏。
  而這時,陸橫總是會很自責。堂堂太虛宮的掌‘門’,不敢說權傾天下但也是雄霸一方,可他連愛妻暴斃的原因都查不出來,這讓他很愧疚,對小雨也越發的疼愛了。
  如非萬不得已,他真不想將愛妻留給‘女’兒的唯一一件遺物給收走,可是小雨這次確實過分了。
  憑著月華靈隱,她趁夜偷偷潛入餘瑤的軟禁處,陸橫知道後嚇了一大跳,不但把小雨狠狠罵了一通,甚至還罕之又罕的打了她一巴掌,並且不顧她的哭喊把月華靈隱也給收走了,這才讓小雨負氣出走。
  他不是反對小雨和餘瑤姐妹情深,他是害怕另一件事。
  當年愛妻忽然暴斃,雖然沒有證據,但他一直感覺此事乃是人為。
  一個渡劫期的四劫高手,生完孩子就忽然死了,原因竟然是因為生育讓元氣大傷致使法力暴‘亂’走火入魔,看起來好像很合理,可仔細想想怎麼可能!
  四劫的高手,就因為生了個孩子就壓製不住法力了,那她之前天劫是怎麼渡過的?
  天劫的損傷可比生一萬個孩子還要嚴重的多呢!
  陸橫一直懷疑身邊有內鬼,可查了這麼多年始終一無所獲。如今李初一帶回的消息讓他把餘瑤給揪了出來,不管餘瑤是真的還是被人栽贓,隻要她又嫌疑那便是危險的。
  小雨不知輕重的獨自去見她,萬一餘瑤真的是大衍的天字一號,寶貝‘女’兒再如亡妻一樣忽然暴斃,那便以陸橫近千年的心‘性’修為也沒有活下去的‘欲’望了。
  所以他才氣急之下打了那一巴掌,那一巴掌並不重,但他知道小雨有多疼,其實他的心比小雨還疼。
  但他並不後悔,他打小雨是為了保護她,與其讓小丫頭沒輕沒重的自己去送死,他還不如一巴掌打的她負氣出走暫離太虛峰,遠離餘瑤的身邊。
  他不想再經曆一次至親枉死了。
  但他沒有想到的是,小丫頭竟然把李初一給帶了回來,而且還自信滿滿的認為自己一定會讓他倆見餘瑤,陸橫想不明白這倆孩子究竟哪來的信心。
  就因為他師父是天一道尊嗎?
  ,天一道尊是厲害,可這是太虛宮啊!
  “小子,你要見餘瑤?”陸橫忽然問道。
  沉默被打破讓李初一微微一怔,聽到陸橫問的是自己後他毫不猶豫的點點頭:“是!”
  “你憑什麼認為我會讓你見她?小雨是我的獨生閨‘女’我都不讓,你認為你行嗎?”
  說著陸橫眼神一閃,意味深長的冷笑道:“不要告訴我是因為你的師父!”
  “師父”兩個字咬得有些重,李初一頓時明了陸橫的意思他並沒有奇怪,以陸橫的身份不知道他師從何人才奇怪呢。
  聞言他輕輕一笑,毫不避諱的道:“我師父是我的底氣,但他並不是我用來說服你的主要理由。”
  陸橫眉梢一動:“哦?你還有其他理由?說來聽聽。”
  臉‘色’一正,李初一肅聲道:“掌‘門’大叔,我此次前來目的隻有一個,就是親眼見見餘瑤,親口問問她此事究竟如何。不管你們的證據有多確鑿,我隻相信我的眼睛。可能我活的沒您久道行沒您深,但是論察言觀‘色’的本事,小子還是有幾分心得的,畢竟我是跟一個老怪物長大的不是嗎?”
  “老怪物?,你師父若是知道你這麼說他,還不打死你!”陸橫調侃道。
  李初一搖搖頭,很認真的道:“非也,臭道士如果知道我這麼說他肯定是眉飛‘色’舞得意的不得了,他最怕被人淪為凡俗了!”
  “哈哈哈哈,你們師徒還真是...真是有趣啊!”
  陸橫啞然失笑,末了語氣一變:“隻是,這不會就是你說服我的理由吧?是不是有些太想當然、太玩笑了呢?”
  “當然不是了,這隻是話趕話而已,掌‘門’大叔要是因為這兩句話就點了頭,小子反倒會以為你是個假掌‘門’呢!”
  “死胖子,你說什麼呢!”小雨氣惱的掐了他一下,雖然很生父親的氣,但她還是容不得別人說自己的父親,半點都不行。
  “無妨無妨,假掌‘門’,你小子說話倒也有趣!”陸橫毫不在意的擺擺手,示意李初一繼續。
  微微欠身表示歉意,李初一腰杆一‘挺’眼睛微眯,同樣以意味深長的目光看著陸橫。
  “掌‘門’大叔,我想請問你一句,餘瑤師姐因為我帶回來的消息而被查出了問題,可是你不感覺這有些太容易了嗎?”
  

Snap Time:2018-11-22 04:52:59  ExecTime:0.0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