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道典》全文閱讀

作者:胖亦有道  陰陽道典最新章節  陰陽道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陰陽道典最新章節號外新書《銀河後裔》開始上傳(18-09-29)      結束&開始一些想說的是話(18-09-29)      第1364章 隨緣(全書完)(18-09-29)     

第七百七十五章 醉翁之意

  於禮來說柳母作為新娘的母親是不該出現在婆家門的,尤其是大喜之日拜堂這種場合上。但大家都是修行之人本就脫俗,尋個規矩也不過是多填幾分樂,所以柳博瞻點頭後,柳母便也半推半就的跟了過來,隻是時間上稍稍晚於迎親的隊伍。
  方峻楠無父無母,柳明秀也隻有這一個母親,反正規矩都亂了,拜堂時索性把柳母也請到了座上。
  作為方峻楠的親傳恩師,葉之塵當仁不讓的替代了父親的角色端坐其上,想到葉之塵的身份,柳母心又榮幸又尷尬,坐立不安的坐在另一側,便是連凳子也隻敢沾了個邊沿。
  這也不怪她,她雖說身份不低,但隻不過是個結丹期的修為。若非此番因緣際會,她怕是連葉之塵的麵也一輩子都見不著。能跟葉之塵坐一起的柳家恐怕隻有家主柳博瞻才有這個麵子,而且兩人所坐的位置一個代表了父親一個代表了母親,即便柳母一個豁達之人也難免會多想幾分,生怕被人傳了閑話生出誤會。
  好在有人給她救了場,沐雪晴作為柳明秀的幹娘陪著柳母坐在了一起,拉著她的手不停地小聲安慰著她,柳母這才安心下來,看著沐雪晴的眼神滿是感激。
  “啥情況?晴姨收了秀兒姐姐當幹閨女了?”小胖子瞪大了眼睛,這事兒他可以剛知道。
  “當然了,要不你以為飛雪峰這次為何會那麼出力?”小雨俏聲道。
  李初一心大喜,一張胖臉樂開了花。柳明秀溫婉的氣質跟餘瑤很有些相像,他本就很喜歡這個秀兒姐姐,更重要的是柳明秀有情有義對方峻楠癡心一片,當日她不顧生死的替方峻楠擋下殺劫的那一幕深深地印刻在李初一的心中,他的心很是敬重這位姐姐。
  葉之塵收了方峻楠為徒讓他很開心,但開心之餘又難免擔心柳明秀這邊會被人看低。雖說柳家在漠北名頭還蠻響的,但在太虛宮這就是個屁。太虛宮這邊肯定不會有人說什麼,但難保方家那邊倨傲會折騰出蛾子來,在漠北這麼久這些大宗大族的惡心勾當他可看了不少,別看八極盟如今鐵板一塊似的,誰知道方峻楠有了這重身份後方家會不會借機幹出點什麼來。
  現在好了,有沐雪晴收她做義女,誰敢說個不字。別看沐雪晴修為不高隻有道胎,但沐雪晴的地位在太虛宮誰不知曉。不說別的,就說她跟葉之塵的關係吧,李初一來之前除了百劫道人這些鎮宗老鬼之外,也就沐雪晴能跟他說上話,而且關係還極為不錯,有沐雪晴壓著方峻楠將來就是想欺負老婆也得好好尋死尋思。
  當然了,方峻楠肯定不會這麼幹的,而方浩白那個老狐狸就是想幹點啥估計也沒這個膽量了。
  “其實晴姨收明秀姐姐當義女不光是因為他們轟轟烈烈的愛情故事,晴姨也是為了圓一下自己的夢。”小雨在旁邊小聲說道,俏臉一片歎息。
  “什麼夢?”小胖子不解。
  惱恨的看了他一眼,暗道死胖子怎麼這麼呆,一遇到這種事平日的聰明勁兒怎麼就全沒了。白了他一眼,小雨說道:“傻子,你就沒看出來晴姨喜歡葉師叔嗎?”
  噗~~!
  “你說啥?!”一聲驚呼引的眾人紛紛扭頭,端坐堂上的葉之塵也遞過來不滿的眼神。
  脖子一縮,小胖子趕緊壓低聲音吃驚的問道:“你說晴姨喜歡葉叔?”
  “你瞎啊?”扔了三個字,小雨一臉無語。
  半張著嘴,李初一回憶著往昔的一幕幕,越想越感覺小雨說的很可能是真的。自己剛來太虛宮的那段日子,沐雪晴幾乎是葉之塵的草廬唯一的訪客。每次來除了給自己帶各種好吃的,餘下的時間兩人幾乎都關在房不知在聊些什麼。
  按著對葉之塵的了解,李初一原本還以為兩人是講*道,但此時被小雨這麼一提,他的心頓時就飄忽了。
  難怪!
  難怪晴姨看葉叔的眼神總那麼滿含深意,好像很崇拜的樣子,現在仔細想想那是個屁的崇拜,那根本就是脈脈含情!
  兩人關在屋說的可能也不是修煉上的事情,聊的八成都是些引人遐思之事。至於有沒有更進一步的實質性接觸,李初一估計不會,且不說兩人的品性如何,便是葉之塵對他娘親的癡心一片也決定了兩人不可能會發生更多的事情。
  這句話放別人身上他不敢說,但房在葉之塵身上,他有十成的把握!
  但是,也正因如此,李初一才心中暗歎。
  沐雪晴喜歡葉之塵,這就等於小姨子愛上了姐夫,哪怕是前姐夫也是於禮不合的。這事兒換成道士可能會歡天喜地的一萬個願意,但是葉之塵不會。更何況葉之塵對他娘癡心一片,這麼多年來從未更改,沐雪晴的這份心思八成是會落個傷心的下場,光是想想就讓李初一很心揪。
  雖說葉之塵的癡心讓李初一很感動,但感動之餘他寧可讓葉之塵不那麼死板,他想讓葉之塵也能擁有屬於自己的幸福,新的幸福。
  想到小雨剛才的那番話,他就很感慨。晴姨也真是夠癡情的了,葉之塵不同意她竟然想了這麼個法子出來圓夢。方峻楠和柳明秀拜堂,她和葉之塵一人一邊分坐父母之位,畫外音可不就是希望兩人能結發夫妻嗎?
  求不到便以這種方式聊以*,李初一光是想想就心酸的要死,看著沐雪晴那張發自內心的笑臉,他眼眶一熱差點流下淚來。
  去他道士的,這事兒小爺不能不管!
  小姨子嫁給了前姐夫合不合理他根本不在乎,他要的是兩個人都能開心起來。原本他不知道也就算了,但是現在知道了那就不能光看著了,怎麼著也得想法子將兩人撮合撮合。
  這事兒想想還真就他能辦,換成其他人別說開口了,光是看著葉之塵那張冷臉也能嚇死,也就他敢沒大沒小的什麼話也敢說。
  想起道士小時候給他講的那些個愛情故事,他在心暗暗吐了口唾沫。
  嗎的,終於能學以致用了!
  若是能將這件事辦成了,想必娘親在天有靈也會無憾了吧。
  將自己的想法跟小雨一說,小雨臉色一喜隨後又是一黯:“唉,真要能辦成就好了。可惜這麼多年來不論誰來勸說,葉師叔都不為所動,而晴姨這邊告白甚至直接提親的不知凡幾,但也都被拒絕了。百劫老祖他們都辦不到的事,你這個不開竅的榆木疙瘩來辦,我看這事八成也是沒戲。”
  小胖子頓時不願意了:“說誰呢?誰是不開竅的榆木疙瘩啊?你個小丫頭片子懂啥?梁大伯跟祝小妹你聽過嗎?白蛇精和水滸大仙的妖嬈愛情你知道嗎?小爺聽過的愛情故事把字連起來能繞人界兩圈你信不信?不是我吹牛,以前我師父讓我替他看攤子,小爺專門給人算的就是姻緣!”
  小雨差點沒笑死,末了同情的看著道:“你也就剩個聽故事了。”
  去他道士的,這丫頭不信!
  小胖子白眼一翻,感覺自己文化人的身份受到了侮辱,甩開腮幫子就給小雨講了幾段,末了得意洋洋的看著她。
  沒想到李初一還真沒吹牛,雖然隻是簡練出的幾個片段,但還是聽的小雨心有所感。不提主人公的怪異名字,光是故事的恩怨纏綿便讓她有種體同深受的感覺,自己現在的處境跟故事的人何其相似。
  滿眼深意的看著李初一,她幽幽的說道:“死胖子,你若是真聽懂了這些故事便好了。”
  “誰說我沒聽懂?我不但聽懂了還能倒背如流,要不要我倒著給你背一遍試試?”小胖子很不服氣,這丫頭都快聽哭了竟然還敢懷疑他的專業性,太侮辱人了。
  苦笑著搖搖頭,小雨沒有多說什麼。看李初一的樣子不是裝的,他是真的不開竅,但正因為這樣才更傷人,她更願意他是故意裝傻。
  這時忽然有人喊自己的名字,小胖子抬頭一瞧卻是方峻楠。
  “少主,您也過來吧。”見李初一沒聽清楚,方峻楠又說了一遍。
  小胖子這回是聽明白了,但是卻更糊塗了。
  過來?上哪兒?
  “您是我夫妻二人共同認下的主子,我二人以道心起誓追隨您,您的位置與我恩師無異。所以少主,請您上座,我二人拜堂不光要拜師尊父母,還要拜您。”方峻楠指了指葉之塵身邊,那不知何時竟然又加了一張凳子,沒有並排但也隻是微微錯開了。而葉之塵也沒有反對,顯然也是默許了的。
  小胖子傻眼。
  臥槽,玩我?
  見周圍的人都眼巴巴的瞅著自己,很多人更是目現驚奇,似乎現在才知道方峻楠和李初一真正的關係,小胖子頓時頭大。
  “不去不去,我去算什麼事兒啊!你倆拜堂就拜堂,拜我幹啥,別鬧了好不好?”
  複又可憐巴巴的看著葉之塵:“葉叔,你也說句話好不好?”
  葉之塵沒有表態,仍是淡淡的看著他。而方峻楠卻再次一指,執拗的道:“少主,請上座!”
  “不去就是不去,打死我也不去!”
  小胖子腦袋搖的撥浪鼓一樣,態度異常堅決。
  “方大哥啊,今天你一枝梨花壓海棠,海棠在你身邊呢,你就別壓我了成不?”
  噗哧~~
  眾人哄然大笑,連葉之塵也禁不住無奈的苦笑。這胖子給逼急了還真是什麼話都敢說,還一枝梨花壓海棠,他知道這句是什麼意思嗎?
  脹紅著臉,小雨扯了扯他的衣角:“死胖子,瞎說什麼呢,一枝梨花壓海棠不是這麼用的。”
  小聲的給他解釋了一遍,末了看著那張愕然的胖臉,小雨忍不住又是一陣嬌笑,直笑的連腰都直不起來了。
  小胖子一腦門子冷汗,望著方峻楠微微抽搐的眼角,心尷尬的要死。
  去他道士的,枉小爺我自稱文化人,今天這人丟的真是大發了。
  該死的臭道士,整天念叨這一句也不給我解釋清楚,害的小爺今天出醜,真是太壞了!
  

Snap Time:2018-11-21 05:37:10  ExecTime:0.0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