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道典》全文閱讀

作者:胖亦有道  陰陽道典最新章節  陰陽道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陰陽道典最新章節號外新書《銀河後裔》開始上傳(18-09-29)      結束&開始一些想說的是話(18-09-29)      第1364章 隨緣(全書完)(18-09-29)     

第七百四十三章 您老想打幾個

  見宇文玄理臉色不善,鶴笑容微斂輕輕歎了口氣:“唉,殿下,非是我不幫你,而是我來之前衍皇有旨,再三囑咐我一樣要將那個少年完完整整的帶回去。所以殿下的要求,我隻能表示愛莫能助了。”
  “父皇的命令?”宇文玄理眉頭大皺,他來之前衍嶺皇也跟他這麼囑咐過,隻不過沒有像鶴這樣明確,點明了要將人安安穩穩的帶回去。
  想到李初一被活著帶回大衍他就一陣頭疼,他可是敗在過對方手,而且是慘敗。若非他有宇文皇族的秘藥療傷,換成別人恐怕就這樣廢了。雖然因禍得福的突破到了元嬰,可是萬一李初一到了大衍把這事一說,誰知道他父皇會怎麼想。衍嶺皇本來就不太喜歡他,若是因為此事再把他發配邊疆當個閑散王爺,那宇文玄理想死的心都會有了。
  不能讓他活著被帶回去!
  至少不能讓他完完整整的被帶回去,一定要想法子讓他開不了口!
  心意已決,宇文玄理麵容一鬆,佯裝灑然的笑道:“既然是父皇的旨意,那我自然是要遵從的。隻是玄冰寒獄我曾在這小子身上略輸半招,因此才想與他再戰一場,還望鶴帶走他之前給個機會,讓我能一雪前恥!”
  鶴心中一動,暗道恐怕不止略輸半招那麼簡單,否則宇文玄理絕對不會有這麼重的殺意。不過他也不去點破,而是佯裝恍然道:“原來如此,難怪殿下會如此著緊。不過勝敗乃兵家常事,還望殿下不要太過掛心才好。比鬥的事沒有問題,但漠北乃是非之地,絕非良處。我看這樣吧,等回到大衍以後,殿下稟明我皇,擇個良辰吉日在皇宮教武場一戰,屆時廣邀賓朋,讓其他幾位皇子皇女觀戰,萬眾矚目之下殿下戰而勝之豈不更好?”
  嗎的,老狐狸!
  宇文玄理暗怒,廢話說了一籮筐,鶴老鬼就是不想讓他在這動手!
  廣邀賓朋?讓其他皇子皇女觀戰見證?
  呸,他也想,但是他哪敢!
  大衍的皇子皇女中他的地位本就不高,若是教武場上李初一再把他的糗事往外一倒,到時就算他勝了也會淪為笑柄,本就不喜他的衍嶺皇說不定直接廢了他的皇子身份也說不定。
  深吸一口氣壓下心中的怒火,宇文玄理微笑道:“我看就不必了吧,區區一個鄉野莽夫,沒必要驚動其他兄姊妹妹了。皇宮教武場可不是一般人能上的,他沒資格也沒身份享受這種待遇。我知道鶴伯是擔心我失手打死了他,還請鶴伯放心,我保證不會害了他的性命!”
  “殿下執意如此?”鶴笑容變淡。
  “還望鶴伯成全。”宇文玄理用力點了點頭。
  鶴笑容一斂,看著宇文玄理淡淡的道:“既然如此,那便依了殿下。隻是有兩點鶴有言在先,還望殿下謹記!”
  鶴的態度語氣讓宇文玄理很是惱火,但他不敢發作,對方的身份和修為都讓他沒有發作的底氣,所以他隻能耐下性子保持微笑的點了點頭:“鶴伯請講。”
  “第一點就是殿下的稱呼了。”鶴眉頭微皺,“鶴被我皇封為尊者,但並未受封爵位,雖然尊者位於伯爵位地位相當,但權職截然不同,鶴是沒有封地和兵權的。雖然有傳聞說我皇欲授我以伯爵位,但此事是否空穴來風還未知曉,皇子殿下今日屢次稱鶴為伯爵,實叫鶴惶恐不已。萬一傳到有心人的耳朵誤以為在下是有什麼非分之想,那在下的清名可就不保了。”
  宇文玄理臉色一僵,尤老則暗暗搖頭。宇文玄理的心思他很明白,無非是想拉攏鶴而已。可是宇文玄理太心急了,鶴的爵位雖然八九不離十,但正如其所言畢竟還未落到實處。
  宇文玄理現在就這麼喊他目的就是從側麵向他透露一點內幕給他吃一顆定心丸,目的是好的,手段也沒什麼錯,可問題是宇文玄理的欲求和鶴接到的命令衝突了,即便宇文玄理再怎麼掩飾,先前他身上的殺氣還是將他的目的暴露的一清二楚。鶴又不傻,怎麼能猜不到他想幹什麼呢?
  連對方的目的都不提前打探清楚,宇文玄理不是傻就是被憤怒衝昏了頭腦,這讓從小看著他長大的尤老有些失望。
  攥緊了雙拳,宇文玄理也斂去了笑容,看著鶴不鹹不淡的點了點頭:“鶴尊者所言極是,本皇子銘記在心!”
  最後四個字咬的比較重,知道對方是將他給記恨上了,鶴臉色不變心卻一聲嗤笑,一個不受重視的皇子有何可懼?
  就這麼點心氣還妄圖大寶,真是可笑!
  頓了頓,鶴淡聲道:“第二點,我皇的旨意鶴必須遵從,這孩子我必須完完整整的帶回去。殿下比鬥可以,但不可重傷他,點到為止便好,鶴會在旁邊看著的,保證你們倆誰都傷不到誰!”
  “你!”宇文玄理大怒,點到為止還比鬥個屁,這鶴顯然是故意刁難他。
  根本不看宇文玄理的臉色,鶴轉頭衝尤老微微一笑:“尤老,想必您會幫我的對吧?十三皇子修為高絕身手不凡,我一個人怕是照顧不周恐有疏漏,有您老在我可就放心多了。”
  “這個自然。”尤老輕輕點頭,看也不看望著他一臉錯愕的宇文玄理。
  見一貫向著自己的尤老都不幫自己,宇文玄理心中有點慌,莫非對方知道他殺狼衛的事情了?
  未等他細想,卻見鶴和尤老同時臉色一變,一臉凝重的望向遠方。順著兩人的目光看去,隻見幾道虛影破空而來,人未至聲先到:“大衍的朋友,你們越界了吧?”
  說話間虛影來到近前,仔細一瞧三男一女分做兩邊站定,其中自己一邊的英俊青年衝著宇文玄理麵帶微笑的衝宇文玄理點了點頭,正是郝家二爺郝宏壯。
  不下於鶴和尤老的道胎威壓撲麵而來,宇文玄理呼吸一窒,尤老趕忙上前一步將其擋住。
  鶴眯著眼睛一一大量過去,看到郝二爺是眼神一定多看了兩眼,隨後展顏一笑:“,來的挺齊啊!怎麼,你們打完了?”
  郝二爺哈哈一笑擺了擺手:“沒打完呢,但是黃鼠狼子都摸進雞窩了,再打下去小雞崽子就全都要被咬死了,哪兒還能再打啊!”
  被喊成黃鼠狼,鶴也不著惱,聞言有些失望的搖頭一歎:“,都說漠北有個郝二爺,為人儒雅風趣,今日一見不過如此。”
  “誒,風趣當得,儒雅稱不上,我就是一俗人。”郝二爺謙虛的笑了笑,“怎麼,道友難道不覺得我的比喻很正確嗎?”
  鶴笑容轉冷:“大衍辦事,幾位莫非是要阻攔不成?”
  四人中背劍的長須老者眉頭一皺:“大衍辦事我們自然不會攔阻,但是你們的手伸的也太長了吧?”
  “笑話,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我皇開恩讓你們居在此,莫非你們真以為自己是這的主人了不成?”鶴嗤笑。
  “既然如此,那...”
  “既然如此個屁,我就說你們莽山劍派的人都是假正經,要動手就動手,廢話那麼多幹什麼!人家都他嗎殺到寂靜雪原來了,你還想勸人家回去不成?”
  長須老者的話被一個滿臉橫肉的大漢給打斷了,大漢說完就揉搓著兩手的關節扭過頭來,看著鶴的眼神寒光畢露。
  “喂,大衍的小白臉,老子給你三息的時間滾,三息之後再不滾蛋,人畜不留!”
  鶴大怒:“你是誰?我不殺無名之輩,報上名來!”
  “你管老子是誰,你隻要知道老子是殺你的人就行了!好了,三息一過,小白臉納命來!”狂笑聲中,大漢揮舞雙拳閃身衝上,幹脆至極。
  鶴怒極而笑,滄啷一聲長劍出鞘,抖了個劍花便迎了過去,兩人頓時乒乒砰砰地打成了一團,道胎期交鋒的餘勁逼迫得下方的眾人遠遠地避了開去,生怕沾染上一點。
  “烈火閣主果然爽快,雲來兄你可是輸了一籌啊!”郝二爺調笑長須老者,後者卻根本不搭理他。
  討了個沒趣郝二爺也不在意,轉頭看著臉色凝重的尤老微微一笑道:“怎麼,尤老也想跟咱們過幾招不成?”
  尤老沒有說話,隻是眼神卻透露著堅定。
  “看來是了。”歎了口氣,郝二爺抬手往身邊一指,“我們還有三個人,您老想打幾個?”
  “誰說要跟你聯手了!”雲來冷聲道。
  “哦,這樣啊!”
  郝二爺麵作恍然,隨後微笑著衝雲來拱了拱手:“那我就不打擾兩位了,咱們就此別過!”
  說完扭頭就走,雲來和女修同時一愣,隨後臉色大變,趕忙閃身攔去。
  “哪走!”
  “給本尊留下!”
  尤老一愣,沒想到三人竟然又開打了,眼見鶴被烈火閣主纏住脫不開手,郝二爺三人也戰作一團一時間沒人理自己,他老眼神光一閃拽起宇文玄理就向著李初一衝去。
  郝二爺見狀心中一動,這才明白大衍的目標還是在李初一身上。見尤老趁機偷跑他趕忙飛身追來,可是身後的雲來和女修卻緊追不放拚命阻攔著他。
  “你們兩個傻啊,沒看見老鬼要下去大開殺戒啊,還攔著我幹什麼,趕緊追啊!”郝二爺連聲勸道。
  雲來冷笑並未開口,女修則冷聲道:“哼哼,以為我們看不出來嗎?大衍的目標明顯在你們郝家的人群,隻要他們把他們的事情辦完了自然就走了,攔著他就等於幫了你,真以為我們是烈火那個沒腦子的莽夫嗎?”
  “好,既然如此你們也別怪我了!”郝二爺臉色一凝,一股幾近渡劫的龐大氣息自他身上鋪灑而出,雲來和女修頓時臉色大變,早就見識過一次的尤老則心一顫再次加快了速度,沿途不論元嬰還是元神凡是敢阻攔在他麵前的都被他撞成了一蓬血雨,刺耳的呼嘯聲中他抓著宇文玄理直撲李初一而去。
  下方,李初一麵無血色,眼中卻有點點戰意。
  這老鬼,自己能否跟他對上幾招呢?
  

Snap Time:2018-11-21 12:11:34  ExecTime:0.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