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道典》全文閱讀

作者:胖亦有道  陰陽道典最新章節  陰陽道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陰陽道典最新章節號外新書《銀河後裔》開始上傳(18-09-29)      結束&開始一些想說的是話(18-09-29)      第1364章 隨緣(全書完)(18-09-29)     

第六百四十六章 罵瘋了一個

  郝幼瀟臉色再黑,心想這小子怎麼背的這麼順流,莫非自己看錯人了,他跟自己那沒正形的三哥四哥一個德行?
  被喊成“老女人”的元嬰女修也怒了,李初一的一番話無意中戳中了他的痛處。
  她本名蘇曉冉,天資了得悟性極高,可惜生的不好沒能生在個好人家,一家人祖祖輩輩的解釋凡俗更本不知曉修行為何物。本來這也就罷了,誰知幼年時又碰上了家道中落,一家人勞燕飛分各奔東西,她也自己一個流浪天涯。好在後來她機緣巧合下碰到了一個臨死的散修,那散修死前教化她修行之法讓她修成之後替自己報仇,蘇曉冉剛剛練氣不久那人便死了,之後她便靠著那散修的遺物自此踏上了散修的路途。
  本以為修行之後自己就像神仙一樣了,可真正踏入了這個世界她才恍然發覺,原來修士的世界比凡人的世界還要赤|裸|裸,沒有自保的實力簡直活的比狗還不如。
  漠北混亂,散修生活更是艱難,蘇曉婉從一個不諳世事的姑娘變成了圓滑世故的女修。原本的意氣風發早已消失不見,她小心翼翼的活著,生怕招惹一點事端惹來殺身之禍。
  可是這世上的事情不是你想躲就能躲得掉的,她謹小慎微到了極致,可是麻煩還是找上了門來。
  原因很簡單,因為她的美貌。
  綠海的一個小家族的領地,她被困了整整四十年。四十年她不知接了多少客人,原本清修的功法也被強行改成了采補的媚功。當過別人的爐鼎,她也采補過別人,從最開始的怨鬱抗拒到最後的順天認命,她在四十年完成了蛻變。
  不是她真的屈服了,而是她明白了一個道理。修士的世界是以實力說話的,就像俗世中所說的笑貧不笑娼,隻要你有讓人畏懼的實力,那麼你就能活你自己。
  她成功了,以她的資質天分若是生在個好世家或者遇到個好師父,她早就揚名天下了。但是她沒有那個命,所以隻能在委曲求全中逆改天命,將那個小家族根本沒在意的采補秘法修行到了極致。那個小家族並不知道,他們根本沒看在眼隻當做歡愉添樂之用的秘法根本沒那麼簡單,那是漠北最神秘的邪道大宗百樂門流傳出來的,雖然隻是殘本,但修到極致威力也依然莫測至極。
  一夜之間,那個小家族灰飛煙滅。家中女眷統統被廢去修為賣到黑窯作妓,男子下場更慘,沒什麼用的全被她的鞭子給剮盡了一身血肉,修為入眼的則被她圈禁起來,以采補之法統統榨成了人幹。
  你們不是喜歡我浪嗎?
  那就讓你們喜歡個夠吧!
  大仇得報,蘇曉冉沒有茫然。四十年的黑暗生活讓她徹底認清了修士世界的規則,身份品性都是虛妄,實力才是最重要的!
  在這個過程中,手段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所用的手段能不能獲取自己想要的結果。因此這世上少了一個清如秀蓮的蘇曉冉,多了一個媚視煙行的蘇媚娘。
  蘇媚娘是那個小家族給她取的妓名,也是她與那個小家族之間保留下的最後一點聯係。這個名字曾經讓她無比痛恨,可到現在她卻還一直用著。可能是為了不讓蘇曉冉沾染上一絲塵埃,也可能是為了讓自己不要忘記那段刻苦銘心的痛苦記憶,她感覺蘇媚娘這個名字讓她很中意。
  如今漠北的江湖上,認識她的人都知道她是個修煉采補之術的淫|婦,有好此道者很願意跟她“親近”,有潔身自好者則棄之如敝履。可不管態度如何,認識她的人都知曉她有一個忌諱,那就是她最恨別人將她跟青樓紅坊扯上關係。說她當了婊|子還要立牌坊也好,說她有揮之不去的心結陰影也罷,縱然她向來放浪行事,但就如同李初一之於“鳥人”的綽號一般,誰要敢說她是個賣|貨,那她絕對是不死不休的。
  老娘不要你的錢!
  但是老娘要榨幹了你!
  這就是蘇媚娘,漠北無數異類散修中的其中一個。
  除了李初一,在場的都是土生土長的漠北人,不論四宗還是郝家沈家,哪一個挑出來也不是粗陋寡聞之人。蘇媚娘的人沒見過可名號他們也都聽過,如此奇女子他們怎麼可能不記在心,因此她的忌諱眾人也是知之甚深。
  可惜李初一不是,他絲毫都不知道蘇媚娘的這個忌諱。也是他嘴欠,若是他直接罵她是個淫|娃蕩|婦之類的也就沒事兒了,蘇媚娘聽後不但不以為忤很可能還會順杆子往上爬的跟你調笑幾句。可是小胖子深受道士的熏陶,向來認為直接罵粗口是粗人之舉,罵人的話就得拐彎抹角的來,這樣才能氣到人。
  結果他這彎兒是拐了,可惜拐偏了。蘇媚娘見他滿臉嫌棄的讓自己去青樓紅坊去賣,她頓時就怒了。原本勾人的眸子驀然一變變得通紅一遍,瞳孔渙散好似有些茫然,臉上仿佛在回憶著什麼,隻回憶了片刻便猙獰一片,宛若含冤厲鬼一般。
  渾不似人的尖叫聲中,蘇媚娘一拋手中的鞭子,雙手成爪照著李初一的頭臉就抓了過來。小胖子嚇了一跳,心想這模樣怎麼跟他紫鳶姐姐似的,這人怎麼打著打著就瘋了呢?
  心奇怪著,手上卻是要應對的。眼見蘇媚娘張牙舞爪的撲了過來,他趕忙一劍遞出,劍尖晃動間幽光隱現,讓人難分他是要攻擊上中下哪一路。
  本以為自己這一招對方看不明白之下應該暫避才是,誰知蘇媚娘恍若不見,中宮直入的合身撲來。這下可把小胖子給嚇壞了,他不是怕對方能傷到他,他是怕自己一劍得手插入對方胸腹中會卡主,哪怕隻有那麼一絲的卡頓也會讓旁邊虎視眈眈的其餘三個元嬰老鬼尋到機會,倒是齊攻而至他想躲那可就難了。
  無奈之下他隻能將眼見得手的一劍回撤,改刺為拍在蘇媚娘的手上一借力,身形嗖的一下就往一旁閃去。其餘三人哪能由他,論經驗他們的閱曆比李初一老道了不知多少,小胖子劍勢一動他們就看出了端倪,頓時身形也跟著轉折遞進,緊追著李初一衝了過去。
  李初一冷笑,他借力後的速度三個老鬼能追上才怪呢。可是冷笑剛露便凝固在了臉上,隻見發瘋的蘇媚娘被他拍了一劍後渾若不覺,反手一把抓住了劍身,任由劍刃直透入骨,鮮血淋漓的死不鬆手。
  “臥槽!”小胖子直罵娘,他算是看出來了,這老女人是真瘋了。他的劍可不是單純的劍,劍身上覆滿了虛空氣息和寒意氣息,此刻對方的手這麼一抓之下已然斷了一半,如果不是元嬰期的血肉筋骨遠超常人硬度極高,換成個煉神來早就被切成兩半了。
  “鬆手!”小胖子怒吼。
  “啊啊啊啊~!!”蘇媚娘聲音比他還大。
  小胖子淚奔,跟瘋子沒法兒講道理。他要是催動長劍花點功夫倒也能把這女人的手砍斷,但三個元嬰轉瞬即至,此刻根本耽誤不得功夫,無奈之下他隻能撒手鬆劍抽身飛退。
  一邊飛退,他一邊看著媚娘冷笑。撒手之前他又灌注了許多煉化後的水毒在長劍,隻要這老女人不撒手,那她早晚得跟蟒森一個下場。可惜媚娘讓他失望了,見他抽身退開媚娘想都不想的直接甩手把長劍又擲了過來,就好像是抓東西亂扔撒氣似的,寧樂子三人怎麼勸阻也沒用,攔都攔不住。
  唉,真瘋了!
  側身一讓抓過長劍,小胖子滿心讚歎。他算是徹底服了道士了,那老流氓說的沒錯,拐著彎兒罵人就是厲害,你看看,幾句話就氣瘋了一個。不過小爺的修行還是沒有到家啊,道士還說過罵人的最高境界是不帶髒字,路漫漫其修遠兮,小爺還得繼續摸索。
  算算時間,追追逃逃的也有一刻鍾的時間了,看著三個生龍活虎的元嬰和一個比他們仨加起來都生猛的瘋子,小胖子心暗自嘀咕:“怎麼還不毒發呢?”
  他敢跟四個元嬰同時放對根本不是仰仗著他自己的實力,他是想借助第四層獨特的環境。按照阿福的說話,這些元嬰也對水毒沒轍,隻不過比起煉神來他們可以靠著修為主動壓製封禁,因此才能行動無礙。
  李初一挑在這個時候趕過來正是因為如此,這些人剛受完了隕火天劫丹的衝擊消耗肯定很大,他趁著現在動手目的就是加大他們的消耗,讓他們沒有時間去調息恢複。隻要消耗大到了一定程度必然會觸動他們體內的水毒封禁,到時候幾個老鬼肯定會再分出一分餘力去壓製封禁的潰散,而他們的出手也會因此越來越弱,此消彼長下李初一便能借機將他們一網打盡。
  隻是這幾個老鬼實在是太厲害了,打了這麼久竟然還沒有一點力竭的樣子。除了那個瘋女人被他注入了一縷煉化過的水毒此刻臉色有些蒼白以外,其餘三個麵色紅潤一直風風火火的,小胖子不禁有些鬱悶。
  元嬰就是不一樣啊,嘖嘖~!
  耐力真好!
  打了半天,他自己累了個半死,三個元嬰卻連靈石都沒拿出來用一顆,小胖子無奈,知道不能再等了,再拖下去他肯定會先咽氣!
  劍勢一改猛刺幾劍,逼退寧樂子三人後又無奈的在瘋女人身上用力一拍,借力後躍中李初一突然長劍一收,屏氣凝神心念合一,周身法力瘋狂的周轉起來。
  郝幼瀟和阿福眼睛同時一亮,他這個樣子姐弟倆不久之前剛見過!
  果然,頓了一瞬後李初一腳下一停,整個人微微一虛後消失不見,眾人的眼中隻有一團銀芒劃過,眼底的殘影上隱約能看清那團銀芒的樣貌。
  一朵綻放的銀蓮。
  萬劍訣一劍化百!
  

Snap Time:2018-11-21 20:42:15  ExecTime:0.0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