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道典》全文閱讀

作者:胖亦有道  陰陽道典最新章節  陰陽道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陰陽道典最新章節號外新書《銀河後裔》開始上傳(18-09-29)      結束&開始一些想說的是話(18-09-29)      第1364章 隨緣(全書完)(18-09-29)     

第六百二十四章 還真像個禍害

  郝家有心護他,可是偏偏又不能做的那麼明顯。正所謂奇貨可居,要是保護的太明顯而讓他的真實背景泄露了出去,那麼這奇貨可就不是他郝家一家獨占了。
  別人暫且不說,就說他們這個八族同盟,李初一縱然不知道他們內的底細,可他也能想到八族之間再平等絕對有高低之分。他的身份不泄露,那麼太虛宮許諾的護宗大陣肯定是會交易在郝家手,而郝家把這麼重要的東西往外一扔,就算嘴上不說什麼,其餘七家也會不自覺地矮上一頭。而郝家這時在趁機宣揚一下他們跟太虛宮的關係有多親密,哪怕就是吹牛其他七家也肯定能忌憚個幾分,於是乎八族同盟的話語權有相當大的一部分便會被郝家順勢接收。
  所以郝家從頭到尾都在算計,雖然在幫他卻一直都是在暗地進行的,盡量做得沒那麼明顯。止戈林的拍賣會就是如此,為了一顆最多幾十萬靈石的穿雲雀王卵,郝家竟然擺出了這麼大一副陣仗,還把他的拍品安排成了最後壓軸的三樣之一,這明擺著就是在給他送錢!
  李初一再不要臉可心也有數,不論是道胎神兵還是玄冰寒獄殘圖,其價值和珍惜度絕對能碾壓他的破鳥蛋七八十條街。可郝家還是如此安排了,現在想來李初一甚至懷疑郝家是不是跟柳家和沈家串通好了故意把價錢抬的那麼高的,目的就是讓自己“名正言順”的把錢掙到。
  這還真不是沒有可能,阿福不是都說了嘛,八族同盟柳家和沈家正在其中!
  至於郝家對沈家起疑心那也沒什麼奇怪的,沈家應該是在沒經過商議的情況下擅自更改了計劃,把半道殺出的宇文玄理給納了進來。隻不過郝二哥暗中安排阿福他們下來自己應該不是主要原因,主要原因應該還是沈家和宇文玄理,或者說是沈家和大衍皇朝之間的關係。
  大衍皇朝可是人界目前最強的一股勢力了,與之相比太虛宮都弱了一籌。沈家若是真跟宇文皇族搭上了線,哪怕隻是得到了宇文皇族幾句口頭上的承諾那也是對郝家借助太虛宮爭來的話語權的一個有力的衝擊,這顯然是郝家不想看到的。
  另一方麵宇文玄理的參與有好處也有壞處,說白了這傻|逼就是一個變數。有這位傻|逼皇子的參與確實是可以把這潭水攪得更混,讓四宗更加投鼠忌器,可同樣的這傻|逼的身份實在是太過特殊了,誰也不知道他會不會折騰出其他什麼蛾子來,或者跟沈家私下達成其他什麼協議攪和了八族的大計,這是除沈家外其餘七族絕對不能忍受的。
  更何況這宇文玄理跟他還有恩怨,止戈林外竟然聯合沈家來圍堵他,這怎麼能不令郝家上火呢?
  他要是個小蝦米也就罷了,可他不是小蝦米而是個金餑餑啊!折損了誰郝家也不能讓他這個金餑餑受了損,沈家這等於無形中觸動了郝家最緊要的那根弦!
  所以郝家和其餘六族絕對不可能任由這麼一個變數跟沈家獨自接觸,特別是郝家,這是他們絕對不允許的。於是乎派人暗中監視那就是必然的,這才是阿福有此一行的真正原因。
  阿福此行沈鴻不知道,但李初一估計沈家的上層應該是知道的,隻是為了防止其他幾家心生芥蒂這才裝作不知默許了罷了。李初一甚至懷疑郝家臨時決定退出困龍計劃的誘餌部分隻讓沈家一力承擔也是故意的,目的就是為了敲打敲打擅自決定跟大衍扯上關係的沈家,並且借此看看沈家究竟是個什麼態度。
  沈家肯定也是琢磨出了這個味道,因此才會默許此事。不管沈家是真心實意的想跟其他七族共舉大事還是另有其他打算,沈家都不得不吃下這個虧。沈鴻這些人說好聽的是為八族大業勇於奉獻,說難聽點他們其實根本就是沈家的投名狀,以他們的血來換取沈家在同盟中的信任,哪怕隻是暫時的。
  髒啊!
  李初一咂咂嘴。
  這些身居高位的真髒!
  你說你同盟就好好同盟唄,閑著沒事兒玩這麼多花茬子幹什麼,顯得你心眼多啊?不怕用腦過度愁白了頭啊?
  難怪身居高位的都一個個老態龍鍾一臉子褶兒,全他嗎是心眼用多了未老先衰的貨!
  你看看小爺的道士師父,實力那麼變態都從來就不玩這些花腸子,看不順眼的就直接一劍砍了,能動手的堅決不動嘴,要不他那麼年輕呢?
  絕對是未老先衰!
  嘖嘖,還是太虛宮好,上上下下都和和氣氣的,雖然是一家獨大的一言堂,但從來不仗勢欺人,這點上八族同盟從境界上就輸了!
  小胖子腹誹不已,臨了又升起了思鄉之情。
  說實話八族同盟玩什麼心眼誰死誰活的他都毫不在乎,頂多也就是擔心下大胖子郝幼瀟這幾個朋友,其他的關他屁事,愛死不死。隻不過被人拿他來做了這麼多文章,李初一心還是感覺有些不舒服,這倒不是說郝家對他不好虧待了他,相反郝家為了給他好處也算是費盡了心思,可是李初一還是不舒服,有種被人利用的感覺。
  想到這他看了看阿福,暗地深深地歎了口氣。
  阿福這小子命也挺苦的,冒著生命危險來遭這個罪,不管怎麼看歸根結底的原因其實都是因為他。
  往近了說,若是沒有他和宇文玄理這一出,郝家的疑心未必會這麼重,就算郝家還會派人但也絕對不會一力承擔,而是會連同其餘六族共同出手。說白了郝家還是放心不下別人,怕他們起了異心跟著沈家一起與大衍摻和在一起對自己不利。
  往遠了說,如果他當初沒有空降到漠北,太虛宮就不會為了保證他的安危而跟郝家有聯係,郝家也就不會因為得到了一座護宗大陣而對自立一事真正下了決心,八族同盟也就隻會是個懸而未決之事就這麼一直無限期的拖延下去,宇文玄理也不會因為自己而來,這次的寒獄曆練就算還會有異變也不會多出這麼多變數,而可憐的阿福也就不會因為這麼多複雜的變數攪合在一起後被郝家派來此地犯險,而目的僅僅隻是確認沈家到底對他,以及對八族的大業到底有沒有威脅。
  道士曾經說他是個隻會惹麻煩的笨蛋,大胖子說他命不好人招事兒所以麻煩多,方峻楠說的比較穩壓稱他是木秀於林所以風必摧,李斯年就比較直白了,這老不死的有事兒沒事兒就指著他的鼻子罵他是個禍害。
  以前他對這些說法向來都是嗤之以鼻的,也就方峻楠那句木秀於林他小小的讚同了一下。他感覺自己就是太優秀了所以才招人嫉妒惹出這麼多事兒來,可是他的優秀全都是因為他的天分太高,這都是天生的,所以大胖子說他命不好也不成立,他感覺自己命挺好的。至於李斯年說他是個禍害小胖子從來都是飽以老拳的,丫就是典型的嫉妒之人,就是因為這種人在所以他一落地就惹出了一屁股麻煩,弄得滿城風雨兩族追殺。
  不過現在這麼一想,他還真感覺李斯年說的還是有那麼幾分道理的。漠北的風雲變幻都是因為他的到來而產生的,八族自立光是靠要挾肯定是不行的,鐵定是要見血。而這一切歸根結底都是因他而起,這麼一想連他自己都覺著自己真有點像個禍害了。
  呸呸呸,他們才是禍害呢!
  小胖子趕緊暗啐了三口。
  他們打生打死算計來算計去的關小爺屁事兒,他嗎的也不是小爺自己想來漠北的,小爺他嗎的也是被人逼的好吧!
  要怪也隻能怪大衍皇朝,怪大衍皇朝那個狗皇帝。就因為自己可能是他兒子丫就派人大鬧太虛宮把自己給抓了出來,要說禍害大衍的狗皇帝才是天下間最大的禍害!
  小爺是被連累的,小爺也是受害者,小爺委屈啊!
  小胖子在那兒想東想西的臉色一變是個色兒,阿福看的滿眼驚奇,暗道這又是什麼神功,怎麼竟然能把臉皮控製成這種非人的程度。郝幼瀟雖然不知道他在想什麼,但知道他肯定是想的太入神走在神了。李初一之前的推斷的東西以她的才智自然也能推斷出來,想起阿福是因為他才被派來此地的,即便他也是無辜的但也畢竟跟他有關,頓時心中生惱冷哼了一聲。
  “哼!”
  “呸,你才是禍害呢!”小胖子被她這一聲嚇了一跳,下意識的順口就把心中所想喊了出來。喊完之後才發覺有些不對頭,看著被自己噴了一臉唾沫星子的阿福,看著那張憨厚的臉上滿是茫然與無辜,即便以他比城牆還厚的臉皮也忍不住臉色一窘。
  阿福一臉茫然的看著他:“少俠,你為什麼說我是禍害?莫非是為了保護我用功過度了你自己也受了傷?沒事,你保不保得住我都沒關係,隻能你能保護好我大姐的安全就行,我死不死都沒關係的!”
  說著身子一扭,阿福就想衝李初一的胳膊掙脫出來。
  

Snap Time:2018-11-21 06:22:52  ExecTime:0.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