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道典》全文閱讀

作者:胖亦有道  陰陽道典最新章節  陰陽道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陰陽道典最新章節號外新書《銀河後裔》開始上傳(18-09-29)      結束&開始一些想說的是話(18-09-29)      第1364章 隨緣(全書完)(18-09-29)     

第三百零六章 別說這是

  穿雲雀王反應最快,絲毫沒有為族人的死亡而猶豫,在葫蘆出現的一瞬間便衝了過去。雖然不及葫蘆那有如瞬移般的急速,但也並不慢上多少。
  穿雲雀王一動,方景爍也反應了過來。妖化後的他僅存的理智不停的告訴他要將那幾人留下,否則他將有滅頂之災。所以誰都可能放李初一他們走,唯獨方景爍不可以,這是他最後的也是唯一的念頭了。
  憑空響起一聲爆鳴,再看時方景爍已經消失在了原地。天空中的他如同踩在地麵上一般,每次那覆滿鱗片的足部用力一蹬,都會有一團霧氣出現在他的腳下,像是階梯一樣讓他的速度不斷飆升。那霧氣可不是什麼法術,完全是他變異後雙腿難以想象的怪力憑空踏出來的,是空氣被他的怪力急速壓縮後形成的水汽。
  “陰魂不散啊!”
  忍著強烈的嘔意,李初一皺眉道。
  缺了一隻手,時間又那麼倉促,元嬰精華對葫蘆來說更是杯水車薪,方才這一下極速飛躍李初一隻是勉強施展,而葫蘆快是快了,那陣急速下對葫蘆上的幾人絲毫沒有保護。
  那等恐怖的速度下,若非他們幾個都是修煉已久的修士,肉身在不斷地修煉下早已極為堅固,這才沒有直接被那瞬間提升的急速給擠爆。換個凡人來,哪怕是築基期的修士來,剛才那一下也足夠直接讓他們魂飛魄散了,靈魂都能給直接甩出來。
  就算這樣,急速下的他們也是一口氣一直悶在心口,直到速度平穩下來才吐了出來,煩悶的惡心之感抑製不住的湧上心頭。最慘的還是柳明秀,昏迷的她根本毫無防備,此時已經七竅流血了。若非方峻楠剛才死命的護住了她,此時的她怕是早已氣絕身亡了。
  破空的呼嘯聲和空氣的爆鳴聲不斷響起,眼見方景爍和穿雲雀王急速追來,李斯年本就毫無血色的臉更加慘白了。
  “再來一下啊!再來一下他們就追不上了!”
  李斯年沒頭沒腦的嚷嚷著,李初一一把打開他揪過來的手,右手繼續掐訣,準備再次施法。
  剛才那一下便讓灌入葫蘆中的元嬰精華耗去了過半,再來一次提速的話葫蘆很可能會耗盡法力而重新陷入沉睡。按理說現在最好的辦法是用剩餘的元嬰精華維持葫蘆現在的速度繼續飛下去,因為現在的速度比他們幾人自己飛要快上幾倍,但是李初一不能這麼做。
  現在的速度雖然快,但是還遠遠不夠。借著剛才措不及防他們才拉開了這麼大一段距離,但是追在後麵的方景爍和穿雲雀王也不慢,這距離在它們的追趕下慢慢的縮短,繼續保持現狀的話,他們總有被追上的時候。
  與其慢性死亡,還不如直接放手一搏。這次時間充足,李初一單手之下印決施展的更加完善了,足足打出了一百多式法印,最後才一掌拍在了葫蘆上。
  貼在葫蘆上的右手除了灌注法力外,還將自身精純的氣息源源不斷的灌入其中。
  剛才灌注元嬰精華的時候李初一就發現了,這葫蘆對他氣息的渴望比對那元嬰精華的強勝百倍,若非氣息是他一身修為的根本,李初一恨不得直接統統給它灌進去。
  此時事態緊急,什麼根本不根本的他也顧不上了,有什麼用什麼,能灌多少灌多少。除了道種周圍的那團如根基一樣的氣絲團,剩下的被他連同自身的煉神法力一起一股腦的都給灌進了葫蘆中。
  一聲嗡鳴響起,葫蘆隱隱震了一下,一陣微光閃過,它帶著坐在上麵的李初一幾人一起,就那麼忽然的消失在了空中。消失的位置處,一條微不可查的細小裂縫正在快速閉合,眨眼的功夫便消失不見了。
  啾~!!!
  “啊!!!”
  厲鳴聲和怒吼聲同時響起,方景爍和穿雲雀王就那麼眼睜睜的看著目標消失在了眼前,難以言喻的怒氣頓時溢滿了心間。
  憤怒的吼叫了幾聲,一人一鳥同時調轉目光望向了對方,微微一頓便再次激戰在了一起。
  在他們心中,李初一他們之所以能跑掉都是因為對方的錯。若不是對方橫加阻礙耽誤了自己,他們絕對不就這麼輕易地溜走了的。
  怒火的驅使下,他們重新戰在了一起,天空中隻餘下了一大一小兩條不斷交錯的身影,以及他們交手時產生的爆鳴聲。
  話說李初一這邊,小胖子在葫蘆那一抖的時候就隱隱感覺不對,一種極為熟悉的感覺湧上心頭。還未等他反應過來,眼前的畫麵便一閃之間變作了一片漆黑,那漆黑的深處,一條條各色光彩縱橫交錯糾纏在一起。向四周望去,熟悉的空間裂縫不時劃過,再加上身後那條快速閉合的空間裂縫,李初一的臉那間一般慘白。
  “我...我去你道士的!”
  李初一驚罵出口,李斯年和方峻楠也好不到哪去。
  雖然沒來過虛空,但沒吃過豬肉總見過豬跑吧,沒見過豬跑總知道豬有四條腿吧?看著眼前烏起碼黑的一片,還有那不是掃在薄薄的防護光幕上的一道道漆黑的裂縫,他倆用屁股想也知道,這小胖子不知道怎麼的就很可能、也許、大概給他們整到...
  “李初一,你大爺的別跟我說這是虛空!”
  眼巴巴的看著薄薄的光幕上不停泛起的漣漪,李斯年聲音都哆嗦了,上下牙齒直打顫。
  要知道這光幕看似很薄,剛才可是硬扛著那麼多攻擊也才隻是輕輕地蕩漾了幾下。現在那黑漆漆的裂縫隻是輕輕掃了那麼一下,便讓這光幕劇烈的顫抖,仿佛隨時要破掉一樣,隱隱猜到了那是什麼的李斯年若是還不害怕,那他就可以直接改名叫李大膽了。
  方峻楠臉色也很難看,他不像李斯年與李初一這般熟絡,隻能斟酌了一下後緩緩問道:“這位少俠,請問這是什麼地方?”
  “別說話,我很忙!”
  李初一一句話給他倆堵了回去。
  兩人微微一滯,李斯年臉色一虎就要再次開罵,卻被方峻楠一把拉住。
  衝他搖了搖頭,方峻楠小聲道:“別衝動,說不定少俠有辦法,咱們不要打擾。”
  李斯年忍了忍,便也點點頭不在做聲。
  雖然李初一沒有回答,但他可知道了這到底是哪。他猜得沒錯,這真的是虛空,是那對渡劫期的高手都極為凶險、隻有飛升期的高手才能涉足的禁忌之地。
  知道真相後,冷靜些許的李斯年還真不敢惹這個小胖子了。平時在外麵這小胖子就先這麼閑著沒事兒發個瘋,這要是現在再惹著他,這神經病再一衝動幹出點啥事兒來,他們跑都沒地方跑去。
  如今有這爛葫蘆護著他們才得以活命,若是小胖子一瘋之下收了爛葫蘆,他們瞬間便會直接在虛空中湮滅,連靈魂都無法逃脫。
  現在他們隻能暗暗祈禱,但願李初一有辦法帶他們進來也有辦法能帶他們出去,同時更祈禱這爛葫蘆夠結實夠神異,那防護光幕能撐到這小胖子想出辦法為止。
  忽然,葫蘆猛烈的顫抖起來,幾人同時色變,李斯年更是發出了一聲尖叫,聲音尖銳的跟女人似的,李初一卻沒有趁機取笑他,因為他的胖臉也沒了血色。
  在他們的前方,一片漆黑的虛空中突然蕩起一圈漣漪。這種感覺很奇怪,漆黑的虛空明明讓他們跟瞎子一樣什麼都看不見,但那道漣漪就偏偏被他們給看見了。
  隻是這種神奇的感覺幾人都沒有時間深究,他們更關心的是那漣漪是什麼,以及會不會要了他們的性命。
  在他們的注視中,那道漣漪的中心忽然出現一個白點,在漆黑的虛空中是那麼的顯眼。白點開始時隻有針尖大小,隨後在呼吸間便擴成了一個井口粗細。難以抵禦的吸力從中傳來,爛葫蘆被這股力量給拖住了,向著那白點急速的接近。
  “要死了嗎?”
  李斯年喃喃自語,欲哭無淚。
  早就聽說虛空有奇點,有莫測之偉力。沒想到今日頭一次進虛空,還未呆多久就給碰上了。想起茶館中那些有幸進過虛空的修士說起奇點時臉上的駭然與恐懼,李斯年就止不住的渾身哆嗦。
  方峻楠沒有說話,隻是緊緊地抱住了柳明秀。在他的心中,隻要能跟柳明秀死在一起,那便是值得的了。再說臨死前能有幸目睹一幕虛空奇觀,也算是三生有幸了。
  “喂,你們幹什麼呢?還不趕快護住己身?我跟你們說,這光幕可護不住咱們,等下穿過裂縫時還是要靠咱們自己!”
  李初一的聲音傳來,頓時讓兩人一愣。
  “不...不是奇點?”
  李斯年哆哆嗦嗦的指著那越來越大的白點。
  “這明明是個圓,不是奇點?你說這是空間裂縫?”
  狠狠的白了他一眼,李初一也不說話,隻是沒頭沒腦的使勁在身周布置著層層防護。
  他算是看出來了,這李斯年平時看著沉穩老練,混跡漠北多年各方勢力的底細都能說個頭頭是道,但是出了漠北,丫就是一鄉巴佬。
  你家虛空是個點就是虛空奇點?
  你家空間裂縫隻能是條縫,不能是圓的?
  小爺混跡虛空也算好幾趟了,想碰個虛空奇點長長見識都碰不上,你丫以為你什麼運氣,一來就能碰得上?
  我呸!
  懶得理那個大呼小叫的土包子,李初一瞪著陰陽道眼凝視著那不斷脹大的白點,心默默的祈禱著。
  但願出去是人界,但願是個有人煙的地方!
  

Snap Time:2018-11-21 05:39:09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