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一千二百七十九章你們都是瘋子


    當泡沫最終散去,對麵的童皇早已被洞穿成馬蜂窩,下一刻,身體炸開,飛灰湮滅。

    五行劍法森羅萬象。

    “沒用的,不死邪功存在一個不死源點,源點不滅,自身便不滅,而這源點,靈魂力都難以探查,且會隨著不死邪功的運轉,做著不規則的移動,想要在一瞬間找到源點,擊散源點,幾乎不可能做到。”

    邪靈族一個老家夥微笑著搖搖頭。

    “不死邪功如果這麼好破,就不叫不死邪功了。”旁邊一人點點頭。

    不過結果大出很多人的預料,童皇沒有再次複活,葉塵則直接出現在觀眾席上,也就是說,童皇的確死了,角鬥場絕對不會出錯的。

    “什麼,不死邪功被破了?這怎麼可能?他怎麼做到的?”

    “這……”

    “可怕,不死邪功都能破,這是什麼劍法?”

    不少人接受不了這個結局,議論紛紛,一臉疑惑。

    “愚蠢,居然懷疑你。”準尊榜排名第十六的獰皇滿臉不屑,對於童皇的死,沒有絲毫感覺,有的隻是冷笑。

    閉著眼的邪劍皇道:“對於不利於自己的言論,又有幾人能接受,若是他能接受,我倒是會刮目相看。”

    “對方那一劍,我看的不是太清楚,你有沒有看出點什麼?”獰皇詢問道。

    “他已經掌握了心劍境界。”

    邪劍皇隻是說了一句話。

    “心劍境界?”獰皇吃了一驚,他如何不知道,想要破童皇的不死邪功。心的力量格外重要。否則難度會增加十倍。

    “這才有意思。對手太弱,會讓你提不起興趣。”邪劍皇嘴角露出一絲邪笑。

    葉塵旁邊,金衣皇和獰皇一樣,同樣看不出葉塵怎麼破的不死邪功,遂問道。

    “隻是對他的弱點稍加照顧了一下。”

    森羅萬象,變化萬千,敵人的變化亦逃不過森羅萬象的籠罩,憑借森羅萬象。葉塵輕易尋找到了不死邪功唯一的弱點,並進行毀滅。

    “應該沒這麼容易吧!”

    金衣皇暗自嘀咕了一句。

    ……

    繼上次突破極限後,徐靜連戰連勝,不過火候終究淺了點,遇到真正的頂尖強者,依舊要敗,打敗她的是準尊榜排名第十一,巨人族的分裂皇,好在雙方種族是同盟,分裂皇僅僅擊敗了徐靜。沒有下殺手。

    接下來,金衣皇也敗給了準尊榜第十。蠻族的祭皇。

    倒是白骨劍皇老而彌堅,運氣也很好,一路走到現在,當然,之前他已經棄權了兩次。

    至於葉塵,自然沒什麼好擔心的。

    準尊榜第十七的幽靈族幽靈皇,準尊榜第十六的邪靈族獰皇,準尊榜第十四的尾族尾皇,準尊榜第十一的巨人族分裂皇,不管對手是誰,遇到了葉塵,都唯有失敗,其中邪靈族獰皇選擇了棄權,若是不棄權,他肯定會死在葉塵手上,人族和邪靈族可是敵對種族,有你無我。

    “葉塵,好久不見。”

    葉塵此次的對手是準尊榜第十二,魔族狼皇。

    “你是……”葉塵感覺對方很熟悉,似乎在哪見過。

    狼皇一笑,“怎麼,真靈世界一別,就忘了我了。”

    “你是巨魔帝身上的寄生魔。”終於,葉塵想了起來,主要是眼前的狼皇和當初的寄生魔,除了相貌上相像,都是狼頭人身,其它一點不像,氣息也截然不同,真要較真的話,或許仔細觀察,會發現一絲相同,但時間過去了這麼久,葉塵想不起來也很正常,畢竟他不可能把一些不太重要的事情深深烙印在腦海。

    歎了一口氣,葉塵道:“是好久不見。”

    回憶起真靈世界的慘烈戰爭,葉塵依舊很感慨,五百多年不見,這頭寄生魔居然成為了準尊,更讓人覺得世事無常。

    “互相切磋切磋,你不會殺了我吧!”

    狼皇開玩笑道。

    葉塵似笑非笑道:“這可不一定,你應該直接棄權。”

    “哈哈,真被你殺了,我也認了。”

    狼皇大笑一聲,攻向葉塵。

    兩人你來我往,都沒有太認真。

    狼皇看了一眼觀眾席上的魔族長發青年和邪劍皇,對葉塵道:“我知道你展露的實力隻是一部分,不過還是要提醒你,小心天魔皇和邪劍皇,我曾經在一處秘境中看到過這兩人的戰鬥,很強很強,強的可怕。”

    “有多強?”葉塵好奇道。

    “強的超乎所有人想象,我不知道至尊有多強,在我眼中,他們兩個就是至尊,在場眾人中,能撐過他們一招的,不會超過一掌之數,這還要加上你。”

    葉塵灑然一笑,“別忘了,準尊榜第一可是在我們人族,以武皇的實力,至少和他們有的一拚吧!”

    準尊榜第一的武皇,來自人族,敢號稱武皇,自然強大的無法想象,千百年來,這個武皇稱號一直戴在他頭上,沒有換過人。

    “武皇自然很強,但我更相信我的預感,武皇,也不是天魔皇和邪劍皇對手。”狼皇神色認真,不像是開玩笑。

    “真有這麼強的話,也不錯,那樣應該更有意思。”葉塵說了一句讓狼皇意料不到的話。

    狼皇噎住,半響後才道:“你們都是瘋子,也許,隻有瘋子和瘋子才能達到這樣的境界。”

    不知道是不是葉塵給他的印象太深,在狼皇心目中,隻有葉塵對上天魔皇和邪劍皇有著一絲希望,其他人他都不太看得起。

    兩人打了整整一盞茶功夫才結束戰鬥,狼皇敗。

    讓不少人驚訝的是,葉塵沒有擊殺狼皇。

    “葉塵這是……”人族陣營,氣息如山如海的武皇皺起眉頭。

    邪靈族陣營。

    邪劍皇睜開眼睛,瞥了一眼天魔皇,“都和你說了,早該殺了這個寄生蟲。”

    魔族長發青年淡淡一笑,“寄生蟲也有寄生蟲存在的意義,殺了,就不好玩了,難道你怕他泄露我們的秘密?”

    “這有什麼怕,隻是覺得不爽而已。”

    “不急,好玩的才剛剛開始,有點興奮起來了。”

    天魔皇目光掃向葉塵,以及葉塵背後的武皇,眼中閃過一道炙熱的光芒,作為我的養料,盡情呼吸現在開始的每一口空氣吧!

    ps:求一張推薦票!

    (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01-20 21:16:25  ExecTime:0.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