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看我這一劍


    九品文學小說網歡迎您的光臨,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學小說網”即可速進入本站,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

可是童皇的確殺不死,準尊榜排名第六,蠻族的蠻皇就和童皇激戰過,一個排名第六,一個排名第十五,童皇自然不是蠻皇對手,奈何蠻皇雖然能把童皇打的稀爛,卻始終打不死,打的飛灰湮滅都不行,最終被童皇逃過一劫。

    葉塵實力再強,隻怕距離蠻皇依舊有些距離。

    “不死邪功沒修煉到極致,就存在弱點,不過找弱點不是我的強項。”蠻皇緩緩說道。

    一旁,和蠻皇同族,準尊榜排名第十的祭皇道:“找弱點的前提是遊刃有餘,童皇的實力,還是很強的,這麼多年過去,誰也不知道他達到了什麼境界,如果葉塵和他差不多,或者隻比他強一線,都十分危險。”

    聞言,蠻族不少人點頭。

    和其他人對決,強一線便是巨大的優勢,可是對上童皇,強一線根本不能算是優勢,對方的不死邪功讓他有著無限重來的機會,好比如果閃魔皇擁有不死邪功,那麼金衣皇便不可能擊殺閃魔皇,最終結果截然相反。

    角鬥場上,童皇饒有興趣的打量著葉塵。

    “都說你是宇宙星空不世出的奇才,魔族巫妖皇親自預言過你的未來,我童皇卻是不信,等你死在我的手上,一切都會明了。”

    童皇的武器是一對陰陽鉤,好似蠍子的尾巴,藍汪汪的,明顯淬有劇毒。

    “預言未來,我也不信,未來掌握在自己手中,能預言的,不過是最大的一種可能性。”葉塵緩緩道。

    “哦,看來你還有些自知之明。”童皇笑道。

    葉塵接著道:“所以你不要有什麼負擔,我看得出來,你有一些緊張。”

    葉塵掌握了心劍境界,對於童皇的內心變化看的很清楚,應該是什麼人告訴了他一些關於自己的信息,比如那個深不可測的邪劍皇。

    “你說我會緊張,笑話真是笑話。”

    童皇矮小的身體猛地一躍,人至空中,陰陽鉤漫天揮灑而下,好似千萬蠍尾蜇向葉塵,藍汪汪一片。

    叮叮叮叮叮叮叮……

    葉塵滿條斯文的拔出一柄天藍色的寶劍,這柄寶劍是頂尖皇級寶劍——天夢劍,和身上的頂尖皇級鎧甲一樣都是人族高層派人賜予他的。劍尖一抖,千萬劍花噴灑,童皇的攻擊硬是落不下來被隔絕在外。

    “蠍龍遊走。”

    童皇身體一旋,陰陽鉤幻化出來的鉤影形成一隻猙獰咆哮的巨大蠍子,繞著葉塵奔跑遊走,尋找攻擊時機,隻要葉塵的劍法稍有疏忽,那可長可短的蠍尾,立刻就會蟄在葉塵的身上,要知道陰陽鉤蘊含劇毒,攻擊也蘊含劇毒而且不是普通的劇毒,是可以瞬間融化萬物的陰陽滅生毒。

    葉塵的劍法,始終不溫不火像是一個人舞劍,而不是與人決鬥,不過這看似悠閑的舞劍讓童皇的進攻無縫可鑽。不時亦有劍氣逸散出去,透過童皇的攻擊縫隙,反攻在童皇身上,爆發出璀璨的火星。

    葉塵用的隻是普通劍法,威力稍顯不足,但就是這普通劍法,童皇卻防不住如果不是身上穿著頂尖皇級鎧甲,早就千瘡百孔了論變化,童皇的絕招蠍龍遊走在葉塵眼中簡直是漏洞百出,若不是葉塵想要見識一下對方的絕招,吸收其武學精髓,葉塵根本不會給對方任何機

    戰鬥之所以會讓人強大,不僅僅是因為戰鬥本身,而是在戰鬥中,你學到了什麼,有什麼新的感悟。

    “好可怕的劍法修為,一招一式,沒有任何多餘的旁枝末節,直入精髓。”

    “劍皇不愧是劍皇,早已達到了神鬼莫測的境界。”

    人族陣營盡皆大喜。

    “劍皇嗎?”

    邪劍皇看了葉塵一眼,旋即再次閉眼。

    夜劍皇緊緊盯著葉塵,心中暗道:童皇若不是有不死邪功,連準尊榜前二十都未必能排九品文學小說網歡迎您的光臨,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學小說網”即可速進入本站,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

的進,對付一個童皇都要大費周章,自以為掌控全局,真是可笑,遇到我,我會讓你見識一下大自在無天劍法。

    對於大自在無天劍法,夜劍皇十分自信,這是一套沒有任何破綻的劍法,哪怕對上邪劍皇的命運邪劍,他都有一些把握,他此次的目標,不是其它,是準尊榜第一。

    久攻不下,自己反而被打的渾身冒火星,童皇臉皮再厚,也有些麵紅耳赤,卡擦,陰陽雙鉤組合到一起,變成一柄古怪的鉤鐮,鉤鐮旋轉,上麵有無數絲線噴灑出來,這些絲線的末端,全部都有一個小鉤子。

    “接招!”

    合身而上,童皇一鉤掃向葉塵。

    嘶嘶嘶嘶嘶嘶……

    毒蛇吐信的聲音響起,鉤鐮本身倒也罷了,連接在鉤鐮上的小鉤子太多了,一揮而出,到處都是攻擊,千變萬化。

    葉塵稍稍認真了一些,這種奇門兵器,他還是第一次遇到,配合上童皇的無上鉤法,的確讓人防不勝防,當然,他也不想讓自己顯得太狼狽。

    天夢劍平舉,葉塵一劍疾掠而出。

    時空像是奶酪一樣,被切成了成千上萬塊,身在其中的童皇被定格在那,身上出現了無數血線,砰,身體炸開,萬千血色小方塊四散飛濺。

    時空劍法——死亡切割!

    “哈哈,你是殺不死我的。”

    不遠處,忽然傳來童皇的大笑聲,從無到有,一個毫發無傷的童皇出現了。

    “不死邪功果真不死,這麼強的劍法都殺不死他。”

    “這下子葉塵麻煩了。”

    很多人還是第一次見識到童皇的不死邪功,無不倒吸一口冷氣。

    “邪劍皇,你不是說我必死無疑嗎?看來你錯了。”複活過來的童皇看向觀眾席上的閉眼邪劍皇,自信道。

    之前,童皇問過邪劍皇,如果他對上葉塵,有幾分勝算,邪劍皇隻說了一句,“沒有勝算,必死。”

    這讓童皇很是不岔,同時,心底也開始緊張起來,邪劍皇很少說錯話,但他內心又對不死邪功極度自信,畢竟當初連蠻族第一準尊蠻皇都殺不死他,緊張和自信交織在一起,十分矛盾。

    現在,他終於可以肯定,邪劍皇錯了。

    “葉塵,遇到我,是你的不幸,我童皇,是不可能被殺死的,至尊以下,誰也奈何不了我。”

    童皇心中完全沒有了緊張,有的隻是笑看天下的輕鬆。

    “是嗎?那你看我這一劍如何?”

    夢幻般的泡沫飛舞,炸開後又誕生,無始無終,無窮無盡,泡沫中倒映著童皇的內心變化,以及不死邪功的運功路線,最終,定格在一顆極度微小的黑點上。

    

Snap Time:2018-01-22 08:21:06  ExecTime:0.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