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九百九十四章乾坤伏魔陣法


    “棄天棄地!”

    天邪眼見陰風邪帝重傷,正在努力抗衡體內的毀滅性劍氣,不由低喝一聲,一爪抓向正在調息的葉塵。

    這一爪,不是他自己的武學,而是來自棄天帝的絕學棄天爪,邪靈族在武學上的研究,遠遠及不上人族,他們的強大,來自於各種匪夷所思的邪術,可惜,這是真靈世界,邪術在這威力大打折扣,而他自己創造的武學,又差強人意,和棄天爪比起來,一個天一個地。

    棄天棄地是棄天爪第三式,一爪出,天與地都被隔開,淩厲霸道的爪勁,如同魔神之爪,朝著葉塵撕扯過去。

    “卑鄙!”

    魔花皇甩手射出一枚魔力光球,轟向爪勁。

    噗!

    爪勁之外,有著一層無形罡氣,罡氣流轉,可以卸掉任何攻擊,魔力光球尚未靠近,就被這無形罡氣卸到了一邊,淩空瓦解,不過爪勁也產生了一絲偏移,眼看爪勁即將轟中葉塵,在葉塵的身前,赫然出現了一麵鏡子,鏡子光華噴湧,一道五彩光柱正麵噴向淩厲爪勁。

    這招叫境之華,可以聚集空間之力進行攻擊,是玄後的絕學。

    可惜,兩者力量層次上相差太大,把五彩光柱比喻成一條小溪,淩厲爪勁則是如刀如劍的旋風,嘩啦啦,五彩光柱被撕開,鏡子破碎,模糊了一圈的爪勁威能尤有大半,籠罩住葉塵的身體,隻待一抓,就能把他碾成血霧。

    不過就是這麼一耽擱,葉塵的調息已經完畢,平複了規則反噬所帶來的真元動蕩,天蠍劍一刺,爪勁被淩空點爆。

    “可惡!”

    千載難逢的機會失去,天邪十分不甘心。又是一拳打向葉塵,這一拳,是棄天爪第二式如封似閉,看似是拳法,其實依舊是爪法,隻不過把爪勁內斂在拳心之中,一旦轟中敵人,這些爪勁會以數倍的威力爆發開來。

    既然已經恢複正常。葉塵豈會懼怕對方,握在手中的天蠍劍以肉眼不可見的頻率震蕩著,嗤一聲,劍一揚,劍芒劃破長空,天邪如封似閉的爪勁與劍芒一接觸。立刻爆裂,仿佛一顆炸彈被提前引爆。

    “葉塵,你糾纏住天邪,我嚐試著能否再次封印陰風邪帝。”這時,玄後的聲音循著空間波動,傳入葉塵耳中。

    “再次封印他,隻怕不簡單。”

    葉塵皺眉。

    “他受了重傷,體內又有你的劍氣在作亂,想要恢複過來。隻有先清除劍氣,然後才能汲取周遭的邪惡力量彌補自身,我已經在地下布置好陣法,一旦發動,可以把他困在陣法中,消耗他的力量,最後一舉封印,至於成功率,五五分。”

    玄後解釋道。

    “好。”

    五成把握已經不小。這陰風邪帝。不是說殺就能殺的,他的霎那輝煌。也無法頻繁動用,剛才要不是魔花皇和玄後攔截天邪的攻擊,後果不堪設想,所以,封印陰風邪帝是最好的選擇,也是唯一的選擇。

    “乾坤伏魔陣法!”

    見葉塵答應下來,盤坐在地上的玄後雙手結印,猛地拍在地上,轟隆隆,平坦的石質地麵,八塊長方形石塊升了上來,石塊表麵,刻滿了發光的五彩符文,八塊長方形石塊呈八卦乾坤陣型,把陰風邪帝封鎖在其中,頓時,陰風邪帝四周,混茫一片,天機蒙蔽,宛如進入了混沌世界,腳底下滿是粘稠的五彩流光,虛不著力。

    “休想再次封印我。”

    陰風邪帝已經驅除了體內大半劍氣,感受到四周的變化,他發出一聲淒厲恐怖的嚎叫聲,不顧劍氣作亂,一刀朝著前方揮斬而出。

    卡擦!

    混茫的虛空中,出現一道刀痕,刀痕宛如烙印在上麵,不斷蠕動。

    “乾坤逆轉。”

    玄後滿頭黑發飛揚,磅浩蕩的真元順著掌心,灌入到地底之下,可以清晰感受到,她身上的生命氣息正在緩慢流逝。

    陣法之內,天旋地轉,那蠕動的刀痕被扭曲到極限,旋即噗一聲,煙消雲散,被陣法之力徹底驅除。

    “豈有此理,這是你們逼我的,邪惡祭壇,邪力燃燒。”

    陰風邪帝心中的怒火,幾可燃燒世界,隻見他腳底下,忽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祭壇,祭壇上有著四個邪魔頭顱,邪魔嘴巴張開,一股股邪火噴在他的身上,這些邪火並不燃燒陰風邪帝的身體,而是燃燒他的異種劍氣。

    劈啪啦!

    陰風邪帝體內的劍氣,如春雪遇到烈日,迅速瓦解融化,陰風邪帝的氣息,則瘋狂膨脹起來,不斷動搖著陣法。

    “吞噬血花,給我吞噬。”

    魔花皇早就和玄後溝通過,她單手結印,然後一記印法轟在心口位置,噗一聲,大量的精血噴了出來,灑在地麵,這些精血是魔花皇的生命精華,仿佛有著生命一般,遊走如蛇,在玄後的真元帶動下,精血融入到陣法中。

    呼的一聲!

    陰風邪帝的下方,一個如同血晶雕刻成的巨大花朵飛了上來,好似一張巨大的惡魔之嘴,把陰風邪帝吞了進去。

    “我發誓,等我出來,一定要百般淩辱你們。”

    陰風邪帝心中充滿懊悔和憤怒,事實上,哪怕他傷在葉塵的手上,依舊有很多手段沒有施展出來,除了葉塵,他不認為玄後和魔花皇能威脅到他,可是他沒想到,玄後居然不知何時布置好了陣法,趁他重傷不查之際,欲要再次封印他,這讓他怒火滔天的同時,產生了一絲恐慌,他已經被封印怕了!

    砰砰砰砰!

    血晶惡魔花表麵不斷出現裂痕,這是陰風邪帝在全力轟擊,以往,魔花皇的吞噬血花連陰風邪帝一擊都擋不住,但是現在,這吞噬血花融入了她的生命精血,威力暴漲,再加上陣法之力的壓製,陰風邪帝也難以在短時間破除。

    終於。陰風邪帝破花而出,但是等待他的是無窮無盡的五彩流光,不知何時,五彩流光已經遍布整個陣法空間,讓陰風邪帝受到巨大的壓製。

    “給我開,開,開!”

    陰風邪帝狀若瘋狂,此刻。他體內的劍氣已經完全清除,雖然邪力隻剩下三分之二,但依舊凶悍強絕,他手握邪刀,瘋狂的朝著一個方向斬擊,霸絕無比的刀芒。不斷分開五彩流光,試圖轟破陣法。

    “你的頭發?”

    一旁,魔花皇看到玄後的頭發,一絲絲一縷縷的變成了白色,她很清楚,這是生命力燃燒太快的原因。

    “那邪惡祭壇正在隔空召喚附近的邪惡力量,快把迷霧驅散。”玄後每說一句話,都十分吃力,想要封印比她強大不知幾倍的人物。並不是那麼容易的。

    “放心。”

    魔花皇之前消耗了不少精血,這些精血是由氣血精華和魔力精華淬煉出來的,蘊含強大的生命力,雖然有些虛弱,但魔花皇知道,成敗在此一舉,隨著她快速結印,四麵八方,出現了一朵朵惡魔之花。這些惡魔之花竭力膨脹。花瓣張開到極限,吸納著狂湧過來的迷霧。盡管如此,依舊有不少迷霧被隔空傳送到陣法之內。

    陰風邪帝腳底下的邪惡祭壇不再噴吐邪火,而是精純至極的邪惡力量,這些邪惡力量一進入陰風邪帝的體內,根本不需要怎麼煉化,就變成了陰風邪帝的邪力。

    “魔爪蝕日!”

    被葉塵糾纏住的天邪眼見陰風邪帝困於陣法之內,驚怒交加,他身形一閃,化為陰風繞過葉塵,一爪拍向外圍的一塊石塊。

    “給我回去。”

    身形挪移,葉塵攔截住天邪,一劍斬碎對方的爪勁。

    “葉塵,再敢攔我,有朝一日,我滅你滿門。”

    天邪咆哮。

    “你這話隻能用來唬小孩子,今日,你休想離開這,哪怕付出代價,我也要你形神俱滅。”葉塵身上的劍意濃烈到幾乎快要形成實質的地步,戰鬥到現在,他已經放開了一切束縛,絕對不能讓對方活著離開。

    “混賬,憑你也想讓我形神俱滅,做夢,邪力燃燒。”

    天邪身上的邪力,凶猛的燃燒起來,不同於一般的火焰,這股灰色的火焰,一會兒熱,一會兒冷,熱時如地火熔岩,冷時宛如九天寒風,隨著邪力燃燒,天邪的戰力暴漲,但是葉塵看得出,對方的邪力流逝很快。

    “魔爪蝕日。”

    可怖的爪勁燃燒著灰色的火焰,朝著葉塵抓過去。

    噗!

    一番對撞下,葉塵噴出一口鮮血,天邪的實力,不比陰風邪帝弱多少,為了阻攔對方,他不能退半步,也不能施展守劍如山,隻能硬抗。

    “霎那輝煌!”

    強行忍住沸騰的氣血和真元,葉塵甫一後退,立刻以更快的速度迎上去,天蠍劍一揮,一刺,耀眼的光芒在劍尖閃耀。

    “退。”

    天邪對這一劍心有餘悸,陰風邪帝那麼厲害,都重創在這一劍之下,他不認為自己能抗住,身形閃掠,天邪不敢讓葉塵近身。

    “嗯?不是那劍。”

    葉塵這一劍,隻是虛有其表,根本沒有太大的威力,心下一鬆的同時,天邪有些惱羞成怒,對方這是在羞辱他,不由的,他停止了閃掠,爪勁在醞釀。

    “這才是霎那輝煌。”

    忽的,葉塵身形一個閃爍,瞬移到天邪的身前,又是一劍刺了過來,這一劍,爆發出璀璨的光芒,好似一顆虛擬星辰在爆炸,腦門上青筋暴露,天邪欲要退開,可是在空間靜止,萬物停止運動的作用下,他連動一根手指頭,做一個表情都做不到,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光芒閃耀的劍尖刺進他的眉心。

    

Snap Time:2018-01-20 09:34:14  ExecTime:0.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