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九百九十二章以弱戰強心中無劍


    當!

    邪刀與地煞巨劍各自以最狂猛的姿態碰撞在一起,一時間,四濺的火星連成一線,以最詭異的方式噴薄爆發,仿佛那的空間秩序都被打亂了,力道的傳遞,變得光怪陸離起來,任何人都別想從中看出完整的軌跡。

    噗!

    一口冰冷的鮮血噴出,陰風邪帝被地煞巨劍擊的淩空倒飛,一下子沒入到遠方的迷霧中,地煞巨劍微微一頓,讓後以快過對方數倍的速度疾斬過去,一路所到之處,地麵裂開一條粗大的劍痕,迷霧被分開,任何阻擋這一劍的物質,都在遭受著毀滅般的撕裂。

    “怒海狂瀾!”

    陰風邪帝雖然被擊飛了出去,但落地的一霎那,立刻舉刀再次攻擊,這次,刀勁雖然沒有上一次凶殘,但越發狂暴,有如滔天怒浪,連綿不絕,作為邪靈族的刀道高手,陰風邪帝在技巧上的研究,十分高明,地煞巨劍的力道看似無堅不摧,但是已被他最凶殘的月有圓缺抵消了一部分,剩下來的威能不足先前八成,正好可以用力道連綿不絕,刀勁一浪高過一浪的怒海狂瀾迎擊。

    當當當當當!

    一刀命中地煞巨劍,陰風邪帝的緊接著發出第二刀,第三刀,刀速越來越快,仿佛永無止境,一瞬間足足有十七刀命中地煞巨劍。

    砰!

    第十八刀發出了,地煞巨劍被劈的橫飛出去,不過陰風邪帝也不好受,前麵十七刀,他並不是毫發無傷,隻是他知道,現在不能退,一退,刀勢受挫,就再也擋不住地煞巨劍的前進。必然會被一劍穿心。

    斬飛了地煞巨劍,陰風邪帝終於壓製不住傷勢,雙臂寸寸爆裂,胸口也出現了一個血洞,原來地煞巨劍雖然未能攻擊到陰風邪帝的本體,但無堅不摧的劍勁已經傳遞了過去,若不是陰風邪帝的怒海狂瀾,刀勁連綿。這一劍就能讓陰風邪帝受到重創,上麵的毀滅劍意可不是吃素的。

    “好一招禦劍術!”

    陰風邪帝臉色蒼白,雙眼迸發出熾盛的陰森殺機。

    “彼此彼此。”

    陰風邪帝的刀法,說實在的,並不怎麼樣,寓意雖深。霸絕無比,實則沒有融會貫通,隻能嚇唬嚇唬武學境界不及他的人,但對方的邪力強大,邪道意誌也詭秘無比,倒是能把這套刀法發揮到一種十分凶殘的地步。

    “就是不知道,你接下來,還能否發揮出這樣的一劍。”陰風邪帝豈會看不出,這禦劍術。需要汲取地底之下的地元煞氣,若無地元煞氣,他隨便一刀,都能輕易破掉此招,而他既然知道了這一劍的弱點,又豈會給葉塵汲取地元煞氣的機會。

    “拭目以待就是。”

    葉塵伸手一探,顏色變紫的巨劍淩空分解,最後化為一道紫色長劍落在他的手上,他能夠以地煞劍術傷到陰風邪帝。主要是占著對方對地煞劍術不了解的情況下。現在對方已經了解地煞劍術的弱點,顯然不會給他積蓄力量的機會。

    要知道。他之所以能以此招重創虛皇,是因為虛皇的戰力本就不如他,他大可以一邊打,一邊用地煞巨劍去汲取地元煞氣,可陰風邪帝不是虛皇能比的,從對方能勉力抗衡地煞巨劍便可以知道,其戰力是虛皇的數倍以上。

    沒有天蠍劍在手,葉塵百分之百不是陰風邪帝的對手,一旦他用地煞劍術汲取地元煞氣,陰風邪帝必然會在此期間,重創乃至擊殺他,到時候,地煞劍術不攻自破,除非他有第二柄極品寶劍。

    畢竟鐵血銀藍劍又如何能與極品寶劍相比。

    所以,隻有手中握著天蠍劍,葉塵才有一戰之力,至於以天蠍劍施展出來的地煞劍術,自然不能用了,以鐵血銀藍劍施展出來的地煞劍術,用了等於沒用。

    “好,這次看你如何接我的月有圓缺。”

    陰風邪帝厲嘯一聲,人如刀光,刀隨人走,淒厲的灰色刀芒,在兩人之間衍生出一輪殘缺的明月,缺口正對著葉塵所在的方向。

    直麵陰風邪帝凶殘的一刀,葉塵眼神凝重,但是手上並不慢,不,他手上的動作,快到巔峰,明明是陰風邪帝先出刀,隻是當刀光席卷過來時,反而變成了葉塵後發先至,直取刀光破綻之處。

    當!

    刀劍交擊,碧綠火光噴薄爆發,伴隨著還有陰柔無比的淬厲氣勁,葉塵的水火無情,硬是被對方的刀光絞散成絲絲縷縷,劍勁寸步難進,而他本人,口角泌出絲絲鮮血,一連退後八步方才卸掉刀勁。

    陰風邪帝沒能趁勝追擊,倒不是他不想,而是做不到,因為他也退後了三步。

    葉塵這一劍,蘊含水火融合劍勁,具有毀滅性的爆發力,劍法境界之高,匪夷所思,但真正讓他吃驚的,不是葉塵的劍法,畢竟劍法再厲害,基礎差的太多,也無濟於事,讓他吃驚的是,明明是他先發招,到最後怎麼變成了自己把破綻迎向了對方。

    葉塵沒有擦嘴角鮮血,對方的刀勁,雖然震得他氣血沸騰,但還無法讓他受傷,而他憑著手中無劍心中無劍的境界,足以後發先至,先一步擊中破綻,使對方的刀勁,隻能發揮到七八成的樣子。

    換句話說,葉塵的攻擊力,實則比陰風邪帝弱了不少,之所以能一擊逼退陰風邪帝三步,靠的就是劍道境界高。

    有時候,攻擊力高,並不一定能全數發揮出來。

    “可惡,再接我的怒海狂瀾。”

    陰風邪帝對真靈世界的強者,十分討厭,這些人的基礎都不及他,但是不知為何,一個個武道境界十分高,當年奪舍真水大帝的軀殼時,他曾與對方爆發過恐怖一戰,但是那時候的真水大帝,靈魂受了創傷,戰力最多隻能發揮到八成的樣子,原本陰風邪帝以為,他輕易就能再次重創真水大帝,然後奪舍對方的軀殼。

    豈料,真水大帝的戰力雖然不如他,但卻憑借著高超的武道境界,硬是和他打了一天一夜,最後力竭之下,方才失去了反抗力,這對他來說,是一個恥辱,最讓他恥辱的是,真水大帝失去了反抗力,他也受創極為嚴重,要不然也不會蟄伏萬年,白白浪費了許多時間。

    現在,葉塵的基礎比真水大帝都要差上許多,武學上的境界也遠遠不及真水大帝,可是在劍道上的境界,居然已經達到了那個級數,甚至猶有過之。

    月有圓缺重在凶殘,力道單一,怒海狂瀾,論凶殘不及月有圓缺,論刀勁連綿,是月有圓缺的十倍之上,陰風邪帝忌憚葉塵的劍道境界,打算以快打快,用一波強過一波的刀勁,淹沒葉塵,他不相信,葉塵可以把怒海狂瀾破的幹幹淨淨。

    遠方,玄後和魔花皇一邊調息,一邊觀戰,同時提防著天邪,一旦天邪出手,她們也必然加入戰鬥,她們心很清楚,現在是陰風邪帝和葉塵的決戰,她們冒然出手,不但弱了葉塵的氣勢,且會越幫越忙,陰風邪帝隨便一刀,都能夠讓她們重傷,當戰力相差過大,技巧什麼的已經無濟於事。

    眼看無邊刀光,朝著葉塵怒斬過去,魔花皇和玄後都不由心中一緊,不是他們對葉塵不信任,主要是陰風邪帝不是普通人,這是一個曾在真靈世界為禍一時的邪魔,如果說陰風邪帝是驚濤駭浪,那麼葉塵就是驚濤駭浪的一葉扁舟,雖然憑借著技巧,始終保持著小舟不被淹沒,可是這種局麵,著實危險,稍有不慎,就是舟毀人亡。

    “可惜一個絕世人物,怪就怪你的時間不夠充裕。”

    天邪對葉塵的忌憚,還要在陰風邪帝之上,吞噬了寂滅魔帝的靈魂,他得到了寂滅魔帝大部分的記憶,自然對葉塵的底細一清二楚,他不得不承認,如果給葉塵足夠的時間,其光芒足以照耀古今,那些死去的絕世人物,都未必及得上他。

    邪惡狂暴,斬盡天下的刀光席卷過來,葉塵的神色,沒有任何變化,或許,對他而言,戰鬥已經成了他的生命,踏上武道巔峰,劍道巔峰,是他的使命,哪怕天崩地裂,末日降臨,都休想他驚慌失措。

    哧!

    天蠍劍出擊了,令人驚異的一幕發生,葉塵的身體,如同幻影一般,一劍出,無數的身影彌漫出來,每一個葉塵,出劍的動作都不盡相同,他們或者躍起,或者身體側轉,或者重心壓低,或者身影閃掠,霎那間,無數劍光衝入怒海刀光中。

    嘩啦!

    無邊刀光破碎,眾多葉塵合而為一。

    “這怎麼可能?”

    陰風邪帝忘記了繼續攻擊,葉塵帶給他的震撼,直衝心靈,作為怒海狂瀾的發動者,他很清楚,葉塵的每一劍,都是針對怒海狂瀾的弱點而來,滔天大浪看似無可匹敵,但其中蘊含無數力的變化,葉塵在一瞬間之內,把其中的力,破壞的幹幹淨淨,滔天大浪失去力的支持,瞬間崩塌瓦解,殘餘氣勢雖然依舊猛不可擋,但已經失了氣勢。

    

Snap Time:2018-01-18 16:04:39  ExecTime:0.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