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九百七十四章青雲劍法


    “葉塵,你太過狂妄了!”

    黑龍老祖震怒,葉塵在和虛皇決戰的情況下,竟然還打算把他和九頭蛇皇‘一鍋端’,難道他以為分心之下,就能解決自己和九頭蛇皇,頭一次,黑龍老祖被人小視到這等地步,出離憤怒。

    九頭蛇皇的反應倒是沒黑龍老祖這麼激烈,但是他也感覺葉塵有點狂妄過頭,欲要一人之力,獨戰四大封帝王者,這簡直是螳螂擋車,以卵擊石,不說其它,單是一個虛皇,就足以鎮壓葉塵,更不說加上他們了。

    “葉塵,我還道你是個天才,原來也不過是個被成功蒙蔽了雙眼的自大之人。”青雲劍帝的神色很冷,雙目神光爆射。

    嗤嗤嗤嗤……

    八卦滅絕劍術,是葉塵除了水火無情外,最強大的劍術之一,和秋水劍訣第三式破骨相當,一經施展出來,無數劍芒組合成一道八卦圖,席卷縱橫,覆蓋向黑龍老祖和九頭蛇皇兩大封帝王者。

    黑龍老祖和九頭蛇皇齊齊大喝,黑龍老祖身上黑袍無風自動,一拳猛然轟出,彌漫的劍芒被轟出一個巨大的缺口,龍吟聲響徹天地,九頭蛇皇的身後,九頭蛇的虛影凝聚出來,九個頭顱,或者噴出烈焰,或者噴出冰霜,或者如流星般撞向衝擊過來的劍芒,九種手段,每一種,都足以重傷普通的封帝王者,一人,相當於九個普通的封帝王者。

    不過八卦滅絕劍術沒這麼簡單。八卦,暗含陰陽。顛倒乾坤,劍陣隻是稍稍一變換。那些損失的劍芒再次凝聚出來,重新衝殺向二人,周而複始。

    “這葉塵!”

    先天魔皇還道自己已經夠狂了,一人獨戰獄王和邪王兩大封帝王者,沒想到,葉塵比他更狂。更豪情,一人獨戰四大封帝王者,且這四大封帝王者中,除了九頭蛇皇。另外三人都要比獄王和邪王強。

    “不管如何,今日這一戰,足以讓葉塵名動天下,在名氣上,甚至超越虛皇,超越那些縱橫數百年的老牌封帝王者。”

    眾人心中暗道。

    一心二用,葉塵一邊操控八卦劍陣攻擊黑龍老祖和九頭蛇皇,一邊手持鐵血銀藍劍,與虛皇大戰。

    這種一心二用,已經超越了普通的一心二用。因為這和施展雙劍不同,雙劍,是左右手各持一劍,施展出不同的劍法,現在他是一邊施展劍法,一邊又要以靈魂力去操控八卦劍陣,難度暴增數倍,不可同日而語。

    “大滅金燃掌!”

    虛皇的神色冷的如萬年寒冰,他什麼話也沒說。但是攻勢猛烈了數倍,一掌打出,手掌仿佛燒紅的烙鐵,打到哪,哪爆發出鏗鏘的聲音和璀璨的火星,燃燒起來,這是把金之奧義和火之奧義融合到一定程度才能造成的恐怖效果。

    嗤嗤嗤!

    劍光飛舞,虛空折射,葉塵的身形,如鬼魅一般,閃爍挪移,施展的劍法則是來自於虛皇的虛元斬,虛元斬,蘊含空間奧義,同樣的空間奧義,虛元斬則要比軌殺強了不少,畢竟虛皇到底是七星巔峰強者,研究出來的空間奧義武學,又豈是現在的葉塵可以比擬的,若不是葉塵悟透了劍界數千種劍術的精髓,未必能施展出虛元斬。

    金色的火焰掌影雖然快如光芒,但變化太少,相比之下,虛元斬不但速度更快,而且變化更多,時而直線突擊,時而淩空折射,時而曲線前進,虛元斬在葉塵手上,風格和虛皇截然不一樣,虛皇畢竟不是劍客,打法和劍客多少有些不同。

    折射的劍光,繚繞在葉塵的身周,把葉塵守護的滴水不漏,不時有數道劍光飛射出去,狂攻虛皇本體。

    “惡魔之花,漫空纏殺!”

    除了葉塵這邊,其他地方都在大戰,其中以魔花皇和戰天象皇的大戰最為直接,最為狂暴,兩人都是正麵戰鬥類型的,沒什麼變化,有的隻是*裸的進攻,隻見魔花皇雙手飛速結印,在她的下方,一朵巨大無比的惡魔之花凝聚成形,把她托了起來,惡魔之花的根莖上,延伸出一條條宛如巨蟒一般的墨綠色藤蔓,朝著戰天象皇纏繞過去,這些藤蔓,倒刺密布,一旦被纏繞,後果可想而知。

    “八荒戰天聖法!”

    戰天象皇是煉體王者,正麵戰鬥是他的強項,不誇張的說,雖然他的戰力是五星高等的樣子,但是哪怕遇到五星巔峰戰力的王者,都能夠一戰,當年,金鼇老祖比他強,但也隻是一巴掌抽飛了他,並沒有把他怎樣,可想而知,他的正麵戰鬥力量,究竟有多強大,魔花皇正是知道他的強大,才沒有托大的以一敵二,減輕其他人的負擔,因為她知道,想要減輕他人的負擔,首先就要不拖後腿。

    轟轟轟!

    氣浪衝天,戰天象皇的身體膨脹起來,達到六丈高度,仿佛一個巨人,與此同時,他的形象開始從人類,轉變成獸人狀態,這是他的最強形態,煉體王者,光有力量還不行,必須要有速度,變化成本體力量固然增加,但速度和靈活性無疑會降低,畢竟他和金鼇老祖不一樣,金鼇老祖,走得並不是煉體路線,*防禦之所以強大,那是金鼇天生帶來的優勢。

    “哈哈,區區小蛇,也敢在我麵前張狂。”

    戰天象皇哈哈大笑,一手一個,抓住了纏繞過來的藤蔓,用力一扯,藤蔓繃直,把魔花皇和其下方的惡魔之花都給扯了過來。

    “給我抽!”

    魔花皇神色不變,一*的魔力灌注到惡魔之花中,頓時,惡魔之花散發出耀眼的黑色光華,那一條條巨蟒藤蔓,仿佛打了雞血一樣,劇烈抖動起來,一根根抽打向六丈高的戰天象皇,破空聲幾乎要刺穿人的耳膜。

    巨蟒藤蔓太多了,數十上百,一起攻過來,哪怕是戰天象皇都沒辦法全部擋住,眨眼時間內,立刻被抽了數十下,身上的寶衣都被抽的破碎開來,露出麵的極品寶甲,和粗壯有紋理的雙臂。

    低頭看了一眼沒有任何防護的雙臂,那上麵有著一條條淡紅色的痕跡,這是被藤蔓抽打留下來的印記,戰天象皇咧嘴一笑,猛然一拳正麵轟出,狂暴的拳勁,壓垮了空間,粉碎了正前方的所有藤蔓,直襲魔花皇。

    魔花皇算是了解到戰天象皇的防禦了,不比金鼇老祖弱,藤蔓抽打過去,看似在其臂膀上留下淺紅色的痕跡,但倒刺根本沒有刺進去,全部被崩斷,仿佛這些倒刺,是豆腐做的一般,見戰天象皇一拳攻來,魔花皇體外的護體魔力迅速增厚,與此同時,底下巨大的惡魔之花從開放狀態,變成合攏狀態,把魔花皇包裹了進去。

    轟隆!

    惡魔之花的花瓣足有數十層,隨著巨響爆發,數十層惡魔之花一舉被攻破,暴露出麵的魔花皇。

    “去!”

    魔花皇手中托著一個巨大的魔力光球,這魔力光球,是在戰鬥中汲取到的能量,轉換成魔力,魔花皇的強大,在於越戰越強,這一點,戰天象皇也知道,所以他在第一時間雙臂交叉,封住胸口和門麵。

    如果說魔花皇和戰天象皇的戰鬥是狂暴和直接,那麼玄後和空帝的戰鬥,則顯得神出鬼沒,無從捉摸。

    兩人都是精通空間奧義的強者,打鬥起來,難免會運用空間奧義進行閃躲和攻擊,偶爾也會用其它奧義武學進行輔助。

    唰!

    玄後一步邁入空間之門中,空間之門迅速關閉,隱入虛空,下一刻,空帝一拳轟了過來,粉碎了空間。

    再次出現時,玄後已到了另一個角度,不過空帝似乎捕捉到了玄後的波動,身形閃爍,反而出現在了玄後的身後。

    玄後神色如常,在她的前方,一片類似空間之門的鏡子折射出光華,玄後的身影,好像時空轉換一般,到了鏡子的另一麵,變成了空帝直麵鏡子,鏡子上光華大放,噴出了一道略帶五彩的光柱,轟向空帝。

    “米粒之光,豈敢與日月爭輝。”

    空帝冷笑,身影如波紋一般擴散,消失,光柱橫穿了過去,沒有傷到他分毫。

    “空之界!”

    !

    一麵麵玻璃,從虛空中浮現而出,形成一間玻璃組成的空間,把玄後罩了進去,形成空間後,玻璃的本質迅速淡化,變成了比虛空更加深邃的虛無,玄後處於虛無之中,沒有天,沒有地,沒有方向。

    “玄妙之道,逆轉乾坤。”

    玄後的臉色,始終沒有任何變化,她雙手逆向結印,一扇古樸的大門浮現而出,隨著大門浮現,虛無似乎失去了意義,被強行扭轉了過來,變成了一個正常的空間,啪的一聲,玄後破開空間壁障,重新出現在現實中。

    “好一個玄妙之道。”

    空帝稍稍凝重了一些,論戰力,對方明顯弱他一籌,但玄妙之道非同小可,手段莫測,連他的空之界都能夠逆轉過來。

    就在此時,巨大的戰場上,忽然出現了一道劍光,這道劍光,劃破長空,照亮了天地,宛如來自青冥的天劍,朝著葉塵直襲而去,任何人麵對這道劍光,都有著無從閃避,無從退讓的下意識,因為這道劍光看似有著直接的軌跡,但又好像不存在這個世界一樣,哪怕是空帝這樣的強者,都被這道劍光,吸引了一霎那的注意力。

    “是青雲劍帝的青雲劍法。”

    有人叫了出來。(未完待續)

    列表

    

Snap Time:2018-01-22 08:21:40  ExecTime:0.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