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八百一十九章元皇出人魔皇現


    “你帶出了此圖,日後真水宮遺跡的危機,也要你去化解。”目光盯著黑衣老者,圖中之人卻向葉塵說道。

    葉塵深吸一口氣,問道:“前輩,真水宮遺跡危機,代表什麼,是死人複活嗎?”

    “如此簡單就好了!”

    圖中之人歎了一聲。

    “前輩是誰?”

    葉塵鬥膽問了一下。

    “元滄海!”

    “元滄海?這名字怎麼這麼熟?”黑衣老者麵露苦思之色,驀然,他臉色劇變,驚叫道:“元皇元滄海,你是元皇?”

    “元皇?”葉塵也被驚住了,真靈大陸帝痕碑上,最後一個留下印記的人正是元皇,元皇天生法體,真元堪稱無窮無盡,如果圖中之人真的是元皇,那就太匪夷所思了。

    圖中之人淡淡一笑,“原來還有人記得我的名字!”

    圖中之人這麼一說,無疑告訴了葉塵和黑衣老者,他就是真靈大陸或者真靈世界最後一個能在帝痕碑上留下印記的封帝王者——元皇。

    “前輩放心,若是有能力,葉塵願意化解真水宮遺跡危機,若是沒能力,就當前輩看錯了人。”

    葉塵鄭重道。

    “看錯了人,,你倒是誠實。”元皇笑了笑。

    黑衣老者麵色變換數次,最後,他的神色猙獰起來,“就算你是元皇又如何,真正的元皇已經死了,你隻不過是他殘留下來的一道影像,你以為憑你的影像,就能戰勝我。”

    “試試不就知道了!”

    元皇一步邁出水墨畫,出現在現實世界中,他身上的水墨痕跡。漸漸淡去。看上去,和真人沒什麼區別,唯獨用靈魂力感應的時候。才能發現,這具軀體,有些模糊虛幻。不似真人。

    “試試就試試,看我打爆你,魔痕滅!”

    與葉塵一戰時,黑衣老者並沒有施展奧義武學,但是元皇影像不同,在不知道對方的實力前,還是認真一點為好,否則一不小心,吃了大虧。那就得不償失了。

    一掌出,虛空中浮現出黑暗的裂痕,有如烙印一般。就要烙印在元皇影像的身上。霸道強勢,無法閃避。

    葉塵眼睛一眯。黑衣老者若是之前使用奧義武學,哪怕有天蠍劍,他也擋不住,差距太大了。

    “奧義太低了!”

    元皇影像搖搖頭,一指點在黑暗裂痕上,然後隨意一抹。

    噗!

    黑暗裂痕煙消雲散,仿佛從來沒有存在過。

    “可惡,魔道長河!”

    黑衣老者厲吼一聲,真元催動到極致,周身迸發出耀眼的黑色晶芒,他雙手伸出,齊齊推向元皇影像,仿佛在推動一個無比巨大的磨盤,要生生磨滅元皇影像。

    “魔族武學嗎?”

    望著粘稠無比的黑色長河洶湧而來,空間崩潰,元皇影像表情淡然,一拳簡單擊出。

    轟!

    黑色長河爆裂,黑色的水花,漫天飛舞,似乎在兩人之間,有著一個巨大噴泉噴發開來。

    元皇影像一拳之威,已經達到無以複加的程度,震古爍今。

    “不可能,一道影像,怎會如此強?”黑衣老者被震得倒飛出去,虛空滑翔了十數,方才止住身體。

    “你太弱了,武學低等,武道意誌低等,這就是如今生死境王者的水平嗎?”

    元皇影像負手而立,淡淡道。

    “不要太囂張,屬於你的時代,早已過去。”黑衣老者長發飛舞,雙手上,浮現出詭異的黑色紋路,覆蓋整個手掌,隨著黑色紋路成型,黑衣老者的氣勢,硬生生拔高了許多,恐怖的真元波動,令空間都震顫起來,裂痕遍布。

    “哦,已經把極品手套煉入到體內,還行。”

    眉頭一挑,元皇影像點頭道。

    “去死。”

    黑衣老者可不管對方是誰,隻要阻攔他,都要死,一掌出,更加深邃的黑暗裂痕烙印向元皇影像。

    正是魔痕滅。

    元皇影像麵不改色,身形一晃,空間仿佛消失了,整個人憑空後退了十,而那黑暗裂痕,沒能烙印在元皇影像的身上,隻是烙印在虛空中,久久不散,無法愈合。

    “這種手段,這種身法!”

    葉塵第一次看到兩大生死境王者正式交手,黑衣老者的手段,令他震驚,居然可以虛空留痕,經久不散,這要是烙印在人的身上,是不是也無法愈合,被折磨致死,而元皇的身法,簡直是神鬼莫測,鬼神皆驚,他的移動,似乎已經消弭了虛空界線,讓黑衣老者無法鎖定住他。

    黑衣老者比葉塵震驚百倍,魔痕滅的強大,他最清楚不過,這種手段,隻能硬抗,無法閃避,因為隻要被那黑暗裂痕鎖定了你的生命氣息,至死方休,哪怕你躲入虛空都不行,先前元皇影像一指抹滅黑暗裂痕,他還能接受,因為魔痕滅是可以被摧毀的,可現在,元皇影像居然閃避了開來,讓魔痕滅失去了目標,烙印在虛空中。

    “我這身體,能量有限,便不和你糾纏了,劍來。”退到十外的元皇影像伸手一招,葉塵腰間的破邪劍,自動出鞘,落在元皇虛影的手上,而葉塵甚至沒反應過來。

    “要的是破邪劍?”

    葉塵不解,按理說,天蠍劍比破邪劍更強大,元皇影像手持天蠍劍,斬殺黑衣老者不費吹灰之力。

    元皇影像似乎知道葉塵的心思,道:“破邪劍蘊含破邪之力,針對人魔一族,且,你那把極品寶劍太消耗真元,以我目前的身體,無法承受太多的消耗,而且,對我而言,破邪劍足夠了。”

    “原來如此。”

    葉塵點點頭,這元皇影像,不是元皇本人,不具備近乎無窮無盡的真元,能量有限,能少消耗一分能量自然最好。

    “虛元斬!”

    手持破邪劍,元皇影像的目光略微淩厲起來,單手一揮,破邪劍激發出一道看不見的劍氣,斬向黑衣老者的身體。

    “啊!”

    黑衣老者大吼一聲,他居然感受不到這一劍的軌跡,但是他有直覺,被這一劍正麵命中,絕對九死一生。

    “魔閃!”

    身體閃爍,黑衣老者身體虛幻閃爍起來,有如閃爍的星辰。

    噗嗤!

    無形劍氣斬在黑衣老者虛幻的身體上,似乎落空了,不過葉塵不這麼看,因為有血水飛濺,隱隱還傳來一陣悶哼聲。

    果不其然,虛幻身體崩碎,一隻真實的手臂從中脫離,被劍氣碾壓成血霧,然後消弭成虛無。

    遠方,黑衣老者的身體浮現而出,他臉色蒼白,右臂已然消失,看上去極不協調。

    “為什麼,為什麼我會被斬中?”

    黑衣老者神色驚駭,魔閃也是魔族武學,魔族武學雖然不需要去修煉奧義,但實際上,魔閃依舊蘊含空間之力,隻不過和空間奧義形式不同而已,本質沒什麼區別。

    本以為施展魔閃,可以躲過一劫,豈料依舊被斬斷了右臂。

    元皇撇撇嘴,“你運氣不錯,我現在的實力,和真正的我差距甚大,而且虛元斬是我最弱小的一招,其它武學,太消耗能量了。”

    葉塵目瞪口呆,元皇影像的實力,肯定遠遠不如元皇本人,差距十分巨大,虛元斬又是最弱小的一招,盡管如此,身為人魔王的黑衣老者,在他麵前依舊不堪一擊,由此推測,真正的元皇,該有多麼強大。

    “不過,我已經看穿了你的移動軌跡,這一次,滅了吧!”

    元皇影像第二次舉起破邪劍,一劍輕飄飄斬出。

    “不!”

    黑衣老者驚恐的逃竄開來,陷入虛空中,但是在虛元斬的追擊下,空間界線變得透明,葉塵都能夠看到在虛空中逃竄的黑衣老者,狼狽不堪,神情驚恐,恨不得爹媽多生條腿。

    “好大的威風,不愧是當年叱吒寰宇的元皇。”

    就在這時,虛空中憑空撒落下無數黑色的花瓣,花瓣不過銅錢大小,紋理清晰,質地柔和,和真正的花瓣,沒什麼區別,這些黑色花瓣,無窮無盡,漫空灑下,宛如花雨,而這些花雨,忽視了空間界線的存在,落到了外界,然後繼續灑下,落地的一瞬間,由實轉虛,煥然消失。

    噗!

    黑衣老者背後,花瓣湧出,陡然出現了一個身穿華麗黑袍的美豔女子,此女身材高挑至極,眸子為淡紅色,高聳的胸部增一分則多,減一分則少,恰到好處,她右手一揉,無形力量湧動,然後朝一旁揮出。

    哧!

    看不見的無形劍氣掉轉方向,消失在虛空深處。

    “大族長!”

    聽到聲音,黑衣老者緊繃的神經鬆懈下來,臉上閃過慶幸之色,旋即,他轉過身,對著黑袍女子恭敬行禮。

    “混亂魔海人魔一族大族長,豈不是人魔皇?”葉塵暗叫不妙,人魔一族有家族之分,一般家族的族長就是族長,隻有人魔一族全體家族的族長,才被稱為大族長。

    “哦,來了一個強的,你小子得罪的人不少!”元皇影像皺了皺眉頭,無奈的看向葉塵。

    葉塵苦笑道:“該來的,躲也躲不過。”

    很顯然,對方是為慕容傾城而來,區區一個自己,還不值得人魔皇親自出動。

    

Snap Time:2018-04-24 08:44:59  ExecTime:0.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