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七百九十五章陰氣不滅肉體不滅


    “這怎麼可能,死了至少上萬年的人,還能複活,這有違大道,天理不容。”滄桑老者喃喃道。

    金萬雙道:“根據記載,真水宮在一萬五千年前覆滅,也就是說,這些人,死了差不多一萬五千年。”

    “一萬五千年啊,就算是生死境王者的白骨,也該變成化石了,這四個人,不像是生死境王者的樣子。”葉塵用靈魂之眼打量著中年男子四人,他發現,對方身上並沒有真元或者其它能量,有的是凍結萬物的陰氣,這陰氣是從體內滋生出來的,與60xs已經融為一體,陰氣不滅,60xs不滅,至於有沒有意識,天知道。

    黃衣女子分析道:“他們應該是被一種邪惡秘法封存在棺材中,雖然人已死去,但體內生機不滅,經過上萬年的蘊養,已經與陰氣融為一體,成為另一種生命。”

    “不是人,不是屍體,是另一種生命?”

    所有人皺眉,這超乎他們的想象。

    “裝神弄鬼,看我達爾巴滅了他們。”

    達爾巴一步踏出,雙刀交叉,劈出去一記十字刀光,飛掠向為首的中年男子。

    噗!

    不知道是中年男子反應太慢,而是達爾巴的攻擊速度太快,十字刀光準確的命中對方的胸口,撕出一個十字傷口,傷口處,朦朧的陰氣彌漫,看不見鮮血濺出。

    “複原了!”

    滄桑老者喃喃道。

    眾人往中年男子的傷口望去,那,朦朧陰氣化為實質血肉,複原了傷口,從外表看,一點痕跡也看不到。

    中年男子低頭看了看胸口,似乎達爾巴這一記十字刀光把他的意識給驚醒了,旋即,他仰天發出一聲長嘯,嘯聲如鬼哭狼嚎。又如同夜鬼索命,三十三層的長明燈結起了一層冰霜,燈火明暗不定,終究沒有滅掉,一股無形無質的音波,朝著葉塵等人擴散而來。

    除了葉塵,慕容傾城以及黃衣女子,其他人各自悶哼一聲。靈魂震蕩不已。他們沒有葉塵五倍於常人的靈魂力,沒有他的毀滅劍魂和不朽劍魂,沒有慕容傾城的完美人魔血脈。沒有她的魔魂,沒有黃衣女子的深不可測,憑借半步王者方才擁有的靈魂薄膜。很難完全抵消索命音波。

    無聲無息中,中年男子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現時,已到了達爾巴身前,他手持戰戟,一戟刺向他的頭顱。

    “滾開!”

    達爾巴沒料到中年男子的速度如此快,一時間有點措手不及,蠻人的野性,讓他忘記生死。雙刀交叉,不顧一切的斬向中年男子的脖頸,一上來,兩人就開始死戰。

    哧!

    中年男子的戰戟,刺破了達爾巴的護體真元,在對方的額骨上,留下一個小小的血洞。血水凝結。

    而達爾巴的雙刀,也差點把中年男子的頭顱砍下來,交叉的刀痕,幾乎貫穿了對方的胸腔。

    “弟弟!”

    達爾雄怒吼一聲,一手持斧。一手拿著玉尺,劈在中年男子的身上。

    巨斧僅僅讓中年男子的身體裂開一個缺口。而玉尺,居然好似春陽化雪一般,消融了對方的一些陰氣。

    中年男子麵現驚容,急忙倒退,達爾雄追著不放,巨斧和玉尺交相揮舞,籠罩住中年男子。

    唰!

    中年男子身體陡然崩潰,化為一道朦朧陰氣,回到了原地,與另外三人站在一起,他身上的傷口,已經完全複原,不過細細觀察,可以發現其陰氣稍稍淡薄了一絲。

    “玉尺可以削去他的陰氣!”

    葉塵得出一個結論,和慕容傾城對視一眼。

    “弟弟。”

    達爾雄放棄追殺中年男子,返回到達爾巴身前,搖著他的身體。

    達爾巴瞳孔放大,雙眼無神,他的額骨上,有著一個指甲大小的血洞,陰氣直冒。

    “死了!”

    滄桑老者可惜的搖搖頭,剛才那一瞬間實在過的太快,他們根本來不及援手。

    “滾你媽的。”

    達爾雄破口大罵,隨即又嚎啕大哭起來。

    “我看,此地不宜久留。”冷漠青年皺了皺眉頭,說道。

    黃衣女子點點頭,“陰氣不滅,他們的60xs便不滅,除此之外,還有一具棺材沒有打開。”

    達爾巴的60xs堪稱強橫,但依舊擋不住中年男子的一戟,可見中年男子的實力有多可怕,當然,這也和戰戟是偽極品寶器有關,而除了中年男子四人,中間一具棺材中的人物,隻怕更為驚人,說不定就是玄陰王的遺體。

    “隻怕出不去了!”慕容傾城忽然道。

    “怎麼會出不去?”

    眾人回頭。

    不知何時,三十三層原先是入口的地方,被四個棺材蓋給封了起來,棺材蓋陰氣繚繞,自成一體。

    砰!

    金萬雙手持降魔杵,一杵轟了過去。

    金光大放,棺材蓋搖晃不止,陰氣被金光覆滅了不少。

    “該死。”

    滄桑老者揚起紫金缽,紫金缽中射出一道紫金光芒,照射在棺材蓋表麵的陰氣上,嗤嗤聲中,陰氣如同遇見克星,紛紛湮滅,但是令他們皺眉的是,不管陰氣被消滅多少,都會有同等數量的陰氣從棺材蓋中湧出,似乎這棺材蓋是陰氣的源泉。

    期間,葉塵拔出破邪劍,一劍斬在陰氣上,破邪劍不愧是四件破邪寶器中攻擊性最強的一件,大量的陰氣被斬滅,差點就攻到棺材蓋的本體,不過終究後繼無力。

    見葉塵等人攻擊棺材蓋,中年男子四人齊齊行動,化為朦朧陰氣,朝著眾人席卷過來,不加以抵擋的話,很可能被陰氣凍結出血液,任殺任剮,所以眾人不得不放棄攻擊棺材蓋,轉身與之大戰起來。

    根據之前的情況,眾人已然知曉,破邪寶器是克製這類邪惡生命的克星,擁有破邪寶器的四人,各自分開,分別大戰一個,另外三人,在一旁輔助,消磨對方的陰氣。

    弟弟達爾巴被殺死,達爾雄對中年男子恨之入骨,收起巨斧,持著玉尺瘋狂攻擊對方,在旁邊輔助他的是冷漠青年。

    另一邊,金萬雙獨自一人對付粗壯婦人,而滄桑老者和黃衣女子對付陰邪老者,至於慕容傾城自然和葉塵在一起,與瘦弱青年大戰著。

    “暗之吞噬!”

    慕容傾城雙手結印,在瘦弱青年旁邊凝聚出一個不斷塌陷旋轉的黑暗光球,欲要把對方吞噬進去,但是,對方身上的陰氣實在太強盛,反而把黑暗光球凍結了起來。

    呼!

    瘦弱青年化為陰氣,攻向慕容傾城。

    “斬!”

    手持破邪劍,葉塵一個進步,一劍削向陰氣。

    哧的一聲,陰氣被斬滅了不少,瘦弱青年重新顯現出身體,再次與葉塵大戰起來,無瑕對付慕容傾城。

    破邪劍和瘦弱青年手中的寶器,俱是偽極品寶器,一個蘊含破邪力量,一個蘊含邪惡力量,水火不容,但葉塵無奈的發現,不管他削去瘦弱青年多少陰氣,三十三層的塔內,都會有陰氣滋補對方,讓他徒勞無功。

    “我看你有多少陰氣滋補。”

    葉塵眼睛眯起,手中的破邪劍,揮舞到極致,靈犀一劍頓時施展出來,無數的劍影籠罩住對方。

    嗤嗤嗤嗤嗤嗤……

    論戰鬥技巧,瘦弱青年怎及得上葉塵,身上被劍氣割得破破爛爛,劍痕遍布,完全處於下風。

    “殘月!”

    一口氣揮出數百劍,葉塵手臂一揚,一道月牙形劍勁飛斬出去,從瘦弱青年身上一掠而過。

    這一劍的威力實在過大,瘦弱青年被一分為二,陰氣少去了小半之多,力量大大削弱。

    除了葉塵這邊,其他人也逐漸占據了上風,畢竟有破邪寶器在手,天生克製邪物,若不是對方有陰氣滋補,早就被打的虛弱無比了。

    “碎!”

    金萬雙手中的降魔杵,霸氣無比,一杵轟碎了粗壯婦女的半邊身體,大量的金光橫掃當場。

    “收!”

    滄桑老者手持紫金缽,道道紫金光芒激射,把對麵的陰邪老者打的千瘡百孔,並不時有陰氣被攝入紫金缽中,煉化成虛無。

    而達爾雄的玉尺有護身之用,近身搏鬥之下,中年男子也不是他對手,被玉尺削去一層又一層的陰氣。

    隨著塔中陰氣越來越稀薄,五具棺材中間的一具,棺材蓋悄無聲息的挪動了一下,由於眾人都在大戰,沒有注意到這一點。

    棺材蓋從不明顯的挪動,到一寸寸的挪動,幅度越來越大……

    七人在這大戰,入口處,獅少保等人卻被棺材蓋擋住了去路,一個個施展手段,難以動搖棺材蓋半分。

    “可惡!”

    化為真身的獅少保怒吼一聲,噴出一道金光攻在棺材蓋上,轟隆隆聲中,六人反被棺材蓋彈射出來的力量震得倒飛出去,回到了三十二層。

    玄陰塔外,不知何時來了一名黑衣老者,黑衣老者目光看向最頂端的三十三層,身體陡然幻滅。

    ps:求一張推薦票!

    ——

    不一會兒功夫,他又被震了回來。

    “居然無法撕裂虛空,進入其中。”

    黑衣老者臉上露出詫異。

    “也罷,此塔越奇異,寶物就越是珍貴。”

    黑衣老者嘿嘿一笑,邁步走進玄陰塔第一層,逐漸沒入到黑暗中。(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01-23 08:23:21  ExecTime:0.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