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七百八十九章慘勝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精彩小說盡在【著筆中文網】記住我們的網址:
  擊殺了瘦弱中年,葉塵站在原地,沒脊去幫助任何人,因為己方這邊,沒有一個需要幫助的。
  金萬雙對獅少保,金萬雙還占據一點上風。
  冷漠青年對中年文士,兩人都是劍客,葉塵上去幫忙的話,反而會惹得冷漠青年不。
  林宇軒的話,還是算了,此人高傲無比,怎肯接受別人的幫助。
  雙胞胎兄弟性格乖張,捉摸不透,還是不要貿然插手的好,至於黃衣女子那邊,葉塵怎麼看都覺得是她的對手需要幫助,他上去無疑是畫蛇添足,多此一舉,而慕容傾城也占據了上風,壓製住了年輕女子,想來,再過一段時間,就能解決戰鬥。
  最後,滄桑老者和雨衣老者的戰鬥則顯得有點撲朔迷離,滄桑老者的風格以,很,準為主旨,雨衣老者的風格和他的穿著一樣,古堨j怪,莫名其妙,有時候明明直線攻擊為好,他偏偏要弧線,有時候需要硬拚的時候,他拚命退,需要退得時候,拚命攻擊,總之不能以常理來推測,不能以正常人的思維來理解。
  收回目光,葉塵轉過身,看向宮殿中央堆成小山的上品靈石。
  這堆數量驚人的上品靈石,能夠保存無盡歲月,和下麵的陣法有著直接關係,如果葉塵猜得不錯,這座陣法應該叫做鎖靈陣,可以把靈氣鎖在陣法之中,不使其逸散出去。
  鎖靈陣除了有鎖住靈氣的功效之外,還有著強大的防禦能力宮殿中來回j蕩的氣勁一衝擊過來立刻就會被陣法之力卸到一邊,無法動搖其分毫,不過鎖靈陣畢竟不是專門用來防禦的陣法,受到無數次的衝擊,有些不穩定起來,光芒閃爍。
  葉塵不敢破開陣法收取上品靈石,他怕陣法一破開,媊悛漱W品靈石會被四麵八方衝擊過來的氣勁轟成粉碎,五億以上的上品靈石被轟成粉碎他自己都不會原諒自己。
  所以,盡管他現在閑著沒事幹,也隻能在一旁看著,什麼事都不能做。
  “四象天絕劍術!”
  “弱殺無極劍!”
  兩大絕頂劍客的對決,吸引了葉塵的注意,中年文士和冷漠青年各自施展出殺招,準備一決勝負,一分生死,中年文士的殺招,暗含四象分別是木之奧義,金之奧義,火之奧義,水之奧義,當然,這四大奧義並沒有融合,各自分開,相輔相成,一連四劍揮出把冷漠青年的所有退路,進路,全部封閉,有著滅絕的味道,而冷漠青年的殺招,融合了土之奧義和金之奧義,有著土的hu重承載,金的鋒銳淩厲,不需要多少變化,一劍刺出神鬼難逃,循著中年文士的破綻而去。
  “厲害,這兩人,任何一人都有著和我一爭高下的實力,不施展鏡花破滅,我想要戰勝他們,幾乎不可能,就算施展鏡花破滅,估計也隻有七成的把握能擊敗他們。”
  葉塵腦海中心思電轉,分析著兩人的實力,並和自己做著對比。
  說時遲,那時,兩人的殺招在電光火石之間,互相碰撞在一起,然後爆發出千百道寒星,哪怕是葉塵,一瞬間之內都無法知道媊捄o生了什麼,隻能根據千百道寒星的軌跡,進行推測。
  噗!
  寒星斂去,一道鮮血噴出去七八尺高,中年文士頭顱揚起,脖子上,有著一猙獰可怖的劍痕”陵管已經被割斷,脊椎骨也詭異的斷折開來,無法支撐頭顱的重量。
  殺招對拚,中年文士首先身死。
  葉塵再往冷漠青年方向看去。
  冷漠青年的傷,很重很重,對於尋常而言,這已經是致命的傷勢,他的左胸和右胸,分別被洞穿,兩條大腿也被割出一條深深的劍痕,鮮血狂噴,整個人仿佛變成了血人,渾身浴血。
  “一死一重傷,這就是劍客的對決!”
  葉塵感歎一聲。
  鏘!
  擊殺中年文士,冷漠青年身體一軟,長劍駐在地上,雙膝跪地,大口吐著鮮血,頭發濕漉漉一片,有汗水,也有血水,此時,別說是半步王者,就算是一名星極境強者,都能夠隨手擊殺他。
  腿上和右胸的傷勢,還不算致命,但是左胸的傷勢,那就十分致命了,如果不是偏了一點點,他的心髒,絕對會被洞穿,身死道消,可以說,他能活下來,有著七八分的運氣存在,這中年文士,絕對是他遇到最可怕的劍客,有著擊殺他的可能性。
  “死吧!”
  就在此時,一個巨大的獅爪忽然襲向冷漠青年,巨大的獅爪,金光燦燦,爪子鋒利,而獅爪的主人,自然是變化成真身的獅少保,原來獅少保和金萬雙剛才力拚之下,各自倒飛出去,而獅少保倒飛出去的位置,正好是冷漠青年這堙A見冷漠青年殺死了中年文士,智身也受了重傷,獅少保便順手一爪揮出隻頸要置他於死地。
  冷漠青年連抬眼的力氣都沒有,更不要說揮劍抵擋了,沒有意外的話,他的死,已經注定。
  鏘!
  意外發生了,一柄長劍,擋住了獅少保的爪子。
  是葉塵。
  “你找死。”
  獅少保巨大的獅頭口吐人言,怒視葉塵。
  葉塵微微一笑,“我們可是敵人,既然是敵人,就不能讓你如願。”
  回答葉塵的是一記怒吼,獅少保身體一扭,另外一隻爪子揮向葉塵,金芒如電。
  “回去。”
  葉塵雙手握劍,黑色的雷球凝聚在劍刃上,瞬間爆破,彈飛了獅少保,數十縷金色毛發飛舞。
  咚!
  恢複真身後,獅爪是獅少保最堅硬的地方,葉塵這一劍,並沒有讓他受傷,但是當他彈飛到宮殿半空中,一道銀色的身影j射而來,一拳命中他的胸部,發出如同擂大鼓般的聲音。
  擊出這一拳,金萬雙沒有貪功,立刻撤退,避免遭到獅少保的反撲。
  果不其然,遭受絕強一拳之後,獅少保口鼻泌出大量的鮮血,但是他首先做的不是暫避鋒芒,而是凶猛反撲,受痛之下,獅少保的反撲比他全力進攻都要瘋狂許多。
  可惜,金萬雙豈會給他可趁之機。
  反撲未果,獅少保淩空往後飛掠,四爪著地,胸口有著一個小小的拳印,七竅流血,受了不輕的內傷。
  若不是他乃是黃金獅族的天才,體內血脈最為尊貴,為上品頂尖,肉身強橫無比,這一拳,就算不死,也要重傷,但是他的實力本就和金萬雙差不多,時間充足的情況下,他有著磨死金萬雙的把握,可是現在一受傷,他必然不是金萬雙對手。
  側過頭看向其他人,獅少保沉默了。
  除了雨衣老者遊刃有餘,其他人,要麼遇到了對手,難分勝負,要麼對手和雨衣老者一樣,深不可測,局麵並不如他想象的那樣好,再這樣下去,他們會被對手逐一殲滅。
  “撤退。”
  獅少保大吼一聲,掠向傳送陣。
  唰唰!
  獅少保話音剛落,就有兩人閃了過來,一個是麵色蒼白的年輕女子,一個是渾身浴血的麵具男,這兩人,遇到的對手都十分厲害,年輕女子的對手,慕容傾城速度奇,黑暗武學詭秘莫測,麵具男的對手達爾巴,是一個肉身打不死的怪物,所以他們早就有撤退的心思。
  “要撤退了,嘿嘿,你們的實力不錯,老頭子不陪你們玩了。”雨衣老者穿梭在雨絲之中,身形飄忽不定,甩開滄桑老者,往傳送陣方向一閃而去,幻化出無數虛影。
  中年婦人見機不對,拋下了虯髯大漢。
  白臉青年比較倒黴,他的撤退路線和光頭胖子重合,光頭胖子的輕功太強,達爾雄沒有劈中光頭胖子,反而一斧頭劈在了白臉青年身上,把對方從頭到腳一分為二,血水噴濺。
  眼看敵人逃的七七八八,金萬雙等人沒有出手阻攔,正所謂窮寇莫追,把對方逼到絕境,必然會麵臨對方的臨死反撲,大家實力相當,一方臨死反撲,多多少少會增加一些傷亡。
  “我們走!”
  傳送陣已經被j活,光芒閃爍,獅少保冷酷道。
  麵具男道:“還有一個。”
  他看向虯髯大漢。
  獅少保搖搖頭,“他活不了了。”
  最後關頭,黃衣女子稍稍認真了起來,身化流光,朝著虯髯大漢一纏過去,好像一條黃色的天蛇。
  嘎啦啦!
  虯髯大漢體內發出連綿不絕的爆豆聲音,待黃衣女子一離開,身體一軟,攤在地上,如同一堆肉。
  一纏之間,虯髯大漢體內的骨骼盡數粉碎。
  黃衣女子的實力,讓眾人震驚。
  嗡!
  傳送陣光芒一閃,獅少保等人消失在宮殿中。
  “我欠你一條命。”
  冷漠青年對葉塵說道。
  “他也是我的敵人。”葉塵收劍入鞘。
  “一碼事歸一碼事,這條命,我會還給你的。”說著,冷漠青年盤坐在地上,閉上雙眼開始療傷。
  葉塵淡然一笑,往其他人方向靠攏過去。
  金萬雙身上的銀色光澤褪去,他打量了一眼眾人,見死了中年婦女和黃臉大漢,不由微微一歎,他邀請的十個人,個個都是高手,不過遇到同樣的精英,死傷在所難免。
  好在敵人死的更多,來時十個,走時隻剩下六個,死了四個,是他們的一倍。
  此次大戰,勝了,也隻是慘勝。(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0-22 07:05:33  ExecTime:0.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