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七百八十七章驚天血戰


    “殺!”

    冷漠青年找上了抱著長劍的中年文士,兩位劍客都是少有的高手,一交起手來,隻見劍光劍影,寒星萬朵,哪還能看到人,就連周邊的人也紛紛避了開來,劍客,是攻擊力的代名詞,實力相當,遇到劍客,氣勢都要弱上一分,兩位劍客拚死一戰,那絕對是可怕的場景

    “老了,老骨頭一把!”

    滄桑老者身形一飄,飄到了身穿雨衣的古怪老者對麵,雨衣老者見到來了和自己一樣的老頭,撇撇嘴,古怪道:“我最討厭和老頭子打交道,又老又臭,換個,換個。”

    “恐怕不如你所願。”

    滄桑老者嘿嘿一笑,手中多出一根黑色短杖,擊打過去。

    “要命了!”

    雨衣老者身體一滑,避開這一擊,而在他滑行的過程中,空中居然下起了小雨,雨絲飄落在他的雨衣上,往下滑去,老者給人感覺就像是雨中的鬼魂,輕靈邪氣。

    “老家夥還挺難纏。”

    滄桑老者皺了皺眉頭,與對方纏鬥起來。

    黃臉中年本來是準備去找那個年輕女子的,不過半途中,被光頭胖子攔了下來,不由氣得臉色發紫,一手持盾,一手持矛,朝著光頭胖子猛攻猛打,似乎有不共戴天之仇恨。

    至於雙胞胎兄弟有點不厚道,兩人也不分開,二對一,對上了一個帶著麵具的家夥,哥哥的巨斧好似大山傾倒,弟弟的雙刀火來水去,兩人配合的天衣無縫,逼得麵具男狼狽不已,口中嘀咕著什麼。

    剩下來三人中。黃衣女子隨便找了個對手。遊鬥起來,看上去並沒有拿出幾分本事,慕容傾城的對手則是那個本來被黃臉中年看中的年輕女子。兩人也鬥了起來。

    最後隻剩下葉塵一人。

    “看來隻剩下我們兩個。”

    對麵,站在那像一個晾衣杆的瘦弱中年朝著葉塵露出一個難看的笑容,枯瘦如柴的手指還掏了掏耳朵。

    “是啊!”

    葉塵輕輕一笑。

    “既然如此。就不要浪費時間了,我讓你三招,如何?”瘦弱中年彈了彈耳屎,笑道。

    “那好吧!”

    葉塵一步步走了過去,麵上同樣帶著笑容,十分溫和,兩人看上去,像是互相切磋,而不是生死戰。

    哧!

    猛然間。葉塵一步踏出,雷劫劍瞬間出鞘,一劍從對方身體上劃過。極快的速度。令空氣都來不及震動,也感覺不到葉塵已經出劍。隻是看到對方身形一晃而已。

    做完這一切,尋常人本來應該收劍,因為對方已經死了,但是葉塵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驟然轉身,一劍刺了出去。

    叮!

    寒光交擊中,一道身影飛退回去。

    反觀葉塵背後的瘦弱中年,隻是一個分身,隻是這個分身,十分飽滿,從外表看,一點也看不出,用靈魂力掃描,也掃描不出所以然來,而且這關鍵時刻,誰還有那麼多心思精打細算,先宰了對方在說,誰會料到,瘦弱中年早早就做好了準備,似乎是在雙方還沒大戰之前,至於他的真身,早已隱藏在某個角落處,暗中發動襲擊。

    可惜,他遇到的是葉塵,葉塵是什麼人,靈魂力是常人的五倍,加上天性謹慎,從來隻有他偷襲人,很少有人能偷襲他,所以在葉塵看來,瘦弱中年這番作為,對他來說,隻有看戲的心情罷了,也就陪對方玩玩,反正也不損失什麼。

    葉塵的反擊,讓瘦弱中年猛吃一驚,死在他這種手段的人,多不勝數,他已經記不清用這種手段殺死多少人了,除了那些實力實在太高,暗殺不了,葉塵是第一個以靈海境後期巔峰修為,看穿他這一招的人,他如何不吃驚,整個人都懵了。

    “怎麼,你不是說讓我三招嗎?”

    葉塵譏諷的看向對方。

    瘦弱中年收斂驚訝,笑道:“我隻是說,我的分身讓你三招,又沒說真身,是你沒聽清楚而已。”

    “是嗎?要不,我讓你三招如何。”

    “你讓我三招?”

    瘦弱中年有點迷糊。

    不過想到葉塵的精明,他還是搖了搖頭,“不,我怕被你坑了,說實話,我還沒見過你這種年紀,就精明如老狐狸的人。”

    “,過獎了,手底下見真招吧!”

    葉塵驟然出擊,雷劫劍在虛空中劃出透明的弧線,劍尖直指瘦弱中年的額頭,劍未到,一股淩厲的劍氣已然鎖定住對方,任對方手段萬千,也休想迷惑住葉塵。

    “找了個硬點子。”

    瘦弱中年暗叫倒黴,枯瘦如柴的手掌漫空揮舞,一隻隻銀黑色的鬼爪探了出去,把葉塵周身要害都籠罩在麵。

    叮叮叮叮叮……

    兩人以快打快,鬥得不可開交,而瘦弱中年的實力,也的確讓葉塵不敢小視,葉塵可以肯定,在場中除了少部分人,其他人的實力都相當,想要戰勝對手,不付出一點代價是不可能的,葉塵也不敢說,輕易就能戰勝瘦弱中年,因為雙方的殺招都沒有施展出來,處於摸底的階段。

    隆隆!

    整個宮殿,一下子爆發出十場戰鬥,金萬雙對獅少保,冷漠青年對中年文士,林宇軒對白臉青年,中年婦女對中年婦女,滄桑老者對雨衣老者,雙胞胎兄弟對麵具男,黃衣女子對虯髯大漢,慕容傾城對年輕女子,葉塵對瘦弱中年。

    十場戰鬥,各自分開,占據一片地方。

    整個宮殿都成了戰場,唯獨中央被陣法籠罩的上品靈石沒有戰鬥爆發,而幸虧那有陣法籠罩,要不然疊加在一起的氣勁,必然會把五億上下的上品靈石盡皆毀滅,一個不留。

    除此之外,整個宮殿本身也有禁製保護。所以眾人的動靜再大。都無法撼動宮殿,每當有人的攻擊落在宮殿牆壁上,都會被一陣光紋給吸收。無聲無息,沒有任何影響。

    戰鬥是在太慘烈了,眾人都在拚命。這和以往的戰鬥不一樣,十場戰鬥中,交戰雙方哪個不是深藏不漏,一個個都是生死境以下,少有的強者,殺招無數,底牌深藏。

    當然,看上去最為恢弘的一場戰鬥自然要數金萬雙和獅少保,兩人在各自隊伍中。實力都是數一數二,絕對是前列,此刻。他們不再保留。盡展所學,拚命進攻對方。

    “獅王爪!”

    獅少保怒吼一聲。右手變成巨大的獅爪,猛然擊向金萬雙,帶起的勁氣,穿金洞石,空間扭曲。

    鏘!

    金萬雙當仁不讓,伸出一隻手掌,猛然握拳,這隻拳頭,銀光燦燦,好似白銀打造的拳頭,但沒有會把它往白銀上想去,因為這隻拳頭比白銀堅硬了不知多少倍,就算是鑽石,也不過如此,巨響聲中,金萬雙一拳轟爆了獅王爪,並一腳踢向獅少保的腦袋。

    “找死。”

    獅少保左手探出,抓住金萬雙的腳踝,然後手臂發力,把對方拎了起來,淩空旋轉數圈,一般人在這種旋轉下,早就頭暈目眩,戰力全無,哪還有能力反擊,可是金萬雙不同於凡人,他仿佛感受不到旋轉,雙拳連連出擊,轟在獅少保的護體真元上,反倒把對方震得氣血沸騰。

    “滾!”

    獅少保怒吼一聲,扔出了金萬雙。

    啪的一聲,金萬雙腳掌踩在宮殿牆壁上,借著反彈力,再次攻向獅少保,強悍的實力和反應能力,堪稱可怕。

    吼!

    獅少保扛不住這樣的進攻,終於恢複真身了,空氣猛然扭曲,一頭十幾長巨大的黃金獅子出現在眾人麵前,這隻黃金獅子,四肢如柱,爪尖鋒利,黃金色的鬃毛披在腦後,金光燦燦,好似黃金打造,與金萬雙身上的銀色相比較起來,顏色分明。

    一金一銀。

    吼!

    獅少保再次怒吼一聲,身體猛然躍起,攻向金萬雙,龐大的身體讓他移動一步,頂的上別人無數步,隻是一晃,就出現在金萬雙的頭頂,前肢狠狠地踩了下去,有如泰山壓頂。

    “做夢!”

    金萬雙雙臂交叉,架在頭頂,擋住爪子。

    嘎吱。

    兩人僵持在哪。

    獅少保變成真身,越發暴躁,怎能容忍這種局麵,右爪微微一動,巨大的腦袋探了下去,咬向金萬雙的頭顱,這一咬,若是被咬中了,絕對不是輕傷這麼簡單,絕對是一分為二,沒有任何僥幸。

    不過金萬雙也不是隻有這幾分本事,他的眼睛都變得銀亮起來,頭發一根根豎起,如同銀色刺蝟,頂著壓力,他左手握拳,轟在獅少保一根巨大的牙齒上,發出劇烈的金屬交鳴聲。

    獅少保被震退了一步,牙齒上出現了絲絲裂痕,不由惱羞成怒,他還是第一次吃虧。

    除了獅少保和金萬雙這邊,其他人那同樣慘烈,雖然沒有這恢弘,卻異常殺伐。

    冷漠青年與中年文士的交手,已經超過數百招,這數百招之中,雙方都吃了一點小虧,畢竟劍客交手,看到破綻,就是一件斬去,以快打快,稍有一絲瑕疵,都會被命中。

    冷漠青年的肩膀上中了一劍,胸口被劃出一道血痕,而中年問世的頭發披散下來,腹部和腿部分別中了一劍,兩人平分秋色,看上去誰也不熟誰,想要分出勝負,還早的很。

    不過一般同等級的戰鬥,想要分出勝負,隻有到後期,因為隻有到後期,一些小優勢小劣勢才會放的很大,放大到不能忽視的地步。

    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開始有人落入下風了。

    首先落入下風的是黃臉大漢,他的對手是頭上有著刺青的光頭胖子,此胖子難纏無比,和他身上的肥肉一樣,他修煉出來的真元,十分油滑,一矛刺上去,軟不受力,黃臉大漢越打越無力,身上開始多出了許多血痕,被壓得抬不起頭。

    獅少保怒吼一聲,右手變成巨大的獅爪,猛然擊向金萬雙,帶起的勁氣,穿金洞石,空間扭曲。

    鏘!

    金萬雙當仁不讓,伸出一隻手掌,猛然握拳,這隻拳頭,銀光燦燦,好似白銀打造的拳頭,但沒有會把它往白銀上想去,因為這隻拳頭比白銀堅硬了不知多少倍,就算是鑽石,也不過如此,巨響聲中,金萬雙一拳轟爆了獅王爪,並一腳踢向獅少保的腦袋。

    “找死。”

    獅少保左手探出,抓住金萬雙的腳踝,然後手臂發力,把對方拎了起來,淩空旋轉數圈,一般人在這種旋轉下,早就頭暈目眩,戰力全無,哪還有能力反擊,可是金萬雙不同於凡人,他仿佛感受不到旋轉,雙拳連連出擊,轟在獅少保的護體真元上,反倒把對方震得氣血沸騰。

    “滾!”

    獅少保怒吼一聲,扔出了金萬雙。

    啪的一聲,金萬雙腳掌踩在宮殿牆壁上,借著反彈力,再次攻向獅少保,強悍的實力和反應能力,堪稱可怕。

    吼!

    獅少保扛不住這樣的進攻,終於恢複真身了,空氣猛然扭曲,一頭十幾長巨大的黃金獅子出現在眾人麵前,這隻黃金獅子,四肢如柱,爪尖鋒利,黃金色的鬃毛披在腦後,金光燦燦,好似黃金打造,與金萬雙身上的銀色相比較起來,顏色分明。

    一金一銀。

    吼!

    獅少保再次怒吼一聲,身體猛然躍起,攻向金萬雙,龐大的身體讓他移動一步,頂的上別人無數步,隻是一晃,就出現在金萬雙的頭頂,前肢狠狠地踩了下去,有如泰山壓頂。

    “做夢!”

    金萬雙雙臂交叉,架在頭頂,擋住爪子。

    嘎吱。

    兩人僵持在哪。

    獅少保變成真身,越發暴躁,怎能容忍這種局麵,右爪微微一動,巨大的腦袋探了下去,咬向金萬雙的頭顱,這一咬,若是被咬中了,絕對不是輕傷這麼簡單,絕對是一分為二,沒有任何僥幸。

    不過金萬雙也不是隻有這幾分本事,他的眼睛都變得銀亮起來,頭發一根根豎起,如同銀色刺蝟,頂著壓力,他左手握拳,轟在獅少保一根巨大的牙齒上,發出劇烈的金屬交鳴聲。

    獅少保被震退了一步,牙齒上出現了絲絲裂痕,不由惱羞成怒,他還是第一次吃虧。

    除了獅少保和金萬雙這邊,其他人那同樣慘烈,雖然沒有這恢弘,卻異常殺伐。

    冷漠青年與中年文士的交手,已經超過數百招,這數百招之中,雙方都吃了一點小虧,畢竟劍客交手,看到破綻,就是一件斬去,以快打快,稍有一絲瑕疵,都會被命中。

    

Snap Time:2018-07-16 07:20:56  ExecTime:0.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