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七百一十章麻木

  
  第一卷 第一卷 第七百一十章 麻木
  第七百一十章麻木(第三更)
  “這柳無劍居然還有半極品首飾!”
  燕鳳鳳有點吃驚。
  寶器媊恁A防禦寶器的價值一般是攻擊寶器的兩倍,而首飾寶器的價值是攻擊寶器的三倍。
  之所以這麼貴,不是因為首飾寶器有多好,其實首飾寶器提供的幫助有限,及不上防禦寶器和攻擊寶器,隻是,首飾寶器太稀少了,物以稀為貴,另外,一人身上隻能穿一套防禦寶器,手持一兩件攻擊寶器,再多就是浪費了,但佩戴首飾還是可以的,首飾寶器卻可以讓你的戰力繼續提升,如項鏈,臂環,手鐲,耳環,戒指等等。
  不誇張的說,如果一個普通的靈海境宗師,穿上一整套的半極品防禦寶器,手持半極品攻擊寶器,身上的首飾寶器也都齊全,全都是半極品級別,兩個葉塵都奈何不了對方,除非對方的真元耗盡。
  當然,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一整套的半極品防禦寶器,就算是四品宗門虛空門都湊不齊,齊全的半極品首飾寶器比湊齊一整套半極品防禦寶器更難,能夠出現一兩件,就已經非常了不起了。
  也隻有在上古時代和中古時代,各種寶器煉製方法沒有失傳的情況下,才會出現這樣的事情。
  柳無劍的實力本就神鬼莫測,再加上一件半極品首飾,防禦增加了一大截,持續下去的話,葉塵很有可能會輸。
  “情況不妙啊!柳無劍本身有劍宗級的實力不說,連半極品首飾都有,這還怎麼比。”
  “半極品項鏈激發出來的防禦罩雖然不如半極品鎧甲,但少說也有六七成的效果,難道葉塵真要輸給他。”
  眾人臉上『露』出擔憂之『色』。
  與眾人截然相反的是,彩衣女子臉上『露』出喜『色』,“大陸劍宗又怎樣,還不是要給我們西海劍宗讓路。”
  轟轟轟!
  龍卷風暴中,兩人已經對拚了上百招,招招都是全力以赴,一時間,地動山搖,昏天暗地。聖堂最新章節
  “葉塵,你認輸吧!你是戰勝不了我的。”
  柳無劍成竹在胸,論防禦,他有兩層,論修為,三十二歲的他已經處於靈海境後期巔峰境界,真元要比葉塵雄厚不少,所以就算葉塵能承受得住不斷地衝擊,真元也必將耗盡,戰力全失。
  “戰鬥尚未結束,我又何必認輸!”
  柳無劍有兩層防禦,葉塵又何嚐不是,龍骨防禦層效果雖然不如半極品首飾,但也非同小可,幫助葉塵抵消了不少勁道,免受震傷之苦。
  “你遲早會死心的。”
  柳無劍暗暗增加力道,真元如水流逝。
  葉塵壓力大增,暗暗皺起眉頭,拚持續戰鬥能力,他自然拚不過柳無劍,對方好歹是靈海境後期巔峰修為,真元比他渾厚了兩三成,哪怕消耗大,最後也應該能剩下一成多的真元。
  “截血鬼指差不多有了兩分火候,先截掉他一部分氣血再說。”
  右手揮動雷劫劍釋放出漣漪光束,葉塵左手劍指朝著柳無劍一劃,好似判官筆,判別人的生死,具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魄力,讓人驚悚莫名,產生恐慌感。
  柳無劍以為葉塵要用指法攻擊他,不屑一笑,沒有采取什麼措施,有兩層防禦,他根本無須擔心。
  但是等葉塵劍指劃下,柳無劍的臉『色』變了。
  他體內的氣血,無端端的少了一小截,好像揮發掉了,這一小截隻占他體內氣血的千分之一,並不算多,可任是誰,發現自己體內氣血莫名其妙的消失一點,也會不安。
  “這是什麼指法?”
  柳無劍暗暗戒備起來。
  “效果不錯,這次來點狠的。”
  之前隻是試招,葉塵並沒有全力催動截血鬼指。
  “截!”
  真元凝聚在劍指上,葉塵再次朝對方劃去,和上次不同的是,這次隨著葉塵劍指劃出,柳無劍的護體真元內,居然多出了一個幹枯的白『色』手掌虛影,白『色』手掌探入到柳無劍的體內,抓出了一道血光,然後猛地一握,血光崩潰消散,化為虛無。聖堂最新章節
  “你竟敢截去我的氣血!”
  柳無劍咆哮起來,即驚又怒,他的氣血,一下子少了半成,這是什麼概念,一個人隻有在最佳狀態下,才能爆發出巔峰的戰力,氣血少了半成,他的狀態瞬間滑落,爆發力下降了一個檔次。
  觀戰之人麵麵相覷,他們也看的出來,葉塵施展出了一門恐怖的指法,硬生生截去了柳無劍一部分的氣血,以另一種手段打擊柳無劍。
  “真是不可思議!”
  別說柳無劍驚怒無比,就連葉塵自己都沒想到,兩分火候的截血鬼指能發揮出如此實力,一下子截去了對方半成的氣血,而且那幹枯的白『色』手掌虛影,充斥著死氣,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陰森恐怖。
  當然,兩分火候的截血鬼指也要看對誰施展,如果對魏龍濤那樣級別的煉體高手施展,能截去千分之一的氣血就算不錯了,這不僅僅是因為魏龍濤的氣血多,最主要的還是因為煉體高手的氣血凝練度高,截血鬼指很難截斷太多的氣血,如同小刀割鐵板,截一小塊就都很不容易。
  “繼續給我截!”
  嚐到截血鬼指帶來的甜頭,葉塵樂得省一些力氣,左手劍指當空一劃,白『色』的幹枯手掌虛影第二次出現在柳無劍的護體真元內。
  “給我滾出去!”
  柳無劍的雲霄劍意爆發,一的衝擊在白『色』手掌虛影上。
  白『色』手掌虛影可以忽視真元,但無法忽視劍意,速度一下子慢了許多,剛從柳無劍體內勾出一小部分的氣血,就被劍意衝刷的崩潰開來,帶著氣血消失在柳無劍眼中。
  這次,截血鬼指隻截取了數百分之一的氣血,比上次大大不如。
  “原來截血鬼指還要消耗靈魂力。”
  葉塵忽然發現,自己的靈魂力少去一部分,根本沒有引起他的注意,似乎以他不了解的方式,融入到截血鬼指中,然後才有著諸多奇妙的表現,憑空截取敵人的氣血。
  “葉塵,你會付出代價的。”
  體內氣血少去了半成多,柳無劍十分憤怒,他左手握拳,拳頭上金光燦燦,向葉塵打出了一拳。
  轟!
  這一拳讓龍卷風暴都崩潰的征兆,拳威浩『蕩』。
  “是秘法!”
  葉塵一眼看出,柳無劍施展出來的拳法,不是奧義武學,而是秘法,是一種把拳力壓縮數倍乃至十倍的超強秘法。
  “一指破虛!”
  左手劍指變換,食指伸出,葉塵一指點向金光燦燦的拳頭,卻是不經常使用的破虛指。
  隻是,此次的破虛指,分明已經圓滿,達到了十成火候,且由於是破虛指第三式,威力比楚中天的破虛指第二式強了不少,青『色』的指力忽略空間距離,一下子與金『色』拳力撞擊在一起。
  啵!
  初步交擊,應該是金『色』拳力占據了上風,不過破虛指是空間奧義武學,擅長同化能量,金『色』拳力雖然壓製住了它,但反而被同化了不少力量,漸漸削弱,此消彼長之下,青『色』指力和金『色』拳力拚了一個同歸於盡。
  戰鬥到現在,兩人幾乎底牌盡出了,但誰也奈何不了誰,葉塵的截血鬼指雖然強大,但消耗靈魂力不小,不可能頻繁使用,且柳無劍的雲霄劍意高達五階,有心防備的話,截血鬼指的效果微乎其微,除非能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否則是沒多大效果的。
  知道其它手段奈何不了對方,兩人繼續對轟,局麵瞬間進入白熱化,呼嘯的龍卷風暴把九龍湖的水盡數抽幹,卷入到了高空,然後又撒落下來,使得九龍山下起了瓢潑大雨。
  “我就不信你能擋住我多少劍?”
  一咬牙,柳無劍筆直衝向葉塵,拉近彼此間的距離,增強攻擊效果。
  出乎意料的是,葉塵沒有選擇保持距離,迎著對方掠去,一劍又一劍的揮斬而出。
  “近身戰了,怕是很就要分出勝負。”
  眾人屏住呼吸。
  轟轟轟轟轟轟轟轟……
  距離一近,攻擊效果不是大了一點兩點,而是一倍兩倍,兩人的防禦都有些吃不消,氣血翻騰不已。
  “給我敗!”
  柳無劍用盡全身的力氣,劈出了一劍,血『色』的汪洋和無窮的血『色』劍影轟向葉塵。
  葉塵的金之狂飆聲勢沒有對方這麼大,但凝聚力高了許多,近距離的情況下,漣漪光束一下子穿透了血『色』世界,命中柳無劍的護體真元,反觀他自己,也被血『色』劍影衝擊了無數次。
  悶哼一聲,兩人各自倒飛出去數堙C
  “再來!”
  兩人毫不顧忌其它,『揉』身再上,完全不設防的攻向對方,隻求攻擊能落在對方身上,至於自己中不中招,無所謂。
  砰……
  一眨眼,柳無劍中了三劍,葉塵中了兩劍。
  柳無劍喉嚨口湧出一團腥氣,葉塵的臉『色』則白了許多,柳無劍的防禦雖然高,但也經不住無數次的打擊,倒是葉塵能撐住他的攻擊,讓他大吃一驚,不過當他看到葉塵手掌上的白『色』骨質層,就明白了,對方肯定施展了什麼秘法,提升了防禦力。
  “我看你能撐到什麼時候。”
  柳無劍繼續和葉塵拚。
  隻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柳無劍恐懼的發現,拚到現在,他開始撐不住了,而葉塵依舊勇猛無比,仿佛無數次累積下來的小震傷,一點都影響不到他,早就全好了。
  “怎麼可能?”
  柳無劍完全不能理解。
  至於觀戰眾人,早就麻木了,哪媮棶|考慮這個細節。

Snap Time:2018-10-22 07:06:39  ExecTime:0.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