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七百零九章誰能笑到最後


    第七百零九章誰能笑到最後(第二更)

    “這句話也是我要對你說的。聖堂最新章節”

    葉塵眼睛微微眯著,目光開闔之間,精光凝成一線,仿佛兩道銀色的光束,狂風吹起,一頭黑發飛舞飄揚,如墨如雲。

    “,有意思!”

    葉塵不但是柳無劍碰到的第一個強勁對手,也是第一個以俯視目光看他的人,這讓他怒極反笑起來,感覺自己被低看了。

    “既然你這麼有自信,那我就打的你沒自信,我柳無劍縱橫西海十年,未曾一敗,今天我也不會敗,敗得是你。”

    長劍插入鞘中,柳無劍身體微微前傾,右手放置在劍柄上,劍勢凝而不發,快速蓄勢。

    “是嗎?你會失望的。”

    雷劫劍斜指下方,劍尖噴吐出一縷一縷的黑色劍芒,嘶嘶作響,葉塵姿勢不變,目光平視柳無劍。

    “鯨破水,狂殺!”

    當劍勢積蓄到巔峰,再積蓄下去,就會爆炸的一霎那,柳無劍出手了,鏘,璀璨的藍白色劍光閃耀天際,仿佛一望無際的海洋,波光粼粼,海洋中,龐然大物破水而出,是一頭巨鯨,不是真元凝成的巨鯨,而是劍氣凝成的巨鯨,和獨孤絕的絕望之狐有異曲同工之妙,但是比起絕望之狐,這頭巨鯨更加霸道,可怕。

    巨鯨帶著凜冽的殺氣,魚躍而起,張開大嘴,一口吞向葉塵,處於葉塵這個方位的觀戰高手,麵色駭然,巨鯨嘴巴一張,麵黑漆漆的,巨大無比,仿佛一個不斷變大的黑洞,要把前方的一大片天地給吞進去,不由自主的,他們下意識的倒退數步。

    “你要吞,便讓你吞!”

    雷劫劍高舉過頂,葉塵雙手握劍,一道道黑色的電流匯集到劍尖之上,下一刻,一顆雷球無中生有,高速旋轉,幾乎是一閃念之間,雷球膨脹到數米大小,怎麼壓縮都無法變小。

    “去!”

    雷劫劍用力斬出,巨大的雷球一下子鑽進巨鯨的口中,順著咽喉進入它的體內。聖堂最新章節

    汩汩!

    悶響聲傳出,巨鯨的去勢緩慢下來,身體不自然的鼓脹,如同充了氣的皮球,還在往麵繼續充氣。

    轟!

    身體鼓脹到極限,巨鯨炸成粉碎,黑白交織的衝擊波,成環形狀擴散開來,一朵黑白色的氣流蘑菇雲,衝天而起,把驚豔天都捅出了一個大窟窿,深不可測,這一刻,葉塵有種核彈在麵前爆炸的感覺,身體被衝擊波一吹,微微頓了一下,快速倒飛出去,輕的好似一張紙。

    柳無劍也不好受,他沒想到,葉塵的雷噬,還有多般變化,先前是壓縮雷球,提升凝聚力,現在是注入大量的真元,提升爆破力,從雷球的規模和爆破力來看,這招蘊含的雷之奧義,超過了小成境界不少,起碼有四成水準。

    光是雷球,爆破力就足夠巨大了,而巨鯨又是一個封閉的環境,雷球在麵爆炸,威力可想而知,多番因素下,導致這次的衝擊波,前所未有的劇烈,勁道之猛,已經凝成一個環形圈,威力全部匯聚在一起,而不是連綿不斷的衝擊波。

    嘎吱!

    護體真元發出難聽的磨牙聲,柳無劍隻覺得身體一麻,就身不由己的倒飛出去,兩旁的景色快速遠離他,模糊一片。

    “再退!”

    衝擊波太猛了,是一圈環形氣浪,除了少部分人,其餘人紛紛倒退,再次後撤數遠,葉塵和柳無劍的身影已經變成了兩個小點,好在運轉真元到雙目,依舊能看的清楚。

    “好強勁的衝擊波。”

    腳下的山峰一下子化為飛灰,白無雪等人紛紛躍起,踩在虛空中,護體真元閃爍不定。

    “破!”

    古烈擋在彩衣女子身前,護體真元上凝聚出一把真元大刀,把衝擊波一分兩半,沒有波及到彩衣女子。

    “這,柳兄的鯨破水都被破了?”

    彩衣女子感覺大腦有點轉不過彎。

    古烈神情凝重道:“現在還沒有到最後時刻。聖堂最新章節”

    “對,柳兄最強大的底牌還沒有施展出來。”彩衣女子重新恢複對柳無劍的信心,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爆破中心。

    大約了倒飛出七八遠,葉塵方才止住去勢,眼睛眯著,以防止強光傷到眼睛。

    “他應該還有殺招,不愧是西海劍宗。”

    除了沒有施展出金之狂飆和禦劍術,葉塵已經全力以赴了,柳無劍是他迄今為止遇到的最強劍客,絲毫大意不得。

    “居然能破掉我的鯨破水。”

    柳無劍從容的表情凝重如水,他已經察覺到,葉塵不是那麼容易擊敗的,不使出渾身解數,隻怕連對方一根汗毛都傷不到,可以說,葉塵就是他有生以來最大的一塊攔路石,要麼被攔路石絆倒,摔得頭破血流,要麼跨過攔路石,繼續向前。

    “我是不會敗的。”

    柳無劍從沒有想過自己會敗,這一次也一樣。

    吼!

    衝天的雲霄劍意瘋狂提升,柳無劍身上散發出絕強的氣息,真元節節攀升,似乎以秘法催動過,發揮遠超極限的力量,由於劍意太過濃烈,雲霄劍意又屬於爆發力比較強的劍意,導致柳無劍體外的氣息凝聚成一道道虛幻的劍影,這不是人為造成的劍影,而是自然造成的。

    眨眼之間,柳無劍被一道道劍影覆蓋,仿佛一個反插劍影的刺蝟,極度淩厲的劍勢嚇呆了不少人。

    “柳無劍要發狂了,好可怕的劍勢。”

    “這柳無劍的實力,簡直沒有止境,葉塵不知道能不能抗住?

    “看,葉塵也在催動劍意。”

    眾人先是被柳無劍吸引,而後注意力又放在葉塵身上。

    葉塵的毀滅劍意,比起柳無劍的雲霄劍意有過之無不及,一旦全力催動,那毀滅萬物的氣息,簡直是驚天動地,天空都被渲染成了黑色,高空之上,一道道黑色閃電劃破天際,無休無止,而在葉塵的身上,凝聚出一道巨大的黑色劍影,劍影隻是稍稍釋放出鋒芒,就讓驚豔天破開一個大洞。

    “血海浮屠!”

    那邊,柳無劍已經完成了最後的蓄勢,澎湃的氣息讓他周邊的空間扭曲起來,一步踏出,柳無劍用盡全身每一分的力氣,揮出了至強的一劍,一劍出,血雨腥風,血海蔓延,無數血色的劍影,漫天飛舞,硬生生把九龍湖上空變成了一片血色煉獄,朝著葉塵罩來。

    提升劍意的同時,葉塵冷漠的雙眼注視著柳無劍,他看得出來,柳無劍不但參悟了風之奧義,水之奧義,還參悟了極為詭異的血之奧義,而這血海浮屠,就是水之奧義和血之奧義的結合,水和血,本就有共同之處,結合起來,既讓水之奧義得到了提升,又讓血之奧義有了更大的發揮空間,是一門十分霸道的奧義武學。

    “金之狂飆!”

    血之奧義和水之奧義結合起來很強,但是葉塵的金之奧義和水之奧義結合起來也不弱,金生水,同樣有著關係,兩者一結合起來,威力會快速遞增,產生一個循環。

    雷劫劍散發出暗金色的光澤,葉塵一劍攻出,攜帶著恐怖的毀滅劍意斬向前方。

    噗嗤!

    一道暗金色的漣漪光束激射出去,漣漪光束內部,漣漪層層推進,一層層傳遞到前端,威力在一眨眼間,提升了不知多少,一下子就轟擊在血色世界上,鑽出一個洞,衝了進去。

    劈啪啦!

    血色的劍影和漣漪光束衝撞在一起,一片片的粉碎,血海之上,被犁出了一條深深的劍痕,毀滅劍意彌漫在劍痕上,不斷破壞血海的結構,讓血海掀起滔天大浪,血色漸漸淡化。

    柳無劍神色冰冷,麵無表情,再次揮出了一劍,血色的汪洋,鋪天蓋地,劍影攢射,黑壓壓一片。

    “破!”

    葉塵也沒什麼廢話,雷劫劍頻頻舞動,一道道漣漪光束激射出去,轟擊在重重疊疊的血色世界上。

    轟!

    轟!轟!

    轟!轟!轟!

    兩人這一鬥,日月無光,飛沙走石,狂暴的血色劍風和黑色劍風交織在一起,圍繞著兩人不斷旋轉,衝撞,最後竟形成了一道數粗,接天連地的龍卷風暴。

    風暴中心,兩人不斷對轟著,似乎不倒下一人,決不罷休,這,隻有一人能走出去。

    咕嘟!

    觀戰人群中,不時有人吞下口水,釋放著緊張情緒。

    望著龍卷風暴中的血色光芒和黑色光芒,以及能量摩擦生成的密集閃電,終於有人忍不住開口道:“***太誇張了,同樣是靈海境宗師,這差距也太大了吧!這哪是兩個人對決,看上去像是兩支靈海境軍隊在對拚,根本無法反抗。”

    “劍宗級的決戰,果然不是我們能想象的。”

    “不知道他們,誰能笑到最後。”

    對轟還在繼續,葉塵已經運轉起龍骨防禦層,皮膚表麵貼著一層白色的骨質層,半極品鎧甲渾天鎧也催動了起來,一個個扭曲的藍色符號貼在護體真元上,增幅護體真元的防禦力。

    盡管如此,他依舊不太好受,體內氣血沸騰,仿佛燒開了的沸水。

    對麵,柳無劍也有半極品鎧甲,是一件藍白色的板狀盔甲,和葉塵的渾天鎧略有不同,這件板狀盔甲釋放出來的是一個個雲形符文,貼在他的護體真元上,如同一朵朵簡單勾勒的白雲。

    除此之外,他佩戴在脖子上一條項鏈,也釋放出了幽藍色光輝,在護體真元外,撐起第二道防禦。

    砰砰砰砰砰!

    氣勁連綿不絕的轟擊在幽藍色光輝上,激起一圈圈扭曲的漣漪,使得柳無劍時不時震顫一下。

    “我的幽海項鏈,也是半極品寶器,兩層防禦保護下,不可能撐不住,我倒要看看你能撐到什麼時候。”

    這個時候,比拚的已經不是實力了,而是承受力,誰先承受不住,誰就輸,沒有第二種可能。

    ps:第二章送上,最後兩天,求逆流而上的月票!

    ——

    

Snap Time:2018-06-25 08:17:30  ExecTime:0.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