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六百五十六章劍宗

  
  第六百五十六章  劍宗?
  灰色光柱散發出的強大威能鎖定住葉塵,使得葉塵所在的空間,都似乎被禁錮了,別說躲避,就連挪移都不可能,在這一刀之下,隻有一條途徑,那就是以攻對攻,沒有第二條路。
  葉塵說不驚詫是不可能的,但是驚詫過後,臉上表情恢複平靜。
  本來他沒打算暴露出最強殺招——金之狂飆,不是生死決戰,暴露出最強殺招是不明智的,所謂多一分底牌,多一個保命的機會,而底牌用掉之後,效果就差了一半。
  但是現在,不用也不行了。
  “金之狂飆!”
  感受著迎麵而來的可怕刀壓,葉塵重心壓低,雙手握劍,斜斜高舉,然後用力斬下。
  轟!
  金色的漣漪扭曲拉長,如同一條大船在湖泊上駛過留下來的痕跡,而在金色漣漪的前方,則是完美的圓弧,圓弧仿佛側刀,循著空隙,在灰色光柱上一切而過。
  粗數百米,長達數千米的灰白色光柱瞬間被剖開,力量渙散,導致分成兩半的灰白色光柱發散開來,充斥著整片天空,在天空中央,則是一抹金色,正是這一抹金色,把灰白色的天空分割成兩半,如同分割陰陽。
  灰白色散盡,眾人這才睜開眼,往戰鬥地點望去。
  九龍湖上,一條淺淺的痕跡正在消散,順著痕跡移動目光,眾人找到了獨孤絕,此時的獨孤絕相當淒慘,身體撞在湖畔上,直接把湖畔撞出一個寬數米,深數十米的大坑,而獨孤絕仰躺在大坑中央,渾身沾滿了泥濘,頭發也濕漉漉的,胸口的防禦鎧甲凹下去一片,寶光黯淡。
  見到獨孤絕這般模樣,抽冷氣的聲音一片片響起,眾人未曾想到,幾乎要翻盤的獨孤絕會落到如此下場,最後那一刀所帶來的威勢,讓他們每個人都感受到了一絲絲絕望,根據距離遠近,絕望的程度各有不同,但毫無疑問,獨孤絕這一刀,有著秒殺一片高手的破壞力。
  他們以為獨孤絕會反敗為勝,結果卻是截然相反。
  哇!
  獨孤絕吐出一口鮮血,連站起身的力氣都沒有。
  他努力抬起眼簾,往天空望去,視線中,一身藍衣的葉塵站立在高空之上,長劍已經入鞘,黑色的長發隨風飛舞。
  與此同時,眾人的目光也落在葉塵身上。
  和獨孤絕比起來,葉塵可謂是毫發無傷,細心的人可以發現,在他身上甚至找不到衣服破裂的痕跡,也就是說,此戰,葉塵完完全全壓製了獨孤絕,直到獨孤絕倒下去,也沒能讓葉塵受到一絲威脅。
  “太可怕了,強如獨孤絕,在葉塵手上都沒有反擊的機會。”
  “獨孤絕能汲取絕望的力量,可是葉塵已經超越了絕望。”
  眾人議論紛紛,他們雖然看不清楚一些細節,但好歹能看出一些門道,獨孤絕不管在哪方麵,都完敗於葉塵,論經驗,葉塵不缺,論戰鬥技術,葉塵完勝,每次獨孤絕靠絕望刀意提升一部分戰力,氣勢如虹,都被葉塵一劍化解,擊中薄弱地帶。
  不少人心中暗歎,獨孤絕遇上葉塵就是一個悲劇,如果換成另一個實力和葉塵差不多的,哪怕不能勝,也不至於敗得這麼慘,在葉塵手上,獨孤絕從頭到尾都是被壓著打,沒有自己的節奏。
  “這是葉塵?”
  李道軒三人也就兩年左右沒見過葉塵,本以為葉塵的實力就算很高,也不至於讓他們驚歎,畢竟他們早就驚歎過無數次了,可現在,他們仍舊忍不住驚歎起來。
  如果說幾年前,他們還能看到葉塵的後背,現在,幹脆連人影都看不到了,能看到的,隻有他一路留下來的痕跡和輝煌。
  “絕對的實力,可以無視一切。”
  白無雪看了一眼獨孤絕,自言自語道。
  能讓白無雪說出絕對的實力,並不是很簡單,非常難非常難,所謂絕對的實力,並不是修為的高低,否則要說絕對的實力,真靈大陸隻有虛皇一人夠資格,因為他是真靈大陸第一人,在白無雪眼中,絕對的實力是一個高標準的實力評估,尋常人,隻有修為奧義以及意誌合格了,但實力是死的,能夠全麵發揮出來,才是最重要的,實力相差不大的情況下,修為,奧義以及意誌可以忽視,剩下來的是素質,戰鬥天賦,還有對戰鬥的理解等等。
  每個方麵都強,那就是絕對的實力,同級之間,堪稱無敵。
  如同一個木桶,沒有短板的情況下,這個木桶便是完整的,可以把水注滿,有短板,水就無法注滿,總有一些損失。
  白無雪很清楚,他能夠隱隱成為青年五巨頭之首,不是因為天賦有多麼高,悟性有多麼強,其他人都不比他差,但是在絕對的實力上,他則要比其他人強上一籌,哪怕是獨孤絕,他也能看出一些漏洞,可是葉塵的出現,讓他第一次知道,葉塵的絕對實力,比起他隻高不低。
  當然,人總要往前走的,他的絕對實力雖然和葉塵差不多,但論潛力,他已經快到頭了,這輩子能晉入生死境的希望不是很大,反觀獨孤絕,則很有可能晉入生死境,這就是潛力的差距。
  同級之間,比的是絕對的實力。
  一輩子,比的是潛力。
  潛力越高,實力提升的越快。
  “這臉丟大了,我們走吧!”
  地劍宗徐元一臉尷尬。
  先前他和謝百廷說話聲音並不是很大,但也沒有偷偷摸摸,附近總有人聽到,如今葉塵幹脆利落的贏了,一點懸念都沒有,他臉皮再厚,也覺得有點發燙。
  嗖!嗖!
  兩個老前輩率先離開九龍山。
  徐元和謝百廷的離開,並沒有引起太多關注,眾人的注意力,基本上都集中在獨孤絕和葉塵身上。
  往嘴媔諵F一枚丹藥,運功煉化了一部分藥力,獨孤絕方才艱難的起身,搖搖欲墜的站在大坑中央。
  “葉塵,我獨孤絕一生,在同代之中,還從來沒有敗過,你是第一個打敗我的人。”
  獨孤絕深吸一口氣,緩緩道。
  聞言,眾人心中的震驚更多。
  先前由於太激動,沒有想到太多的東西,經獨孤絕提醒,一個個回憶起獨孤絕的事跡,獨孤絕從小就展露出妖孽般的天賦,大大小小近千戰,一次都沒有敗過,唯一的幾次平手,對手是同為妖孽的澹台明月,除了澹台明月,獨孤絕從來都是笑到最後的。
  而葉塵,打破了獨孤絕的常勝記錄,也是第一個正式擊敗他的人,最重要的是,兩人同為妖孽,也同為對方的踏腳石,一個倒下去,注定另一個更加輝煌。
  第一次對決,勝利的人是葉塵。
  天空中,葉塵道:“同代之中,我也未曾遇到敵手。”
  簡簡單單的一句話,讓不少人露出驚容,他們不知道葉塵是否有意,因為這句話,把獨孤絕也包含了進去,也就是說,至今為止,葉塵同樣一次都沒有敗過,哪怕對手是獨孤絕。
  不起眼的小山上,李道軒歎聲道:“他是沒有敗過,以前不敗有幾分運氣,現在不敗,則是大勢所趨,同代之中,已經沒有人可以戰勝他。”
  弱小時不敗,靠的是運氣,比如,葉塵還隻是凝真境或者抱元境修為時,來到天武域,多半會遭遇失敗,隨著他越來越強大,運氣的成分逐漸消除,不需要運氣,同代之中,也沒有人能夠和他一戰。
  “不敗遇不敗,總有一個會輸,可惜,我輸了。”
  獨孤絕臉上露出苦澀之色,第一次遭遇失敗,說沒有負麵情緒,是不可能的,不過這次失敗,也仿佛讓他打開了某個枷鎖,渾身輕鬆,從此往後,他的動力更足了,以前他是為了不敗,現在,他是為了打敗葉塵,前者是為了自己,後者也是為了自己,意義決然不同。
  “人總會麵臨失敗,在前麵等著我吧!”
  身體站的筆直,獨孤絕的氣息很萎靡,氣勢卻不降反升,一股充滿爆發力的刀意噴薄爆發,頗有破而後立的味道。
  眾人驚歎,在他們眼中,獨孤絕似乎比之前更強大了,難道他的潛力,沒有極限嗎?
  “好,好一個獨孤絕,好一個葉塵。”
  知莫問長老高長天哈哈大笑。
  一年一屆的宗師榜下個月就要正式換榜,高長天負責的是青年一代,可這次最出風頭的不是青年一代,而是兩個年輕一代,當然,年輕一代也包含在青年一代中,同樣由高長天負責。
  “獨孤絕,你雖然敗給了葉塵,但根據目前的資料來看,你有資格進入前五,甚至更靠前。”
  高長天說道。
  “嗯?獨孤絕進入前五,豈不是要把謝百廷給擠下去。”有人露出疑惑之色。
  高長天看出眾人的疑惑,道:“宗師榜一年一換,獨孤絕經過這次洗禮,隻會更強,所以排入前五應該沒多大爭議。”
  說著,高長天轉過頭,看向葉塵,“葉塵,如果我猜的不錯,這屆宗師榜,你不是第一,就是第二。”
  “什麼?”
  高長天這句話,震住了所有人。
  宗師榜第二還好說,第一可是天下九宗之首虛空門的大長老,人稱斧宗,以兩個字為稱號,實力可想而知,普通之下,有多少人希望能有兩個字的稱號,比如劍宗,比如刀宗,比如槍宗,可惜能夠以兩個字為稱號的,寥寥無幾,因為這其中的意義非同尋常,代表在某一道上,是絕對的第一,斧宗,就是用斧宗師中的第一,無人可以超越。
  “小兄弟,我送你一個稱號,不知道你敢不敢當?”高長天無視其他人的表情,笑眯眯的說道。
  “哦,什麼稱號?”
  葉塵問。
  “劍宗。”
  ……
  

Snap Time:2018-10-23 01:30:50  ExecTime:0.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