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六百五十二章酵之心


    第六百五十二章 劍客之心

    其他人雖說沒有謝百廷的感受深,但都看出獨孤絕的變化,此刻的獨孤絕,給人的感覺像是地獄中的收割者,行走之間,絕望的氣息籠罩人間,可怕的刀意令鬼神都要膽寒。《綠色小說網》%網(_《綠色小說網》)

    “有意思?”

    蕭楚河的長刀跳動不已,臉上露出感興趣的神色,獨孤絕的強大,的確有些出乎他的意料,當然,也僅僅是出乎他的意料,作為刀道宗師,光憑刀意,還無法令他變色。

    “就先看看你和葉塵的戰鬥吧,希望葉塵能多撐幾招!”

    身體舒緩下來,蕭楚河知道他和陸少遊的戰鬥,要延後了。

    陸少遊略帶詫異的看了獨孤絕一眼,心中暗道:單憑刀意,獨孤絕已經走到了最前麵,就不知道真正實力如何?

    刀意強大,本身實力不可能弱,但並不能作為實力的唯一參照物,實力是武者的綜合表現,除了最重要的修為、意誌、奧義等一些可以通過參悟或者修煉提高的方麵,還需要戰鬥經驗和戰鬥天賦等等。

    唰!

    白光一閃,陸少遊掠到湖畔。

    麵對負麵情緒如此重的刀意,葉塵麵不改色,他開口道:“獨孤絕,如果你想用刀意威懾我,隻怕你會很失望。”

    “的確!”

    獨孤絕收起絕望刀意,真靈大陸的青年天才中,論意誌,或許隻有葉塵一人讓他看不透,他之前已經猜到這樣的結果,但不管如何,總要試一試,因為隻有試過,他才能做出決定。

    “怎麼會有如此可怕的刀意,竟然讓我的心神險些失守。”

    “我也是!”

    那些離得近的觀戰之人麵色蒼白,驚悸的看著獨孤絕。

    “此子不愧是妖孽級天才,一旦晉入生死境,將會是十分可怕的王者,或許會成為第二個邪王。”地劍宗徐元讚道。

    謝百廷道:“如果他能晉入生死境,成就絕對不會在邪王之下,我倒認為,他會走向另一條道路。”邪王是五十年前晉入生死境的,同樣是大名鼎鼎的天才,如果沒有玄後,那麼邪王才是真靈大陸千年來的第一天才。

    “恩!”

    徐元點點頭,接著道:“澹台家的小姑娘同樣有妖孽之名,不知道這葉塵的妖孽之名,是否屬實。”

    的確,葉塵提升修為境界的的速度,當得上妖孽,但畢竟沒有獨孤絕和澹台明月深入人心,前兩者從小就表露出妖孽般的天賦,從來沒有讓人失望,所以,妖孽既是榮耀,也是壓力,徐元對葉塵並不是非常看好,要知道想要做到妖孽的程度,可不是很容易,一時保持不算什麼,長時間保持,那才叫恐怖,獨孤絕和澹台明月已經經曆過考驗。

    “隻怕葉塵會輸。”

    獨孤絕的變化,讓謝百廷驚歎不已,原本,他還是很看好葉塵的,畢竟葉塵是從一個小小的南卓域走出來的,很低,所以顯得更加難能可貴,隻是,獨孤絕在落後的情況下,卻能夠爆發出巨大的能量,這才是妖孽,妖孽,就是要做到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你我一戰,先延後一會兒。”

    出乎眾人意料的是,獨孤絕並沒有立即和葉塵戰鬥,而葉塵表現的理所當然,似乎早就知道。

    轉過身,獨孤絕看向蕭楚河,“蕭楚河,你我同為刀客,刀客中,隻有一個第一,所以,你必然會敗在我的刀下。”

    說著,他又對葉塵道:“葉塵,我會以第一刀客的身份來和你決戰,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別人把青年五巨頭當做目標,獨孤絕則把葉塵當成畢生的對手,隻有葉塵,才能帶給他威脅,其他人隻是暫時的。

    獨孤絕話一出,所有人都驚呆了。

    是狂妄,還是源於對實力的自信?

    毫無疑問,和獨孤絕比起來,北冥輝都稍顯不足,北冥輝與蕭楚河一戰之前,語氣雖然略有狂妄,可給眾人的感覺,依舊十分忌憚蕭楚河,而獨孤絕說出這番話,自然而然,仿佛淩駕在蕭楚河之上。

    “大言不慚!”

    蕭楚河顯然沒想到,獨孤絕率先挑戰的對象是他,不過這不重要,重要的是,對方的語氣,徹底讓他激怒了,他堂堂青年五巨頭,身經百戰,第一次被人看成任殺任剮的對象。

    “好,我等著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葉塵的回答,很平凡,並無狂妄,但依舊讓不少人麵麵相覷,獨孤絕說蕭楚河必然敗在他的刀下,而葉塵說等著獨孤絕,哪怕是傻子,都聽出葉塵的弦外之音,意思是,戰敗蕭楚河,葉塵等著獨孤絕和他一戰,很顯然,戰敗蕭楚河,並不會讓葉塵吃驚。

    要知道前麵蕭楚河已經展露出可怕的實力,獨孤絕若是能戰敗蕭楚河,葉塵豈會不知道獨孤絕的可怕,如此之下,還敢說等著你,這般風輕雲淡,令不少人心中生疑。

    “自大。”

    陸少遊低聲說了一句,不知道說的是獨孤絕,還是葉塵。

    地劍宗徐元皺了皺眉頭,對謝百廷苦笑道:“現在的年輕人,越來越不懂得謙虛了。”

    “看吧!事情總有分曉的。”

    謝百廷撫摸了一下刀柄。

    在不少人的注視下,葉塵低垂眼簾,神情淡然,他說出這番話,自然不會是自大,說實話,獨孤絕若是不戰勝蕭楚河,真沒有和他一戰的實力,連讓他提起興趣都欠奉。

    鏘!

    長刀出鞘,刀鋒指向蕭楚河,獨孤絕揚聲道:“戰吧!”

    嗖的一聲,蕭楚河腳掌一蹬地麵,仿佛炸開的水浪,瞬息來到九龍湖上空,獨孤絕對麵。

    “北冥輝和我說過這番話,但是他敗了,我還是那句話,想要挑戰我們,你們還早了點。”

    壓抑住怒氣,蕭楚河沉聲道。

    “有沒有早,你很快就會知道。”

    “也罷,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底氣。”

    和北冥輝一戰,蕭楚河到後期才爆發,迅速解決戰鬥,而現在,蕭楚河身上正散發著千軍萬馬衝殺的恐怖氣息,雙眼慢慢血紅起來,很多人清楚,蕭楚河被激怒了,將會在一開始展露出全部的實力。

    “很好。”

    獨孤絕滿意的點點頭。

    “敗吧!”

    泛著白色光芒的長刀瞬間出鞘,蕭楚河雙手握刀,一道淩空劈下,白色的刀芒暴增百倍,宛如一把天刀,九龍湖湖麵承受不住如此強大的刀壓,凹下去一條直線,在這條直線之內的湖水,分解成嫋嫋氣霧。

    當!

    長刀一揮,蕭楚河劈砍過來的刀芒被崩飛出去,而獨孤絕本人紋絲不動,他淡漠道:“蕭楚河,我既然有信心打敗你,自然有我的道理,這一刀,太弱了,拿出你極限的實力。”

    嘶!

    倒吸冷氣的聲音一片片響起,蕭楚河剛才那一刀雖然不是殺招,但一瞬間的刀速極其驚人,而獨孤絕崩飛刀芒的一刀也不是殺招,很明顯,第一刀,獨孤絕占了上風。

    蕭楚河怒喝一聲,身體攜帶著凜冽無匹的刀光,暴射而出,淩空向獨孤絕劈出七七四十九刀,每一刀都有著分海斷浪的刀勢,以他青年五巨頭的實力,換成另一個人,早就未戰先怯,束手束腳。

    可惜他的對手是獨孤絕。

    眼睛微微眯起,獨孤絕手中長刀爆發出白虹般的刀芒,刀芒中,眾生浮影皆在上麵,絕望之氣肆意彌漫,和以往不同,這次的絕望之氣不再隻有影響心神的效果,絕望之氣同樣作用在獨孤絕身上,在微妙的絕望中,獨孤絕的力量更加強大。

    有的人,會在絕望中喪失鬥誌,徹底淪落,宛如行屍走肉。

    而有的人,在絕望中,爆發出前所未有的力量,哪怕隻是普通的一刀,也有著斬殺一切的氣勢。

    身負絕望刀意,在邪魔洞閉關大半年,獨孤絕更加了解到絕望的力量,即要讓敵人感受到絕望,也要讓自己時刻感受到絕望的威脅,隻有時刻處於絕望威脅中,才能把絕望刀意發揮到極限。

    當當當當當……

    無數刀光對碰在一起,獨孤絕和蕭楚河的戰鬥瞬間進入白熱化,兩人的戰鬥,十分凶險,隻看到刀光縱橫,白光閃耀,根本看不清楚兩人的具體身影,仿佛他們已經被刀光同化。

    “以絕望刀意為刀道路線!”

    葉塵打量著這場戰鬥,若有所思。

    每個人走的道路都不一樣,同樣是劍道,有的是把劍當成武器,其實和武者沒區別,有的則是借著劍道,感悟奧義,有極少一部分擁有屬性劍意的人,會以屬性劍意為主要發展路線,比如雙劍王和鐵劍王乃至於戰王都是如此,他們的招式,大部分都是以屬性劍意為中心創造出來的招式,比如雙劍王擁有的是殺戮劍意,他的招式中,雖然和其他人沒區別,同樣蘊含奧義,可他的招式,別人一眼就能感受到麵的殺戮味道,純粹是為了殺戮創造出來的,蘊含各自的特性,葉塵繼承過他們的屬性劍意,自然清楚不過。

    而葉塵,和他們每一個人都不同,他走的,就是純正的劍道,所謂的奧義和劍意,都是為他手中的劍服務,當然,他手中的劍,並不是特指具體的劍,而是他的劍客之心,隻要劍客之心不死,他就不會停止前進的道路,以手中的劍,披荊斬棘。

    他漸漸領悟到,劍意是由劍而衍生出來的,或者說由劍客之心而衍生出來的,沒有劍,沒有劍客之心,不可能衍生出劍意,劍意的源泉,就是自身,就是劍,他要走的是純正的劍道,堂堂正正的劍道,不會改變。

    !#

    

Snap Time:2018-01-20 21:13:45  ExecTime:0.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