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六百五十一章葉塵必輸


    第六百五十一章葉塵必輸

    此時的蕭楚河氣勢太凶猛了,渾身散發著令人心悸的氣息,這股氣息仿佛千軍萬馬在衝殺,鬼神退避。

    “想不到被激怒的蕭楚河如此可怕,與往常截然不同。”

    “北冥輝也真厲害,先一步擊傷了蕭楚河,不知道接下來還有沒有再戰之力?”

    眾人被蕭楚河的氣勢震住,小聲議論著。

    蕭楚河劈飛北冥輝的一刀強大的不可思議,餘力一直壓著北冥輝,帶著他的身體狂衝出去,在九龍湖湖麵上撕開一條數長的溝壑,最後力道將盡之時,殘餘的刀氣一鼓作氣,瘋狂衝擊在北冥輝的防禦鎧甲上,仿佛不斬斷鎧甲,誓不罷休。

    北冥輝一直沒有停止過吐血,眼見殘餘刀氣都如此凶猛,他怒喝一聲,身體一震,磅的真元把刀氣震的粉碎,餘波呈球形擴散開來,肉眼可見,湖麵凹下去一個巨大半球。

    哇!

    做完這一切,北冥輝又是一口鮮血吐了出來,遭到刀氣斬擊的位置徹底麻木,和其它部位失去了聯係。

    “蕭楚河贏了!”

    盤坐在山峰上的葉塵搖搖頭,北冥輝已經沒有再戰之力,蕭楚河的裂海三刀,刀刀都有斷海之勢,刀勁十分凝練,就算隔著防禦鎧甲,也已經斬斷了北冥輝胸口的部分經脈。

    “青年五巨頭,果然沒有一個好相與的。”

    除了不知底細的神鯊公主,葉塵一直以為,蕭楚河是青年五巨頭中稍弱的一個,不過現在看來,蕭楚河就算及不上白無雪,也絕對不弱於夏侯尊,與陸少遊一戰,或許是一番慘戰。

    深深吸了一口氣,北冥輝瞳孔縮成一個點,緊緊盯視著蕭楚河。

    對方的強大,超乎他的想象,說實話,他一直沒把蕭楚河當成一回事,他比較忌憚的是白無雪和夏侯尊,這二人,一個十分全麵,沒有任何破綻,一個攻防強大,有著無堅不摧的破虛指,除了這兩個,北冥輝甚至不懼陸少遊,因為葉塵也是劍客,他遲早會打敗這兩人。

    可是現實給了他狠狠一巴掌,他最不當成一回事的蕭楚河爆發出前所未有的戰力,他的天涯咫尺二式雖說十分強大,防不勝防,但他沒想到的是,蕭楚河居然斬斷了四道銀色光線,僅僅被最後一道銀色光線擊中了肩膀,很顯然,一道銀色光線最多讓蕭楚河受到一些內傷,連重傷都算不上,畢竟青年五巨頭的防禦不可能這麼弱,必須要兩道銀色光線以上,才能真正讓對方失去戰鬥力,無法再戰。

    “可惡,就差一點。”

    北冥輝額頭上青筋畢露,如果時間能倒退,他一定不會小視蕭楚河,用超越極限的實力和對方戰鬥,在萬無一失的情況下,才會施展出天涯咫尺二式,他敢肯定,再給他一次機會,對方不可能一下子斬斷四道銀色光線,能斬斷三道已經算不錯了。

    可惜世上沒有後悔藥吃。

    葉塵不知道北冥輝在想什麼,就算知道,也隻會搖搖頭,蕭楚河能贏北冥輝,靠的是真正的實力,而實力這個東西,是沒有辦法作假的,所以再來一戰的話,輸的依舊是北冥輝。

    “我最大的錯誤是低估了你。”北冥輝說道。

    蕭楚河淡漠道:“不是你低估了我,是你高估了自己,我想,高估自己的不止你一個。”

    在他看來,北冥輝,司徒浩,以及葉塵,都高估了自己。

    “好,這次是我敗了,我無話可說。”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北冥輝臉皮再厚,也隻能承認失敗。

    說著,他腳尖一點湖麵,飛身而起,落在九龍湖旁邊的一棵蒼天大樹上,吞服下一枚丹藥後,盤坐了下來。

    湖中央,蕭楚河瞥了一眼葉塵,轉身掠到自己所在的位置。

    “北冥輝敗了!”

    “青年五巨頭就是青年五巨頭,隻怕未來一年之內,都不會改變,葉塵北冥輝的底蘊終究差了點。”

    直到北冥輝親自承認,眾人才知道戰鬥結果,唏噓不已。

    “不知道獨孤絕現在達到了什麼地步?”忽然有人說道。

    “明天就是約戰之日,到時候就知道。”

    不起眼的小山上,李道軒嚴赤火三人把這一戰看在眼。

    嚴赤火還從來沒見過蕭楚河這般強大的刀客,和他比起來,火靈殿的一幹刀客就好像還沒學會走路的嬰兒,而他自己,也僅僅隻是蹣跚學步,巨大的差距,令他的刀客之心更加堅定,總有一日,他也會打敗這樣強大的刀客,屹立在眾多刀宗的頂峰。

    李道軒在期待著,期待著陸少遊的到來,蕭楚河曾敗在陸少遊劍下的事情知道的人很多,所以他很想知道,劍之宗陸少遊的劍法,究竟淩厲到什麼地步,和葉塵比起來又如何。

    “真希望這兩人能有一戰。”

    李道軒腦海中突然閃過這個念頭。

    旋即苦笑一聲,他覺得這不太可能,葉塵的約戰對象是獨孤絕,若對上陸少遊的話,終歸有點勉強,畢竟對方可是曾打敗過蕭楚河的頂級劍宗,宗師榜上,除了排名第二的老怪物劍客,以陸少遊為尊。

    不知不覺,第四天過去。

    第五天清晨。

    今天,就是約戰之日。

    太陽尚未完全升起,四麵八方的破空聲驟然密集起來,趕來的基本上是一些離九龍山比較遠,或者速度較慢的靈海境大能,其中夾雜著一些萬眾矚目的人物,如三大刀道宗師之首的謝百廷,謝百廷旁邊的一位白發老者,以及其它的宗師榜宗師。

    和謝百廷一同前來的白發老者不是無名之輩,恰恰是宗師榜排名第二,人稱地劍宗徐元的老怪物劍客,年齡至少在一百五十歲以上。

    一個是宗師榜排名第五的刀客,一個是排名第二的劍客,兩人的到來,想不引人注目都不行。

    “謝兄,你如此推崇這場約戰,我倒是心癢癢起來,想要一睹為快。”徐元哈哈笑道。

    謝百廷道:“徐兄,你不會失望的。”

    “好,既然謝兄如此說,那我鐵定不會失望。”徐元很清楚謝百廷的眼力,一年前他沒來,是因為以他的身份,沒必要前來,這次之所以來,是由於謝百廷和他說了,陸少遊和蕭楚河一戰,其級別和他們之間的一戰是一個檔次的,已經不存在太大差距。

    至於葉塵和獨孤絕一戰,說實話,他們並不是太重視,妖孽也是需要時間成長的,所以這次的約戰,是以陸少遊和蕭楚河為主旋律,葉塵和獨孤絕隻不過是配料而已。

    不少人認出了地劍宗徐元的身份,一個個暗道慶幸,地劍宗徐元已經很多年沒有出現在眾人視線中了,是名副其實的老怪物,一手劍法,據說早已達到匪夷所思的境界。

    當然,謝百廷的身份地位也不比地劍宗徐元弱,排名雖然比對方低,但宗師榜僅僅是用來參考的,具有一定的準確性,真要戰鬥起來,孰強孰弱,猶未可知,之所以被地劍宗徐元搶了風頭,是因為謝百廷出現在眾人視線中的次數比對方多,所以也就習慣了。

    早晨的霧氣散盡,太陽升到了三分之一高度。

    眼尖的人看到,天際盡頭,有一道白光一閃一閃的,每一次閃爍,距離都會拉近許多,仿佛在跳躍瞬移。

    不一會兒功夫,白光變成了人影,是陸少遊。

    “陸少遊終於來了。”

    “好期待,陸少遊先來,那麼他和蕭楚河的戰鬥肯定先進行。”

    “唉,其實我想先看葉塵和獨孤絕的戰鬥,否則等陸少遊和蕭楚河的戰鬥結束,我的興趣肯定減少一半。”

    就像吃慣了好菜,突然吃次一等的,肯定淡然無味,而先吃次一等的,再吃好菜,享受的過程無疑更長。

    陸少遊宛如白光遊龍,瞬息來到九龍湖上空,淩厲飄逸的氣息令四周的環境都仿佛清冷下來。

    “好一個劍客。”

    地劍宗徐元眼睛一亮,到了他這個層次,隻需要感受一下對方的氣息,就知道對方的級別,誤差不會太大。

    毫無疑問,陸少遊提起了他的興趣。

    “陸少遊!”

    蕭楚河站了起來,充滿質感的刀意氣息與陸少遊的劍意氣息碰撞在一起,九龍湖上空受此變化,仿佛出現了無數刀光劍影,步步驚心。

    一些實力稍弱的人,無端端感覺渾身涼嗖嗖的,雞皮疙瘩暴起,汗毛倒豎,其中包括李道軒和嚴赤火,他們一個是劍客,一個是刀客,感受要比其他人深。

    “看來我們兩個要先戰鬥了,也罷,早點結束戰鬥,早點離開。”陸少遊沒太大興趣看葉塵和獨孤絕的戰鬥,尤其是在等待的情況下。

    “我正有此意,其它的戰鬥,對我來說隻是次要。”

    蕭楚河的傷勢已經複原了,隻要不是重傷,普通的內傷,一夜治好不是什麼問題。

    “戰吧!”

    陸少遊呼吸平穩,目光漸漸銳利起來。

    舒展身體,蕭楚河正要掠出去,突然輕咦一聲,往遠方天際望去,那,是一道灰色的光芒。

    “是獨孤絕,獨孤絕終於來了。”

    有人驚呼出聲。

    灰色光芒以極其驚人的速度飛遁而來,臨近九龍湖時,散去護體真元,一個閃爍,出現在湖中央。

    沒有去看其他人,眸子變成灰色的獨孤絕找到了葉塵,然後目光落在對方身上。

    盤坐在山峰的葉塵收起禦劍術秘籍,抬起眼,一臉風情雲淡的看了過去,在感受到對方的氣息時,略有驚訝,若有所思。

    呼!

    突兀的——

    獨孤絕身上迸發出鬼哭神嚎的慘烈氣息,絕望刀意瞬間壓迫向山峰上的葉塵,在這慘烈的刀意之下,離得近的人仿佛來到了地獄,絕望的情緒在滋生,臉部表情掙紮。

    “好可怕的刀意。”葉塵沒動,謝百廷卻動了,他釋放出屬於自己的刀意,與獨孤絕的絕望刀意觸碰在一起。

    令謝百廷大驚失色的是,他的刀意剛觸碰到獨孤絕的刀意,就感覺似乎有一個虛幻的獨孤絕持刀劈砍向他,慘烈絕望的刀光彌漫天際,倒映著他的眼簾,讓他的呼吸都略微加速起來。

    “可怕,可怕,葉塵必輸。”

    謝百廷身體一震,散去刀意,額頭上泛起冷汗。

    

Snap Time:2018-04-25 13:05:28  ExecTime:0.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