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六百三十九章葉塵對夏侯尊下


    第六百三十九章  葉塵對夏侯尊  下

    砰!

    哧!

    兩記截然不同的聲響爆發,葉塵和夏侯尊同時倒飛出去,強悍的衝擊波輻射開來,把通道都給震酥了,煙塵蔓延。

    嘴角泌出絲絲鮮血,葉塵心中暗駭,有著渾天鎧增幅的護體真元居然也抵擋不住對方的破虛指,不僅如此,其殘餘的指力甚至透過渾天鎧,傳遞到他的身體上,被龍骨防禦層抵消了一部分後,作用在他的五髒六腑,讓他受了一絲輕傷。

    “如果沒有渾天鎧,這一指起碼能讓我的傷勢加重數倍,重傷也有可能。”葉塵總算知道夏侯尊的破虛指有多強大,連白無雪都要竭盡全力,才能成功抵擋下來。

    反觀夏侯尊,傷勢比葉塵更為嚴重,葉塵這一劍,快的不可思議,因為極致的快,一下子就切割開空間波紋屏障,護體真元,最後重重斬擊在上品鎧甲上,那細密的劍氣順著鎧甲,傷到了他的五髒六腑和經脈,在劍意的凝結下,甚至在夏侯尊體內產生了肉眼看不到的劍氣,如同小刀子一樣,切割他的血肉和內腑。

    哇!

    張口噴出大量的鮮血,夏侯尊顯得極其狼狽,沒有先前那份從容和自信,霸氣雖然依舊猶存,但這霸氣在自信受創的情況下,變得有些歇斯底和瘋狂的味道。

    滿含殺意的盯了葉塵一眼,夏侯尊身體一震,低沉的怒吼一聲,“給我滾出去。”

    仿佛山洪爆發,大量的金光從夏侯尊體內爆發出來,隻聽嗤嗤聲連綿不絕,通道牆壁上出現了一道道細密的切痕,這是夏侯尊體內劍氣被真元轟出來所造成的現象。

    呼!

    葉塵不可能給夏侯尊喘息的機會,長劍一揚,柔和的劍風再次波及向夏侯尊,避無可避。

    “混蛋!”

    胸口濺射出絢麗的火花,夏侯尊隻感覺胸口都要被擊碎了,雙腳離地,箭矢般倒飛出去,最後狠狠撞在拐角處的牆壁上,震出一個淺淺的人形痕跡,細碎的粉末嘩啦啦往下掉落。

    “金之漣漪!”

    如影隨形,葉塵緊追在夏侯尊後麵,又是一記殺招施展而出,美輪美奐的金色漣漪好似湖水中的波紋,似緩實快的擴散開來。

    吱嘎!

    鎧甲扭曲的聲音響起,夏侯尊七竅流血,皮膚表麵也滲透出絲絲縷縷的鮮血,整個人被染成了血人。

    “這是你逼我的,血皇破殺指!”

    如同萬流歸宗,夏侯尊體表的鮮血迅速匯集到食指指尖,指尖的皮膚裂開,紅色的光芒攜帶著毀滅般的氣息,一下子激射出去,而那鮮血中隱秘的力量,也被抽取一空。

    這一指,是極為強大的秘法,傷敵一千自損八百。

    咻!

    紅色光線般的指力快如閃光,瞬間衝擊到葉塵麵前。

    “破!”

    靈犀一劍施展,葉塵一劍擊在紅色指力上。

    吟!

    令人吃驚的一幕發生,堅不可摧的雷劫劍居然彎曲開來,仿佛一張拉滿弦的弓,下一刻,一股極為霸道的力量順著雷劫劍劍身,衝擊在葉塵的手掌上,腐蝕他的龍骨防禦層。

    “好霸道的秘法。”

    一縷鮮血順著葉塵的嘴角流淌下來,蜿蜒如蛇,嗖的一聲,葉塵借著這股力道,彈飛出去,有些踉蹌的落在地上,並身不由己的倒走幾步,每一步都在地上踩出淺淺的腳印。

    “葉塵!”

    慕容傾城輕叫一聲。

    葉塵擺擺手,“我沒事!”

    說完,目光緊緊盯視著夏侯尊,心中暗道:看來我還是小看了青年五巨頭,哪怕被逼入絕境,也有著瞬間翻盤的底牌,雖說以血液為媒的代價太大了一點,但到了生死關頭,誰還管得了那麼多,以此類推,其它青年四巨頭說不定也有著一些輕易不施展的拚命底牌。

    “竟然沒有重傷他?”夏侯尊皮膚幹枯了不少,眼神凝滯的看向葉塵,這血皇破殺指,是數千年前,一代血皇的自創秘法,一經施展,體內五分之一的血液會被蒸發,抽取出其中的隱秘能量形成無堅不摧,無物不腐的破殺指力,雖說五分之一的血液十分駭人,其實夏侯尊真正損失的隻有十分之一而已,倒不是他有什麼訣竅可以降低要求,而是葉塵最後一劍,居然把他體內的鮮血都給震了出來,這鮮血離開人體,一時半會不會失去其中的能量,正好用來施展血皇破殺指。

    “是那鎧甲,半極品鎧甲!”

    夏侯尊目光遊移,很快定格在葉塵的護體真元上,尋常的護體真元,僅僅是一層蛋殼氣罩,唯有半極品鎧甲才能在護體真元上烙印下形狀不同的符號,見到這一幕,他終於明白,為何葉塵的防禦會強到如此地步,有著半極品鎧甲,防禦起碼能增幅一倍。

    嘴角掀起一抹嘲諷的笑容,夏侯尊嘶啞道:“原來是靠半極品鎧甲,沒有這鎧甲,你絕對不可能撐到現在。”

    葉塵無奈的搖搖頭,“說實話,作為青年五巨頭,你的實力是有了,但人品,一點不咋樣,輸了,就找借口,你這麼輸不起,就不要走出虛空門,若你覺得仗武器之利,勝之不武,那你大可卸掉身上的上品鎧甲,丟掉手上的手套,最好也不要施展秘法,因為別人未必有秘法,靠秘法,同樣勝之不武,夏侯尊,你敢這麼做嗎?”

    “你!”

    夏侯尊啞口無言,麵色鐵青。

    “好一個伶牙利嘴,不過我夏侯尊還沒有輸,看看誰先撐不下去。”身上的傷勢無以複加,夏侯尊幾乎失去了六七成的戰力,最後那血皇破殺指更是讓他傷上加傷,皮膚幹枯,如果不是靈海境大能的生命力極其頑強,隻怕他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

    嗡!

    從儲物靈戒中取出一枚金色的丹丸,夏侯尊毫不猶豫的吞服下去。

    “嗯!氣息在增強!”

    葉塵皺起眉頭,感知到夏侯尊頹廢的氣息以匪夷所思的速度提升上去,很快達到巔峰狀態,並超越了巔峰,比沒有受傷前更為強大,更加霸道,仿佛神靈附體。

    “難道是半極品丹藥?”

    葉塵心中猜測,手掌緊緊握住雷劫劍劍柄,剛才那輕微的傷勢,早就在不死之身的作用下,恢複如初,不損戰力。

    轟!

    霸道的氣息擴散開來,夏侯尊體外的空間微微扭曲著,金色一片,他抬起眼,張狂的望向葉塵,“你有半極品鎧甲,我也有血皇鬥靈丹,勝利,會屬於我夏侯尊。”

    血皇鬥靈丹並不是葉塵猜測的半極品丹藥,而是一枚失去部分藥效的極品丹藥,其價值,不比一件半極品防禦鎧甲低,論短時間內的作用,還要遠遠超越半極品鎧甲,畢竟丹藥是消耗性物品,不能長久使用。

    嗤嗤嗤嗤……

    夏侯尊的體表湧現出紅色的氣流,氣流凝結在一起,最後形成遍布全身的血色能量鎧甲,能量鎧甲上,金絲蔓延,貫穿全身,使得夏侯尊看上去如同一尊殺戮機器。

    砰!

    一腳蹬在背後的通道牆壁上,夏侯尊化為一道血色閃電,筆直的衝向葉塵,一指淩厲擊來。

    葉塵舉起雷劫劍,和夏侯尊交戰在一起。

    “好一枚血皇鬥靈丹,不僅讓其防禦倍增,更讓他的傷勢徹底痊愈,戰力有增無減。”

    葉塵大吃一驚,他開始懷疑,血皇鬥靈丹是不是半極品丹藥了,傳聞中的半極品丹藥,應該沒有如此強大的功效,既能短時間恢複嚴重的內傷,又能增幅防禦。

    兩人在通道內纏鬥不休,近身死戰。

    夏侯尊的破虛指在近身戰中,根本沒辦法抵擋,速度太快,而葉塵的靈犀一劍,也不弱於夏侯尊的破虛指,同樣快的沒影,導致兩人時不時被對方擊中,身形暴退。

    戰鬥到此時,兩人已經沒有其它的念頭,唯一的想法就是徹底擊敗對方,有機會的話,殺了對方。

    “我看你能撐到什麼時候。”

    有血色能量鎧甲護體,夏侯尊隻攻不防,連指天畫地這等防禦絕招也不用了,頻頻施展出星核指和破虛指,流星指和彗星指也頻繁使用,想要耗光葉塵的真元。

    “放心,撐不住的不會是我。”

    劍氣被血色能量鎧甲隔絕在外,葉塵除了剛開始的吃驚之外,神色漸漸冷靜下來,每一劍都盡量斬在同一地點,以點破麵,他不信這血色能量鎧甲能夠無窮無盡的支持下去。

    噗!

    一口鮮血噴出,葉塵恍若未聞,繼續和夏侯尊拚殺,有著不死之身,他無須為此擔心。

    漸漸的,夏侯尊看出了不對勁,雖說他每次隻是讓葉塵受點小傷,可小傷累積下來,也該變成重傷了,但看葉塵的戰鬥狀態,分明沒有受到影響,反而越戰越勇,殺意彌漫。

    而他雖說有血色能量鎧甲護體,可以抵消大部分的力道,隻是長此下去,也要被活活震死不可,要知道血皇鬥靈丹僅僅讓他徹底痊愈,體內失去的鮮血,不會一下子補回來,這需要一個過程。

    “血皇破殺指!”

    夏侯尊神情猙獰,消耗掉體內四分之一的鮮血,一指點向葉塵的額頭。

    “雷噬!”

    雙劍交叉,葉塵轟出一顆雷球,這顆雷球漸漸向銀色轉變,分明是雷之奧義大進的現象。

    ……

    

Snap Time:2018-08-14 14:27:14  ExecTime:0.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