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六百三十章無形無相


    第六百三十章無形無相

    “天涯咫尺!”

    “靈犀一劍!”

    “他們要出殺招了!”

    眾人屏住呼吸,眼睛一眨不眨,殺招並不是威力越大越好,而是越有效越好,比如招式再強,打不到人,那也沒用,不算殺招,葉塵的金之漣漪絕對是殺招,論霸道還要在靈犀一劍之上,不過他不想用金之漣漪打敗對方,他想知道,究竟是靈犀一劍快,還是對方的天涯咫尺快。《綠色小說網》小說網網友手打

    “好,嚐嚐我我這招天涯咫尺吧!”北冥輝眼睛一眯,右手提著槍,腳尖一點地麵,朝著葉塵暴掠而來。

    葉塵神情淡然,黃金劍從劍鞘中拔出一點,然後身形一展,如同幻影般迎向對方,氣息如劍,禦劍飛行。

    哧!

    兩人的氣息都十分犀利,一個一往無前,以點破麵,一個劍氣絲絲縷縷,縱橫無匹,兩人極速接近時,狂風都被切割的七零八落,靜止如水,修為略低的人一眼望去,會覺得時間也慢了。

    飛掠途中,北冥輝手中的銀蛟長槍往後收縮,詭異的一幕發生,在長槍的尾端,空間波紋延伸開來,成弧形擴散,如同一把空間形成的大弓,而銀蛟長槍則是空間大弓上的利箭。

    “天涯,咫尺!”

    北冥輝低喝一聲,一槍刺了出去,無跡可尋。

    “靈犀一劍。”

    黃金劍出鞘,葉塵右手如撥開雲霧一般,一劍似緩實快的揮了出去,劍風無形無相,無影無蹤,極為柔和。

    “好快,根本看不到軌跡!”

    觀戰眾人心中狂呼。

    唰!

    兩人交錯而過。

    葉塵站在一座小山上,背對著北冥輝。

    北冥輝站在一棵蒼天大樹上,同樣背對著葉塵。

    “誰贏了?”

    楚中天皺起眉頭,死死盯著葉塵和北冥輝,想要看出一點征兆,但什麼也看不出。

    慕容傾城秀眉微蹙。

    慕容止水夫婦牽著手,能感覺到對方的手掌上有冷汗。

    呼!

    一陣狂風吹過,死寂般的平靜被一掃而空。

    “好厲害的劍招,居然讓我感受到死亡的危機,可惜並沒有命中我。”北冥輝臉上閃過慶幸之色,交手的一瞬間,他心中無比恐懼,葉塵的劍,就好像微風拂麵,把殺機化為了微風,根本不知道落點在哪,能躲過這一劍,他自己都稀糊塗的。

    “不好,葉塵的劍沒有命中他!”

    慕容止水大吃一驚。

    蘇如慧緊緊握住慕容止水的手掌,“別瞎擔心,就算葉塵的劍沒有命中他,他的槍也未必命中了葉塵。”

    長劍入鞘,葉塵轉過身,“是嗎?你覺得沒有命中你?”

    哧!

    北冥輝正要轉身說話,眉心忽然一涼,有液體流淌下來,伸手一抹,湊在眼前一看,是血紅色的血。

    “怎麼可能?”

    北冥輝瞪大眼睛,一臉不可置信和錯亂,如果中了劍,他絕對不可能感受不到,畢竟他不是普通人,他的神經反應遠遠超過同級別高手,最讓他接受不了的是,這一劍,命中的是他的額頭眉心,眉心是魂海的位置,感知最為敏銳,可他卻感受不到自己中劍。

    如果葉塵要下殺手的話,這一劍,就會擊穿他的眉心。

    “差距太大了,這一劍雖然未必能擊穿我的防禦,但如果目標是我的眼睛,絕對會瞎掉。”

    楚中天倒抽一口冷氣,他不怕速度快,就怕威力大,威力大的招式,才能破他的防,可葉塵打破了這個定律,哪怕不能破他的防,也能在他感知不到的情況下,刺瞎他的眼睛,或者咽喉等薄弱部位。

    “看來,我胸口這個創傷,短時間內是無法還給對方了。”

    葉塵當初在楚中天的胸口上留下交叉劍痕,由於身負罡靈體的原因,交叉劍痕不會消失,會一直存在,雖說楚中天並不是特別恨葉塵,也不想置對方於死地,但作為天才,他不可能就此認輸的,哪怕一輩子都沒有希望,他也不會放棄。

    “北冥兄輸了,果然,葉塵是比獨孤絕更可怕的存在。”

    和北冥輝一起來的青年高手搖搖頭。

    “唉,能排上宗師榜第四十八,又豈會簡單,北冥兄這次算是栽了一個大跟頭。”

    呼!

    慕容傾城鬆下一口氣,她忽然想到,山穀中那片茂盛的草地,是否是葉塵的傑作?

    “無形無相,一劍了無痕。”

    北冥輝轉過身,麵無表情道:“想不到我的天涯咫尺也有被比下去的一天,也好,這次與你交手,我發現了天涯咫尺最大的弱點,希望下次挑戰你之前。你不要輸給其他人。”

    北冥輝心性十分頑強,輸給葉塵雖然讓他感覺很恥辱,但他堅信,隻要自己努力,一定能擊敗對方,把恥辱還給對方,這次的失敗,隻不過是他人生中的一個挫折而已。

    況且,他還要感謝葉塵,正是因為葉塵的靈犀一劍,讓他看到了天涯咫尺隱藏的弱點,隻要把這個弱點剔除,下次敗的絕對不會是他。

    “有信心是好,不過我不是隨時都有時間的,想要挑戰我,要看你有沒有資格。”

    山峰吹拂著衣袂,葉塵淡淡道。

    “你無須擔心我,我北冥輝從來都是遇強則強,我倒是怕,將來有一天挑戰你之時,你已經無法讓我感興趣。”

    “我們走。”

    說完這句話,北冥輝背負起銀蛟長槍,向著來時的路飛掠出去,其它青年高手怔了一下,跟了上去。

    “好囂張,輸了還這麼囂張。”

    “如果不是葉少俠留情,這一劍就能讓他隕落。”

    慕容家族的人麵有不忿。

    葉塵笑了笑,並不是很在意,敗在他手上的天才太多了,有些天才,他已經記不起。

    北冥輝和葉塵的戰鬥結束,楚中天轉身欲要離開。

    “楚中天,既然來了,何不敘敘舊。”葉塵還是很看重楚中天的,這是一個很有潛力的對手。

    楚中天搖頭道:“不了,下次見麵,我會挑戰你,那時候再敘舊吧!”

    說著,楚中天催動罡元,化為一道暗紅色流光激射出去,眨眼消失在天際的盡頭。

    掠下山峰,葉塵落在慕容家族廣場上。

    “葉塵,沒事吧?”

    慕容傾城走了上來,葉塵和北冥輝交手的一瞬間,她打開了魔眼,但也隻是隱隱約約看到一道模糊的槍影,可見北冥輝的槍速有多快,幾乎超過了她的魔眼捕捉能力。

    葉塵拉住慕容傾城的手,“那一槍的確很快,但正如他所說,有一個很大的弱點。”

    天涯咫尺是他見過最快的槍速,可因為速度太快,走的是直線,是直線的話,就能夠提前預判,葉塵正是判斷出天涯咫尺的攻擊點,才能夠瞬間避開攻擊,否則他唯有用靈犀一劍格擋住攻擊,無法在對方的眉心額頭上留下一道淺淺的劍痕。

    “弱點?”

    慕容傾城若有所思,她也覺得北冥輝的天涯咫尺太簡單了,不過這是對葉塵來說,換成其他人,根本反應不過來,所以,這招對葉塵來說是弱點,對其他人而言,未必是弱點。

    “哈哈,好小子,想不到你又更上一層樓。”

    慕容止水心情暢快。

    蘇如慧皺眉道:“我還沒見過這麼囂張的年輕人,一點都不懂得含蓄,隻知道口出狂言。”

    北冥輝最後一句話,讓蘇如慧不痛快起來。

    葉塵笑道:“伯母,放心,我能打敗他一次,也能打敗他第二次,總有一天,他會絕望的。”

    說這句話時,葉塵談笑風生,但給人毋庸置疑的錯覺,仿佛他說的就是真理,不可置疑。

    “你這小子,也很狂妄。”

    聞言,蘇如慧笑了起來,有這麼一個厲害的未來女婿,她放心把女兒托付給他。

    “他向來狂妄。”

    慕容傾城少有的開起玩笑,她對葉塵的認識很深,這是一個表麵上風平浪靜,其實內心有如火山的奇人,隻不過他很少表露出來而已,或者是不屑於表露。

    “,你倒是知道我的性格。”

    葉塵無端端的想起了徐靜,徐靜也很了解他,的確,他沒有傲氣,但是有傲骨,有傲骨的人,從來不會認為不行。

    “好了,大家都散了吧,自己去做自己的事情。”慕容止水揮手讓大家散開,然後對葉塵道:“葉塵,你的實力雖然十分強,但還是有弱點的,比如防禦,防禦是劍客無法掩飾的弱點。”

    “恩。”

    葉塵點點頭,劍客最大的弱點就是防禦,劍意能夠大幅度增幅攻擊,卻無法增幅防禦,而武道意誌就可以,任何事情,有利必有弊,這是無法避免的,雖說他現在有了龍骨防禦層,可龍骨防禦層並不是萬能的,遇到厲害的對手,龍骨防禦層未必能讓他安然無恙。

    慕容止水接著道:“你應該知道多寶聖塔吧!當年我去過一次,不過運氣不好,隻弄到一件頂尖的上品寶器,倒是以你的實力,應該能闖到第四層,有機會得到半極品寶器。”

    “會不會太危險了。”蘇如慧擔心道。

    慕容止水道:“對於普通的宗師而言,是有一定的危險性,但對於頂尖的宗師,危險微乎其微,不過危險雖然很少,但闖多寶聖塔,最重要的一點的是運氣,運氣不好,什麼也得不到,另外,也要注意其它人,僧多肉少的情況下,最危險的是進去的人。”

    “當然,我也不是無緣無故的提醒你去多寶聖塔,隻是多寶聖塔雖然每時每刻都開啟著,其實開啟的是第一層,第二層第二年才開,第三層第三年,第四層第四年,以此類推,這次正好是新一輪的第四年,不出意外的話,每個有實力的天才都會去,你不去的話,就會被他們拉下來。”

    “我自然會去。”

    葉塵早已打算去一趟多寶聖塔,如果能得到一件半極品防禦寶器,對他來說十分有用。

    要知道,寶器也是實力的一部分,絕對的公平就是絕對的不公平。

    *j

    

Snap Time:2018-07-17 04:26:48  ExecTime:0.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