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六百二十七章北冥輝前來挑戰


    獨孤絕雖然在九龍湖擊敗過實力大進的太史衝,但太史衝的名氣和實力無疑要遜色羅海鬆一點,且擊敗太史衝時,獨孤絕本身也受了不輕的內傷,殺敵一千,自損八百。

    可這次不同,麵對比太史衝更強悍的羅海鬆,獨孤絕隻用了十招就徹底擊敗對方,自身毫發不傷。

    對於這個結果,眾人隻能用妖孽來形容獨孤絕,也隻有妖孽才能在短短半年內,突飛猛進,實力連漲好幾個檔次。

    ……

    天武域一座中型城市臨風城。

    臨風酒樓。

    巨大的貴賓間,十數個儀表不凡的青年正在喝酒聊天,這十數個青年中,又以居中的銀衣青年最為醒目。

    銀衣青年頭上束著銀冠,身材修長健壯,麵如冠玉,目若寒星,一對眉毛斜飛入鬢,宛如一飛衝天的蛟龍,帶著一絲煞氣的同時,給人不怒自威的凜然味道。

    在他旁邊的長桌上,擺放著一杆亮銀色長槍,槍身盤繞著一條張牙舞爪的銀蛟,蛟頭吐出槍尖,森寒點點。

    “北冥兄,現在到處都在傳,藍邪情和他的一幹同伴被你追殺百萬,逃回自家宗門的事跡,看來你的名氣已經傳遍天武域,接下來,可能要傳遍整個真靈大陸了。”

    其中一人對著銀衣青年說道。

    另一人接著道:“北冥兄如果不是韜光養晦,一直呆在玄武域不出來,哪輪得到那些個自詡不凡的青年天才扯高氣揚,北冥兄這叫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對,我看全大陸,唯有北冥兄最有可能取代青年五巨頭的地位,其他人都要靠邊站。”

    銀衣青年正是最近名氣大漲的北冥輝,今年二十八歲,是玄武域北冥家族的大少爺,自幼學習槍法,把一寸長一寸強的理念發揮的淋漓盡致,更自創出一門絕殺槍招——天涯咫尺,和藍邪情一戰,他隻用了天涯咫尺的起手式,就把對方擊的吐血。

    嘴角輕輕一掀,北冥輝淡淡道:“所謂的頂尖青年高手,不過是有名無實之輩,連讓我全力以赴的興致都沒有。”

    藍邪情在他眼中不過是跳梁小醜,根本不放在他眼,在他看來,對方也就年紀大一點,成名早一點,其它一無是處。

    “北冥兄,藍邪情之流雖然不值一提,但那個獨孤絕還是很厲害的,聽說他在北燕江上,十招擊敗了和藍邪情齊名的羅海鬆,出第十刀時,北燕江都被他一劈兩半。”

    有人奉承,自然也有人提醒。

    聽到獨孤絕這個名字,北冥輝嘴角的弧度收了起來,的確,獨孤絕不是藍邪情之流可以比的。

    “切,藍兄,你這是長他人誌氣滅自己威風,獨孤絕雖然是天武域兩大妖孽之一,但是擊敗羅海鬆都需要十招,想來也厲害不到哪去,北冥兄可是七招擊敗了藍邪情。”

    先前一人反駁道。

    “話不能這麼說,半年前九龍山九龍湖,獨孤絕曾在逆境中,用了一招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招式擊敗了太史衝,如今他實力大漲,不拚命的情況下都能十招解決羅海鬆,如果用出那招,結果可想而知。”

    此話一出,反駁的人也不好反駁了,九龍山九龍湖的事件,經過數萬觀戰之人的傳播,早已傳到了真靈大陸每一個角落,獨孤絕在逆境中施展的一記刀招,的確讓人驚悚。

    北冥輝開口道:“獨孤絕的確不容小視,有機會,我會和他一戰,看看所謂的妖孽,究竟妖孽在哪。”

    北方域群基本上是蠻族的天下,北冥家族雖說是五品家族,族中有生死境王者鎮守,但和蠻族一比,依舊不值一提,所幸蠻族雖然不喜人族,但也沒到必須滅絕對方的地步,真敢這麼做的話,滅絕的不是人族,絕對是蠻族自己,生活在北方域群這樣的氛圍下,北冥輝從小就感受到蠻族天才的強大,所以,他從來沒有停止過努力,無時無刻不在強大著自己,對他而言,不管是誰,他都會超越對方。

    聞言,眾人有點疑惑,長時間的相處,他們漸漸了解到,北冥輝看上去很平靜,什麼都不在乎,可內心其實十分要強,有把握的情況下,一定會去挑戰獨孤絕,畢竟獨孤絕雖然有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恐怖刀招,但北冥輝也有天涯咫尺這等絕殺槍招啊,至於想要萬無一失,那不太可能,你北冥輝是驚世天才,獨孤絕還是天武域妖孽呢,你進步,對方也在進步,怎麼可能有萬無一失的機會。

    北冥輝似看出眾人心中所想,笑道:“和獨孤絕一戰之前,我先要擊敗葉塵。”

    什麼?

    一語驚起千重浪,所有人滿是不解的看向北冥輝。

    “北冥兄,你可不要衝動,半年前,獨孤絕都不敢和葉塵一戰,定下一年期限,要我說,先挑戰獨孤絕,再挑戰葉塵為上策。”

    沒有人敢小視葉塵,就算是先前奉承北冥輝的人也不敢,要知道大陸天才中,除了青年五巨頭,唯有葉塵一人排入宗師榜,這樣的名氣和實力,就如同一座大山,壓在眾多青年天才的心口。

    “是啊!葉塵比獨孤絕更棘手,現在為時過早。”

    眾人都不明白,北冥輝為什麼要先挑戰葉塵,按道理來說,北冥輝應該知道葉塵的可怕。

    北冥輝淡然道:“我先挑戰葉塵,自然有我的道理。”

    頓了頓,北冥輝繼續道:“我問你們,獨孤絕有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殺招,葉塵有什麼?”

    這!

    眾人似乎有點明白北冥輝的意思。

    北冥輝又道:“的確,葉塵在半年前比獨孤絕更輝煌,更加耀眼,但此一時彼一時,獨孤絕漸漸追上來後,就算綜合實力不如葉塵,隻要他使出那絕強刀招,擊敗葉塵還是有一定把握的,何況,葉塵這半年中未必有太多進步,說不定他的綜合實力隻是和獨孤絕相當,獨孤絕殺招一出,葉塵必然會敗,而我的天涯咫尺也會擊敗葉塵。”

    北冥輝心中很清楚,以他的目前的實力,和獨孤絕一戰,勝負五五分,沒有必勝的把握,所以他覺得沒必要現在去挑戰獨孤絕,贏了還好,輸了,反而會成為對方的墊腳石,讓對方的氣勢更強。

    而葉塵沉寂了半年,大家都摸不清楚他的實力,但北冥輝認為對方的進步不會太離譜,贏麵要高於獨孤絕。

    “可葉塵畢竟排在宗師榜第四十八啊!”有人說道。

    北冥輝淡淡一笑,“記住,這是半年前的排名,如今的排名,要到第二屆宗師榜才揭曉。”

    ……

    楚中天在天武域混了一段時間後,就回到了南方域群,鬼使神差的,他起了念頭,要去南卓域看一看。

    南方域群四巨頭中,以他晉入靈海境最晚,葉塵第一,靖傲萱和李霄雲次之。

    當然,現在的他已經超越了靖傲萱和李霄雲,僅次於葉塵。

    所以,他想要看看葉塵的實力到底在哪個層次,自己和他的差距有多大,不過他還沒想好是不是要和葉塵見麵,見麵後是否挑戰對方,可不挑戰的話,他如何知道差距。

    “不管了,先去看看再說。”

    催動罡元,楚中天的速度飆升到極限,如同一道暗紅色的流星,劃破天際,一閃而逝。

    飛到星域湖上空,楚中天眉頭微微一皺,側過頭望去。

    西北方向,一道道流光朝著南卓域飛去,為首之人是一名銀衣青年,背負著一杆亮銀色的長槍,槍身有銀蛟盤繞,蛟頭吐出槍尖,而銀衣青年身後的一群人,都不是普通貨色,至少楚中天看出,有幾人的氣息比靖傲萱和李霄雲都要強大。

    “銀衣青年,銀蛟長槍,難道是最近冒出的北冥輝,他們去南卓域幹什麼?”

    楚中天一時沒想到,這些人是衝著葉塵去的。

    “算了,他們去他們的,我去我的。”

    楚中天不認為自己和他們同路。

    飛過星域湖,楚中天徑直朝慕容家族所在的山脈掠去,畢竟慕容家族距離他比較近,如果葉塵在那,就可以省一些功夫,如果不在,再去天風國葉家也不算繞路。

    可讓楚中天吃驚的是,北冥輝一幹人前往的方向也是慕容家族,且對方已經注意到自己。

    “他們不會是去找葉塵的吧?”

    楚中天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他可不認為北冥輝是去做客的,也沒有聽說過葉塵和北冥輝有交情,排除這一可能,得出的結果顯而易見。

    北冥輝是去挑戰的,至少也是切磋。

    楚中天臉上露出笑容,本來他還在為如何才能知道葉塵真正實力而苦惱,想不到根本不需要他出手,從目前來看,楚中天也知道自己不是北冥輝和獨孤絕對手,但他不心急,他才剛剛晉入靈海境,正是突飛猛進的時候,所以,現在隻需要知道差距就行。

    北冥輝挑戰葉塵,一定能讓他看清楚差距。

    “看來這次來對了。”

    楚中天緊跟在北冥輝等人身後,保持數十距離。

    北冥輝身後之人注意到楚中天,對北冥輝道:“北冥兄,此人跟著我們,要不要打發了他。”

    北冥輝道:“不要節外生枝,我是去挑戰葉塵的,對他沒興趣,他想來就來,正好多一個觀眾。”

    這次他挑戰葉塵,是暗中行事的,知道的人隻有身邊這些人,有楚中天這個外人在,也不是壞事。

    

Snap Time:2018-01-19 15:13:50  ExecTime:0.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