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六百一十六章蕭楚河的實力落幕


    見高長天也很看奸葉塵,不少人露翹簧慕的神色,不過這種事羨慕是羨慕不來的,人家有實力才會被看好,青年五巨頭之下第一人,這個名頭可不輕,至於謝百廷,眾人更沒有疑義,霸占真靈大陸第一刀道宗師數十年,其實力隻能用深不可測來形容,列入宗師榜前五名自然是手到擒來,就不知道還有那些人能列入前五名,青年五巨頭不知道有沒有希望?

    “時間很緊迫啊!”

    獨孤絕悄然握緊拳頭,他從沒有如此渴望的想要快速提升實力,他們都是年輕人,既然是年輕人,必然年輕氣盛,怎能做到淡泊名利,真正能淡泊名利的,已經失去了ji情。

    呼!

    深吸一口氣,獨孤絕眼神堅定起來,望向葉塵所在的方向,高聲道:“葉塵,一年後我會在此地約戰於你,當然,如果你不來,我也沒話說。”

    “咦,獨孤絕要在一年後挑戰葉塵。”

    “目前來看,獨孤絕和葉塵的實力雖然不如青年五巨頭,但正在接近,要知道這在以往幾年是沒有幾個人能做到的,包括最有可能上位的藍邪情林天等人,他們都和青年五巨頭相差甚遠。”

    “看來獨孤絕是想借一年的期限壓迫自己,逼自己更快的進步,若是能打敗葉塵,他的成就還要更可怕。”

    “兩大妖孽對決,不比青年五巨頭遜色多少啊!”

    “不,我認為有可能比青年五巨頭的對決更吸引人,因為很多人都想知道,一年後,他們能成長到什麼地步,不要忘了,他們跨入靈海境才一兩年,一兩年就有如此的進步,再給他們一年時間,隻怕就算不如青年五巨頭,也非常接近,十分接近,甚至能和青年五巨頭爭鋒。”

    “你這麼一說,倒真有這個可能。”

    聽到獨孤絕要在一年後挑戰葉塵,眾人剛平息下去的熱血再次火熱起來,旋即無數雙眼睛看向葉塵,看他是如何回應。

    葉塵幹脆道:“我會來的!”

    獨孤絕這個人不可小視,有些人天生就是遇強則強之人,對手的強大,隻會促進他的進步,葉塵很想知道,獨孤絕能否和自己一戰,如果可以和自己一戰,那麼,他未來的對手,很可能就是獨孤絕。

    “葉塵答應了,好幹脆。”

    “那是自然,同樣是妖孽,葉塵不答應,豈不是怕了獨孤絕,害怕獨孤絕會超過他。”

    眾人議論紛紛。

    突兀的

    人群中走出來一人,此人卻是前任刀道三道宗師之一的沈千浪。

    林朝南看到沈千浪走出來,對謝百廷道:“看來,沈兄忍不住了,這次宗師榜是一個契機。”謝百廷道:“也好,相對於白無雪和夏侯尊,我更想知道蕭楚河的刀道修為如何?”

    謝百廷話音剛落,沈千浪掠到九龍湖中央,揚聲道:“蕭楚河,借此機會,你我一決勝負!”

    兩年前,他敗在蕭楚河手上,丟掉了刀道三大宗師之一的稱號,而蕭楚河成了最年輕的刀道三大宗師之一,今天,他不僅僅是要奪回曾經擁有的稱號,更是要向世人證明,他沈千浪,不會就此倒下,哪怕對方是如日中天的青年五巨頭之一又如何。

    蕭楚河一步步走了出來,“好,我的刀意正盛,既然你出來挑戰我,我給你一次機會。”

    白無雪和夏侯尊的戰鬥早已ji起蕭楚河的戰意和刀意,沈千浪的挑戰,他求之不得。

    “恩?這兩個也要戰鬥。”高長天生出興趣,要知道,青年五巨頭都是重點觀察對象。

    “出刀吧!”

    蕭楚河站在湖麵上,左手握著刀鞘。

    呼!

    呼!

    呼!

    沈千浪緩緩吸氣吐氣,調整呼吸,蕭楚河絕對是他見過進步最快的刀客,他挑戰對方並沒有必勝的把握,而是覺得現在不挑戰,以後就更沒有機會了,所以,他不得不戰。

    “浪湧!”

    配合呼吸之法,沈千浪的精神狀態調整到最巔峰,亢奮中帶著沉穩,沉穩中蘊含毀滅性的爆發力,就如同一望無際的海洋上,一浪高過一浪的海浪,讓人心生畏懼。

    鏘!

    刀拔出,沈千浪腳底下的湖水突然暴漲起來,化為波濤起伏的大浪,載著他衝向不遠處的蕭楚河,旋即,一道刀光亮起,九龍湖徹底暴動,向蕭楚河施加壓力。

    “斷!”

    蕭楚河腳底下的湖水波瀾不生,他低喝一聲,長刀同樣拔出,雙手握刀,直接一刀劈下。

    嘩啦!

    大浪被劈開,沈千浪的刀光粉碎。

    當當當當當……

    兩人都哭絕頂刀客,戰鬥場麵雖然沒有白無雪默複侯尊那般驚豔,但刀刀奪命,反而給人一種異常驚心動魄的感覺。

    沈千浪不愧是曾經的三大刀道宗師之一,刀勢之猛,匪夷所思,每一刀揮出,都好似大海中撲出一道大浪,一連數十刀揮出,天地變色,浪潮洶湧,無窮無盡,一般刀客與其一戰,僅在氣勢上就被死死壓製住,因為全力一戰的沈千浪,給人的感覺就是一片海,一片喜怒無常的海。

    如果說沈千浪是海,那麼蕭楚河就是在海中練刀的刀客了,他手中的刀既不是非常的快,也不是非常的驚豔,但一刀劈出,任何衝過來的大浪都要被一劈兩半,沒有任何拖泥帶水。

    “刀勁凝而不發,心神抱元守一,好可怕的刀客。”

    漸漸的,葉塵感受到蕭楚河的可怕,如果說白無雪是雲,捉摸不透,夏侯尊是雷,霸氣外放,那蕭楚河無疑是大地,大地承載萬物,hou重無比,想要打敗這樣的刀客,除非實力比對方高出太多,否則絕對沒辦法一下子擊潰對方,必然會被拉到膠著戰中。

    “乘風破浪!”

    沈千浪知道持續下去會對自己不妙,所以攜帶著風浪,整個人衝到半空之中,一刀猛烈劈出。

    這一刀順勢而為,是沈千浪最強的一刀。

    “分海刀!”

    蕭楚河依舊站在他所在的那一片區域,麵對沈千浪最強的一刀,他不退也不避,一刀又一刀沉穩的斬出,劈出,仿佛攻過來的不過是一片片大浪,隻要是大浪,就沒有斬不開,劈不斷的。

    嘩啦!

    沈千浪最強的一刀煙消雲散,九龍湖湖麵上,出現一條延伸至邊緣的刀痕,刀痕如天塹,一下子把九龍湖湖麵分成兩半,觸目驚心。

    噗!

    一口鮮血噴出,沈千浪倒飛出去,胸口上出現一道刀痕,雖然有著防禦鎧甲保護,這一刀沒有直接斬在他的身體上,但上麵極度凝練的刀勁已然透過防禦鎧甲,傷到他的內髒,他心中沒有太痛苦,反而有著一種解脫,因為從此往後,他無須挑戰蕭楚河了,無須背負著戰敗對方的壓力。

    “好一招分海刀,沈千浪一點反擊的機會都沒有。”

    謝百廷搖搖頭,這一戰說不上十分精彩,甚至談不上ji烈,硬要說ji烈的話,隻能說沈千浪ji烈,可惜他的對手是蕭楚河,蕭楚河就好像綿延無邊的陸地,沈千浪的刀法看似很猛烈,但又怎能一下子淹沒整片陸地,從頭至尾,沈千浪連一點反擊的希望都沒有,被動的見招拆招,陷入蕭楚河的節奏,看到這樣的戰鬥,連謝百廷都忍不住生出一股寒意,他自認為實力相等的情況下,戰勝蕭楚河隻有三四成的把握。

    “分海刀蕭楚河,厲害!”高長天能成為知莫問的長老,觀察天下靈海境宗師的實力,本身實力自然不差,同樣是一名靈海境宗師,他看的出來,沈千浪很強很強,前二十名雖然有點懸,但前二十五名沒問題,把對手換成其他人,戰鬥肯定十分ji烈,懸念重重,奈何他的對手是蕭楚河,硬是半點懸念沒有,連一次有效的反擊都沒有。

    “蕭楚河,你同樣能列入宇師榜前十五名!”

    高長天宣布道。

    眾人對高長天宣布的內容沒太大疑義,小聲議論了起來。

    “這場戰鬥太平凡了,可為什麼我會起雞皮疙瘩。”

    “我也是。”

    “你們覺不覺的,沈千浪如同蜘蛛網的飛蟲,再怎麼掙紮,都會落入蜘蛛的口中。”

    有人表達出最貼切的見解。

    打敗沈千浪,蕭楚河麵色不變,目光轉向神情漠然的劍之宗陸少遊,“陸少遊,一年後,我向你宣戰。”

    “可以!”

    陸少遊淡淡道。

    “又是一年後約戰!”

    眾人興奮了起來,加上獨孤絕和葉塵,一年後,會有兩場ji烈的對決,不管如何,一年後,他們必然會來觀戰。

    沈千浪和蕭楚河戰鬥結束後,九龍湖寂靜了下來。

    “我們走吧!”

    葉塵知道接下來不會有人約戰了,就算約戰,也隻是一些小貨色。

    離場的人越來越多,就這樣,幾天來還很熱鬧的九龍湖人走茶涼,徹底落幕,不過雖然落幕了,關於這幾天發生的事情,必然會在天武域流傳很長時間,成為眾人茶餘飯後的談資。

    而關於宗師榜的事情,自然會借眾人的口,傳遍天下,掀起一番持續的風暴。

    

Snap Time:2018-01-23 02:32:42  ExecTime:0.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