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五百七十七章破壞王


    第五百七十七章 破壞王

    殺戮劍意和毀滅劍意占據地主之利,且有克製效果,而主魔念是外來者,遭到魂海的強烈排斥,此消彼長之下,主魔念節節敗退,被兩種劍意轟出了魂海,這還沒完,因為主魔念隻是一縷魔念,後繼乏力,反之,殺戮劍意和毀滅劍意正在源源不斷的滋生,始終保持在最巔峰狀態,使得主魔念不但被轟出了魂海,更湮滅了部分。

    如同惡性循環,主魔念越是衰弱,殺戮劍意和毀滅劍意磨滅主魔念的速度越,兩三次眨眼過去,主魔念尚未退出葉塵的身體,就被兩種屬性劍意合力磨滅,蕩然無存。

    “可惡的老天,連你也幫著那小子,早不來,晚不來,偏偏讓他這時候有了突破。”

    連番失利,重創,讓地底深處的存在變得怨天尤人,連老天的也罵了起來,他被封印在地底深處,數百年不見天日,好不容易封印有了鬆動,可以分出魔念出來活動活動,想不到這才一年多,就遭遇厄運,靈魂接連受創,傷到了根本,要知道他可是花了數百年時間,才讓靈魂恢複到巔峰時期。

    當然,最讓他發狂的是,葉塵這個‘化身’萬中無一,有了這個化身,哪怕本體一輩子封印在地底下,無法脫困,靠著化身,他也能成為強橫無比的劍王,用另一種身份走上巔峰之路,眼看著即將奪舍成功,卻被瞬間翻盤,這種打擊常人根本無法理解。

    “我好恨,恨那星皇,把我封印在地底下不見天日,恨那戰王,以不朽劍意重創我的靈魂,導致我的靈魂今時今日才恢複到巔峰時期,更恨這小子,讓我數百年的苦功化為烏有,這三個人難道是我的克星,就算是克星,有朝一日,我也要脫困而出,讓你成為我的化身。”

    分化出去的魔念蕩然無存,他已經消了奪舍的念頭,畢竟此時此刻,他的靈魂遭到重創,就算繼續分化魔念,也沒有先前那般強勢,何況葉塵的兩大劍意盡皆克製魔念,魔念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他豈會做這等傻事,心把怨恨的人紛紛罵了一遍,方才安靜下來,似乎陷入到沉睡中。

    砰!

    地表破開,葉塵一衝而出。

    “好險!”

    站立在陽光之下,葉塵感覺安心許多。

    他隱隱感覺到,此地不是一處地下裂縫這麼簡單,隻怕有著什麼驚天大秘密,尤其是無影魔居然融合在一起,形成鑽頭攻擊,這種手段已經不是無影魔能做到的了,無影魔隻有天生的奪舍惡念而已。

    不過正如同他的靈魂天賦一樣,需要有足夠的壓力才能飛成長,以往麵對傲家的高手追殺,他在短短時間內就把不死之身修成大半,此次麵對邪惡無影魔的強行奪舍,他再次激發出可怖的潛能,一舉讓第二劍魂和毀滅屬性融合在一起,形成了毀滅劍魂。

    毀滅劍魂的品階和殺戮劍魂一樣,同為四階巔峰,但是論威能,則要超越殺戮劍魂,殺戮劍魂能發揮出五階巔峰的威能,毀滅劍魂雖然不至於達到六階,但也趨近於六階。

    “禍福相依,果然如此。”

    遇到比傳聞中更加邪惡恐怖的無影魔是禍,毀滅劍魂成形是福,說不出是禍是福,隻能說禍福相依,生死一線。

    “此地不宜久留,先離開再說。”

    不急著去觀察魂海中的變化,葉塵身形一閃,化為青色流光朝著遠方天際遁去,不一會兒功夫,消失的無影無蹤。

    大約過去一刻鍾時間,地下裂縫上方的空間如同鏡子一樣,轟然破碎,與此同時,一股可怖的破壞氣息順著破碎的空間噴泄出來,壓塌了眾多山峰,令地表產生無數龜裂。

    唰!

    一道身影從虛空中邁出,在他背後,空間緩慢愈合。

    此人年約六旬,身穿明黃長袍,一張清瘦的臉龐如古玉般棱角分明,充滿質感,一頭灰白長發無風自舞,抽打的空間扭曲不已,他的目光,穿過了地表,看到了地底深處。

    “平兒的屍體!”

    黃袍老者一眼望到了古平的屍體,目泛殺機。

    “是誰?是誰殺了平兒?”

    黃袍老者手中的黯淡玉牌被他捏碎,湮滅成虛無。

    東皇城古家是五品家族,曾經誕生過一位封帝王者——東皇,哪怕今時今日,古家已經不複往日盛況,但依舊沒有人敢小覷古家,因為這一世的古家,有兩大王者,一為東王,一為破壞王,東王繼承了東皇的衣缽,所以被稱之為東王,實力深不可測,而破壞王另辟蹊徑,參悟了少有的破壞奧義,被稱之為破壞王,破壞能力遠超同等級王者。

    黃袍老者正是古家兩大王者之一的破壞王。

    作為傳承上萬年的五品家族,古家的底蘊十分深厚,有著一座生命大殿,生命大殿中是數量眾多的生命玉牌,這些生命玉牌並沒有什麼巨大作用,僅是用來烙印家族重要人物生命印記的道具,若是有重要人物死去,生命玉牌中的生命印記也會隨之消散,光芒黯淡下來,告訴古家之人,其人已死。

    古平年紀輕輕,就有著宗師級實力,毫無疑問,是古家少有的重要人物之一,是古家全力培養的對象,所以他人一死,生命玉牌光芒黯淡,古家立刻炸開了鍋,驚動了破壞王。

    破壞王得知消息後,根據古平隨身攜帶的另一塊生命玉牌,迅速找準方位,然後橫跨五百多萬的距離,第一時間趕到事發地點,可是很明顯,殺害古平的凶手已然遠離,徒留古平的屍體。

    強行抑製住暴怒的情緒,破壞王雙目微閉,眉心魂海中的靈魂力噴薄爆發,以匪夷所思的速度蔓延出去,一千,五千,一萬,一萬五千,達到一萬五千後,破壞王見沒有可疑人的行跡,眉心忽然閃爍起一團熾白色的光芒,隨著熾白光芒亮起,其靈魂力探查範圍猛地暴增數倍,達到近十萬範圍。

    靈魂力掃過一名藍衣年輕人時,破壞王沒有多想,因為藍衣年輕人不過是靈海境初期巔峰修為,就算能越級戰鬥,也不可能斬殺有著宗師級實力的古平,要說藍衣年輕人可疑,那麼十萬範圍內可疑的人多了,至少他發現了十數位實力在靈海境中期以上的人,其中不乏一些年輕天才,有那麼一兩個年輕天才連破壞王不太願意去惹,因為在天武域,任何一個年輕天才的背景都是十分巨大的。

    “沒有,一個沒有。”

    破壞王收斂靈魂力,神色陰沉不定。

    轟隆!

    深吸一口氣,破壞王右手探出,往地麵一拍,霎那間,地殼震動,裂開一條大縫隙,朝著兩旁推擠,而在裂縫下麵的土地緩緩升了上來,最終超過地表高度。

    升上來的土地上,古平和古家其他高手的屍體呈現在破壞王的眼中,不過這些屍體的麵貌根本難以辨認,因為他們的頭顱和四肢都已消失,似乎死之前遭遇了大爆炸,把四肢和頭顱都炸碎了,隻有被上品防禦寶器保護的軀幹沒有碎,但麵也是爛肉一堆。

    可以說,如果不是破壞王認出了古平的上品防禦寶器和生命玉牌,根本認不出下麵的人就是古平。

    “恩?這股氣息?”

    屍體升上來的那一刻,破壞王眉頭一皺,感應到一股陰冷之意,這陰冷之意極度不尋常,很像是某個修煉魔功的異類留下來的氣息,讓他感覺很不舒服,且有淡淡的威脅。

    “難怪平兒會死在這,原來此地蘊藏著一個異類王者,應該是受傷了,或者遭到封印。”

    卡擦!

    身形電閃,破壞王頭下腳上,猛然下墜,周身護體真元如切豆腐一樣,輕易穿透了地表,來到地底深處,隻是一晃,破壞王來到了古平死前的位置,當然,此地已經被他升了上去,所以是廢墟一片。

    細細感受了一下,破壞王往地底最深處的筆直裂縫掠去,速度的和瞬間移動沒什麼區別。

    就在破壞王靠近筆直裂縫的那,地底深處的存在驚醒了過來,他之前陷入沉睡,所以沒有感應到破壞王的臨近,直到對方往他藏身之所掠來,方才警覺。

    “生死境王者,不好,此地多半又不能留了,可惡,又要耗費我的力量,臨走前,先教訓他一下,透過封印縫隙,我可以在近距離的情況下,發動一次全力的意誌攻擊。”

    地底深處的存在似乎對破壞王並沒有太多忌憚。

    穿透了筆直裂縫,破壞王來到最黑暗的地方,此地空氣極為粘稠,且布滿無形的力場,靈魂力的擴散都顯得凝滯起來,且受到劇烈扭曲。

    “滾!”

    黑暗深處,一縷細細的聲音從某個物體中傳出,與此同時,一股可怕的魔意狂飆出來,攻向破壞王。

    嘩啦!

    這股意誌已經有著影響現實的力量,令破壞王背後的岩壁瞬間崩潰,酥軟,那間,成了一片靡粉,而破壞王來勢洶洶,此時卻相當狼狽,嘴角泌出了鮮血,這股魔意太可怕了,起碼達到七階級別,不,應該是七階巔峰,他雖然用武道意誌抵抗了一下,但依舊受到不輕的傷勢。

    “小鬼,這次放過你,下次再遇到老祖,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細小的聲音飄忽不定,隻是一個那,就突然消失。

    心憋著一團火,破壞王驚疑不定起來,他原本以為一個被封印或者受傷的異類王者不會對自己產生威脅,可剛才對方僅是透過某種障礙,就靠著一道意誌傷到他,如果脫離封印,隻怕十個自己都不是對手。

    “天武域封印之地眾多,有些都是殺不死的妖魔鬼怪,隻能封印起來,平兒的死,怨不得誰,誰讓他跑到一處封印之地來。”

    原本想找出凶手的破壞王立刻沒了心思,死在這種老怪物手上,隻能認栽。

    b

    

Snap Time:2018-07-17 04:20:04  ExecTime:0.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