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五百六十九章青年五巨頭


    “海無涯,你敢攔我!……、

    林枯目光轉向海無涯,一刀朝著對方劈了過去,竟絲毫不把海無涯放在眼,想打就打。

    “林枯,上吹的賬還沒和你們好好算,今天一並解決。”

    海無涯憋在心中的一口氣爆發出來,背後出現一個巨大的深海漩渦,深海漩渦緩慢有力的旋轉,為海無涯提供了十足的動力,轟隆,腳底下微微一沉,海無涯五指並攏,一掌正中刀芒。

    一邊是蘊含枯萎奧義的刀芒,一邊是蘊含水之奧義的掌勁,兩者勢同水火,初一相撞,就爆發出一圈又一圈衝擊波,衝擊波四散輻射,擴散到數十之外方才力竭。

    “大海無量!”

    光頭的海無涯拔地而起,左手護在胸前,右手於虛空中一圈一轉,無窮的水元氣匯聚過來,融入到他的掌勢之中,厲喝一聲,海無涯攻出了最為雄渾的一掌,這一掌,水勢滔滔。

    “枯木逢春!”

    有著灰白長發的林枯神色冷漠,他雙手握刀,斜衝上天,迎著雄渾掌勁劈出一?又一刀,刀法奧妙至極,於死寂中,爆發出枯木逢春的偉力,每一刀都讓雄渾掌勁分流。

    ……

    兩大成名已久的青年天才似乎早有恩怨,葉塵和宇文傑的紛爭隻不過是一個導火線而已。

    “大師姐,不上去幫忙嗎?”

    淩天浩對燕鳳鳳道。

    燕鳳鳳搖搖頭,“天才都有自己的尊嚴,海無涯論實力不比我遜色多少,我上去幫忙,隻會讓他心中不憂。”

    “恩!”淩天浩點點頭,注意力集中在海無涯和林枯的戰鬥上,內心激蕩不已,什麼時候,他能達到此等程度。

    “派係間的矛再,可真夠激烈的。”

    葉塵看的出來,自己成了雙方爆發的借口,就算沒有自己,他們也會找其它借口,不過兩相一比較,明顯是林栝咄咄逼人。

    轟隆!

    海無涯和林枯互拚了一招,各自倒飛開去。

    “海無涯,我的枯萎奧義不好受吧!和我鬥,你注定會失敗。”林枯身上的衣服破破爛爛,仿佛叫花子一樣,倒是他的眼神精光四溢,戰意無窮,整個人如同一把戰刀。

    海無涯的臉色有著一絲不正常的蒼白,身上帶著幾處不顯眼的刀痕,他冷笑道:“哼,不要硬撐著了,在我的掌勁之下,你不可能沒有受損,孰勝孰負,猶未可知。”

    “嘿嘿,那我倒要看看,誰先支持不下去。

    林枯死死盯養海無涯。

    “放馬過來便是,誰怕誰!”

    海無涯話音落下,虛空中的水元氣忽然凍結起來,化為冰屑,四散灑落,下一刻,四周的溫度陡然下降十倍,一股寒風吹過,地上的碎石砰砰開裂,被冰霜給撐爆了。

    “冰封山河!”

    一陣冰冷的聲音傳出,遠方白茫茫一片,朝著這邊迅速蔓延,那聲勢,宛如冰河世紀到來,萬物冰封。

    卡擦卡擦!

    海無涯猝不及防,被彌漫的冰元氣凍結在其中,繚繞在身周的水元氣也成了幫凶,加入到冰封過程中,僅僅一眨眼時間,就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冰雕,冰雕中心,赫然是海無涯。

    除了海無涯,其他圍觀的人都不好受,一個個奮力抵擋著冰寒之力的入侵,護體真元上結起了一層厚厚的冰霜,葉塵手持黃金劍,一劍又一劍的劈開侵襲過來的冰寒之力,劍芒與冰寒之力凝結的冰塊碰撞在一起,炸起漫天冰屑,冰屑在陽光下泛著七彩的光芒。

    下方!

    山峰,河水,都開始凍結,萬物死寂。

    “斷冷涯,你真以為你天下無敵了嗎?”

    淩天浩和妙音旁達,熾熱的青色火焰噴薄爆發,卻是燕鳳鳳含怒出手,隻見她雙手往前一推,澎湃的火焰之力成扇形擴散,衝擊向冰寒之力的源頭那個一頭綠發,身穿綠色皮甲的俊美青年。

    冰火不相容,冰火九重天!

    此時此刻!是火焰之力和冰寒之力的交鋒,其衝突矛盾還要勝過海無涯和林枯的戰鬥,畢竟兩人的真元和奧義都不屬於互相排斥的類型,說不上誰克製誰。

    砰!

    熾熱和冰寒撞擊在一起,白氣彌漫,伸手不見五指,不過這隻是暫時的,隨著衝擊波擴散,白氣被吹上高空,令眼前的視線豁然開朗。

    嘩啦啦!

    青色火焰繚繞的燕鳳鳳矗立在山巔,腳底下的山峰迅速解凍,並且以她為中心,火焰之力悄然蔓延,無數冰塊化為流水,嘩啦啦的往山腳下流淌過去,聲音清脆,延綿不絕。

    卡擦!

    冰封海無涯的冰雕砰然炸碎,海無涯脫困而出。

    “斷冷涯,你好卑鄙。”

    海無涯的臉色更蒼白了,他和林枯一戰,要了不輕的內傷,最重要的是,斷冷涯的冰之奧哽天生克製他的水之奧義,論戰力,他其實不遜色斷冷涯多少,可是被克製的情況下,他知道自己不是斷冷涯的對手,何況對方剛才是偷襲,讓他來不及反應。

    腳踩冰花,一頭綠發的斷冷涯走上前來。

    “海無涯,你自己分心,和我有什麼關係,若不是燕鳳鳳出手,剛才我就讓你顏麵無存。”

    “你!”

    海無涯怒視斷冷涯。

    咻!

    一道昔色火線閃過,燕鳳鳳瞬息出現在海無涯旁邊,與他並肩而立,她怕斷冷涯和林枯聯手攻擊海無涯。

    斷冷涯瞳孔一縮,燕鳳鳳的速度是最讓他忌憚的東西,事實上,生死境王者之下,沒有誰不忌憚燕鳳鳳的速度。

    “燕鳳鳳,你放心,我會給你麵子的,不過我不會給其他人的麵子,誰打傷了宇文傑,自己站出來。”

    斷冷涯厲喝道。

    葉塵眉頭一皺,林枯和斷冷涯這二人,一個比一個霸道,難怪能和宇文家族的人走在一起。

    “是我。”

    葉塵一步跨出。

    好,有膽。”

    斷冷涯咧嘴一笑,麵色不善。

    “斷冷涯,你想幹什麼?”燕鳳鳳柳眉倒豎,美目中仿佛有一團青色的火焰在燃燒。

    爾想幹什麼,隻想給我兄弟一個交代。”

    斷吟涯帶著師弟去天武閣測試資質,測試的時間並不長,但是下了山,他才發現,林枯和宇文傑不見了,隨後他感應到百之外有能量波動傳出,順著波動源,他迅速趕了過來。

    “別說是宇文傑理虧,就算是我們理虧,也由不得你來指手畫腳。”燕鳳鳳冷笑一聲。

    “哦,這麼說你是成心護著這小子。

    斷呤涯的眼睛眯了起來。

    “是又如何?”

    如何?那就是不給我麵子,既然你不給我麵子,我何必給你麵子。”斷冷涯沒有十足把握戰勝燕鳳鳳,不過情勢對他們很有利,他剛才的那一記冰封山河,已經讓海無涯傷上加傷,隻要海無涯倒下去,他和林枯聯手,還怕拿不下燕鳳鳳,這也是他為什麼突然偷襲海無涯的原因。

    “斷兄,你拖住燕鳳鳳,海無涯由我來解決。”

    林枯已經決定動手,這種難得的機會可不多見。

    好,速戰速決。”

    斷冷涯目光冰寒,體外的冰寒之力不斷咆哮,隨時都有爆發的可能性。

    “海兄,我來助你。”

    葉塵不會坐視斷冷涯和林枯得勢,逼不得已的情況下,他會拿出半極品寶劍雷劫劍,有著雷劫劍,他縱然敵不過林枯,但和海無涯聯手,也有著不小的機會。

    “大師姐,我們也來。”

    淩天浩和妙音衝了上來。

    李霄雲和靖傲萱對視一眼,同樣掠到燕鳳鳳等人身後,他們和林枯斷冷涯沒有恩怨,可二人實在令他們感到不爽,何況,葉塵是他們南方域群的,出門在外,自已人當然要幫自己人。

    唰!唰!

    另一邊,斷冷涯的兩位師弟麵色不善的站了出來。

    一邊是七人,一邊是四人,看似是葉塵這一方占上風,但海無涯畢竟受傷了,而林枯的戰力並沒有受到太大影響。

    雙方相距數百米,靜靜對峙。

    圍觀眾人屏氣凝息,眼睛一眨不眨的注視著雙方十一人,他們知道,兩大派係的戰鬥要爆發了,局麵會很慘烈。

    咧嘴一笑,斷冷涯揚起手,緩緩開口道:“*……”

    “手’字尚未說出,遠方一座山峰上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名俊雅青年,俊雅青年身穿白衣,白衣上繡著梅蘭竹菊,他靜靜地站立在那,一股磅大勢輻射過來,在這股磅大勢下,所有人都感到自己很渺小,如同麵對整個天地,而俊雅青年就是天地的中心。

    “住手吧!這是天武閣範圍,不是你們戰鬥的場所。”

    俊雅青年淡然道。

    “白,白無雪,是白無雪!”

    “青年五巨頭之一的白無雪,他什麼來到這的,我怎麼一無所知。”

    圍觀眾人駭然

    葉塵眉頭一皺,他並沒有時刻讓靈魂力幅散開來,所以俊雅青年的出現,十分突兀,要知道在場的哪個不是靈海境修為,就算沒有靈魂力,感知也是十分敏銳的,俊雅青年能無聲無息的出現,可想而知,實力有多恐怖。

    心上個月有自家人結拖,這個月又是自家人結婚,喝了點酒暈手手的,寫到現在才寫了一章,抱歉!

    

Snap Time:2018-04-24 08:47:01  ExecTime: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