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五百二十六章驚現宗師


    ……l不才!”葉宰背對著寶殿大門,隨時都能出去。

    紅衣美『婦』翹起大拇指!”厲害,能讓漁翁吃虧的年輕人中,你是第三個,不過論年輕,你是第一。”

    “小兄弟,那龍血草你應該還沒用吧?”蓑衣老者對龍血草念念不忘,他敢肯定,葉塵十有沒有服用龍血草,寶河島寶物無數,對方不可能把時間浪費在煉化龍血草上。

    葉塵挑了挑眉,“有又如何,沒有又如何?”

    “這樣,你我來做一筆交易,一株九曲逆靈草加一株蛟龍草換你的龍血草,九曲逆靈草能增加生死境以下武者九年的壽命,且能壯大靈魂,靈魂強大,對武者有著怎樣的益處,相信不用我多說,至於蛟龍草,功效和你的龍血草差不多,隻是效果略差而已,絕不會讓你吃虧。”

    “九曲逆靈草,蛟龍草!”

    葉塵倒是有些吃驚蓑衣老者的收獲,九曲逆靈草的價值他不會不知道,當初陷入『迷』霧禁區,他曾得到兩株九曲逆靈草,服了一株,留下一株,對靈魂的確有著稗益。

    “不換!”

    葉塵語氣堅定,如果他沒有九曲逆靈草,或許會考慮考慮,何況,蛟龍草比走血草差了不止一籌,兩者根本不是一個檔決,龍血草是頂尖的上品靈草,蛟龍草是中等的上品靈草而已。

    蓑衣老者臉皮抽了抽,說實話,把九曲逆靈草作為交換物,他已經很心疼了,若不是葉塵的實力夠強,未必能留下他,蓑衣老者是絕對不可能交換的,殺人奪寶就是,可讓他沒想到的是,對方根本不動心,似乎九曲逆靈草在他眼中和一株雜草沒什麼區別。

    “真的沒有商量餘地?”蓑衣老者不死心。

    葉塵表情不變。

    “哼,小兄弟!做人還是留一線的好。”說話的時候,蓑衣老者傳音給紅衣美『婦』和中年男子,“兩位,有機會的話,免不了要你們幫忙,我一個人拿不下這小子,至於報酬,就按你們之前說的。”

    “好!”

    中年男子和紅衣美『婦』也沒有討價還價,他們能來寶河島,還要多虧了對方告知,而且因為第一批進來的原因,比後來者的牧獲高出許多。

    葉塵見三人有那麼一瞬間的眼神交流,心中冷笑,隻要他自已不出錯,宗師級以下,沒人能留住他,抽空,葉塵打量起寶殿中的環境,寶殿很恢弘,長寬高都是以計算的,大殿四周,則分別矗立著三十六根金『色』石柱,每兩根金『色』石柱之間,都有著一扇石門,石門上方從左到右寫著一號二號等古體字,恢弘大氣。

    “這貌似是煉製寶器的煉器殿?”

    葉塵在虛空中捕捉到若有若無的寶器氣息,這寶器氣息並不是單獨一伴寶器散發出來的,而是多種寶器混雜在一起形成的獨特氣息。

    很顯然,蓑衣老者三人也察覺到此殿不一般,目光閃爍之間,有了決定,葉塵的事,暫時先放下,寶器為重,若能夠得到幾件頂尖的上品寶器,收獲未必弱於一株龍血草,何況,一座諾大的煉器殿,不可能隻有上品寶器,也許會有半極品寶器和極品寶器。

    “走!”

    蓑衣老者指向最近的一扇石,中年男子和紅衣美『婦』選擇相鄰的兩扇石門,留下葉安一人呆在大殿門口。

    “入寶山豈能空回,正好我還缺一柄上品寶劍。”葉塵的一鞘三劍合起來雖然乓是上品寶劍,但用起來並不是很順手,而隨著天雷切和逆式天雷切逐步完善,兩柄上品寶劍是必不可少的。

    嗖!

    葉塵選中最近的七號石門。

    石門一旁的牆壁上有開關,打開開關,沉重的石門轟隆隆的向上升起,是閘門。

    閘門打開一半,一股濃鬱的寶氣彌漫出來。

    “咦!沒有寶器?”

    石門後是一個空曠的煉器室,靈魂力掃描過去,一件寶器都沒有,倒是煉器室的牆壁上有實質般的寶氣逸散出來,葉塵聽說過,寶氣濃鬱的話,對寶器的保養有很大作用,比如一件中品寶器能存放幾百年,在寶氣的滋潤下,說不定能保存一千年乃至更久。

    “收!”

    手掌散發出吸力,葉塵把煉器室中的寶氣一掃而過,全部儲存在一件下品儲物靈戒中,以後有什麼寶器的話,全部扔那個儲物靈戒。

    “什麼?也沒有!”

    來到隔壁的煉器室,葉塵同樣沒發現寶器,隻有肉眼能看到的安氣。

    “難道以前就被人取完了。”

    不排除這個可能『性』,寶河島存在的曆史太久,說不定就被人拿走所有的寶器,至於靈草靈『藥』之類,可以再次生長,所以不會少。

    收起寶氣,葉塵向下一個煉器室走去。

    “一件寶器都沒有?”

    蓑衣老者三人也遭遇了這個問題,神『色』有點失望,他們的做法和葉塵一般無二,把煉器室中的寶氣吸收進儲物靈戒中,反正這煉器室的寶氣源源不斷,吸收完了,牆壁內部還會再次逸散出來。

    不知不覺,四人從兩旁煉器室向著大殿正前方的金屬門匯攏。

    中間的金屬門最大,地位肯定不一般,而且金屬門旁邊的牆壁上沒有開關,看金屬門泛起的光澤,不難想象,強力破開此門的可能『性』很低,畢竟用來煉製寶器的地方可不是豆腐渣。

    四人相隔數十米對峙,不時瞟向金屬門。

    咻!

    寶殿之外,忽然傳來破空聲。

    一紅『色』身影極速朝著寶殿掠來,速度快如電光火石,比在場所有人都要快,氣息極為強大。

    “不好!”

    四人變『色』,齊齊望向寶殿大門方向。

    “哈哈,這應該是煉器室吧!我鐵掌宗運氣不錯!”人未到,聲音已到,轟隆隆如天上雷霆。

    “鐵掌宗,難不成是靈海境宗師?”

    紅衣美『婦』神經繃緊,掌心粘糊糊的。

    唰一聲!

    紅『色』身影來到大殿。

    此人年約五十多歲,身高八尺,身穿大紅袍,胸口繡著一對火麒膦,魁梧的身材好似一應大山,僅是站在那,就有氣勢撲麵而來,壓的四人闖不過氣,更重要的是,四人看不透此人的修為。

    “我們走!”

    蓑衣老者當機立斷,欲要離開,金屬門麵的東西再好,也要有命去拿,和一名靈海境宗師作對可不是很好的事情。

    中年男子和紅衣美『婦』點點頭,跟在蓑衣老者身後。

    葉塵暗自苦笑,能走得掉才怪,他們難道沒發現對方眼中的一絲戲虐嗎?

    “哪走!”

    果不其然,紅衣大漢根本不準備讓四人活著離開大殿,手掌一豎,淩空劈向蓑衣老者三人。

    轟!

    狂暴的火焰掌勁凶猛無匹,葉塵從未見到過如此恐怖的掌勁,這掌勁,蘊含的火之奧義十分可怕。

    蓑衣老者三人實力很強,宗師級以下,能擊殺他們的幾乎沒有,可遇到真正的宗師級人物,高下立判,護體真元崩碎,三人齊齊劇飛出去,嘴角溢出小蛇般的鮮血。

    “閣下為何攔住我三人的去路。”蓑衣老者臉『色』很難看,沉聲道。

    紅衣大漢笑道:“這所有的石門都已打開,寶器肯定落入你們的手中,交出寶器,我考慮放你們一馬。”

    紅衣美『婦』急道:“我們根本沒有得到寶器,麵都是空的,應該被以前的人拿走了。”

    “哼!你以為我會信你們。”

    紅衣大漢冷笑。

    身穿文士袍的中年男子豎起手掌道:“我敢對天發誓,絕對沒有得到任何一件寶器,這樣你該相信了吧!”

    “我也對天發誓。”

    紅衣美『婦』和蓑衣老者都不想死,靈海境大能的壽命有三百歲,他們還有大好的年華去揮霍,現在死了,一點不值。

    “哦,你怎麼不發誓?”紅衣大漢看向葉塵。

    葉塵道:“發誓有用嗎?”

    “哈哈哈哈!”

    紅衣大漢大笑起來,笑了半天才道:“你們三個蠢材,連一個年輕人都不如,如果發誓有用,這世界上就不會死那麼多人了,現在給你們一個選擇,把所有寶器交出來,我親白查看,不交者,殺。”

    這下四人臉『色』都難看起來。

    他們的確沒有得到常器,但儲物靈戒中的好貨『色』不少,可以肯定的是,一旦交出儲物靈戒,這些東西就不是他們的了,而且,他們不相信對方會放過他們,交出儲物靈戒,多半還是死。

    “我們的確沒有寶器,讓我們交出儲物靈戒,是不是太過分了。”身穿文士袍的中年男子暗暗鼓動真元,同時傳音給葉塵,“小兄弟,現在我們麵臨大劫,想要活下去,隻有聯手這一個選擇。”

    “聯手不是長久之計,宗師級的厲害,你不是不知道。”葉塵很清楚,他能夠和宗師級以下任何一個人抗衡,打不過完全能逃遁,但是對上宗師級人物,抗衡的可能『性』一成都沒有,逃遁的可能『性』都不可能超過一成,要知道對方堵住了大,往哪跑。

    “過分,在強者眼中,沒有過分一神!”

    轟轟轟轟!

    紅衣大漢一連拍出四掌,分別攻向四人。

    

Snap Time:2018-01-19 11:51:24  ExecTime: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