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五百二十四章仿製品分元塔


    吱吱!

    背後是凶悍無匹的血蛟蛇,前麵是hou實的氣牆,往左往右,都會被血蛟蛇截住,葉塵幾乎無路可走。

    “不能和血蛟蛇糾纏,上古妖獸的防禦最是強橫,沒有一兩個時辰,絕對難以擊殺,若拚的兩敗俱傷,反倒便宜了老家夥。”

    心思電轉,葉塵撤去護體真元,一片片劍頭懸浮在身周,咻一聲,劍光帶動身體,往氣牆射去,砰,身後泥土飛濺,血蛟蛇的尾巴血紅如玉,硬如金剛,把地麵劈出一個深坑。

    噗嗤!

    劍光凝聚了無上的殺戮劍意,觸碰到氣牆的一霎那間,隻是微微一頓,便擊破了氣牆,順利通過。

    通過氣牆,葉塵鎖定住遠方的老者身影,極速追去。

    身後,血蛟蛇的速度雖然不慢,但怎及得上葉塵的劍光飛行術,兩三次呼吸時間,就被甩出去數遠,陰森的瞳孔中滿是憤怒。

    “老家夥,把龍血草交出來,這件事便當做沒發生過。”不一會兒功夫,葉塵追到老者身後一遠……兩旁的景物快沫倒退,如同泡沫幻影。

    老者身著蓑衣,頭上戴著鬥笠,頭也不回,嘿嘿笑道:“小兄弟,你能瞬間破開氣牆,逃避血蛟蛇的追殺,實力不錯,但在老朽麵前還不夠看,識時務的話,趕緊離開,免得老朽動怒。”

    “哦,看來你是打定主意不歸還了n”

    葉塵語氣平靜,給人一種不知深淺的味道。

    “寶物有緣者得知,龍血草該我所得。”

    “那就去死吧!”

    追到三百米左右,葉塵左手食指隔空虛點……一根腰粗的青色真元手指破空轟去,空間波紋如水。

    “咦!這是空間意境?”老者回頭看了一眼,瞳孔猛然縮起,來不及避開,左手反身拍去。

    當!

    老者手中金光大放,一麵金色的盾牌浮出……真元寺指轟在金色盾牌上,發出令人牙酸的金屬爆鳴聲,四濺的火星好似焰火一般。

    踉蹌倒退數步,老者站立在一塊巨石之上,看向葉塵“既然你真要尋死,老朽成全你。”

    寶河島寶物眾多,老者並不想和葉塵糾纏,前提是對方不來糾纏他。

    “誰生誰死,你說的不算。”

    停下腳步,葉塵雙目泛著殺機,神情則凝重了一些,他這破虛指已經有了四成火候,威力僅次於突破到八成火候的金耀震殺劍,對方能不死是意料之中,僅退數步卻是意料之外。

    “老朽這一根釣魚竿,殺人無數,今天又要添一條性命了。”蓑衣老者抖了抖手中的釣魚竿,麵無表情的看向葉塵如同在看一條魚兒,一條自動送上門來的魚兒。

    “隻怕結果會讓你失望。”

    葉塵並未主動出手,蓑衣老者的實力很強……作為武器的釣魚竿更是神鬼莫測,沒有摸清楚底細之前,妄自進攻隻會給對方帶來機會。

    呼!

    一陣強風吹過,空氣中彌漫著寶河島獨有的色彩。

    蓑衣老者出手了,手中釣魚竿甩手一抖……銀頭遁入虛空,無聲無息的竄向葉塵的脖頸,魚線繃得筆直筆直,和空氣中的色彩融為一體,肉眼難以分辨魚線在哪。

    葉塵的確沒料到對方的攻擊這麼快,身體往後一仰,左手屈指一彈,劍氣與銀光交擊在一起。

    叮的一聲,銀光被彈開,是一柄銀色利刃,尾端似乎係著一根透明的魚線,偶爾之間才會泛起晶瑩的頭澤n

    蓑衣老者冷笑,持著釣魚竿的枯瘦手掌往下一沉,真元順著魚線極速流動,霎那間,銀色利刃的尖端閃爍起逼人的寒光,於空中一顫,再次擊向倒仰的葉塵。

    叮叮叮!

    銀色利刃如跗骨之蛆,時刻不離葉塵一丈之外……護體真元在銀色利刃下,和薄紙差不多。

    “化影!”

    身如影子,葉塵驀然低矮下來,貼著地麵滑射出去。

    “地震沙!”

    一隻話瘦的手掌按在地上,土黃冇色頭暈彌饅……隨養隆隆聲響起,堅硬的泥土瞬間顫動數百次,被震成純粹的沙子,沙浪衝天,葉塵不得不從化影狀態恢複過來,淩空倒退回去。

    “此人厲害。”

    葉塵第一次遇到能與自己打成平手的同級別武者,對方的戰鬥經臉極為豐富,老謀深算,每次出手,都是最佳的時機,最佳的角度,不露破綻的同時,步步緊逼n

    “收!”

    蓑衣老者微微搖頭,持著釣魚竿的手臂往回一拉,前方,銀色利刃以葉塵為中心,繞了一圈,透明的魚線把葉塵圈在其中,隻要圈子縮小,葉塵縱算防禦再強一倍,也要被切成兩半。

    “分影!”

    千鈞一發之際,葉塵留下一具影子,真身衝天而起,來到十米高度。

    “老家夥,該我出手了。”

    一到空中,葉塵雙手疾彈,空間波紋蕩漾開來的瞬間,蓮心劍氣如暴雨梨花般撒射向蓑衣老者。

    “危險!”

    蓑衣老者深吸一口氣,一掌打在地上。

    轟隆隆!

    一堵彌漫著土黃冇色光暈的沙牆聳起,攔截在劍氣前方。

    劍氣數量眾多,沙牆隻攔住眨眼時間,眨眼過後,被洞穿成篩子,擊打在蓑衣老者的護體真元上。

    “——”

    蓑衣老者中了幾記劍氣,驚駭之中,腳下一沉,沒入到沙子,消失的無影無蹤。

    平空中,葉塵冷笑一聲,蓮心劍氣攻擊範圍擴大,仿佛夏日的暴雨,把蓑衣老者消失的那片區域射的千瘡百孔,直冒青煙。

    “——”

    一逍帶著血跡的身影從葉塵腳底下的沙子中衝出,隔空一掌朝上方拍去,掌勢渾hou霸道,觸之欲裂。

    “金耀震殺劍!”

    葉塵早提防著蓑衣老者破沙而出,暗算於他,身體往後滑了一步,長劍握在右手上,豎劈下去。

    轟隆!

    金青色劍芒與土黃冇色掌勁對撞,一個蘊含震顫力道,一個蘊含粉碎爆裂潛勁,爆發出來的力量炸了開來,形成金青黃交織的光球,把兩人都給吞噬進去,並迅速擴大。

    噗!

    蓑衣老者吐血墜下,被轟進沙子深處,葉塵身體一彎,彈射向高空,承受高空中無比的壓力。

    “再接我一劍。”葉塵率先從僵直中恢複過來,順著壓力往下墜去,一劍再次淩空劈下,耀眼的劍芒如同太陽風暴,劍氣未到,沙子表麵多出一道劍坑,無數沙子被震顫劍壓粉碎成細微粒子。

    “這小子棘手。”

    蓑衣老者硬著頭皮往下鑽去,深入不到數百米,巨力作用在沙子上,一層層的傳遞下來。

    靈魂力感應到蓑衣老者尚未死去,葉塵一劍又一劍的斬出,餘耀震殺劍的威力顯露無疑。

    “可惡!”

    此時此刻,地底下的蓑衣老者終於變色,從儲物靈戒中摸出一座小塔,小塔不過一尺高,散發出來的氣息沉重如山,不,比山都要沉重十倍,數十倍,隨著真元灌入其中……小塔光芒大放,驟然放大起來,撐破沙子表麵,冒出塔尖,冒出塔身。

    “這是什麼東西?”

    葉塵急忙拉開距離,驚疑不定。

    轟隆!

    沙浪狂湧,整座塔身出現在空氣中,寶塔一樓,蓑衣老者渾身浴血,正往嘴塞丹藥。

    “帶有極品寶器的氣息波動,是半極品寶器!”葉塵明白過來,寶塔是一件寶器,而且是一件極為罕見的防禦型寶器,防禦型寶器並不局限於寶甲,可以是其它形狀,而能夠變大變小的寶器,唯有極品寶器和極品寶器的仿製品半極品寶器。

    不知道這老家夥從哪尋到一件半極品寶器,半極品寶器雖說隻是極品寶器的仿製品,但也有著三四分正品的威能,一些頂尖的半極品寶器甚至能達到四五分,五六分的威能,連生死境王者都不會無視。

    “小兄弟,龍血草我願意交還於你,咱們兩清如何?”蓑衣老者一邊向寶塔灌注真元,一邊透過寶塔,和葉塵提條件。

    葉塵眉頭一挑,“你願意交還龍血草?”

    半極品寶器出現,葉塵以為要進行一場持久戰,畢竟自己不可能破開半極品寶塔,對方完全可以在麵恢複一段時間才

    “不錯,老朽願意歸還。”蓑衣老者極為幹脆,摸出顏色血紅的龍血草,隔空射出寶塔n

    任由龍血草掉落在地上,葉塵謹慎的靠近過去,待發現沒什麼異樣,方才吸到手中。

    “的確是龍血草,這老家夥打什麼注意?”

    葉塵目光閃爍。

    蓑衣老者心中略帶焦急,臉上鎮定無比道:“你也看出,我這寶塔防禦強大,你不可能攻進來,而我也無法向你發動攻擊,所以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停止戰鬥。”

    “無須多說,我沒興趣知道。”葉塵不指望對方能說真話,原本寶塔沒有出現,他必然會花點時間,擊殺對方,現在情況有變,他不得不考慮強行出手的後果……誰知鑿對方還有什麼後手,真要拚個魚死網破,不是他想看到的局麵,所以得到屬於自己的龍血草,擊傷對方已經是最好的結果。

    唰!

    身形一閃,葉塵化為流光遁去。

    狠狠吐出一口氣,蓑衣老者看著葉畢離去的方向,目光陰沉不定。

    “分元塔是極品寶器混元塔仿製品中的劣質貨色,每使用一次,就會損壞一點,這次用過,不知道還能撐多長時間。”

    蓑衣老者歸還龍血草並不是因為其它,而是愛惜分元塔,這分元塔哪怕有著損傷,也是一件保命寶物,不到生死存亡之際,絕不會使用,所以自然不會和葉塵幹耗著。

    收起分元塔,蓑衣老者迅速離開此地,消失在天邊。

    

Snap Time:2018-07-16 07:21:41  ExecTime:0.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