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五百一十五章化繭成蝶修成靈海上


    “謝知秋敗了!”

    崔英豪和唐傑駭然的看著被巨大手指按在地上的謝知秋,看得出來,此刻的謝知秋絲毫動彈不得,如同被山嶽壓著,他的對麵,一身藍衣的葉塵保持戳指的姿勢,從容淡定。

    東魔謝知秋不是溫室的花朵,他是荒蕪草原上的鬼草,從殺戮中成長,從殺戮中升華,他的成就,沒有一絲虛假,是實打實打出來的,質疑他的人或者被他踩在腳底下,或者魂飛魄散,而他最令人震驚的舉動莫過於獨身去闖天武域,天武域是大陸的中央,天才如過江之鯽,多不勝數,那不但是天才的集中地,也是妖孽的誕生地,想要闖出一番名頭,難如登天,不知有多少人被打擊的體無完膚,黯然離開,但是謝知秋卻做到了別人做不到的事情,讓東魔這個稱號在天武域傳了開來,擁有不小的名氣。

    可是現在又是怎麼回事?

    堂堂東魔謝知秋,被一個尚未走出南方域群的年輕人打的毫無還手之力,最後顏麵全無的趴在地上。

    如果不是掐自己會疼,他們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夢。

    淩落寒深吸一口氣,對兩人道:“不要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妖孽的誕生是毫無理由的,能出一個東魔謝知秋,未必不能出一個葉塵,這個時代的天才,沒有最強,隻有更強。”

    說實話,他自己都十分震撼,怎麼好巧不巧,讓他們遇到一個葉塵,一個葉塵,便把他們全部打趴下了。

    啵!

    蘊含空間意境的巨大手指散去,葉塵淡然道:“現在你們可以離開了,不需要我親自請吧!”

    咳咳!

    謝知秋緩緩爬起身,嘴咳出鮮血。

    “好,很好,這是我謝知秋第一次在天武域之外慘敗,你是第一個,也會是最後一個,等著我的歸來吧!我歸來之時,便是你的噩夢之日,今日之恥辱,百倍奉還。”謝知秋不是沒有被打敗過,但打敗他的人都是天武域的天才,有大部分已經被他踩在了腳底下,他相信,葉塵會是下一個被他踩在腳底下的人,狠狠地踩。

    “這種話,我聽過無數遍了,可惜,他們距離我越來越遠,連希望都看不到,你覺得你會有希望。”

    葉塵沒把謝知秋的恐嚇放在眼,事實上,他倒希望有人來挑戰他,前提是有足夠的實力。

    “哼,我未來的成就又豈是你能了解,你不過是我的墊腳石而已,總有一天,我會踩在你的身上邁向更高處。”

    聞言,葉塵搖頭輕笑,“快滾吧!我等著你來踩我。”

    “走!”

    謝知秋麵色鐵青的掠出莊園,隨即,淩落寒、唐傑以及崔英豪也跟著掠出茶樓,朝著北方飛去。

    莊園內寂靜了片刻,旋即轟然沸騰起來。

    以一人之力,擊敗東方域群來犯的四大年輕巨頭,這種成就,南方域群何時有人做過,千年來,唯玄後和葉塵,換句話來說,葉塵目前的成就,已經能與玄後相提並論,不到最後,誰也不能蓋棺定論。

    “葉塵,恭喜,從今往後,你就是咱們南方域群年輕一代的王了。”李霄雲率先下樓恭喜。

    葉塵不在意道:“虛名罷了。”

    虛名最容易讓人產生執念,過於認真是自找麻煩。

    “,不管是虛名還是真名,你當的上這個位置,不過王座可不是那麼好坐的,以後南方域群的榮耀與你息息相關,哪怕你想置身事外,也無法做到,一些東西,不會以你的意誌運轉。”

    葉塵點點頭,走到這一步,已經不容許他退縮。

    接下來,眾人都下樓恭喜葉塵,茶會進行到這個地步,已經沒有什麼懸念,連靖傲萱和楚中天都坦然接受這個結果,不接受又有什麼辦法,有本事你去打敗謝知秋他們,事實上,他們應該慶幸,慶幸有葉塵坐鎮,否則這屆武道茶會將會是恥辱的一屆。

    現在他們也明白了,王座不是一般人能坐的,沒有底氣,坐上去隻會是笑話,隨時會被人打下來。

    次日清晨,武道茶會圓滿結束。

    謝知秋事件,為這屆武道茶會增添了一分傳奇色彩,也許眾人會忘記以前的武道茶會,但不會忘記這一屆。

    武道茶會的結束並不是真正的結束,當消息散播開來,所有人得知葉塵正式成為南方域群年輕第一人後,各大宗門倒吸一口冷氣,這成長速度也太快了吧!上屆武道茶會還隻是和李霄雲三人平分秋色,略占一絲上風,怎麼才兩年,就徹底把他們甩在了後麵,用天才已經無法來形容葉塵,隻有妖孽這個詞更貼切一點。

    南卓域夠轟動了,南方域群其它域更加轟動,他們毫不懷疑,隻要葉塵能順利成長下去,踏入生死境十拿九穩,而且他們認為,葉塵踏入生死境,絕對會超越普通的王者,說不定和玄後一樣,幾年之內,成為頂尖的王者,君臨天下。

    “此子不能留,當年一個玄後就讓我九幽教損失慘重,再多一個葉塵,隻怕教主恢複巔峰實力,也要捉襟見肘。”

    一處秘密的地下莊園中,一群神秘的黑袍人聚集在一起。

    “會不會太誇大了,他現在連靈海境大能都沒有踏入,距離生死境遠得很呢?”

    “糊塗,玄後的事你忘了嗎?就是因為我們低估了她,才造成如今的局麵,趁他還弱小時,千掉他是最好的選擇,否則等他羽翼漸豐,誰也拿他沒辦法。”

    “既然如此,便由我出馬吧!”

    “為了以防萬一,這次務必一擊必殺,因為天風國還有一個南羅宗,我懷疑南羅宗不止一個龍碧芸,或許有其他的靈海境大能,靈海境宗師都有可能出現,所以,我們沒有第二次機會,機會,隻有一次,鬼哭,墨狼,你們兩個一起行動,一舉誅殺此子。”

    “放心,我們雖然不是靈海境宗師,但擊殺一個尚未徹底成長的小子還不是手到擒來,等著好消息吧!”

    唰!唰!

    黑袍人少了兩個。

    “夢魘,你跟在他們後麵!”

    為首的黑袍人似乎不太放心,對著身後隱藏在黑暗中的陰影說道。

    “是,二長老!”

    幹澀的聲音響起時,陰影已經散去。

    

Snap Time:2018-01-23 02:32:37  ExecTime:0.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