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五百一十一章挑戰下


    第五百一十一章

    挑戰,下(第三更)

    “太強了,不管是真元,奧義武學、都在我之上,我隻有武道意誌占了一些優勢,但不足以彌補前兩者的劣勢n”

    比武台邊緣,李霄雲艱難的站起身,嘴角鮮血流淌。

    哧!

    胸口鮮血在蒸騰,那是血係真元在侵蝕他的肉體和血『液』,不及時治療,很快就會肉體壞死,血『液』枯竭。

    往嘴塞了一枚上品癢傷丹『藥』和一枚上品血氣丹『藥』,李霄雲催動真元,努力抵抗並磨滅血係真元。

    “輸了!”

    靖傲萱狠狠皺起眉頭,似乎對這個結果有點措手不及。

    “這血手唐傑,真有這麼厲害嗎?”莫翔巳經從靖傲譽口中得知四人的身冇份,但李霄雲可是天書公子啊,南方域群曾經的年輕一代第一人,哪怕血手唐傑表現出來的實力十分可怕,莫翔也難免會產生錯愕的感覺,讓他有點接受不了。

    “不要多想了,我之後,還有楚中天和葉塵。”靖傲萱已決定出場,至於葉塵,是他們中最強的人,理應最後出場,而楚中天的防禦在這時有著非凡的作用,說不定能扳回一局。

    “怎麼回聲,唐傑居然受傷了,不會是太大意了吧!”崔英豪撇撇嘴,在他認為,唐傑應該以摧枯拉朽的優勢擊垮李霄雲,而不是和對方拚的兩敗俱傷,雖然唐傑受的傷並不重。

    少言寡語的淩落寒看了一眼飛出去的李霄雲,淡淡道:“最後一刻,唐傑盡全力了,但是對方的攻擊帶有閃爍效果,擊破了唐傑的護體真元,唐傑大約受了一成的殺傷。”

    聞言,雪鐵域六於人目瞪口呆,僅是一眼,就看出唐傑是如何輸的,又看出李霄雲攻擊的特點,連唐傑受了幾成的殺傷,都被他看了出來,這究竟是怎樣的眼力,難怪被稱為一刀淩落寒。

    謝知秋笑道:“看來,南方域群也不是那麼差。”轉過頭,“淩落寒,該你上了。”

    淩落寒點點頭,此刻的唐傑未必沒有一戰之力,不過終究受了點輕傷,戰力有損。

    站起身,淩落寒雙手抱胸,淩空掠了出去。

    “你回去,這交給我。”

    “,你一刀淩落寒出手,隻怕要橫掃南方域群了。”不止其他人忌憚一刀淩落寒,唐傑同樣忌憚……對方的刀法實在太恐怖,任何破綻被他抓住,都會是致命的攻擊。

    嗖!

    唐傑飛回到雪鐵域茶樓。

    深深看了一眼淩落寒,李霄雲也飛了回去,並淩空傳音給靖傲萱,“你小心一點。”

    靖傲萱微微點頭,仿佛雷霆一般轟了下來,落在淩落寒對麵。

    淩落寒抬頭看了一眼靖傲萱,淡然道:“你出手吧!我的刀,輕易不出鞘,出鞘,就會是你破綻『露』出的瞬間。”

    “皇極霸世拳!”

    靖傲萱也不廢話,一出手就是殺招,擁有七成火候的皇極霸世拳在她手上施展開來,雷霆縱橫,充塞天地,無盡雷霆中是一隻白淨的拳頭,這隻拳頭仿佛君王駕臨,展現雷霆的意誌。

    退!

    淩落寒身形飄退,銳利的雙目沒有一絲波動。

    “退了!”

    很多人見到這一幕,心中暗喜,靖傲萱的進攻講究有進無退,自身不退,『逼』著對方後退,而對方一退,就會讓她的拳勢更加順暢,攻擊更加猛烈,這次說不定能贏。

    不過隻有靖傲萱和葉塵不這麼認為。

    淩落寒看似退了,但是他的後退很古怪,明明是往後退,卻給人一種在前進的錯覺,這是一種極高明的戰鬥技巧,以退為進,氣機壓迫對方,等於沒有退後。

    “唉!”

    葉塵若有若無的搖頭,靖傲萱和淩落實本質上沒有什麼差距,真正的差距,或許就是戰鬥上,雖說上次他把自己的戰鬥技巧展『露』給三人看過,但不可能說一下子就能達到超一流境界,而這個淩落寒,基礎實力貌似比血手唐傑差上一籌,可他的戰鬥技巧,要淩駕在唐傑之上。

    “葉塵,靖傲萱能贏嗎?”

    拓拔苦兩眼一抹黑,戰鬥技巧本就是他的弱項n

    “淩落寒在戰鬥技巧上的造詣是超一流,這應該和一次交手隻出一刀的習慣有關,想要打敗他,必須讓他刀不歸鞘,繼續出第二刀。”

    “刀不歸鞘,繼續出第二刀,這什麼邏輯。”拓拔苦根本沒聽懂葉塵的意思。

    反倒是林寄若有所思。

    自上!

    淩落寒出了第一刀,除了少數幾個人,其他人都沒看到他是如何出刀的,隻見到一道白『色』的匹練從他的後背竄出,淩空斬在靖傲萱的拳頭中冇央,這一斬,恰是靖傲萱真元波動最弱的時候。

    鏘!

    熾威的火星四濺,靖傲萱手臂一震,衣袖炸裂。

    淩落寒並不趁勝追擊,瞬間往旁邊掠去……長刀歸鞘。

    轟隆!

    就在他掠開的瞬間,靖傲萱另一隻拳頭打在虛空中,雷電交織在——起,宛如怒龍。

    哧!

    第二刀瞬時出現,白『色』匹練縱橫。

    靖傲萱十分憤怒,對方如同滑手的魚,一沾取走,每當自己力道將盡未盡之時,才發動攻擊。

    靖傲萱也不是愚笨之人,察覺到自己何時會受到攻擊時,立刻改變戰鬥節奏,一拳轟出,力道隻發出一半,等待對方反擊之時,發動更大的反擊,一舉定乾坤。

    葉塵和淩落寒同時搖頭。

    靖傲萱的優勢就是有進無退,這個有進無退並不僅僅是形態上,還有心態上,心態上要有一往無前的氣勢,就算敗,也要在敗中求勝,一絲一毫的猶豫都要不得。

    果不其然,淩落寒在靖傲萱改變節奏的瞬間身體貼了上來,一刀疾斬。

    砰!

    靖傲萱吃到自己種下的苦果,力道隻發出一半,哪怕再次加上去,也有了一絲間隔,身形暴退。

    靖傲萱暴退,淩落寒急進,長刀剛一歸鞘,便又拔了出來,這次的拔刀極有講究,中間停頓了三次,第一次,靖傲萱剛準備反擊,立刻強行收了回來,第二次,靖傲萱咬牙反擊,不顧一切的反擊,她已醒悟到,自己終究還是落入了對方的節奏,把自己一如既往的風格都丟失了。

    可惜醒悟的太晚,淩落寒腳掌一蹬地麵,高高躍起,長刀出鞘,白芒傾瀉而下。

    雙臂交叉,靖傲萱被劈飛了出去,一口鮮血忍不住吐了出來

    轟隆!

    突然之間,金沙域茶樓晃動,一頭紅發的楚中天仿佛暴龍

    直衝而下,攻向淩落寒。

    “我來做你的對手!”

    “好!”

    淩落寒沒有被打的措手不及,對他來說,任何時候,都是反擊的時候,也是攻擊的時候沒有太大區別,唯一的區別就是,出手的人是誰而已。

    楚中天是強悍的,他的優勢不在於其它,就在於他的罡靈體和罡元,所以,他毫無顧忌,一上來就發動猛烈攻勢,如同一頭憤怒的暴龍,任何阻擋在前麵的東西,都要被毀滅,撕裂!

    淩落寒皺起眉頭,楚中天的氣勢太瘋狂了,而且打出來的居然不是真元,而是罡元。

    鏘鏘鏘鏘鏘鏘,……

    沒有和李霄雲和靖傲萱一樣,楚中天幾乎是壓著淩落寒打,偶爾被擊中一次,也難以擊破他的護體罡元和肉體防禦。

    雪鐵域茶樓上,謝知秋眯起眼晴,他實在沒料到……南方域群會出現一個罡靈體,這可是萬年難得一見的體質,有這種體質的人,天生立於“不敗之地”基本上沒有什麼弱點,也是各種類型天才最怕遇到的一種體質,他幾乎無視你的攻擊。

    砰!

    胸口衣衫炸裂,『露』出一道交叉劍痕,楚中天不管不顧,繼續發動攻擊,“你還差得遠,給我留下傷痕的人……隻會有一個有本事你來試試。”

    淩落寒也打出了火氣,他不信邪,既然對方如此說,他就做給對方看,頓時,他拔刀的頻率高了起來,一刀又一刀的斬在楚中天的護體罡元上,憑借精準的落點控製能力,五刀有一刀能擊破罡元。

    這一場戰鬥十分激烈,持續的時間也格外的長……很多人都對楚中天有了新的認識,原來對方這麼強,旋即又想到,葉塵曾在楚中天的胸口上留下劍痕,那該是什麼水準。

    一個時辰過去,兩人的罡元和真元消耗良多,始終不分勝負。

    雖說淩落寒真元一弱,就有可能會輸,但楚中天的罡元一弱,也有可能會輸,因為罡元弱了,防禦也全減弱。

    “夠了,這場不分勝負。”

    謝知秋不準備看這樣的戰鬥,太難看了。

    “楚中天,下場吧!接下來交俗我。”葉塵也開口讓楚中天停止戰鬥,能打到這個份上,並不丟人。

    聞言,兩人後退數步,不再交手。

    楚中天冷哼一聲,返回到金沙域茶樓,淩落寒隨之飛回雪鐵域茶樓,飛回去的途中,崔英豪與他交錯而過,落在比武台上。

    取下腰間的鞭子,崔英豪手臂一揮,黑『色』長鞭卷向葉塵所在的茶樓,“給我滾出來。”他早就看葉塵不順眼了,葉塵的態度,給他的感覺像是能輕易碾壓他。

    轟!

    黑『色』長鞭被『蕩』開,驚人的劍氣好像壓抑了很久,終於爆發出來,在天空中形成一道道觸目驚心的劍痕n

    “能接我一招,今天就讓你完好無損的離開。“麵無表情的葉塵掠出茶樓,身上彌漫著絲絲縷縷的劍氣,連飄揚的頭發都仿佛帶著無比可怕的洞穿力,撕裂空氣。

    

Snap Time:2018-07-17 16:00:52  ExecTime:0.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