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四百六十章劍皇之路


    第四百六十章

    劍皇之路(第三更)

    “恩,此人的木之意境不錯,帶有刺的味道!”[搜索最新更新盡在bsp;   “咦,抽擊,也對,木之意境可以代表很多東西,比如大樹,比如木刺,也可以代表藤蔓,藤蔓很柔軟,抽擊起來,殺傷力巨大。{請記住我們的網址讀

    看看}:。”

    “木之厚重,和土的厚重不太一樣,更整體。”

    參加武道茶會的共有四百人左右,其中精通木之意境的有四十多人,這四十多個人雖然精通的都是木之意境,且已經達到極限,但每個人的木之意境其實有所區別,不盡相同。

    在他們切磋時,葉塵會細細觀察其武學中蘊含的木之意境,逐漸完善自己的木之意境,為成功參悟青蓮劍法第九式做準備。

    不管葉塵的劍意有多強大,殺招的匱乏始終是個問題,所以青蓮劍法第九式的領悟勢在必行,有了這招,他的劍技殺招達到三個,現階段差不多可以滿足了。

    隨著觀察越來越深,感悟越來越多,葉塵突然伸出右手,以指代劍演練起來。

    哧!

    哧!

    哧!

    沒有運轉真元,沒有動用劍意,也沒有鼓起太多的力氣,葉塵就這麼平淡的演練,仿佛在虛空中刻畫著一副圖案,但是幾十指過後,變化發生了,葉塵手指過處,空氣仿佛被一柄極度鋒利的劍劃過,嗤嗤作響,到了後來,指尖上更是迸發出極淡極淡的指芒,這指芒無關其它,似乎就是葉塵本體的鋒芒,手指的鋒芒,是由鋒芒之氣凝練的。

    “這是怎麼回事?”

    拓拔苦和幕靈風驚疑不定的看向葉塵。【請記

    住我】

    他們確信葉塵沒有動用真元劍意,但那指芒又是從何而來,而且這指芒好鋒利,難以言喻的鋒利,仿佛它的本質就是鋒利。

    手掌輕輕一拍桌子,小巧的茶杯跳了起來,拓拔苦手指一彈茶杯,茶杯無聲無息的激射出去,從葉塵身前經過。

    正巧,葉塵的手指一指點在茶杯上。

    時間有那麼一絲的定格,一股極細極銳利的勁風從茶杯後背射出,在亭台柱子上留下一個小孔。

    反觀茶杯,沒有一絲破損,麵的茶水也沒有濺出來。

    左手撈住茶杯,葉塵聞了聞,好香,又遞給了拓拔苦。

    拓拔苦接住茶杯,連忙觀察了一遍,然後再觀察了一遍,最後抬起頭,疑惑道:“沒有孔?”

    葉塵笑道:“自然沒有孔。”

    “那亭台柱子上的孔?”

    “那個孔啊,是我控製不住劍意造成的。”

    “奇怪!”

    拓拔苦依舊無法解惑,如果是劍意造成的,不太可能透過茶杯攻擊到亭台柱子,如果不是劍意造成的,那亭台柱子上的孔根本不會形成,兩者都不可能,哪個才是可能?

    “劍之鋒芒,原來我還差一門金之意境!”

    通過觀察其他人的木之意境,葉塵在木之意境上的感悟頗深,已經看到青蓮劍法第九式的苗頭,所以才起了興致,以指代劍演練起來,練著練著,他忘記了木之意境,忘記了青蓮劍法第九式,沉入到那種對劍的理解中,由於一直以來,他都是用劍對敵,而劍是金屬,天生鋒利,所以劍法也一直鋒利,但是失去劍,他發現自己還缺少鋒利,缺少鋒芒。

    直到此時,他終於明白,一名劍客沒有領悟金之意境,該是多麼的悲哀,畢竟其它意境再好,也沒有金之意境那麼鋒利。

    金之意境就好像劍客與劍之間的橋梁,有了這座橋梁,劍客才能把自己的鋒芒催動到極限,盡展劍客風采,反之,沒有這座橋梁,永遠和劍有著隔閡,無法爆發出極限的攻擊力。

    “雖然現在才明白,但還不算晚!”

    葉塵吐出一口氣,目光落在亭台柱子中央的小孔上。

    這個孔的確是劍意造成的,不過是依附在鋒芒之氣上,鋒芒之氣無形無質,劍意本身也是無形無質,達到一定程度後,可以影響現實,所以成了無形有質,兩者在穿透茶杯前沒有結合,所以茶杯不碎,穿過茶杯後,鋒芒之氣與劍意一結合,立刻在柱子上留下小孔。

    這一指,道盡了葉塵的鋒芒。

    但遠遠不夠。

    “青蓮劍法第九式已經有了苗頭,接下來,我需要參悟的是金之意境,我以後的道路,也差不多知道該怎麼走了。”

    名垂青史的劍客都有著自己的道路,也就是自己的劍道,一直以來,葉塵的劍道都不怎麼明朗,隻知道本能的走著,現在,他找到了一條自己的劍道,這條劍道或許充滿荊棘,但一旦走通,他便是這條劍道上的第一人,足以與上古劍王相抗衡,更能令他踏上更高的劍皇之路。

    劍皇!

    何為劍皇!

    劍中皇者,古往今來第一人。

    上古劍王不管怎麼厲害,他都隻是一個劍王,不是劍皇,而不能封皇的原因是敵不過同代的皇者,被迫稱王,如今皇者雖然不限製為一人,但想要成為劍皇,也是難如上青天,葉塵已經做好任何準備。

    手掌微微握緊,葉塵感覺自己的血沸騰了起來。

    轟!

    場上氣浪衝天,震得亭台微微抖動。

    葉塵定睛望去,原來是司空聖是上場了。

    他的對手十分強勁,是火沼域排名第一的青年高手,實力完全不遜色雷域排名第三的殷少教主殷宗離。

    兩人對拚數十招,衝天的氣浪無處宣泄,不斷噴向高空。

    “給我敗!”

    對手施展出奧義武學,重重轟向司空聖。

    司空聖怡然不懼,同樣以奧義武學回擊。

    砰!

    一顆斑駁的光球炸開,司空聖飛身倒退,沒有受任何傷勢,而對方不知怎麼回事,身體定在那,硬受了衝擊波一擊,口吐鮮血。

    “咦,司空聖的奧義武學有古怪。”

    葉塵一眼看出其中玄奧,火沼域排名第一的青年高手不是不想退,而是退不起來,司空聖那一拳仿佛與大地有了某種聯係,利用無窮的重力定住對方,迫使他在一瞬間抬不起腳,硬生生承受衝擊波的反噬。

    ps:熬不住了,感冒爆發純粹是自我折磨,對著電腦兩眼發花,身上更是時冷時熱,而且寫著寫著忽然偏離了軌道,幾次更改後發現這個也很好,反正以後都要走這條路,不如早點確定。

    不開單章了,在這,太虛向大家求一下推薦票和月票,另外感謝瀟風細雨昨天打賞了一萬--綠@色#小說&網--幣。

    ——

    

Snap Time:2018-07-17 15:55:27  ExecTime:0.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