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四百五十二章葉塵出手(一)


    .如果說各個域可以分為三個檔次,那麼年輕俊傑之間,也可以分為三個檔次,第一個檔次是沒有凝練武魂雛形的,第二個檔次是凝練了武魂雛形的,第三個檔次是不但凝練了武魂雛形,更有著一兩項他人無法企及的優勢,比如武學,比如真元,比如武魂。

    毫無疑問,李道軒如今已是第二個檔次的高手,而且在第二檔次中也不算很弱,屬於中等水準,至於能否往上提一提,還要看他接下來的發揮。

    李道軒不弱,作為李道軒的對手,史延更不弱。

    黑金域或許要比飄渺雪域和雲瀾域差上一點,但也就差那麼一點點,差一兩個人次,也就是說,在黑金域排名第三,到了飄渺雪域和雲瀾域,大致是第四第五的樣子,當然,這不是絕對,也會有例外存在,畢竟天才的成長太詭異了,兩年前的排名到了兩年後完全做不得數,否則武道茶會又何必一屆又一屆的舉行,看上一屆的排名不就知道孰強孰弱了。

    “倒是小瞧了你們南卓域,你在南卓域能排第幾?”史延的武器是一根盤龍棍,盤龍棍在手,他的氣勢無限拔高,修長挺拔的身體仿佛能撐起蒼天,一雙睥睨的眼神俯視著李道軒。

    李道軒瞥了一眼葉塵和司空聖,微笑道:“最多前五!”

    “前五!開什麼玩笑,你南卓域有這麼多高手嗎?而且聽你的意思,你似乎僅能排到第五。”史延一滯,哈哈大笑起來,認為李道軒是在貶低自己,抬高南卓域。

    “信不信由你,開始吧!”李道軒並不是一味的貶低自己,南卓域眾人中,他自認為不是葉塵和司空聖的對手,除去這兩人,慕容傾城與拓拔苦看上去都一副深不可側的樣子,所以他把自己歸入前五是深思熟慮過的,再往前一點就不一定了,奈何他說真話,別人卻以為他自我貶低,他堂堂一個劍客,何必要貶低自己。

    “不管你排第幾,先接我一棍!”

    一步踏出,史延的氣勢成螺旋狀瘋漲,攜帶著這股氣勢,史延右手一緊盤龍棍,以一招青龍出洞的簡單棍法攻出,螺旋狀的棍芒幾乎是眨眼間就穿透到李道軒胸前。

    鏘!

    麵對螺旋棍芒,李道軒麵色不動,腰間長劍瞬間出鞘,寒星綻放,斬碎了棍芒。

    “咦,有幾分本事。”史延麵色微微凝重了一點,他這一招是用來試探李道軒的,盡管是試探,力道一點都不低,本以為李道軒應付起來需要花費一點力氣,想不到如此輕易就被破了。

    “你也接我一劍。”

    斬碎棍芒,李道軒右手手腕順勢一抖,六道銳利的劍光突刺出去,隨著這一劍出,空氣靜止,劍光極速飛斬,外界的聲音和劍光突刺的聲音完全消失,無聲無息。

    “厲害,居然看走眼了!”

    六點寒光在史延的身前綻放,史延身不由己的退後三步,剛才要不是他反應神速,盤龍棍防守的及時,這六道劍光完全能破開他的護體真元,給他重創,這記劍招實在太詭異了。

    無聲一劍!葉塵認出了這招的名堂,當初潛龍榜比賽上,李道軒曾以無聲一劍大出風頭,雖然依舊敗給了葉塵,司空聖以及嚴赤火,但沒有人敢小視無聲一劍,時隔四年多,無聲殺招再次出現,但和當初相比,現在的無聲殺招威力暴增六倍,用無聲六劍更貼切。

    一劍一棍,兩人鬥得旗鼓相當,不分勝負。

    “前麵那個嚴赤火是刀客,這個李道軒是劍客,南卓域什麼時候出現了如此厲害的刀客和劍客。”

    “以這兩人的實力,到我們雷域都能排到前十五,若那個司空聖比這兩人還要強,南卓域將可以擺脫弱域的外衣。”

    “不排除這種情況,兩人才是南卓賊的最強之人。”

    “有可能。”

    沒有聽到眾人的議論,李道軒的全部心思都在史延身上,對方的戰力實在太強了,上屆武道茶會上,他能夠打敗司空聖並不是運氣,的確有這份實力,自己的殺招已經用的差不多,卻沒有讓對方受上一點傷,反倒是自己,肩膀位置被盤龍棍狠狠戳了一下,越來越痛。

    “不能繼續這麼下去了,必須速戰速決。”

    肩膀的傷勢時到提醒李道軒,拖得越久,勝利越渺茫,史延的強大,遠遠超過嚴赤火和他本人的想象。

    “幸好我被李道軒換了下來,要不然百招之內,必敗。”嚴赤火心有餘悸,不是他懼怕史延,隻是先前他已經戰過三場,三場的對手都不簡單,使得他消耗頗大,以不圓滿的狀態去激戰史延,百招之內失敗已經是很樂觀的想法,事實上,嚴赤火連五十招都沒把握抵擋。

    “道是無情卻有情!”

    衣袍飄舞,李道軒拔地而起,向史延攻出致命的一劍,這一劍是無情劍法的最後一式,威力堪比三成火候的低階奧義武學,其中精妙玄奧,更是遠超其它劍法。

    手臂肌肉噴張,史延改為雙手握棍,盤龍棍飛舞旋轉,在身前布下一層有一層的棍幕,不斷消弭李道軒發出的淩厲劍氣。

    “給我碎!”

    待李道軒的劍勢已盡,史延暴喝一聲,棍勢大漲,粉碎了所有的劍氣,並朝著李道軒攻出一棍。

    噗!

    一口鮮血責出,李道軒飛射出去。

    但在李道軒飛射的同時,一朵梅花突然在史延身前綻放,印在他的胸口上,輕柔有情。

    咳!

    梅花一落,史延咳出大量的鮮血,梅花出現的時候,他告訴自己,這朵梅花有古怪,不能大意,隻是這時候理智和潛意識似乎產生了一點分歧,導致反應速度慢了一點,被梅花趁虛而入。

    “原來這就是道是無情卻有情!”

    史延恍然,這一記劍招與普通劍招不同,無情中蘊含有情,而這一點情,恰恰是最致命的殺機,比無情更要可怕,陰極生陽,陽極生陰,在無情中,有情最可怕,反之亦然。

    兩人受的傷都不輕,隻好以平手為結局。

    拓拔苦讚道:“幾年不見,大家的進步都很大,我還以為隻有我經受了地獄修煉。

    葉塵道:“要不,你也上去切磋一場。”

    “嘿嘿,和這些人切磋有什麼意思,至少要一個勢均力敵的當對手,葉塵,你呢?”

    “我,時機來了就上。”

    葉塵並沒有壓軸出場的心思,時候到了,哪怕對手弱一點,他也會上場意思意思,好歹給南卓域增點光彩。

    李道軒打平史延的結局恐怕是很多人沒有想到的,史延再怎麼說都是黑金域排名第三的青年高手,拿到整個南方域群都能排前五十甚至前三十,而南卓域是什麼地方,上屆武道茶會,僅有一個司空聖參加,這屆人數是多了十六倍,可在眾人眼中,依舊是墊底的存在,現在這些墊底的居然有反彈趨勢,怎讓他們不驚。

    “南卓域不一樣了,最好不要小看。”

    “是啊!南卓域要比橫嶺域強了幾倍,不能混為一談。”

    夜色漸漸落幕,整個錦繡園有如白天一樣燈火通明,基本上每隔十步,就會出現一根日光晶柱,日光晶柱高達三米,散發出柔和並不刺眼的白光,使得武道茶會可以在光明中繼續舉行。

    轟!

    鮮血噴濺!

    橫嶺域最後一根支柱賽星峰倒下了,不是他弱,而是對手太強,至此,橫嶺域幾近全jun覆沒,剩下來的幾個小蝦米根本翻不起什麼大浪,難道他們還能比冷月槍和賽星峰強。

    “橫嶺域是時候記住這次的恥辱了。”冷月槍許江痛苦的閉上眼睛,以往,總有一個南卓域墊底,橫嶺域又要比南卓域強上一點,這讓很多人選擇性失明,自欺欺人,如今,南卓域奮發圖強,丟掉了弱域的帽子,而橫嶺域還在苦苦掙紮。

    這時,就連雷之公主,天書公子都搖搖頭,橫嶺域太弱了,除了冷月槍和賽星峰可以歸入第二檔次高手,其他人都是第一檔次,而且還不是第一檔次中比較強的。

    “抱歉,我想告辭。”

    一名橫嶺域青年站起身,向雷之公主抱拳。

    雷之公主目光如電,緩緩道:“這點壓力都承受不了,日後難成大器,離不離開你自己做主,我不會攔你。”

    剛剛輸掉切磋的賽星峰沉聲道:“坐下,不要再丟橫嶺域的臉了,我們再也丟不起。”

    聞言,青年羞愧坐下。

    打敗賽星峰的是雲瀾域年輕一代第三高手王林,僅次於赤水小真人和段淩雲,不過那是兩年前的排名,兩年後,他不認為自己會輸給赤水小真人和段淩雲。

    斷去了橫嶺域的最後希望,王林突然把主意打到南卓域上,嚴赤火消耗頗為巨大,應該不會出手,李道軒與史延一戰,傷了經脈,同樣不會出手,他倒要看看,南卓域還有哪些高手。

    臉上露出笑意,王林手指著南卓域方向,“不知道南卓域可有人敢接受我的挑戰?”

    “嘿嘿,這家夥還真敢說!”拓拔苦舔了舔嘴唇。

    搖搖頭,葉塵出人意表的站起身,“上去活動活動筋骨也好。”

    “不會吧!你真的上去。”

    拓拔苦瞪子瞪眼睛。

    葉塵笑道:“有何不可,武道茶會不要搞那麼嚴肅,輕鬆一點就好。”

    不止拓拔苦驚訝,認識葉塵的人都驚訝了,有南卓域眾人,有飄雪殿的鳳嫣柔和淩寒夜。

    ps:第一更送上,求票!

    

Snap Time:2018-04-24 08:53:23  ExecTime:0.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