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四百四十七章吃桌子


    越是靠近雷都,四人見到的年輕天才越多,其中不乏排名前列的厲害天才,這些天才一個個氣質獨特,或器宇軒昂,或麵相風雅,或玉樹臨風,或豔麗無雙,無一不是人中龍鳳,在各自的地盤獨領風騷。

    當然,到了雷都,是龍就要盤著,是虎也要臥著,誰都知道,雷都不是其它地方,那才是真正的臥虎藏龍,匯聚了整個南方域群以及周邊幾個域的絕頂天才,除了雷之公主天書公子等有限的幾個人,誰敢囂張,就算有囂張的人,也早已是過去式。

    “雷都,我倒要看看有哪些天才。”

    “這次我過來,一定要一鳴驚人。”

    “我看,那些聲名外揚的人,不見得比我強!”

    路上,--綠@色#小說&網--雲對--綠@色#小說&網--雲也不是很熟,是時候分開了。

    終於,在雷都較為偏僻的地帶,兩人終於找到一家中等規模的酒樓,麵空房間還剩下三個。

    若是在平常,這等酒樓能有三成的人流量已經很不錯了,但是今天,整座酒樓人聲鼎沸,氣氛十分火爆。

    “兩位,這邊請。”店夥計走在前麵。

    到了三樓,葉塵選了靠外麵的客房,慕容傾城的客房在過道麵。

    客房還算寬敞幹淨,有一個臥室,一個大廳以及一個浴室,地上鋪著houhou的地毯,顏色古雅。

    在客房呆了一會,天色漸黑,葉塵和慕容傾城一齊下了樓,來到二樓大堂。

    二樓大堂相當熱鬧,多是年輕男女。

    “你們聽說沒,天書公子所在的浮光域出了一個厲害天才,年紀輕輕就凝練了真正的武魂,並打敗了金沙域原先的第二天才,風頭之盛,僅在天書公子之下,昨天更是在西區比武場上打敗了十數名年輕天才,無一敗績。”

    “浮光域第二天才叫萬卓明吧!萬卓明的實力不容小覷,此人居然能打敗他,這屆武道茶會越來越精彩了。”

    “可不是,近些年,厲害的天才一個個冒出來,把老牌絕頂天才都壓了下去,說不定今次會出現能威脅天書公子雷之公主的真龍級天才。”

    “可能性很小,其他天才還能超過,天書公子等真龍級天才已經達到頂點,想要威脅到他們,星極境級別不可能。”

    “武道茶會還沒開始,你怎麼知道不可能。

    “嘿嘿,如果有這樣的天才,我把這個桌子吃下去。”

    “我還真不信了,這個桌子我給你保存起來”

    “保存就保存,如果沒有怎麼辦?”

    “那我也把這個桌子吃下去。”

    聽到兩人的對話,周邊之人饒有興起,不過絕大部分人比較支持後者,畢竟真龍級天才不是大白菜,說出來就出來。”

    準備保存桌子的年輕俊傑冷笑一聲,暗道:沒有絕大可能性,我又怎會說出來,我師父可是一位星象大師,他三天前來過一次,說雷都上空混亂一片,風起雲湧,除了三條已成氣候的真龍之外,還有好些假龍,更重要的是,南方區域,居然沒有一條真龍靠近,這在以往天才匯聚的時候是不可能發生的,所以三龍爭霸的局麵,這屆不可能存在,南方區域,將會駕淩一條更具威勢的真龍,人未來,其聲勢已經讓其它三條真龍不敢靠近。

    他很清楚,師父說的真龍假龍是一種看不到摸不到的隱晦異象,隻有精通風水星象的人才能感知到,當然,生死境王者也能看到,而且,生死境王者甚至能影響風水星象。

    “小樣,等著吃桌子吧!不過我該換個地方了,讓一個人吃桌子怎麼夠,至少多一點。”

    懷著惡搞的心思,骨骼清奇的年輕人悄然離開酒樓。

    望著年輕人離開,葉塵笑了笑,和慕容傾城找了一張空桌子坐了下來。

    距離這家酒樓不遠的另一家酒樓。

    “不出來不知道,出來後才知道,天下的天才如此之多,我們和井底之蛙沒什麼區別。”李道軒喝了一口酒,感慨道。

    嚴赤火道:“怎麼,你怕了。”

    李道軒搖搖頭,“不是怕,而是激動。”

    “這才像你。”嚴赤火和李道軒的關係很奇怪,即是朋友,也是對手,葉塵沒有出現時,他們就一直明爭暗鬥,覷準潛龍榜第一兢寶座,葉塵出現了,他們同樣沒有改變這樣的關係。

    放下酒杯,李道軒望向窗外,道:“不知道他們在哪?”

    他說的是司空聖和葉塵,南卓域,也就這兩個人比較強勢,一個擁有王者血脈,天生擁有王者之相,一個異軍突起,硬生生改變現有的局麵,任何東西都無法阻擋他的崛起。

    “司空聖肯定會出現,葉塵我就不知道了。”

    嚴赤火清楚司空聖,此人年紀比他小,卻比他更有目標,他不相信對方輸給葉塵後,會逐漸沉淪,打擊隻會讓他更強大,更容易達到巔峰,若葉塵沒出現,嚴赤火反倒認為其成長為生死境王者的道路坎坷,畢竟曆史上,沒有一個能輕易成為王者的天才。

    至於葉塵,嚴赤火真心看不透,他就像天上的雲,聚散無常,又像是風,無形無相,給他的感覺異常怪異,又異常恐怖,那屆潛龍榜比賽,他第一次有些失態,迫切的想要勝他,現在看來,當初的他,或許潛意識中認為不盡早超越他,將再也沒有機會。

    “是啊!我也是這樣認為,不過我還是相信他會來,不管是有意還是無意。”李道軒喝了一口酒。

    “劍客的直覺嗎?”

    嚴赤火覺得李道軒越來越高深莫側了。

    李道軒搖搖頭,說直覺不準確,應該是執著吧!

    兩人坐在大堂太醒目了,一午是刀客,一個劍客,無形的刀氣與劍氣交織在一起,碰撞出無形的火花,使得周遭人沒一個願意靠近,不時側目看過來,心中猜測,這是哪個域的天才。

    大堂居豐位置。

    葉塵笑了笑,“很巧,附近有熟人。”

    他沒有催動靈魂力,不過嚴赤火和李道軒的氣息對碰依舊被他感知到,刀和劍遇到一起,從來都是爭鋒狀態,不在於個人,而在於刀道和劍道的天生抵抗,誰也不想被壓一頭。

    慕容傾城眉頭一挑,她什麼都沒感應到,對方的氣息感應太敏銳了,四麵八方的氣息何其之多,互相交融在一起,混亂一片,想要分辨出是不是熟人,難度大的不可思議。

    

Snap Time:2018-01-17 19:08:01  ExecTime:0.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