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四百四十五章毒襲


    第四百四十五章 毒襲(第一更)

    第二日清晨。

    五樓大堂一如既往的熱鬧,眾多不急著趕路的年輕俊傑一邊喝著早茶,一邊高談闊論。

    今早的話題是年輕一代誰最強!

    “南方域群,以雷之公主、天書公子以及罡靈子為尊,五大天才另外兩人雖然和他們齊名,但綜合實力依舊要差一線。”

    “說的不錯,不過你們認為,三人中,誰最強?”

    “這個不好說吧!我個人比較偏向雷之公主,近年來,以她的聲名最盛,悟『性』和天賦都超絕,天書公子和罡靈子在名氣上稍遜一籌。”

    “名氣又不是實力的標準,我承認雷之公主很強,強的離譜,可沒辦法否認,她身處南方最強之域雷域,所以聲名最盛。”

    “天書公子成名早於雷之公主,一年前,突然出現在他身旁的神秘女子都十分強,起碼是南方域群排名前二十的存在,由此就可以看出天書公子強到了什麼地步。”

    “神秘女子和天書公子形影不離,據說長的國『色』國香,從不在人前說話。”一名年輕俊傑似乎知道些許內幕。

    把眾人的話聽在耳中,正在喝早茶的葉塵笑了笑,孰強孰弱,靠猜測是沒用的,對於天才來說,一兩年時間可以改變很多事情,一旦有所突破,實力進展不是一點半點,而這正是天才競爭的精彩之處,誰也不知道誰更強一點,對自己滿懷信心,認為自己的進步很大,足以打敗所有人。

    “慕容還在參悟滅魂波,加上飛天魔宗的奧義武學,未來實力應該能飆漲一次。”

    滅魂波不是普通的低階奧義武學,是針對靈魂的恐怖殺招,不誇張的說,把滅魂波參悟到一定境界,慕容傾城絕對能以弱勝強,打敗綜合實力高於自己的人。

    “至於我,依舊要以青蓮劍訣的突破為主,青蓮劍法第九式次之,不死之身再次之。“

    青蓮劍訣第十三重到第十四重有三個突破點要突破,在極陰之地時,葉塵突破了一個,現在,第二個突破點也開始鬆動,第二個突破點破開,距離晉升第十四重不遠矣,而青蓮劍訣一旦達到第十四重,真元必然會精純很多,且九道青蓮劍氣會化為一道蓮心劍氣,那時,戰力起碼能飆升一大截。

    接下來是青蓮劍法第九式,本來他以為第九式也就和天雷切相當,現在他發現自己錯了,第九式絕對會比天雷切強上不少,否則前幾天就該修煉成功了,不過天雷切的潛力不止如此,因為目前的天雷切,僅僅融合了八式驚雲劍法,第九式驚雲劍法尚未融入進去,若是徹底融入,再領悟一絲雷之奧義,必然會成為低階奧義武學。

    至於不死之身,葉塵沒指望短期內成功,在身體上烙印精神印記都做不到,更不要說靈魂印記了,不過這不代表不死之身暫時沒有作用,運氣好的情況下,十次有三次能在心髒位置殘留下部分的精神印記,如此一來,心髒位置不再是他的致命傷。

    而除了這三個方麵,破虛指葉塵也在練,盡管不遁入虛空,破虛指的修煉很緩慢,但穩中有升才是王道。

    “不知道雷之公主、天書公子還有那個罡靈子究竟有多強,很期待啊!”

    說實話,葉塵對虛名並不太在意,他渴望年輕一代中,有誰能和他全力一戰,瘋狂一戰,戰到自己的極限,戰到酣暢淋漓,和靈海境大能雖然也能全力一戰,但顯然及不上和年輕一代大戰來的激情。

    這時,忽然有人把話題引到葉塵身上,“你們說,他的實力能在南方域群排名第幾。”

    “他很強,根本看不透。”

    “的確,我估計,前二十很有可能。”

    “前二十,會不會太高估了,除了五大天才之外,雷域尚有幾人緊追在雷之公主後麵,天書公子和罡靈子所在的域厲害天才也很多,再加上這兩屆武道茶會不僅僅有南方域群的天才,南方域群附近的幾個域也都有厲害天才過來,前二十,這是最頂尖的級別了。”

    “我不認為高估了,昨天他一記劍指的威勢,我到現在都有些心悸,你們沒感覺嗎?”

    眾人默然。

    葉塵一記劍指打敗雷域三名天才的事情豈會忘記,那一刻,他們第一次感受到如此淩厲的劍勢,靈魂都在顫抖。

    “這一屆武道茶會或許會創造一個巔峰盛世!”

    有人打破沉默。

    ……

    夜晚再次到來,天空不時有閃電湧動。

    不起眼的巷子,不起眼的院子,兩個神秘人正在交談,左邊之人是個瘦高中年,身穿『色』調偏暗的五彩衣衫,他麵容青紫,仿佛中了毒,左手把玩著一隻黑『色』蜘蛛,微微眯起的眼睛中不時綻放出紫『色』的冷光,右邊之人頭戴鬥笠,身穿麻衣,端坐在那,不仔細去觀察,根本感覺不到他的存在,很容易被人忽視,宛如草叢中的毒蛇,伺機而動。

    “五毒,想不到你也已經跨入靈海境,單靠一身毒功,恐怕能奈何你的靈者級大能已經沒有了。”

    幹澀的聲音從麻衣人口中傳出。

    彩衣中年嘿嘿一笑,“雨長老,那小子可不簡單,我親眼看到,他與裂魂宗的太上長老鬼月靈者鬥得旗鼓相當,可惜當時我的毒功和身體起了衝突,要不然,那時就殺了他。”

    “現在你有把握殺他?”

    “正麵戰鬥,沒有十分把握。”

    “如果我猜得不錯,那小鬼身上有你想要的東西!”麻衣人說道。

    彩衣中年『舔』了『舔』嘴唇,“不錯。”

    他也是尋找不死之身秘密的人之一,不過由於身份特殊,沒有光明正大的和眾人出現在一起,而是暗中行動,那天,石人陣發生的一切被他看在眼,本以為消失的人過些天會出現,誰知道,等了一個月都沒有結果,後來聽說武道茶會即將開始,他心生一計,決定在雷澤城去等待葉塵,若葉塵出來了,應該會去參加武道茶會,而雷澤城是必經之路,若葉塵沒有出現,權當做白費一些時間。

    想不到葉塵如他所料的出現在雷澤城,他有預感,葉塵一定得到了不死之身,而這不死之身他勢在必得,有了不死之身,他的一身毒係真元就不會危害到身體,可以肆無忌憚的催動毒功,至於雨長老,是偶然遇到的,關於不死之身的事情,他並沒有告訴對方。

    他五毒鬼將,不會信任任何人。

    “動手吧!我很想看看你的毒功進展到什麼地步。”麻衣人不再詢問。

    “會的,今晚就是他的死期。”

    深吸一口氣,五毒鬼將右手攤開,紫『色』真元噴薄而出,凝結成一顆碩大的蛇頭,蛇頭栩栩如生,看不出一絲虛假,細密的紫『色』鱗片排列的相當緊密,蛇眼冷漠無情。

    嘶嘶嘶!

    吐信聲響起,蛇頭張開大嘴,一縷紫煙飄了出去,紫煙沒有絲毫雜質,濃鬱如水,在虛空中越拉越長,越長越稀薄,最後達到無形無『色』的程度,順著窗戶飄到了外麵,越過了院牆,飄向數外的風雨樓。

    夜晚的風雨樓依舊相當熱鬧,來往的人絡繹不絕,沒有人察覺到,一縷致命的毒氣正從大門口進入,然後沿著樓梯一路攀爬,二樓,三樓,四樓,四樓西邊客房過道。

    在外麵晃『蕩』了片刻,宛如有靈『性』的毒氣找到了一絲漏洞,那是牆角處的一條裂縫。

    客房,毒氣鑽了進來,沒有腐蝕到任何東西。

    也沒有發出任何細微的聲音。

    無聲無息中,毒氣往臥室飄去,並分出一縷更細小的毒氣融入到床鋪旁桌子上的茶水。

    “十次麵已經有五次可以在心髒位置殘留下精神印記,等成功率達到十成,就可以向其它位置蔓延。”

    舒出一口氣,葉塵伸手端起床前桌上的茶杯。

    茶杯端到嘴邊,葉塵眉頭一皺。

    噗!

    手腕一抖,茶水潑灑在地上,一股紫煙升騰。

    “有毒,什麼時候下的毒?”

    葉塵閉住呼吸。

    “不對!是毒氣!”

    鏘!

    右手食中二指起,葉塵一指點向身前的虛空,毀滅劍意伴隨著淩厲劍光疾斬而出。

    刺啦!

    一團紫『色』的薄霧炸開,毒氣四散輻『射』。

    “哼!”

    冷哼一聲,葉塵眉心鼓脹,一圈劍意光暈擴散出去,把顯出形『色』的毒氣隔絕在外,迅速消弭。

    小巷院子。

    五毒鬼將臉上閃過錯愕之『色』。

    “怎麼了?”麻衣人問道。

    “這小子比想象中的難纏,連我的無心毒氣都察覺到了,該死,他怎麼這麼謹慎,連修煉時都保持在最佳狀態,這股劍意居然能克製我的毒氣。”五毒鬼將十分震驚,他身為九幽教一百零八大鬼將之首不是浪得虛名,還沒有突破到靈海境時,散發出來的毒係真元就能腐蝕大部分真元,殺人於無形,成為靈海境大能後,毒係真元威力更勝以往數倍,對付一個星極境強者,還不是手到擒來,畢竟這不是正麵對決,不是憑攻擊力防禦力來分勝負的,不管怎麼說,葉塵的真元是星極境層次沒有假,而他的真元是靈海境真元,兩者相差一個級別。

    

Snap Time:2018-01-23 02:31:33  ExecTime:0.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