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四百二十二章天雷切對陰之咒


    第四百二十二章 天雷切對陰之咒(第三更)

    “侵蝕精神的招數?我便讓你看看,什麼是無物不滅的毀滅劍道意誌。”葉塵身負三大劍道意誌,主幹為不朽劍道意誌,枝幹是毀滅和殺戮劍道意誌,不朽劍道意誌最強大,自身不朽,始終立於不敗之地,毀滅和殺戮則是純粹『性』的殺傷意誌,在攻擊上更占優勢,尤其是毀滅,隱隱淩駕殺戮一頭,在毀滅劍道意誌的增幅下,葉塵不避不讓,一劍飛揚,略顯虛幻的劍氣如同鋒利的氣流,與慘白『色』鬼火衝擊在一起。

    ……

    兩者勢同水火,互不相讓,不斷凝聚力量,發起衝勢,欲要淹沒對方。

    眨眼過去,兩者一同湮滅。

    倒不是葉塵的毀滅劍道意誌不強,是鬼月靈者的秘技太詭異,以秘技溝通武道意誌和自身真元,所發動的攻勢足以重傷同級別的靈海境大能,葉塵能撐下來都已經是十分恐怖的事情,若是能擊潰,鬼月靈者也要逃逸。

    “毀滅劍道意誌,他居然參悟出劍意的屬『性』,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可惡。”鬼月靈者有種被打了嘴巴的屈辱感,對方一而再再而三的擋住自己的攻擊,破滅他的狠話,整個人都快癲狂了,他自信,若對方的劍意和尋常的靈海境劍客差不多,他絕對有把握擊敗,可對方硬是參悟出靈海境劍客都沒有參悟的屬『性』劍意。

    “太強了!這還是星極境強者嗎?”

    王通經常闖南走北,遊覽天下,什麼場麵沒見過,可這一次,他真的被葉塵驚到了,以星極境後期巔峰修為,抗衡靈海境大能鬼月靈者,這簡直超乎他的想象,他不知道名滿天下的雷之公主到底有多強,可在他心中,估計也就這程度,或許還不如。

    “不朽劍意,毀滅劍意,一人身具兩種劍意?”慕容傾城對葉塵知根知底,早期的葉塵,身具不朽劍意,她的確吃驚,不過並不覺得離譜,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機遇,隻是大小問題而已,可有了不朽劍意後還能夠參悟毀滅劍意,這就有點離譜了,因為自古至今,從沒有人能身負兩種劍意,不是沒機緣,沒奇遇,而是一人無法擁有兩種劍意,那樣會導致靈魂直接崩潰,被自己的劍意反衝,魂飛魄散。

    “劍道奇才!如果他能踏入生死境,或許有希望成為千古第一劍客,力壓上古劍王。”

    上古時代的劍王沒能封帝不是因為實力不夠,而是在上古時代,隻能有一位封帝王者,不允許出現第二位,上古時代過後,這個規矩逐漸廢除,可以允許多位封帝王者同時存在,當然,不得不說,和上古劍王處於同一個時代的封帝王者真的很強,居然能壓劍王一頭,封帝稱皇。

    “慕容小姐,這場戰鬥你怎麼看。”王通畢竟收了兩人的報酬,本身又對地圖上的圖案很感興趣,所以葉塵的生死,他很關注。

    慕容傾城沉『吟』了片刻,道:“一半對一半吧!”

    “一半對一半?”王通略帶詫異,提醒道:“鬼月靈者是裂魂宗的太上長老,必然修煉了奧義武學,哪怕沒有參悟到十成,同樣不是尋常武學可以媲美的。”

    慕容傾城點點頭,“所以我才說一半對一半,若鬼月靈者沒有修煉奧義武學,一半都沒有。”

    “什麼?”

    王通有點難以理解慕容傾城的話。

    “以我對他的了解,他不可能沒有準備,也一定會想到鬼月靈者參悟過奧義武學。”慕容傾城緩緩道。

    這時,段淩雲有點急了,本以為鬼月靈者擊殺葉塵是手到擒來,不費吹灰之力,豈料事情的發展並不在他們掌控之下,葉塵的強悍,在天才中絕對是驚悚級的存在,足以與傳說中的雷之公主爭鋒。

    “拍賣會之前,他的修為是星極境後期境界,現在是後期巔峰,早知如此,就該在三陰城解決他,哪怕要承受三陰城城主的怒火也在所不惜。”段淩雲看出葉塵的進步,心中極為後悔,在三陰城不動手,是因為三陰城雖不禁止鬥毆,可那是在實力相差巨大,不會造成太大破壞的前提,葉塵不是他們手中的柿子,想要殺他,戰鬥餘波估計能摧毀幾十條大街,或許還不止,一旦惹惱了三陰城城主,殺人雖不至於,但有可能被打成重創,三五年內無法恢複,若是碰上三陰城城主心情不好的時候,被殺都很正常,別人怕裂魂宗,三陰城可不會懼怕,最多給幾分薄麵而已。

    “很好,你居然能把我『逼』到這個程度。”鬼月靈者臉上的神『色』收斂,變得極為凝重,不管如何,葉塵的實力已經讓他感受到一絲威脅,不全力以赴的話,很可能會落敗,這不是他想看到的情況。

    衣袂飄飛,葉塵如同一柄懸浮在天際的絕世寶劍,渾身散發出淩厲的氣機,在氣機影響下,狂風如劍,劍氣森然,遙遙鎖定住遠方的鬼月靈者,聞言,他淡淡道:“我知道你參悟過奧義武學,施展出來吧!否則你今天注定要狼狽而回。”

    “哼,既然你急著送死,那我就成全你。”鬼月靈者身上的慘白『色』鬼火燃燒的越發旺盛,離得近了,如墜冰窟,那不僅僅是身體上的寒冷,還有靈魂上的寒冷。

    嗡!

    空間震『蕩』,眾人注視下,鬼月靈者雙手下劃,以詭異妖邪的姿勢合攏在一起,迅速結印。

    隨著他的結印,空間波紋四起,一個完全由慘白『色』鬼火凝成的凶鬼頭顱成形,凶鬼臉形狹長,下巴尖銳,眼睛和嘴巴是三個黑洞,麵漆黑深邃一片,仿佛能吞噬人的靈魂。

    隱約之間,眾人似乎聽到了桀桀的陰冷笑聲。

    “奧義武學,哈哈,他死定了。”段淩雲認出鬼月靈者施展的是什麼奧義武學,心下大定,不認為葉塵能翻身。

    手印結完,鬼月靈者暴喝一聲,雙手保持最後結印的姿態,虛空印向葉塵的身體。

    “陰之咒!”

    無聲無息中,凶鬼頭顱好似印章上的印跡一樣,烙印出去,所到之處,空氣融化,狂風靜止。

    “居然是陰之奧義!”

    慕容傾城見多識廣,一眼看出陰之咒是用什麼奧義推動的,奧義中最常見的是自然屬『性』奧義,比如風之奧義,金之奧義,木之奧義等等,稍微罕見一點的是快慢奧義,雲之奧義,更罕見的也有一些,比如陰陽奧義,混『亂』奧義,作為陰陽奧義中的陰之奧義,這種奧義側重精神攻擊,十分詭秘,中者稍有不慎,會有萬劫不複之禍。

    葉塵不敢小視鬼月靈者的奧義武學,天下奧義何其之多,其中不乏相互克製的奧義,不過當他看到鬼月靈者的奧義武學施展出來,臉上『露』出一絲笑容,陰陽奧義的確很厲害,不過分開後,就不一定能占據絕對的上風,不巧的是,自己的雷之意境在屬『性』上稍稍壓製陰屬『性』,雖然兩者在級別上不在一個層次,但總算拉近了距離。

    “天雷切!”

    雙手握劍,葉塵腳踏劍步,一劍準確的斬中凶鬼頭顱。

    嗷!

    凶鬼嚎叫的聲音響起,慕容傾城,段淩雲以及王通三人一退再退,避免精神受創,盡管如此,段淩雲的臉『色』依舊很蒼白,而王通直接噴出一股血霧,神情萎靡,倒是慕容傾城麵『色』不變,眼睛閃爍著黑『色』的異芒。

    劈啪啦,晶亮的雷芒迅速消耗凶鬼頭顱的元氣,其上蘊含的精神攻擊也被毀滅劍意抵消。

    隔著很遠的幾座山峰甚至被生生震斷,山頭淩空飛起,瞬間爆碎。

    “混蛋,居然擋住了我的陰之咒!那是圓滿地級頂階劍招?”鬼月靈者看出了些什麼,表情很難看,他的陰之咒是裂魂宗數百年前一位靈海境大能創造的,他成為靈海境大能的幾年中,已經把它修煉至三成火候,而這已經是極為不容易了,要知道屬於別人的東西終究是別人的,參悟起來,難度增加了一倍,若是在星極境層次,以他的悟『性』,花上十年都未必有這個成就,可三成火候的陰之咒,也被葉塵擋住,而對方使用的劍招,分明是圓滿的地級頂階劍招,距離奧義武學隻差臨門一腳,威能上,差不多相當於奧義武學的兩到三成。

    能夠在星極境層次把地級頂階武學參悟圓滿,這種天才,想想就恐怖,至少鬼月靈者一門地級頂階武學都沒有圓滿。

    “陰之奧義側重精神攻擊,物質攻擊弱了不少,我身負三大劍道意誌,隻要差距不是大的離譜,精神攻擊對我無效,那一點點的物質攻擊反而比我的天雷切要弱上一籌。”

    本來,參悟到三成火候的奧義武學會比葉塵的天雷切稍微強一點,可惜的是,側重精神攻擊的陰之咒無法對葉塵形成有效的威脅,

    “斬!”

    劍步施展,葉塵整個人仿佛一柄利劍,刺破蒼穹,帶著凜冽的劍氣殺向鬼月靈者。

    叮!

    鬼月靈者狼狽倒退,抵住葉塵的攻擊。

    突兀的——

    葉塵身形轉折,以身為劍,施展出一招劍法,瞬間出現在鬼月靈者身後,旋即一劍重重揮砍。

    “不好,這是什麼步法?”

    鬼月靈者從沒有見過如此淩厲的步法,甚至能以身為劍,用身體施展出劍法,絕對匪夷所思,天馬行空,讓他頭皮都發麻起來。

    什麼樣的劍客最可怕?當然是不按照常理出牌的劍客。

    “想要傷我,做夢!”

    真元運轉,鬼月靈者身上出現三『色』光罩,彈開葉塵的攻擊。

    “上品防禦寶器,果然!”葉塵眼睛一眯,第二劍用出了天雷切,在三『色』光罩上留下一道一閃而過的劍痕。

    

Snap Time:2018-04-26 21:39:14  ExecTime:0.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