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四百章劍步鏡花水月


    第四百章 劍步,鏡花水月

    “行不行還要靠實力說話,你走的是幻道,『亂』其心,動其意,我便看看,你能否動搖我的意誌。”葉塵看過幻月公子的擂台賽,對方招式撲朔『迷』離,看似防守,其實是在攻擊,看似攻擊,卻帶有防守,攻擊和防守,變幻莫測,沒有明確的分界線,這就是武道中的幻道,以幻為主旨,以幻為中樞,用來帶動其它。

    “大話誰都會說,真正能做到的沒有幾個,多說無益,先接我一招水月掌。”

    身形淩空飄起,幻月公子輕飄飄的一掌拍向葉塵,掌風肆虐,空氣折疊,殘月般的勁力虛虛實實,遍布四方。

    “靠,眼睛都花了。”

    “到底哪個才具備真正的殺傷力?”

    “幻月公子不愧是幻月公子,尋常人與他戰鬥,十成實力估計連八成都發揮不出來。”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認真起來的幻月公子,眾人都未曾見過,六十連勝到七十連勝,幻月公子看似全力以赴,但有差別的,比如第一場,幻月公子根本不需要全力以赴,就可以打敗對手,第二場,也不需要全力以赴,第三場,他的真元消耗良多,就算全力以赴,也不是正常狀態下的全力以赴,而此時此刻,幻月公子處於巔峰狀態,真元以及精氣神,都十分充足,和這種狀態下的幻月公子對決,難度可想而知。

    “何須猜測你的招式,應該你來提防我的劍招。”

    葉塵心如明鏡,纖塵不染,他很清楚,若是他和觀眾席上的看客一樣,執著於見招拆招,那就落了下成,等於被對方牽著鼻子走,真正的強者,是要讓別人跟著他的節奏走,他想攻就攻,想怎樣就怎樣,不是我來提防你,而是你來提防我。

    劍氣撕裂長空,身隨劍走,葉塵直接破開掌風,在半空中劃出一道遮掩半個擂台的弧光。

    “恩!”

    幻月公子眼中閃過驚訝,他在語言上雖然極力貶低葉塵,可行動上,已經把他列為強大的勁敵,這一招水月掌,就是用來試探葉塵的,試探之中,不乏攻擊,孰料,葉塵不管不顧,以自己的節奏作為開始,後發先至,搶占主動,與之前的風格截然相反。

    “沒有特點,沒有風格嗎?不過我的幻道,可是包含詭道。”

    幻月公子森然一笑,手腕急抖,掌力澎湃,並沒有改變戰術的意思。

    劈劈啪啪!

    勁氣爆裂的聲音連綿不絕,兩人眨眼間交手了數十次,這數十次,僅僅屬於一招而已。

    “詭刺!”

    突兀的——

    幻月公子衣袖中鑽出一根筷子長短的鐵刺,鐵刺如極光,一瞬『射』出,擊穿兩人之間的氣場。

    水月掌是明麵上的招式,詭刺才是暗藏的殺機,尋常之輩,在這一刺下就要隕落。

    “我的劍道,不執著有和無,隻在意結果,一切過程,不過是鏡花水月,天上浮雲。”

    葉塵沒有被『迷』『惑』住,一劍斬碎鐵刺,順勢直攻,好像一切都對他沒有影響,或者說,他從沒有在意對方施展出什麼手段,對他來說,所有的手段,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結果。

    “什麼?”

    幻月公子『露』出驚『色』,身形一轉,好似一抹經過折『射』的流光,瞬間離開原地,偏離葉塵的攻擊軌跡。

    “我說過,沒用的。”

    葉塵神『色』冷漠,高速移動過程中,轉身,揮劍,撕裂長空的劍氣把擂台上的空間一切為二,避無可避,躲無可躲。

    “可惡,花花月月折心掌!”

    左右手疊加,幻月公子一掌按在身前的虛空中。

    轟!

    仿佛引爆了一顆超級炸彈,整個擂台一霎那被掀飛了,人頭大小的金屬塊濺『射』開來,極速擴張。

    “這他媽是什麼級別的戰鬥,太驚心動魄了。”

    “如果我上去,一招,不,半招都接不下,瞬間慘死,除了實力上的差距,技術上的差距更大,他們把我們甩出去好幾條街。”

    “可怕的年輕一代,早聽說如今是天才輩出的年代,不僅僅是南方域群,其它三大域群同樣如此,尤其是中央之域天武域,據說誕生了兩個不遜『色』玄後的超級妖孽,以前我還不信,天才輩出豈是那麼容易來的,自上古到現在,不過出現幾次而已,現在我相信了,這僅僅是藍山島,就有此等可怕的戰鬥,整個真靈大陸還得了。”

    “你聽誰說的?”

    “我遍覽南方域群,很多人都在說。”

    “那可真了不得了,難道這真是天才輩出的可怕年代。”

    觀眾席上,眾人屏住呼吸,眼睛一眨不眨,實在憋不住了,方才劇烈的喘幾次氣,相互間聊兩句,這一聊,心頭的熱血越發沸騰,天才輩出的年代雖然和他們沒什麼關係,但處於這個年代,說不定有機會見證上古時代的奇跡,看這無數天才,如何成長,大浪淘沙,又能留下幾個。

    “青蓮發芽,遇強則強!”

    消失的擂台上,兩人的戰鬥攀升至白熱化,當然,葉塵壓製了自己的實力,他要用同級別的實力,戰勝對方,長劍劃過,虛空遍地生蓮,殺機暗藏,劍氣刮過,擂台地基被撕裂了一塊。

    幻月公子額前的長發和身上的衣服少去了一些,他雙目森然,真元鼓動,以自身真元,鎮壓周遭空氣,掌控屬於自己的領域,與葉塵的劍招領域抗衡,隨即,一波波幻影般的掌力噴薄而發,一瀉千。

    他打出巔峰的一戰,這一戰,因葉塵而起,也要以他結束。

    贏了,他能更上一層樓,與金字塔最頂端的天才爭鋒,輸了,未來一段日子,必然會沉寂。

    “葉塵,這一戰,你必輸無疑。”

    幻月公子大吼。

    葉塵不聞不問,他腳踩劍步,是的,是劍步,屬於葉塵的劍步,三大劍道,他各領悟一分,三分合一,率先出成果的是劍步,劍步即是戰鬥之步,一步跨出,四周空氣崩裂,衍化成劍氣般的鋒芒,頗有箭在弦上,蓄勢待發的淩厲姿態。

    用劍步對付幻月公子,多少有點大材小用,但不經受戰鬥的磨練,劍步便失去了意義,對方的幻道,的確比一般的對手難纏,可正因為如此,才是夠資格的磨劍石。

    劍步一出,幻月公子營造出來的氣場四分五裂,千瘡百孔,幻月公子的心神在此虛無一擊上,搖搖欲墜。

    撕裂空氣,葉塵瞬間出現在幻月公子麵前,長劍揮去。

    “鏡花水月!”

    幻月公子猛喝一聲,身體四分五裂,如同水中之月,一觸即碎,不在一個領域上。

    “青蓮化氣!”

    葉塵體外凝結出一朵朵巨大的青蓮,把他包裹在中心,青蓮綻放,劍氣橫掃八方,天上地下,沒有一處不在打擊範圍內。

    嗤嗤嗤嗤嗤嗤嗤嗤……

    幻月公子的身影閃爍不定,每出現一個地方,都會瞬間移開,避免被劍氣洞穿,一時間狼狽不堪,衣服破破爛爛,絲絲縷縷的鮮血拋灑出來。

    “鏡花水月,真實一擊!”

    鏡花水月乃是幻月閣的低階奧義武學,虛中有實,實中有虛,沒有真實的花和月,哪來的鏡花水月,一切都是在真實的依據上衍化出來的,憑空誕生,那是生死境王者都觸『摸』不到的境界。

    一汪明晃晃的月光宣泄而來,如此的真實,真實的讓人不忍去破壞,因為真實到極致,反而給人虛幻的感覺。

    這一擊,是幻月公子最強的一擊。

    “我之劍道,一擊必中。”

    劍步施展,葉塵淩空飛渡,虛空中拉出一道清晰的劍痕,劍痕一往無前,配合葉塵手中的長劍,形成了一股勢,淩厲到極致的勢,月光被絞碎,葉塵不在意,他的目標隻有一個,那便是處於虛和實之間的幻月公子。

    噗嗤!

    鮮血噴濺,好似鉤鐮,葉塵從幻月公子身旁一擦而過,落到後方,旋即收劍入鞘。

    單膝跪在地上,幻月公子汗水淋漓,浸濕了衣服和長發,他的心神,已經連同身上的傷口,一起被葉塵擊破,短時間內,狀態下滑到一個低峰,走過低峰,或許對他來說是一個嶄新的未來,走不過,那就是永遠的沉淪,再也不是絕頂天才,天才輩出的年代,他終將淘汰。

    天才的競爭,從來如此殘酷。

    因為天才,不容許身心一起失敗。

    “幻月公子也擋不住他?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貴賓室中,藍山國眾位星極境極限強者麵麵相覷。

    “此子劍道成就,匪夷所思,鳳嫣柔敗在他手上,幻月公子也敗在他的手上,一日之間,盡敗兩大天才,後生可畏。”

    “難道我們就阻止不了他的七十連勝?”

    “五場比賽,多多少少會有所消耗,我就不相信他能十場全勝。”

    另一間貴賓室,鳳嫣柔低聲道:“幻月公子的幻道也被破了,我的劍道遇到他的劍道,輸的更慘,南卓域數百年沉淪,換來今朝的輝煌,給他時間,他一人,足以挑戰天下的天才。”

    “鳳師姐,你在說什麼?”青竹回過神,眨巴著眼睛。

    鳳嫣柔告誡道:“現在是天才輩出的年代,你要好好努力,除非你以後直接嫁人生子,不問世事。”

    “我才不想那麼早嫁人,我要在真靈大陸闖出名堂。”青竹冷哼。

    “那你還差遠了,大師兄幾年前出去一次,回來後一直閉關,你知道為什麼,外麵的天才比我們想象的多,想象的恐怖,中央之域天武域更是天才的聖地,去了那,我們什麼都不是。”

    ***:感謝盟主靈loveless再次打賞五萬***幣,第一章送上,求一下推薦票和***!後麵還有兩章!

    

Snap Time:2018-07-22 18:59:12  ExecTime:0.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