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三百四十三章一鞘三劍中

  
  第三百四十三章 一鞘三劍 中
  血魔真人一滯,側過頭問屍鬼道人,“屍鬼,這是怎麼回事?我的小血魔解體大法和他又有什麼關係?”
  “好小子,果真不怕死。”屍鬼道人暗驚葉塵的膽量,回答道:“你還不知道吧!他修煉的正是你自創的小血魔解體大法,如果不是這門秘技,他早就死在我的手上。”
  “你敗在他的手上?”血魔真人總算明白怎麼一回事,難怪屍鬼道人不在天風國好好呆著,跑到了血魔戰場,原來是被別人打出來的,至於小血魔解體大法,他曾傳過幾名手下,這幾名手下有兩人被殺死了,葉塵一定是從他們身上得到的,又或者是被別人殺的,而葉塵又殺了那個人。
  眼睛眯了起來,血魔真人語氣淡漠,“小子,是你自己自裁,還是我親自抓住你,喂我的血魔分身。”
  “你貌似不夠資格!”今時今日,葉塵絕對算星極境強者中的巨頭,以往屍鬼道人和血魔真人對他來說是一個個傳說,他還清楚記得,當初看到五鬼抬棺的詭異事件,有那麼一霎那的驚悚,可現在屍鬼道人都被他打敗了,要說傳說,他自己就是一個傳說。
  “哈哈,我不夠資格!”
  血魔真人仿佛聽到了什麼好笑的話,怪異的笑了起來,他血魔真人是什麼人,九幽教一百零八大鬼將中的頂尖戰力,曾參與過滅殺六品宗門的行動,屠殺過大量的六品宗門長老,在南卓域論戰力,靈海境以下,比他高的一隻手就能數的過來,有那麼一段時間,他的名號能讓小兒止哭,是恐怖的代名詞,想不到現在的年輕一代,一個個不把他當成一回事,讓他如何不笑,隻是這笑聲中的殺氣,讓屍鬼道人瞳孔都縮了起來。
  “竟然敢惹怒血魔真人,此子真不知道死字怎麼寫,論恐怖,血魔真人可是鬼將中有數的幾個。”同為九幽教一百零八大鬼將之一,屍鬼道人對其它鬼將的特點很清楚,排除前麵三個超級恐怖的鬼將,血魔真人當為前五,和音波鬼將齊名,瘋狂起來,簡直是遇神殺神,遇魔殺魔。
  “天啊!是血魔真人!”
  “快把寶劍帶走,跑!”
  葉塵和血魔真人等人一出現,交手的眾人便各自分了開來,其中一人手腳麻利,卷起『插』著寶劍的岩石跑路。
  “找死!”
  血魔真人旁邊的血魔分身化為血光,撲了出去。
  啊!
  血光勢如破竹,穿過一名實力稍弱的星極境後期強者身體,出現在那人身前,速度極為驚人。
  “滾開!”
  那人一拳擊出,虛空震『蕩』。
  奈何血魔分身也不與他硬碰硬,身體拉長,仿佛一條血紅『色』的布條,把對方圍繞在其中,猛然收緊。
  吱嘎!
  護體真元扭曲變形,有著腐蝕效果的血魔真元侵入進去,化為一根根細針,***了對方的腦門。
  豐滿的皮肉以匪夷所思的速度幹癟,失去指揮,強悍的護體真元自然失去控製,立刻渙散,刺啦一聲,血光沒入到對方體內,待血魔分身出來之時,那人已變成一個裹著一張皮的骷髏,血肉精元被吞噬的幹幹淨淨。
  “桀桀!”
  血紅『色』的舌頭『舔』了『舔』嘴唇,血魔分身怪笑著。
  葉塵冷眼旁觀,這些人哪怕活著,也不會幫助他,所以死不死對他一點影響都沒有,樂得血魔分身擊殺他們。
  “血魔真人,你也太霸道了吧!我張玄的人既沒有得罪你,與你也沒有利益糾葛,為何殺他?”
  原先交戰六人中,敢與血魔真人這般說話的隻有一個,就是那個頂尖的星極境強者張玄,他雖然忌憚血魔真人的實力,可也不認為血魔真人能拿他怎樣,單對單,他自信受點傷就可以逃跑。
  血魔真人瞥了他一眼,“怎麼,你不服氣,把寶劍留下,你們可以滾了,否則休怪我辣手無情。”
  “好一個辣手無情,我倒要看看你怎麼攔我。”
  張玄冷哼一聲,真元化作大手,一把抓住了血紅『色』岩石,為了節省時間,他並未立刻放進儲物靈戒中,而是然後迎著血魔分身衝去,這一係列動作是在電光火石間完成的。
  血魔分身的嘴巴突然張開,詭異的一幕發生,他的嘴如同沒有極限,一直撐到數米大小,一口吞向張玄。
  “雕蟲小技,裂!”
  虛空中弧光一閃,血魔分身的嘴巴被撕開一條豁口,暗紅『色』的血『液』四濺,灑在通道表麵上發出嗤嗤的腐蝕聲。
  “屍鬼,你去殺了其他人。”血魔真人和屍鬼道人說了一下,旋即冷冷的望向葉塵,“小子,呆在這塈O動,動一下,斬你一條腿,若是不動,或許給你一條活路。”
  說完,空氣一陣模糊,血魔真人已然消失在原地。
  砰!
  下一刻,血魔真人與張玄交了一次手,結果是,張玄被震退,血紅『色』岩石掉落在地上,正待血魔真人欲要抓住血紅『色』岩石,扔進儲物靈戒中,一條人影閃過,血紅『色』岩石消失了。
  “小子,你找死。”
  血魔真人氣的冒煙,他如何不知道,出手的正是葉塵。
  “血魔真人,你還沒資格命令我,現在我要殺屍鬼道人,誰能攔得住我。”奪到血紅『色』岩石,葉塵並不與血魔真人糾纏,轉身奔向屍鬼道人,分身化影輕功讓他的身影如同鬼魅幽靈。
  “混蛋,你當我屍鬼道人是砧板上的魚肉,任你宰割嗎?”
  屍鬼道人還以為葉塵的戰力和當初沒什麼區別,也就修為強點,所以一點都不擔心自己的『性』命。
  “青蓮開山!”
  烙印著開天青蓮的劍芒劈裂通道,一劍斬向屍鬼道人。
  “給我碎!”
  尖嘯一聲,屍鬼道人握著金『色』骷髏頭砸在劍芒上。
  轟隆隆!
  可怕的衝擊波四處輻『射』,附近不知道多少通道給貫穿了,堅硬的泥土仿佛風化的沙子,往四周吹去。
  “不可能,他的戰力絕沒有這麼強!”
  金『色』骷髏頭脫手飛出,屍鬼道人好似一條破麻袋,朝著後方激『射』,殘破的身體穿透了一層又一層的泥土。
  “死!”
  葉塵緊追上去,青蓮劍法第七式青蓮漫空施展開來,所有處於運動中的沙石懸浮在半空中,動力全消,屍鬼道人倒飛的速度頓時銳減,深陷泥沼,不由自主。
  “小鬼,你惹怒我了!”
  血魔真人臉『色』陰沉的可怕,丟開張玄,追向葉塵,張玄不敢去惹處於暴怒的血魔真人,可手下的死也讓他很惱火,寶劍沒爭到,惹得一身『騷』,窩囊的離開可不是他的風格,眼珠子一轉,他的目光落在血魔分身身上,打不過血魔真人,鏟除他的分身倒是一大快事,反正單對單,頂尖的星極境強者幾乎沒有人能殺他。
  哧!
  弧光交錯縱橫,把血魔分身籠罩在其中。
  血魔分身是血魔真人的一大助手,戰力非常接近頂尖的上位血魔,可差距就是差距,在張玄的全力以赴下,血魔分身被斬的極為淒慘,怪叫連連,若不是上位血魔的生命力格外頑強,分屍都不怕,此刻,血魔分身早已死在張玄手下。
  “氣死我了。”
  人到途中,血魔真人聽到血魔分身的慘叫,滿腔怒火幾欲讓他瘋狂,衝天的血氣比頂尖的上位血魔還要可怕,頭頂上空的泥土被腐蝕出一個大洞,往下掉著殘渣。
  “先殺了那小子,再斬殺此人。”
  分清孰輕孰重,血魔真人忍住殺張玄的心,繼續追趕葉塵。
  “唐血,救我。”
  前方,屍鬼道人恐懼了,源於對死亡的恐懼,他縱橫南卓域多年,別人都道他殘忍可怕,誰又知道,本身殘忍的他極度怕死,從死人變成活人,他很珍惜自己的生命,看上去二十歲左右的葉塵好似一個煞星,催動劍意下,幾乎泯滅了任何雜念,不待一絲感情的眼睛緊緊盯住他,那種漠視一切的眼神,讓他深深恐懼,靈魂在顫抖。
  “你號稱屍鬼,今天就讓你變成真的鬼吧!”
  星痕劍一劃,一朵拳頭大小的青蓮撕裂空氣,極速貫穿了屍鬼道人的門麵,從他的腦後透出。
  屍鬼道人眼中的生命氣息消失,轟的一聲砸在泥土上。
  “小子,我活剝了你。”血魔真人趕上來了,手一揚,五道血紅『色』的匹練飛『射』出去。
  轉身,舉劍封擋。
  砰!
  血紅『色』匹練渙散,葉塵退了三步。
  “咦,那小子厲害,擋住了血魔真人一擊。”血魔分身極為難殺,張玄一邊攻擊對方,一邊觀察血魔真人這邊的情況,見葉塵封擋住血魔真人的含怒一擊,頗為驚訝。
  催動真元震散星痕劍上的血氣,葉塵抬起眼,“血魔真人,別太把自己當回事,屬於你的時代,早就過去了。”
  “很好,我便讓你知道,狂妄自大會是什麼後果,往後的歲月堙A你會在哀嚎中度過,得罪我血魔真人的人,想死都很難。”
  血魔真人怒極反笑,儲物靈戒幽光一閃,一根血紅『色』的***出現在手上,這根***前頭粗,後頭窄,末端纏繞著幾根血紅『色』的飄帶,飄帶自動舞動,如同觸手。
  

Snap Time:2018-10-21 11:47:27  ExecTime: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