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三百三十六章血性寒冰刀


    第三百三十六章 血『性』,寒冰刀

    身形一閃,葉塵從三層來到一層金屬地麵上。

    “狂妄小子,受死!”岩長老在葉塵落下來的一霎那,瞬間拔出雷霆寶刀,電光彌漫,電蛇『亂』舞,狂暴的弧形刀氣如同出海的蛟龍,朝著葉塵席卷過去,所向披靡。

    熊!

    葉塵早有準備,身上爆發出青『色』的火焰,一步踏出,星痕劍順勢出鞘,烙印著開山青蓮的劍芒攜帶著恐怖的劍意,以更加狂暴的力量衝擊出去,這一刻,抗魔堡壘中的空氣都被絞動。

    卡擦!

    岩長老不過是稍微厲害一點的星極境後期強者,連屍鬼道人都比不上,雖然葉塵未曾施展出小血魔解體大法,僅僅燃燒了真元,不過足夠了,事到如今,金煌道人都不配他全力以赴,岩長老斬出來的蛟龍刀氣仿佛被斬掉了頭顱,一觸即潰,殘餘的劍氣狠狠衝在他的護體真元上。

    岩長老大驚失『色』,左手抵在劍氣之上,嗤嗤聲中,他手掌鮮血淋漓,體內真元受到劍氣衝擊,逆流而上,忍不住張口噴出一道鮮血,整個人朝著後方倒飛激『射』。

    一招,岩長老重傷。

    “怎麼可能?他怎可能變得如此強了。”金煌道人瞬間出現在岩長老身後,欲要接住他,隻是下一刻,他的臉『色』紅白一片,倒飛的岩長老和一座處於加速度的山峰沒什麼區別,任憑金煌道人鼓足真元,都無法硬生生接住他,隻能隨波逐流,腳掌搓『揉』著金屬地麵往後滑去。

    “金煌道人,從你來到流雲宗的那一天,就注定會死在我的劍下,今天你我之間,隻有一個人能出抗魔堡壘,死!”

    死字一出,葉塵身前劍光一閃,無數劍氣彌漫開來,呈扇形輻『射』向岩長老和金煌道人。

    “六長老,救我!”

    望著密密麻麻的劍氣,岩長老膽氣全無,對著金煌道人驚恐道,眼下,隻有對方能暫且救他一命。

    “老岩,我會替你報仇的。”

    金煌道人臉上閃過冰冷的神『色』,死死抓住岩長老不斷掙紮的身體,如此多的劍氣,哪怕他身穿中品寶甲都不敢輕舉妄動,唯有讓岩長老擋在之前,替他消去一劫。

    噗噗噗噗……

    叮叮叮叮……

    劍氣『射』穿肉體的聲音連綿不絕,伴隨著,還有金屬交鳴之聲,那是劍氣切割岩長老身上中品寶甲的動靜。

    岩長老除了軀幹之外,四肢和頭顱被劍氣斬成肉醬,血霧砰砰的炸開,染紅了地表。

    砰!

    拋開岩長老,金煌道人怨毒道:“葉塵,你敢殺我懸空山內門長老,你可知道,你犯了死罪,誰也救不了你,我懸空山的靈海境強者一掌就可以把流雲宗抹平。”

    “金煌道人,任你口綻蓮花,今天都難逃一死,懸空山敢輕舉妄動,他日,我就滅了懸空山。”

    葉塵怎可能放過金煌道人,星痕劍劈出一道劍芒。

    鏗鏘!

    火星四濺,真空裂痕遍布。

    不知何時,金煌道人手***現一麵厚重的金屬盾牌,金屬盾牌上有細密的電流閃爍,蘊含莫大的磁力,劍芒僅僅在上麵留下淺淺的痕跡,當然,金屬盾牌沒事,不代表金煌道人沒事,他七竅流血,顯然承受了部分的衝擊力,此刻顏麵什麼的已經不重要了,金煌道人急忙高聲道:“各位,誰幫我殺了葉塵,懸空山有重賞,外門長老,內門長老,丹『藥』,秘籍,都可以答應你們,我金煌道人若是欺騙你們,不得好死。”

    “什麼,金煌道人要我們擊殺葉塵。”

    “動不動手,能在懸空山當一個長老,資源多的無法想象,最不濟,也能領取一些珍貴的丹『藥』或者秘籍。”

    “媽的,幹了,我們這麼多人一起動手,葉塵實力再強都要死,簡直是天上掉下來的一塊餡餅。”

    聞言,很多人心動了。

    抗魔堡壘二層,十數道真元流轟向葉塵,猝不及防下,葉塵閃過了七八道真元流,被剩下幾道轟在身上,好在他身上穿著流光寶甲,護體真元的強度和星極境後期強者沒什麼區別,而二層都是一些星極境中期強者,不可能一下子撕裂他的護體真元。

    盡管如此,葉塵的神『色』格外陰沉,麵含殺氣的盯了一眼真元流轟來的方向,把對方的身影烙印在腦海中。

    “兄弟們,上啊!殺了葉塵,懸空山肯定會重賞我們的。”

    為首一人被葉塵盯住,心頭發『毛』,他敢肯定,等對方空出手來,必定要殺他,為了保住『性』命,為了懸空山的重賞,唯有煽動其他人,一起攻擊葉塵,隻有殺了他,才能心安。

    “他媽的,誰敢動手。”

    “誰動手試試,我們赤北雙雄雖然算不上多強,但誰敢攻擊葉塵,不死不休。”

    就在這時,前些天和葉塵一起外出廝殺的星極境強者紛紛站了出來,一個個眼睛通紅,那是長期廝殺所帶來的血『性』。

    “這……”

    一些心有意動,卻還未動手的星極境強者退縮了,目前場麵相當混『亂』,一旦大戰,能走出去的人不超過一成,沒必要趟這趟渾水。

    葉塵深深看了他們一眼,包括努力了好久才站出來的蘇蘭,他大聲道:“各位的相助,葉塵感激不盡,日後隻要我不死,有什麼忙盡管找我,我可以保證,五年之內,什麼懸空山,統統不在我眼。”

    “葉塵,我們幫你不是為了你的回報,否則和這些人有什麼區別,有恩報恩,有仇報仇,前些天你救過我們不少次,得到的收獲你也沒有全拿,保證我們人手一件,如果眼睜睜的看著你受辱,我們不站出來,那還練什麼武,修什麼道,回家種田算了。”

    “沒錯,葉塵你放心動手,這有我們頂著。”

    金煌道人差點氣爆了肺,手指著那些站出來的星極境強者,“你們一個個都要死,我金煌道人發誓,你們會死的很慘。”

    “你沒有這個機會了。”

    葉塵大吼一聲,小血魔解體大法催動開來,體外青『色』的火焰被染成青紅『色』,對方有著一件蘊含磁力的盾牌,不全力以赴,短時間內根本無法擊殺,葉塵不想橫生枝節,立刻爆發了全部戰力。

    “青蓮聚!”

    星痕劍前端凝聚出一朵拳頭大小的泛紅青蓮,隨著葉塵的揮斬,青蓮撕破空氣,如同一道霹靂,重重撞在金屬盾牌上。

    吱嘎!

    金屬盾牌略微扭曲,脫手飛出,至於金煌道人,左臂骨骼寸寸斷裂,凶猛的力道順著臂膀傳遞到身體上,張口噴出大量的鮮血。

    “死吧!”

    打鐵趁熱,葉塵一劍揮出。

    突然,一道森寒刀氣斬碎了葉塵的劍氣,從抗魔堡壘四層,跳下來一個神『色』冷淡的中年人,“夠了,你已經殺了一個,沒必要再殺他了,做人還是留一線的比較好。”

    這中年人刀氣淩厲,刀意縱橫,是葉塵平生僅見的刀客,論實力,不在劍老之下。

    “糟了,是七大刀客之一的寒冰刀。”

    赤北雙雄其中一雄狠狠皺眉,“寒冰刀修為達到了星極境後期,刀意也領悟到九成以上,葉塵對上他,恐怕要吃虧,我不明白,他怎麼會出手協調,以往不見他這樣做啊!”

    “我聽說,寒冰刀曾受過懸空山一位內門長老的好處。”

    “有這種事!”

    金煌道人見局麵突變,吐出一口渾濁的鮮血,大喜道:“寒冰刀,這小子狂妄至極,殺了我的副手岩長老,還望出手相助。”

    轟!

    說話的同時,金煌道人手指尖上凝聚出一團金『色』的光球,嗖的一聲轟向葉塵。

    金『色』光球爆裂開來,餘波就讓葉塵的護體真元一陣扭曲。

    閃過爆破中心,葉塵全力一劍擊向金煌道人。

    砰!

    劍氣炸碎,寒冰刀手持著寶刀,淡漠道:“我說過,做人留一線的比較好,年紀輕輕,何必如此毒辣。”

    “寒冰刀,無須廢話,殺了他。”有了寒冰刀在此,金煌道人可盡情出手,一團團金『色』光球轟向葉塵,如果不是抗魔堡壘堅硬異常,是對抗血魔的基地,早就被掀翻了。

    護體真元破碎,葉塵倒飛出去,口角溢出一絲鮮血,森然道:“你敢阻我。”

    如果不是寒冰刀擊碎他的劍氣,金煌道人不可能傷到他。

    “金煌道人不能死。”寒冰刀神『色』冷漠,每當葉塵出手,他都會擊碎其劍氣,至於金煌道人的攻擊,他不聞不問。

    “哈哈,葉塵,看來明年今天就是你的祭日。”

    金煌道人左臂骨骼盡碎,右臂頻頻揮動,一團團金『色』光球『射』出,朝著葉塵轟去。

    “血爆術!”

    血爆術雖然隻能克製血魔,是血魔真人收服血魔的招數,但比起同根同源的小血魔解體大法,增幅的戰力要高出一成,達到三成,這才是葉塵最極限的戰力。

    催動血爆術,葉塵體外的青紅『色』火焰更加鮮豔了一些,澎湃的氣勢四下輻『射』,宛如一陣陣颶風。

    “青蓮漫空!”

    一劍揮出,空氣如湖泊,死寂一片,把金煌道人與寒冰刀盡數籠罩在內,一片片青蓮在虛空中蔓延開來。

    ***:月中了,求一下推薦票和***!

    

Snap Time:2018-04-21 02:29:52  ExecTime:0.212